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破蒼穹>第六百一十六章閉關療傷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百一十六章閉關療傷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魔法

第六百一十六章閉關療傷

隨著楓城的那場激烈大戰的過去。黑角域又是逐漸的平靜了下來,不過作為黑角域中最為強大的聯盟,「黑盟」卻是因為盟中各種利益的劃分而產生的不合,有著頻臨解散的跡象。

「黑盟」之中的成員,皆是黑角域中頗強的勢力,這些勢力大多都半斤八兩,誰也服不了誰,以前以韓楓的聲望,要統領他們,看在其高超的煉藥術上,他們倒還能夠忍受,不過如今韓楓身亡,沒有了領導人的「黑盟」,立刻便是變成了一隻無頭的蒼蠅,那盟主之位,誰都想坐,可卻誰都不服,如此下來幾番爭執,期間還打了幾場,導致「黑盟」眾成員越鬧越僵,分家應該是遲早的事。

本來金銀二老有著這實力。不過如今經過韓楓這事,他們也是失去了膽子與迦南學院叫板,所以自然不敢做這個出頭鳥,在韓楓身亡的第二天,兩個老傢伙便是徹底的失去了蹤跡,留下亂成一團的黑盟。

連盟中的最強者都是撒腿溜了,這黑盟也的確是氣數已盡,在之後短短的五天時間中,便是徹底談崩,於是,原本作為黑角域中最為龐大的聯盟勢力,便是這般輕易的土崩瓦解。

而黑盟一倒,內院也終於是能夠徹底的鬆一口氣,這一次,迦南學院與黑角域的交鋒,便是以內院的完勝而落幕!

當然,作為這次交鋒中最大的功臣,蕭炎的聲望,不僅是在學院學生中無以倫比,就算是在長老層中,那些輩分頗老的長老,見到這年輕的後輩,也是要停下腳步笑著談幾句,蕭炎在那場大戰中所展現出來的真實實力,震懾住了每一個人!

當然,此刻的蕭炎自然沒興趣關注內院是如何的鬧騰,自從回到內院之後。他便是進入了密室閉關療傷,這一次與韓楓大戰,雖然成功擊殺了對方,可他所受的傷,也並不輕。

這次的療傷,足足消耗了七天時間,蕭炎體內的傷勢,方才逐漸的有著痊癒的跡象,而這還是因為其體質經過好幾次各種靈液,異火的淬鍊的緣故,若是換作尋常人,這種傷勢,沒有了半個月乃至一個月,是決計不可能完全痊癒,甚至,說不定還會因為傷勢過重而在遺留下一些難以治癒的永久性後遺症

磐門,一處安靜密室中,牆壁上的鑲嵌的月光石散發著淡淡的光芒,將密室中的黑暗盡數驅逐,溫暖的光芒,照耀在盤腿坐在床榻之上的閉目療傷的黑袍青年身上。

黑袍青年的呼吸極為平和。一呼一吸間保持著完美的循環節奏,而每次隨著其呼吸完成,其周身的空間便是會一陣細微波動,旋即一道頗為雄渾的天地能量,順著其呼吸灌注進體內。

天地能量源源不斷的灌進青年體內,而後者身體也是猶如一個填不滿的無底洞一般,不管那能量如何灌注,卻始終未曾出現過滿溢的情況。

安靜的修鍊療傷持續了不知道多長時間,只是某一刻,當青年臉龐上的蒼白徹底被健康的紅潤取代時,那周身空間的波動,這才緩緩消逝

隨著波動的消逝,蕭炎睫毛突然抖了抖,片刻后,終於是緩緩睜開了緊閉的雙眼,一對漆黑眸子中,碧綠火焰熊熊湧上,旋即迅速消逝不見。

「呼」

一口盤旋在胸口許久的濁氣順著喉嚨噴吐而出,略顯灰淡,但是與以前那種漆黑色並且帶有劇毒性的黑氣比起來,無疑是要好上太多。

「看來在地底的兩年中,殘留在體內的「烙毒」也是被徹底清除了氨望著道淡灰色的濁氣,蕭炎一怔,旋即略微有些驚喜的喃喃道,那「烙毒」始終都是他心中的一根刺,雖然有著異火的壓制它並不會造成什麼傷害,可任誰體內殘存著這種劇毒,怕也是不會徹底放心吧,所以如今瞧得「烙毒」竟然徹底消散。蕭炎自然掩不住心中的欣喜。

「傷勢已經痊癒,看來這次閉關時間也不短。」感受著體內充盈澎湃的鬥氣,蕭炎微微一笑,旋即皺眉低聲道:「不過可惜,對於那突破到斗皇強者的障壁,一直都未感覺到,看來這一次實力雖然突飛猛進,但也留下了一些弊端埃」

在被拖入地底之前,蕭炎的真實實力是在四五星斗靈左右,然而因為種種緣故,卻是猛然暴漲到如今的斗王巔峰,雖說這也是歷經了兩年時間,但速度同樣堪稱恐怖,而且這種一撮而就的事情,蕭炎也是第一次經歷,所以在力量的掌控上,與真正的斗王強者還是有著不小的差距,這次與韓楓大戰,若是他能夠徹底的掌控斗王巔峰的力量,怕也是不會如此狼狽,甚至最後還差點也將自己給搞死

以往蕭炎修鍊,都是極為踏實的一星一星的往上走,因此。熟悉了腳踏實地的他,這次突然實力飆升,他本人其實也是有些感到無措,突如其來的力量,掌控起來最是困難,甚至,一些不太靠譜的實力飆升,還會令得人極其倒霉的永久停留在那個地步,不過好在蕭炎這次的實力飆升,並非是那種直接用能量強灌的愚蠢方式,隕落心炎與混合了納戒中所有丹藥。藥材的藥液彼此侵蝕間,給予了蕭炎成長,從某種角度上來說,蕭炎這次也並算不得是真正的一撮而就,他的實力,其實也是在這兩年中緩步提升,只不過在提升間,他陷入了一種假死的狀態,自己不知道罷了。

不過就算如此,蕭炎這次實力大漲是事實,所以在他沒有徹底掌控斗王階別的力量之前,他是別想再有多少進步,畢竟,只有掌握了現有力量,方才能夠再去向更前的一步進發。

面上的沉思緩緩褪去,蕭炎嘆了一口氣,他知道,這種事急不來,而且,此刻的他,也的確需要將太多東西熟練的掌控,比如,異火

在與韓楓大戰間,對方對「海心焰」的掌控程度,就算是蕭炎也不得不承認,韓楓的確是要比他更強一些,雖然這裡面有著年齡與經驗的緣故,但蕭炎卻並不想在任何方面會比他更弱,這是一種同門間的競爭心態,他需要讓任何人都知道,無論那一項,他都不會比韓楓弱,這樣的話,也間接的表明的葯老老辣的眼光,依然健在。

當然,韓楓異火的掌控比蕭炎更強,一方面是年齡經驗緣故。另外一方,也是與其只能專心研習「海心焰」有著關係,雖然他也是修習了「焚決」,不過卻只是殘卷,雖說這些年經過韓楓的自己研習,對「焚決」的了解也是越加深透,不過對異火的控制程度,依然遠遠不及蕭炎,所以,這就導致了他只能成天守著「海心焰」,而反觀蕭炎,從一開始便是修鍊的最完整的「焚決」,一路而來,分心幾用,改換了幾種火焰。

所以說,韓楓是走的專精路線,而蕭炎,則是博與多的路線,兩種各有千秋,不過單論起火焰的掌控程度,自然是韓楓要勝上一籌。

「噗1

隨著一道低沉聲響起,一團碧綠火焰自蕭炎手掌上浮現而出,他盯著這團融合了兩種異火的新生火焰,略微失神,這種異火由於是融合而生,或許並沒有列入「異火榜」之上,畢竟「焚決」可不是人人都修鍊過的,所以究竟叫什麼名字蕭炎也是不知道,而其在糾結了好一會後,饒有興緻的給它起了一個名字。

琉璃蓮心火!

簡單的名字,卻是讓得蕭炎頗有些興奮,給新生異火命名的資格,恐怕這世界上沒有多少人能夠擁有,或許日後,等其位列大陸巔峰時,這種火焰會被列入「異火榜」中。

而對於這所謂的琉璃蓮心火能在「異火榜」上排多少名,蕭炎同樣不太清楚,不過按照他的猜測,至少不會比葯老的骨靈冷火低便是,畢竟這東西再差,也是由兩種異火融合而成,那威力,從與韓楓戰鬥時,那被壓得死死的「海心焰」中便是能夠瞧出。

碧綠火焰在蕭炎手掌上翻騰不休,片刻后,蕭炎手掌猛的一拉,碧綠火焰便是分裂成了兩團青色與無形的火焰,對於這新生異火竟然還能隨意的轉化成原本兩種異火的功能,他倒是感到非常的滿意。

「看來日後得好好鍛煉一下對火焰的操控了,不然就算能夠控制兩種異火,也是只能運用最粗淺的攻擊。」兩色火焰在蕭炎指尖升騰,蕭炎皺眉喃喃道,與韓楓那種爐火純青並且繁複的異火攻勢相比,他的異火攻擊無疑要顯得平俗與簡單許多。

手指習慣性的撫摸著那枚幽海納戒,蕭炎似是突然想起了什麼,手指一彈納戒,頓時一卷漆黑色的古樸捲軸,出現在了其手掌上。

捲軸整體渾圓,猶如一個圓筒般,找不到開啟的地方,然而隱隱間從其中所滲透而出的些許暗沉光芒,卻是令得人知道它的不凡。

看這捲軸模樣,赫然便是當年薰兒在離開時,極為鄭重與小心的交予蕭炎之物!

而對於這個當初薰兒說,必須達到斗王實力方才能夠打開的東西,蕭炎也是一直抱著極大的好奇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