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破蒼穹>第六百四十八章斬殺第二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百四十八章斬殺第二更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魔法

望著那緩步走來且臉上笑意越加透著一抹冰寒的黑袍青年,雲帆深吸了一口氣,手掌緊握著深藍長劍,體內鬥氣如洪水舫在體內翻滾不休,而隨著體內鬥氣的奔涌,其心中的驚懼倒是消減了許多,目光死死的盯著蕭炎,心中卻是翻轉起了念頭。」這小子此次回加瑪帝國,定然會找雲嵐宗報復,看來得將這個消息傳到宗內,不然日後少不了要措手不及。」

眼中光芒閃爍,雲帆偏頭對著身旁也是一臉蒼白的蒙力低聲快速的道:「待會我來拖住他,你趁機離開,然後將蕭炎回來的消息告知宗主1話語落下,他也不待蒙力回答,肩膀一顫,一對淡藍色的鬥氣雙翼便是湧現而出,腳尖輕點地面,身形化為一道模糊影子,夾雜著凌厲劍罡,對著蕭炎暴射而去。」

看見雲帆突然出手,那木鐵心中一緊,趕忙提醒叫道,然而提醒聲剛剛落下,方才反應過來,如今面前的這個青年,已經不再是當年那個被追殺得如喪家之犬的少年。

蕭炎轉頭沖著木鐵笑了笑,修長手掌之上,一團碧綠火焰突然浮現而出,眼體輕抬,瞧得那在眼瞳中急速放大的一人一劍,嘴角微動,腳掌之上,淡淡的銀色光芒閃掠而現。」嗤1

深藍長劍帶著凌厲劍氣,撕裂空氣,旋即帶著陰寒勁風,暴射至蕭炎胸膛,而當所有人目光都是匯聚在此時,雲帆突然一聲厲喝:「走1

一旁,那早已有所準備的蒙力聽得喝聲,腳掌狠狠一跺地,身形便是宛如一枚炮彈般,閃電般的坷著城主府之外掠出。

「想走?」聽得蒙力逃跑時所帶起的破風聲,蕭炎卻是一聲冷笑,左手林著其逃竄方向探出,旋即猛然一握,一股強悍吸力頓時自其掌心中暴涌而出。

而在這般強悍吸力下,院中頓時狂風大作,甚至是那院中巨石都是使勁的抖了抖,一些樹木,更是直接攔腰而斷,而那竄逃而出的蒙力,身形也是突兀的停頓半空,旋即身體急速倒退,任其如何掙扎都是無濟於事。」喝1

在蕭炎將蒙力吸過之時,那雲帆手中長劍突然脫手而出,化為一道深藍寒芒,對著近在咫尺的蕭炎胸膛狠狠刺去,而長劍脫手,雲帆背後雙翼卻是一陣急速振動,眨眼間,便是掠上半空,轉身就逃。

「誘餌么…」突然放棄所有攻勢,轉身就逃的雲帆也是讓得蕭炎訝異的挑了挑眉,這老傢伙,倒也是個奸詐之人,先前所說讓蒙力先逃,原來是想用他來使得自己稍稍分身。

那一旁好整以暇的林焱,紫研等人,瞧得雲帆逃竄,剛欲有所動作,蕭炎的笑聲,卻是將他們止了下來:「讓我來吧。」

隨著蕭炎笑聲落下,那本來在吸力的影響下正時著他倒飛而來的蒙力,卻是陡然停頓天空,瞬息后,一股強猛推力再度自蕭炎掌心中暴涌而出,最後結結實實的砸在蒙力後背心之上,而在這兩股力量的正反衝擊下,後者臉色也是驟然一白,旋即一口殷紅鮮血噴出。

手掌一揮,空間一陣波動,一股無形力量便是將蒙力隨手甩在牆壁之上,最後重重落地,生死不知。

蒙力的身形剛剛落地,那蕭炎停留前院的身形,也是詭異般的消失了去,而望著他這般鬼魅般身影,那木鐵等人,頓時連眼珠子都是凸了出來,這速度,也太可怕了吧?

蕭炎身影消散,淡淡的雷鳴聲回蕩在院落中,片刻后,就在木鐵等人面面相覷時,天空中突然傳來尖銳破風聲,旋即一道身影極其狼狽的從天而降,最後狠狠的砸落在地板之上,頓時間,煙霧瀰漫。

「三星斗王而已,若是讓你在我面前逃掉,還怎談尋雲山了結恩怨?」輕笑聲在天際響起,眾人抬頭,便是見到那背負著重尺的青年,正扇動著背後碧綠火翼,緩緩停留半空,目光淡漠的望著那人影落下之時。

院落中,煙霧逐漸消散,雲帆的身影也是露了出來,只不過此刻,這位平日高高在上的雲嵐宗長老,卻是一臉慘白,嘴角還有著殘餘血跡,雙眼帶著幾分驚恐與難以置信的望著天空上那黑袍青年,先前兩人交手不過三回合,他便是直接陷入重傷狀態,對方的實力,居然恐怖如斯。」蕭炎,你若殺了我,雲山宗主定然不會饒了你!上次你能僥倖逃得性命,這次怕就沒那好運了1雲帆瞥了一眼那在牆角處不知死活的蒙力」眼皮跳了跳,色厲內幕的道。

嘴角挑起一抹譏諷,蕭炎笑著搖了搖頭,卻是懶得多餘的廢話,屈指一彈,一團碧綠火焰便是自掌心浮現,而隨著這團火焰的出現,這片天地的溫度頓時間變得熾熱了起來。

「雲嵐宗毀我蕭家,這些仇,我會一筆筆的加倍嘗還,日後雲嵐宗的人,我見一個,殺一個,那雲山老狗,遲早也會輪到他。」蕭炎淡淡的笑了笑,目光注視著手中那團碧綠火焰,旋即搖了搖頭,屈指一彈,那團火焰便是脫手而出,旋即準確的落在了一臉驚駭的雲帆身體之上。

碧綠火焰剛剛接觸到雲帆身體,便是將後者渲染成了一個火人,而在這種恐怖高溫之下,已經是重傷狀態的雲帆還來不及調動鬥氣抵抗,那身體便是在一道低沉聲響中,爆裂成了漆黑灰燼…」

望著那地面上的一堆漆黑灰燼,整個院落都是一片安靜,雖然此刻熾日高照,可木板等人依然是如處深測般,;冰涼,那先前還活蹦亂跳的一名斗王強者,便是在他們眼睜睜之下,屍骨無存一

袖袍一揮,一股勁風椅地面上的漆黑灰燼吹散了去,蕭炎背後碧僖火翼緩緩消散,其腳底銀色光芒一閃,身形便是再度猶如鬼魅般的齒現在了院中。

「木鐵大哥,三年不見,別來無恙埃」腳掌落地,蕭炎面龐之上的那份冷漠瞬間消散,和煦笑容再次將之印襯為充斥著陽光的青年,不過經過先前的那一幕,已經沒有任何人會再認為這個青年,會是什麼心慈手軟之輩。

聽得蕭炎聲音,木鐵臉龐上也是露出一抹僵硬的笑容,那模樣,頗為的難看,而他似乎也是有此感覺,旋即狠狠的搓了搓臉,這才苦笑道:「你。你真的是蕭炎?」

聞言,蕭炎啞然,笑著道:「在這加瑪帝國,還有其他人敢叫蕭炎?」

木鐵尷尬的點了點頭,的確,蕭炎這名字,這些年幾乎已經成了加瑪帝國的禁詞,只因為那龐大的宗門,對這個名字,深惡痛絕!

「木鐵大哥,當年之事,多謝了。」蕭炎緩步走向木鐵,微笑道,而後者身旁的那些護衛身體頓時緊繃號與i來,握著武器的手掌都是有著一點哆嗦,他們可是親眼看見了先前一名斗王強者被這今年輕人搞得屍骨無存。

揮了揮手,將周圍那些丟人的護衛遣散了開去,木鐵到得此時方才能夠徹底的感覺到,發生在面前的這些事,是事實,並非是虛幻…只不過,這事實似乎也太令人難以置信了點。

「咳。蕭炎兄弟,呵呵,其實當年我也是收到了家族通信,讓我若是可以的話,暗中給予你一些幫助,不過我想,就算是以你當年的實力,要離開饋鬼關也並非難事,我那點忙,算不得什麼。」木鐵捎了捕頭,鐵塔般的壯碩身形令得他笑起來有種憨直的感覺。

「呵呵,木家么,蕭炎記住了。」蕭炎笑了笑,對著城主府之外指了指,道:「抱歉了,出手太重,外面或許需要你出-面清理一下。

木鐵嗅了嗅那從空氣中瀰漫而來的血腥味道,頓時苦笑了一聲,這個傢伙,果然不再是當年那青澀稚嫩的少年了,這一次,恐怕雲嵐宗將會真正因為這個青年,再次陷入更加劇烈的天翻地覆。

「蕭炎兄弟,不管如何,今日多謝你的出手了,不然的話,恐怕還真會被蒙力這家伏的詭計得逞。」面色鄭重的對著蕭炎一抱拳,木鐵誠聲道。

蕭炎笑著擺了擺手,十指交叉,輕聲道:「三年未回加瑪帝國,不知木鐵大哥能否與我說說如今國內情形?」

「唉,這幾年帝國可是多事之秋啊,而這些事,全都是雲嵐宗掀起來的。」木鐵皺著眉頭嘆息了一聲,旋即對著蕭炎道:「此事說來話長,若是蕭炎兄弟不急走的話,便進屋讓我給你細細說說吧。」

聞言,蕭炎略一沉吟,倒是並未拒絕,如今初回帝國,最緊要的事情便是要將國中情勢搞得明白,不然一頭亂沖亂撞的話,只能是最愚蠢之舉。」如此的話,那便麻煩木鈦大哥了。」

見到蕭炎並未拒絕,木鐵頓時大喜,連忙將之請進大廳,他清楚,蕭炎再次回歸加瑪帝國這事,若是傳開,定然會成為加瑪帝國最為轟動的一件大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