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破蒼穹>第六百五十八章橫掃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百五十八章橫掃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魔法

第六百五十八章橫掃

噗!噗!噗!

低沉的肉體爆裂聲音。接連不斷的在龐大的莊園之中響徹,而這聲音也是如同死神的鐮刀般,每一次的響起,便是會有著一名雲嵐宗弟子化為灰燼,毫無例外。

雲嵐宗弟子潮水般的對著莊園最內層涌去,後面的人因為視線緣故,因此對於前方的變故並不知情,因此便只能一味的擁擠,然而,當擁擠的勢頭,逐漸進入某一個界限時,死神的鐮刀,便是悄然划來

隨著越來越多的雲嵐宗弟子詭異的肉體自殘,一股恐懼的騷亂也終於是徹底的四處蔓延了開去,於是,在恐懼的驅使下,氣勢陡然大降,最後,再是忍耐不住,開始了瘋狂的潰退

剛剛還如潮水般湧來的白色浪潮,在這片刻之後。便是再度狼狽的四處逃竄,恐慌的模樣,生怕那詭異的自殘,會突然降臨到自己身上。

於是,在這等詭異的肉體自殘中,雲嵐宗那龐大的攻勢,開始不攻自破,所有人臉龐上,都是掛著如出一轍的恐懼與驚駭,那種無形無色便是能夠致人死地的東西,其實比鋒利刀劍,更加容易侵蝕一個人的勇氣。

當雲嵐宗弟子如同逃命般的逃出那莊園最外圍時,那種肉體自殘的詭異現象,方才逐漸的消匿,然而此刻的雲嵐宗弟子,卻是已經損失慘重,在先前那般恐怖自殘中,起碼有著一半的人極其詭異的化為了一地灰燼

隨著雲嵐宗弟子潮水般的退去,那莊園之中,滿地都是布滿了一種灰白色的粉末,而且猶如量太多,導致於竟然是鋪疊了足足有一指頭之厚,輕風拂來,粉末飛舞,整片天際,飄蕩著恐懼與詭譎,令人毛骨悚然。

整個莊園內外。也都是在這般詭譎之下,變得死一般的寂靜,剛剛甚至不到十分鐘的時間,雲嵐宗那些弟子,便是有著一半的人,變成了那些粉末灰燼,這一幕,不管是米特爾族人還是雲嵐宗弟子,以及外面那些圍觀者,皆是遍體生寒,如處深淵

這一幕,對於他們來說,實在是太過恐怖了。

寂靜,在持續了半晌之後,一道道目光終於是猛然轉向了半空中那道背負著重尺的夠黑袍青年身上,而此刻的後者,正緩緩探出雙手,在其手掌之上,若是仔細察看的話,便是能夠隱隱的看見一團無形的火焰,正在熊熊燃燒。看這情況,很顯然,先前那一陣可怕的自殘狂潮,是出自他之手!

退於莊園之外的雲嵐宗弟子,一臉駭然與恐懼的望著半空上的蕭炎,那模樣猶如看見了嗜血殘忍的惡魔一般,先前後者出手手段之狠,足以在他們心中留下難以抹除的陰影,這個如同魔鬼般的身影,也會如影隨形一般的時不時在他們心中閃現,令得他們滿心恐懼。

莊園內,米特爾家族的族人望著院落之外地面上的那些粉末,也是忍不住的咽了一口唾沫,對視一眼,眼中充斥著驚駭,先前那將他們打得沒有多少還手之力的雲嵐宗弟子,在剛才,卻是猶如炮竹一般,里啪啦一陣亂想,然後便是被幹掉了將近大半,這一刻,他們方才徹底的明白,在真正的強者眼中,真的是人命如草芥啊

雅妃同樣是被這恐怖的一幕嚇了一跳,嫵媚俏臉略微有些泛白,抬頭望著半空上,臉龐漠然甚至有著一分殘忍之味的黑袍青年,輕嘆了一聲,蕭炎對於雲嵐宗的仇恨。真正的已經到了一種恨不得生食其肉般的地步,蕭炎的性子,雅妃頗為了解,一般說來,並不會做出這般事情,所以說來,一切都是雲嵐宗咎由自取罷了。

「呵呵,這個傢伙,也不再是當年那個心慈手軟的少年了啊不過這樣,對他來說,卻是算一件好事情。」對於蕭炎這大開殺戒的一通屠殺,蕭鼎卻是沒有絲毫的抗拒,反而心中隱隱有著一分快意,他笑了一聲,緩緩的道,聲音中,略有著一分欣慰,也有著些許莫名的輕嘆。

雅妃微微點了點頭,剛欲說話,那莊園之外卻是突然響起轟隆隆的馬蹄聲,目光一抬,便是愕然的看見一道道漆黑色的洪流,突然至城中各處蜂擁而至。片刻時間,便是將莊園之外的那些雲嵐宗弟子圍得水泄不通。

「這些人是皇室的軍隊?」雅妃詫異的望著那些騎著馬匹,身著黑色鎧甲的士兵,略感錯愕,旋即黛眉一挑,輕笑道:「那夭夜手段倒還真不錯,先前米特爾家族遭逢大難,卻未曾出現,如今蕭炎歸來,局面大轉,便是利馬出兵幫忙。這轉舵可的速度可不慢氨

蕭鼎淡淡一笑,道:「如今出兵,自然是想要討好三弟,不過她能示好自然是最好,米特爾家族能與皇室搞好關係,好處也不少,最重要的,大家都有著雲嵐宗這般共同大敵。」

雅妃點了點頭,目光望向那鋼鐵洪流,卻是瞧得那裡分開了一條空道,一匹健碩馬匹緩緩從中渡出,馬兒之上,有著一名身著紫黑錦袍,頭戴鳳冠的女子,女子身材高挑,鳳目閃移間噙著絲絲威嚴,看其容貌,自然便是如今已經逐漸掌控加瑪帝國皇室的未來女皇,夭夜。

「雲嵐宗不顧律法,在帝都之內聚眾侵犯,全部帶走1夭夜鳳目冷冷的瞥了一眼那被重重包圍的雲嵐宗弟子,縴手一揮,叱喝道。

或許是因為先前被蕭炎那陣屠殺殺破了膽,也或許是因為那一桿桿長達兩三米的巨槍威脅,這些雲嵐宗弟子,這次倒是沒有做多少反抗,反而是懨懨的放下武器,任由那些如虎狼般粗暴的士兵,將一副壓制鬥氣的枷鎖,套在自己身上。

見到這些雲嵐宗弟子並未如何反抗,夭夜也是在心中悄悄鬆了一口氣,雲嵐宗這些傢伙皆是有些實力,若是反抗起來又是少不了一番麻煩。

將這裡的問題解決,夭夜目光也是隱晦的從莊園中掃過,當視線在掃中地面上那些粉末時,袖袍中的縴手頓時緊了緊,先前此處突然發生的那陣詭譎自殘。她也是看見了一些,因此現在面色也是稍稍有些不太自然,這種力量,實在是太過強大了,真正的強者,難道都是這般恐怖么?難怪太爺爺在沒有絕對把握對付雲山之前,總是選擇隱忍。

目光抬上,望向了半空上的黑袍青年,夭夜俏臉上露出一個頗為動人的微笑,輕柔的聲音從紅唇中傳出:「呵呵,不知道該叫你岩梟先生呢,還是蕭炎先生?」

蕭炎瞥了一眼這略微有著一分熟悉的女人,微微皺眉,短時間倒並未想起後者身份。

「這位是夭夜公主,你當年還見過她的。」在蕭炎皺眉間,雅妃的微笑聲也是緩緩傳來,令得他恍然大悟。

望著那從莊園之內徐徐行出的雅妃,夭夜沖著她微微一笑,旋即翻身下馬,親熱的牽著她的手,道:「雅妃姐,抱歉了,本來想儘早過來,不過調動兵馬所需時間實在不校」

對於突然對自己如此熱情的夭夜,雅妃倒是並未表現出有絲毫意外的模樣,笑了笑,她心中清楚,如今的皇室,恐怕是竭力想要與蕭炎拉好關係,不過由於當年的一些事,導致蕭炎對於帝國內其他勢力都是沒多大的好感,因此面前這個聰明的女人,便是選擇了對自己示好來藉此與蕭炎接觸。

「原來是夭夜公主」經過雅妃提醒,蕭炎也是隨意笑了笑,倒也並未表現出太大的興趣,抬頭望了一眼天空上那處混亂戰圈,嘴中淡淡的道:「現在並無時間與公主敘舊,等我將這些人解決后,再慢慢談吧。」

對於蕭炎這略有點冷淡的話語,這位未來加瑪帝國的女皇陛下,也並未表現出絲毫的不滿,溫柔笑著點了點頭。

將夭夜隨意打發,蕭炎背後碧綠火翼猛的一振,身形驟然暴掠進天空上那道混亂戰場之中。

天空上的戰場,本來便是因為人數緣故,雲嵐宗的幾位斗王強者皆是處於下風,只有招架之攻沒有還手之力,因此,如今蕭炎這般重量級的強者加入,局面頓時徹底呈一面倒。

「噗嗤1

模糊黑影閃掠天際,僅僅幾分鐘時間,便是有著將近四名斗王強者被打成重傷,從天空墜落而下,沿途噴出的鮮血宛如紅色霧氣般,徐徐飄蕩。

而望著天空上那不斷潰敗的雲嵐宗斗王強者,滿城一片鴉雀無聲,面面相覷著,誰都能夠看出來,雲嵐宗此刻,以及沒有了絲毫的翻身之力。

「1

又是狠狠一拳頭砸在一名臉色驚駭的斗王強者後背之上,強猛的勁力令得其瞬間失去戰鬥力,然後便是一頭栽落天空,不知死活。

緩緩的將胸膛一口濁氣吐出,蕭炎目光緩緩射向帝都遙遙之外的一座模糊山峰,一股兇悍氣勢,猛然自體內暴涌而出,旋即橫掃整片天際!

而在蕭炎氣勢爆發的那一霎,那遙遠之外的雲嵐山上,閉目修鍊的雲山以及那禁殿之中的白袍女子,也是驟然睜開雙眼,眼中,皆是充斥著一股震驚與難以置信

「這股氣息怎麼可能?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