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破蒼穹>第六百五十九章雲嵐宗的震驚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百五十九章雲嵐宗的震驚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魔法

第六百五十九章雲嵐宗的震驚

「這股氣息」

雙眼之中充斥著一股難以置信。雲山猛然站起身來,嘴中喃喃道:「怎麼可能?這小子竟然還真的活著」喃喃聲落下,雲山似乎突然想起了什麼,臉色陡然一變,身形一閃,便是猶如鬼魅般的消失在了這所修鍊的密室之中。

在先前感應著那股氣勢爆發時,那方向,明顯便是在那帝都之中,而此刻帝都之內,正有著雲嵐宗派出的大部隊!

雲嵐宗大殿,一片混亂,種種吵雜與驚慌聲音匯聚在一起,最後盤旋在大殿之內,令得人頭昏腦漲。

當雲山身形閃掠進入大殿時,也是為這混亂的場面皺了皺眉,沉聲厲喝道:「都給我安靜,如此混亂不堪,成何體統1

見到突然出現的雲山,大殿內的吵雜聲音頓時緩緩消失,片刻后,終於是完全安靜了下來。

見到大殿回復安靜。雲山這才冷哼了一聲,在首位之上坐下,道:「發生何事了?有沒有雲督他們的消息?」

聽得雲山發問,那大殿之下,一位老者連忙快步行去,臉色有些發白的顫聲道:「稟宗主,雲浮等四位長老的魂牌,在剛才突然完全爆裂了開,而雲剎幾人長老的魂牌,也是變得極其黯淡無光,看這情況,明顯是受了重傷1

老者這話落下,大殿之中幾乎包括著雲山在內的所有人,臉皮都是一陣劇烈抽搐,這次派往帝都的強者,幾乎已經是雲嵐宗如今一半之多的力量,這種龐大陣容,在場所有人都是有著自信,加瑪帝國之內,除了雲嵐宗本身之外,沒有一個勢力能夠抵禦住,然而,現在擺在他們面前的事實,卻是狠狠一巴掌甩在了他們臉龐之上,令得他們無措之極。

「雲察長老,你怕是看錯了吧?」安靜在大殿中持續了一會後,終於是有著一道乾笑聲響起。

「我倒也是希望」被稱為雲察的長老苦笑了一聲。手掌一翻,一堆破碎的玉牌便是出現在面前的桌面上,而瞧得這些熟悉的玉牌,那些本來心中還有些懷疑的人,臉色也是徹底難看了起來。

「怎麼可能?那可是兩名斗皇,七名斗王強者啊,這帝都之內,還有哪方勢力有本事吃下他們?就憑那米特爾家族么?」一名身份看似不低的老者,臉色變幻著,怒聲道。

「難道是三大家族和皇室聯手了?」一人突然說出的話,倒是令得不少人暗中點了點頭,現在看來恐怕也就這個猜測最為可靠。

「竟然他們敢聯手向我雲嵐宗挑釁,那便請宗主下令,將三大家族與皇室徹底抹除在加瑪帝國1

「對,宗主,這種挑釁,雲嵐宗絕對不能忍受!一定要讓他們付出血的代價1

雲山臉龐陰沉,目光掃了一眼群起激憤的眾長老與執事,片刻后,手掌猛然狠狠的拍在桌面上,劇烈的聲響頓時將大殿眾人駭了一跳。目光驚懼的望著雲山,有些不明白為什麼後者會如此的暴怒。

「不是什麼狗屁的三大家族聯合1從椅子上站起身來,雲山聲音陰沉沉的道:「是蕭家那個小雜種回來了1

「蕭家?」

聞言,眾人一怔,皆是有些茫然,一個小小的蕭家,如今已是苟延殘喘的存活著,還能有何能力將雲嵐宗那般龐大陣容擊敗?

瞧得眾人那一臉的茫然,雲山心中怒火更勝,然而就在他忍不住的再次要發怒時,終於是有著一道驚呼聲從大殿中響起。

「難道是那個蕭炎?」

「蕭炎?」記憶尤深的名字,在短短一瞬間便是掀起了眾人那被掩蓋了三年時間的記憶,三年之前,那個方才不到二十歲的少年,一人獨上雲嵐山,憑一己之力與整個雲嵐宗相抗衡,雖說最後被追殺出了加瑪帝國,可那個如狼般兇狠的少年,也是給雲嵐宗無數人留下了難以抹去的深刻記憶。

三年時間的了無音信,也是使得眾人逐漸的忘卻了那個名字與少年,然而今日,然而今日突然提及這個名字,那三年之前的那一幕,也是緩緩的從每個人腦海之中浮現而出

「那個傢伙不是死了么?」震驚在持續了半晌后,終於是有著人帶著些許驚駭的喃喃道。

「誰告訴你們他死了?」雲山冷視著眾人,陰冷的道:「先前我便是感覺到了他的氣息,看來那個傢伙應該是回來了,而雲督等人,或許是碰見他了吧。」

「就算雲督長老他們碰見了那個傢伙。可可也不可能有這般傷亡吧?那裡可是兩名斗皇和七名斗王強者啊就算是遇見三四名斗皇強者,也決計不可能敗得這麼快的!難道蕭炎已經在這短短三年中,已經突破到了斗宗不成?」一名長老忍不住有些懷疑的道,話語之末,連他自己話語中都是出了一分嗤笑。

「雖然他或許並未突破到斗皇,可從先前那股氣息來看,怕至少也是斗皇階別。」雲山緩緩的道,說到此處,他眼皮也是忍不住的跳了跳,斗皇以他的實力,自然是能夠知道,當年的蕭炎雖然戰鬥力強橫,但真正的實力其實頂多也就在大斗師或者斗靈左右而已,然而如今這方才短短三年,那個傢伙竟然便是到了斗皇階別?這種速度簡直可怕!

雲山話語剛剛落下,便是利馬在整個大殿之中湧上了一陣騷動,就算是先前那名長老,臉龐也是為之一滯,短短三年,晉入斗皇階別這修鍊天賦,唯有恐怖二字方可形容,看來,當年放走那個小子。的確是最令人後悔之事。

三年時間,他便是能夠達到斗皇層次,難以想象,若是再給予他三年時間

想到此處,即使是以雲山之老辣,心中也是忍不住的泛上了一股寒意。

深深的洗了一口氣,雲山眼睛低垂,一股難以遏制的殺意猛然自心中鋪天蓋地的席捲而出,這個小雜種,絕對不能留,否則定然會是一個難以收拾的大麻煩!說不定。還真會如那些傢伙所說,日後,雲嵐宗會徹底毀在此人手中。

「小雜種,當年讓你逃了,算你好運,不過這一次你自動送上門來,那便不要怪老夫心狠手辣了1

「宗主,現在如何是好?要不派人前去解救雲督長老等人?」大殿中,終於是有人想起了正處於生死之間的雲督等人。

聞言,雲山略一沉吟,剛欲點頭,那位掌管著宗內眾多長老魂牌的雲察長老臉色頓時一變,聲音嘶啞的道:「我想怕是不用了,他們的魂牌已經全部裂開了。」

此言一出,頓時滿場駭然,旋即腦袋一陣眩暈,那可是兩名斗皇和七名斗王強者啊,這般陣容,居然便是在這短短几個小時之中,盡數隕落,這般損失,就算是對於雲嵐宗來說,也是有些難以承受埃

「那個王八蛋,也太狠了吧1大殿中,怒罵聲頓時不絕於耳的響了起來,然而他們在說著這話的時候,卻是忘記了當初他們對於蕭家出手時,又何曾心慈手軟過?

在這般重大損失之下,雲山臉龐上的陰沉卻是反常的盡數收斂,面無表情的揮了揮手,將大殿中的騷動壓下,目光閃爍了片刻,聲音漠然的道:「不用再派人去帝都了,那個小雜種,會自己找上門來的,既然如此,便安靜的等著吧」

聽得雲山此話。眾人一怔,雖心有所不甘,可卻不敢反駁雲山的命令,因此當下只得恭聲應道。

「吩咐下去,從現在開始,雲嵐山進入最高警備,任何私自入山者,殺1

「是1

聽得雲山話中的陰冷殺意,眾人渾身一寒,連忙應道,旋即在雲山揮手中,迅速魚貫湧出大殿

隨著眾人的退出,大殿之內,再度變得寂靜無聲。

「桀桀,怎麼樣?我前段時間才與你說過,蕭炎那個小子在黑角域混得風生水起,看來此次回來,雲嵐宗麻煩不小了」寂靜持續了許久,大殿陰影處,一團黑霧突然詭異湧現,旋即盤旋在大殿中,怪笑聲從中傳出。

雲山臉皮抖了抖,眼中掠過一抹獰然,森然道:「一個小雜種而已,就算他如今有了斗皇實力,可本宗要殺他,依然是易如反掌,等我將他擒住,會讓他試試生不如死的感覺1

「我不管你與他之間的恩怨,正好如今他已經回來,那麼蕭家的人便算是大部分湊齊了,也免得我們再去黑角域尋他。」黑霧涌動,聲音再度響起:「據消息所說,蕭炎體內有著葯尊葯塵的靈魂體,當年他能憑藉大斗師實力擊殺斗王強者,想必也是葯塵靈魂相助,等下次時,葯塵,交予我來對付,你便只管擒住蕭炎便可」

雲山緩緩點頭,臉龐也是泛上一抹猙獰,陰森森的道:「放心,我會把那小雜種鬥氣廢了之後,再交你處置」

「希望吧,不過提醒你一下,最好不要輕敵,否則到時候下場恐怕會格外凄慘」

黑霧微微涌動,再度傳出一聲怪笑,旋即便是詭異的緩緩消散在大殿之內,留下一臉冷笑與猙獰的雲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