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破蒼穹>第六百三十一章葯老蘇醒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百三十一章葯老蘇醒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魔法

第六百三十一章葯老蘇醒!

蔥鬱山林。山峰如刀刃般直插雲霄,巍然壯觀。

在某處山脈的一方陡峭峭壁之間,一處巨石延伸而出,巨石之上,黑袍青年盤腿而坐,眼眸緊閉,在其面前,擺放著一尊巨大的赤紅葯鼎,葯鼎之內,碧綠火焰熊熊升騰,若是看得仔細的話,便是能夠隱約瞧見,那火焰之中,居然有著一團斑斕色的液體在緩緩蠕動。

斑斕液體在火焰的炙烤下,表面上不斷的泛起細小的氣泡,每當氣泡爆裂,這團液體的體積便是會有著細微的縮水。

當然,這種縮小的跡象很是微小,乃至於若是不仔細察看的話,都難以發現這團液體在逐漸的縮小,不過隨著一絲一毫的累積。一段時間下來,那縮小的體積,便不是一星半點了。

而隨著斑斕藥液的越加稀薄,隱隱約約露出其中所包裹的細微黑色出來,細細看去,原來在那藥液之中,竟然還有著一枚漆黑色古樸戒指!

此時的這枚漆黑戒指,比起以前來,無疑是多了幾分暗蘊的精芒,表面上的顏色,也是更加的深邃與暗沉,偶爾當戒指上光芒閃爍時,便是能夠發現,液體的體積,也是悄然的有著丁點縮小,顯然,藥液之中的精純藥力,正在被戒指之中那沉睡的靈魂逐漸吸收。

喚醒葯老沉睡的靈魂,是一件頗為繁瑣以及緩慢的事情,而對於此,蕭炎卻是早有準備,因此即便時間已經過去了一月之多,可戒指中依然沒有絲毫反應,他也並未有著過多的緊張與不安,只是偶爾會睜開雙眸,盯著藥液中的戒指,良久后發出一道低嘆聲。只得再度靜心煉化。

寧靜的山脈中,沒有外界的喧嘩,偶爾間從此處經過的一些魔獸,也是會因為那山頂之上隱隱所散發而出的恐怖威壓狼狽逃離,因此這座山峰附近,更是顯得格外的清凈。

時間在寧靜中悄然流逝,不知不覺間,距離蕭炎進入深山已經有了將近兩月時間,而這兩月,蕭炎大部分時間,都是守候在那葯鼎之旁,只有著偶爾時間,方才會離開短暫時間。

而隨著時間的流逝,在琉璃蓮心火片刻不可的燒中,那團原本巴掌大小的斑斕色藥液,此刻也僅僅只有拇指大小,剛好只能夠將其中那枚漆黑戒指完全包裹,而且其色澤程度,較之以前,也是有著天壤之別,顯然。這藥液之中的藥力,大部分都在火焰的燒中,被壓縮進了戒指之中

山峰之頂,美杜莎盤膝坐在青石之上,緊閉的狹長眸子緩緩睜開,淡淡的瞥了一眼下方峭壁上蕭炎所在的方位,紅潤嘴唇動了動,旋即有著冷笑聲輕輕響起:「已經兩月時間了,這已經到達你的極限了,若是再繼續熬下去,恐怕就得等別人來拯救你了。」

雖然相隔甚遠,可美杜莎的冷笑聲,卻依然極為清晰的傳進了下方面色略微有些蒼白的青年耳中。

聽得耳邊的聲音,蕭炎也是緩緩睜開眸子,體內鬥氣涌動,再次催動著一縷碧綠火焰自指尖射出,最後灌注進入葯鼎之內,做完這一切,他才抬頭沖著山峰上笑道:「怎麼?擔心我啊?」

「我擔心你死了,那「復魂丹」我又拿不到手了1美杜莎嘴角一撇,冷聲道。

「呵呵,放心吧,我還能堅持的,你的丹藥,也一定能拿到手的。」蕭炎略顯蒼白的臉龐上扯出一抹笑容,長達近兩個月的不斷消耗鬥氣催動琉璃蓮心火,並且還要使用靈魂力量將火焰完美控制,這種消耗,一月時間或許蕭炎還能接受。不過一旦時間過長的話,便是會逐漸出現疲態,這種程度的揮霍,就算是斗皇級別的強者也耗不起,更何況他?

話落之後,蕭炎便是不再分神,繼續將心神完全投注在面前的葯鼎之中。

「冥頑不靈1

望著那又是凝神控制火焰的蕭炎,美杜莎黛眉微微皺了皺,旋即低聲自語道:「他的死活,關我何事?我竟然會與他說這種話?」

美杜莎頗為不解的搖了搖頭,這與她的性子,可是極為不符的,不過雖然嘴上這般說著,可目光卻總是若有若無的瞟向下方,倒還真有些擔心蕭炎會因為力竭而一頭栽落下山崖的模樣。

隨著時間的推移,當那包裹在漆黑戒指之外的斑斕藥液已經只剩下薄薄一層時,穩穩坐在巨石之上的蕭炎,身軀也是略微有些顫抖了起來,葯鼎之中的碧綠火焰,也是開始閃忽不定,顯然,經過如此長時間的煉化,蕭炎也是已經即將力竭。

望著那身軀微微有些晃動的蕭炎。美杜莎黛眉也是再度緊皺,這個傢伙,還真是不知死活,然而雖然心中暗罵了一聲,不過美杜莎身體表面,卻是開始逐漸湧上淡淡的七彩能量。

緊咬著牙,強忍著腦袋中傳來的一波*疲倦以及昏沉的感覺,蕭炎目光死死的盯著那在火焰中的漆黑戒指,拚命的榨乾著體內隱藏在每一處的鬥氣,他有著預感,距離葯老蘇醒的時候。已經不遠了!

體內僅剩的鬥氣,在不斷的壓榨中,湧出的速度也是越來越慢,到得最後,甚至已經開始出現了斷斷續續的枯竭情況,而且此刻蕭炎的腦海,也是被疲倦與昏沉徹底所取代,眼前的視線,開始有著模糊的跡象,身體搖擺的弧度,也是逐漸加大。

「自找死路1

望著那搖搖擺擺,指不定下一刻就要掉落懸崖的蕭炎,美杜莎咬了咬銀牙,低低的罵了一聲,身體確實微微前傾,看那模樣,似乎隨時準備出手搶救那個冥頑不靈的傢伙一般。

眼前視線越來越模糊,蕭炎心中也清楚,他已經徹底的到達了極限,不過這種時候放棄

牙齒狠狠的一咬舌尖,劇烈的疼痛令得蕭炎精神稍稍一振,旋即瘋狂的運轉著「焚決」功法路線,那潛藏在體內的最後一股鬥氣,也是盡數被壓榨而出,在體內瘋狂的竄動,最後灌注進入葯鼎之內。

當鬥氣從指尖湧出時,蕭炎的視線終於是由模糊徹底的轉化成了黑暗,腦袋垂下,終於是穩不住身形,身體一歪,便是猶如木頭般,從光滑的巨石上滑落而下,最後一頭對著那雲霧繚繞的懸崖之地,栽落而下。

「該死的1

見到蕭炎終於一頭栽落懸崖,美杜莎忍不住的罵了一聲,旋即嬌軀一挺,便欲搶救。不過身體剛剛直起,其臉色便是一陣變幻:「我為什麼要救他?這種傢伙,死有餘辜1

在美杜莎內心掙扎遲疑間,蕭炎的墜落的速度也是越來越快,看這情況,若是雲霧中有著什麼延伸出來的巨石,恐怕後者就得倒霉的變成一堆肉醬了。

目光緊盯著那即將落進繚繞雲霧間的蕭炎,瞬間后,美杜莎終於是猛的一咬銀牙,身形一顫,化為一道七彩流光,閃電般的掠下山峰,幾個閃掠間,便是出現在了蕭炎之上。

就在美杜莎有所行動的霎那,那巨石之上的赤紅葯鼎之內,漆黑戒指表面上的那層斑斕藥液終於是徹底的融入而進,而隨著藥液的融進,戒指也是猛然間劇烈的顫抖了起來,一股無形的波動從中猶如漣漪般擴散而出,撞擊在葯鼎內壁上,發出猶如鐘吟聲的清脆音波。

無形漣漪擴散得越加迅猛,僅僅幾個眨眼間,那劇烈聲波便是從葯鼎之中傳出,最後化為雷霆巨聲,在這片山脈之中回蕩響徹,聲波擴散之處,狂風乍起,綠色的海浪在林海之上成形,最後席捲至天地盡頭!

那突然間爆發而起的清脆聲波,美杜莎自然也是有所察覺,不過此刻她也是無暇理會,低頭望著那近在咫尺的蕭炎,充斥著野性的狹長美眸中,再度光芒閃爍,神色變幻,看來,這複雜的女人竟然又是在這種時候在救與不救之間掙扎了起來。

對於蕭炎,美杜莎的第一感覺,便是要將這個討厭的傢伙就地格殺,但冥冥中靈魂深處,卻是不斷的有著另外東西與這種感覺相抵抗,而且更是暗中驅使她需要出手相救。

掙扎持續了一瞬,美杜莎眼中光芒終於再度凝定,咬著銀牙道:「混蛋,算你好運,一年之後,我會親手取你性命1

話音落下,美杜莎修長玉臂一探,縴手便是牢牢抓住了蕭炎衣袍,然而其剛欲將之帶上懸崖,臉色便是猛然一變,旋即玉掌毫不猶豫的對著身後空間狠狠拍去。

「1

玉手落處,空間一陣波盪,旋即恐怖的能量漣漪擴散而出,在一旁的懸崖壁上,震出一道道裂縫。

「是誰?滾出來1腳尖在虛空輕點,方才卸去勁力,美杜莎俏臉一寒,冷喝道。

喝聲剛剛落下,一股詭異吸力陡然湧現,旋即在一道衣袍破裂聲響中,昏迷的蕭炎便是自美杜莎手中脫落而下,最後在掉落時,被一道虛幻的人影閃電般的接住,最後閃掠上天空。

「美杜莎,你想取老夫弟子性命,可得先問問老夫同意不同意1

蒼老喝聲,宛如滾滾怒雷般,轟然響徹天際,龐大的靈魂力量,即使是美杜莎這等強者,臉色也是為之一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