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破蒼穹>第六百五十三章血戰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百五十三章血戰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魔法

嗤!嗤!在雲督喝聲落下之霎,那已經將米特爾家族圍得水泄不通的雲嵐宗弟子,頓時猶如猛虎下山般,攜帶著凌厲劍氣,鋪天蓋地的對著那所龐大莊園衝殺而去,頃刻間爆發而起的殺伐聲,令得無數離得不遠的圍觀者們臉色泛白。

「殺1

當雲嵐宗弟子如潮水般對著米特爾家族涌去之時,一道清冷喝聲,也是響徹而起,旋即,只聽得整個莊園之內一片弓弦拉動的聲音,瞬間后,無數箭支撕裂空氣,化為箭雨,將那暴涌而來的白色浪潮籠罩而進!箭雨將雲嵐宗的攻勢稍稍阻攔了一點,不過緊接著,當無數團明亮鬥氣湧起時,箭支的作用便是減弱了許多,而藉此之勢,那白色浪潮,更是接近了莊園許多,甚至一些速度快者,已經與莊園近在咫尺。

咬!噗!不過,就在雲嵐宗攻勢進入莊園百米距離時,突兀間,再度有著異常低沉的弓弦聲響起,然後,一道道通體血紅的箭影,猛然自莊園之中暴射而出!這些血紅箭雨與先前的普通箭雨明顯有著巨大的差別,這從箭身劃過空氣所發出的聲響便是能夠辨明,而且,當這些箭雨在射中雲嵐宗弟子時,後者身體表面上所繚繞的鬥氣,明顯沒有對箭支造成多大的阻礙,甚至由於力量過大,乃至於箭支在射穿一人身體時,餘力還會將其身後之人也是洞穿,這般恐怖殺傷力的箭支,看得那遠處一些人群遍體生寒。

血色箭支狂射西出,在天空上留下淡淡的印痕,而每一次箭支的飛射,都會令得不少雲嵐宗弟子無力倒落下地,看來,米特爾家族能夠作為加瑪帝國三大家族之首,果然也並非是能任人揉捏的軟柿子,就算是以雲嵐宗之強,想要兵不血刃的滅掉米特爾家族,也是不可能之事!對於那下方已經展開的兇狠攻勢,天空上的幾人倒是並未因此而分神-,那雲督與雲剎在停滯了片刻后,兩人卻是同時展動身形,然後對著海波東暴掠而去!瞧得兩人竟然都是沖著海波東而去,米特爾。騰山頓時冷喝道:「兩個老王八蛋,你們把我給忘了?」

「嘿嘿,騰山,哪敢將你忘了,對付你,還不用雲督雲剎兩位長老出手,便讓他們安心的將海波東解決吧。」就在米特爾,騰山聲音剛剛落下時,突然兩道身影從下方那雲嵐宗大部隊中飛掠而去,最後振動著背後雙翼,懸浮在距離米特爾,騰山不遠的地方。

「雲浮?雲旭?沒想到連你們也來了1瞧得這突然出現的兩人,米特爾。騰山心頭頓時一沉,這兩人也是雲嵐宗的長老,雖然實力沒有雲督二人強橫,可也是斗王階別的強者,看來雲嵐宗為了對付米特爾家族,果然是下了血本埃

「宗主對於你們米特爾家族已經容忍到了極限,所以,也別怪我們了,我也只是奉命行事。」兩人似乎與米特爾,騰山認識,因此淡淡話語中也是有著一抹無奈。

米特爾。騰山陰沉著臉龐,目光對著海波東的方向望了過去,在雲浮兩人阻攔之間,雲督與雲剎已經接近了後者,三人體內那股強悍氣勢,即使隔著一段距離,也是令得他感到體內鬥氣有些流淌不順,斗皇強者,果然遠非斗王可比。

「你小心點,他們兩人,我來對付,你顧著自己便好1在米特爾,騰山心中為海波東擔心時,後者低沉的聲音,卻是已經傳了過來。

聞言,米特爾-騰山也只得放下心中的憂慮,目光轉向面前的對手,手掌一翻,雄泮的鬥氣便是自體內暴涌而出,那股氣勢,雖然比不上海波東,可也不可小覷。

「得罪了1感受到海波東那邊已經爆發起來的能量波動,那雲浮二人也是不敢再怠慢,對著米特爾-騰山喝了一聲,旋即背後雙翼一振,便是化為黑影,對著米特爾。騰山暴射而去。

目光陰沉的望著飛掠而來的兩人,米特爾,騰山心中也是湧上一股許多年未曾出現過的豪氣,仰天大笑道:「好,今日就算我米特爾家族難逃大難,也要你雲嵐宗傷筋動骨1

笑聲落下,米特爾。騰山背後鬥氣雙翼一動,在無數道目光的注視下,毫不畏懼的對著雲浮二人筆直衝撞而去,瞬息后,宛如驚雷般的能量爆炸聲,便是在加瑪聖城天空上響徹而起!整個帝都,都是在這一刻,將所有的目光,投注在了這場浩大的強者之戰中,這一戰,將會決定著米特爾家族的生死存亡!在米特爾家族與雲嵐宗展開生死拼殺時,帝都某幾個地方,卻是一陣緘就。

位於城中心的皇城之內,一處視野足可望見全城的高塔之上,幾道人影默然站立,目光,望著遙遠處爆發而起的驚天大戰。

站於最前方的,是一名身著麻袍的老者,老者滿臉皺紋,此刻那張總是古井無波般的蒼老面龐,卻是寫滿著一種掙扎與徘徊不定的猶豫「太爺爺,我們真的不出手么?」在麻袍老者身後,一名身材高挑,俏臉隱隱中噙著些許威嚴的紫色錦袍女子,望著遠處的大戰,終於是忍不住的道,從她頭頂戴著的那象徵著身份的紫金鳳冠來看,似乎地位極其不低。

「唉,夭夜,你也知道雲嵐宗如今實力如何強悍,若是激怒了雲山那老雜毛…」」麻袍老者嘆息了一聲,道。

夭夜,這位頭戴紫金鳳冠的高挑清麗女子,赫然是當年與蕭炎有過幾面之緣的皇室大公主,夭夜。

「可太爺爺,您也知道,雲嵐宗這些年的舉動包含著何等的野心,我們若是聯合煉藥師公會以及三大家族,或許還能與他們抗衡,可若是坐視他們被雲嵐宗挨個清除,日後,我皇室怕也是會淪落這般下場1此時,這位如今以及開始逐步掌管整個帝國的加瑪女皇,卻是蹙著柳眉,頗為焦慮的道。

面對著夭夜犀利的言辭,加老卻是一陣沉就,那雲山始終是壓在其心頭的一塊重石,他清楚,以那個老雜毛的實力,若是要殺他格話,恐怕並不難,而一旦他身亡的話,那麼皇室便是會失去守護,而到時,恐怕會要面對的危難更大,因此,即使是面臨這種關鍵時刻,可他依然難以下定決心。

「唉,再看看吧。「」沉就了良久,加老依然是輕嘆了一口氣,揮了揮手,面色陰晴不定的望著遠處天空上爆發而起的能量煙花。

瞧得加老這般時刻還顯得優柔寡斷,夭夜明亮的鳳目中也是閃過些許無奈與失望,抬起目光瞧得米特爾家族所在的方位,只得在心中祈禱,這個帝國三大家族之首,能夠創造奇的從雲崖宗攻勢之中保存下來。

煉藥師公會,一處頂樓之上,身著煉藥師袍服的老者眼芒閃爍的望著城中能量爆發之地,時緊時松的拳頭,顯示著他內心的不平靜。

「法會長。「」在老者沉就中,其後面一位也是身穿煉藥師袍胞的老者,忍不住的開口道。

法,也是當年卓蕭炎有過一些關條,三年後,依然掌管著加瑪帝國的煉藥師公會。

「先等等吧。「」法微微搖了搖頭,聲音嘶啞的道。

「唉。「」聽得法這話,其後面的老者也只得輕嘆了一聲。

納蘭家族,一行族內核心人員也是在高樓上望著遠處爆發的戰鬥,面色皆是陰晴不定,居於首位的,自然便是納蘭家嶴最強的人,納蘭桀0父親,這事。「」在納蘭桀身後,納蘭肅一臉凝重的低聲道。

「等1納蘭桀緊繃著一張老臉,半晌后,方才吐出一個字來,對於雲嵐宗那個龐然大物,他同樣不敢遭惹,雖說納蘭嫣然也是雲嵐宗之人,可如今不僅連雲韻都是被軟禁,而且嫣然也是進入了那所謂的「生死門」,三年中,了無音信,是死是活,連他都不知道。

「唉,希望日後雲嵐宗能看在嫣然的份上,放過我納蘭家。「呵」納蘭釋苦笑了一聲,在心中暗自道「不過到得那時,恐怕納蘭家族的尊嚴,也是徹底的掃地了。

木家,作為三大家族之一,同樣的掙扎與猶豫,也是在這裡上演著,不過最後的結論,依然是沒有一個人,敢在這種時刻說出幫忙的話,因為他們知道,那與帝都近在咫尺的雲嵐山上,還有著一名足以毀滅任何家族的斗宗強者,雲山!這種時候,他們唯有將希望寄託於奇之上,只要米特爾家族能夠扛過去,藉助這勝利之勢,恐怕幾方勢力,方才有膽子商討合作…」就在米特爾家族與雲嵐宗的火拚越發的進入白熱化時,那加瑪聖城百里之外,十幾頭巨大的飛行魔獸,也是怔追星趕月般的自天際閃掠而過,一股令得整個加瑪帝國都會為之震蕩的恐怖勢力,即將來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