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破蒼穹>第六百六十九章婚禮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百六十九章婚禮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魔法

第六百六十九章婚禮

陽光從窗戶傾灑而進。照耀在那略有些虛幻的蒼老人影之上,卻是未在地面上印出半點影子,這般情景,看上去略微有些詭異。

突然出現的人影以及那猛然間爆發出不遜色斗宗強者的磅氣息,直接是令得大廳中所有人陷入了當機狀態中,一道道目光泛著驚駭的盯著前者,心中卻是猶如翻起了驚濤駭浪一般

在那滿場鴉雀無聲時,蕭炎也是一臉驚愕,好片刻后,方才捎著頭,苦笑道:「老師,您怎麼出來了?」

老師?蕭炎對這神秘老者的稱呼,頓時令得所有人心頭狠狠一跳,那望著後者的眼神,更是變得異樣了許多,這些蕭炎的進步,他們皆是看得清清楚楚,然而這之中或許有著一些其修鍊天賦的緣故,可若是細想的話,恐怕也少不了這位神秘老人的幫助。

「呵呵,無妨。反正遲早都會被人知曉。」葯老笑了笑,這是他第一次在除開蕭炎與美杜莎之外的人面前現身,但此舉卻並非隨意為之,他知道,或許就在蕭炎與雲嵐宗決戰時,他應該便是再難以掩飾身形,既然如此,早幾日與晚幾日出現,又有何區別?而且選擇這種時候出現,無疑還會成為一枚重磅籌碼,令得正有些猶豫不決的加刑天等人迅速選擇立常

聽得蕭炎與葯老間的談話,眾人更是確定了兩者的關係,當下皆是忍不住的咽了一口唾沫,相視一眼,皆是有些感到駭然,沒想到,這個傢伙竟然還有著這等底牌,難怪敢與雲嵐宗挑戰。

與加刑天等人的駭然相比,海波東與陰骨老幾人則是要更加感到驚駭,因為他們清楚,除了面前這位神秘老者之外,在蕭炎身旁,還有著一名能夠與斗宗強者相頗超級強者,美杜莎!

而如此算來的話,豈不是說蕭炎身旁,便是有了兩名能與斗宗強者比肩的超級強者?

想到此處,陰骨老。蘇媚,鐵烏三人對視了一眼,眼中皆是噙著一抹驚駭,心中一陣慶幸,還好當初在黑角域時,並未與蕭炎有著正面衝突,不然的話,恐怕連他們也都會步上那范癆的後塵。

大廳一角,納蘭桀與納蘭肅也是逐漸的從葯老的現身帶來的震驚中回過神來,面面相覷,輕吸一口涼氣的同時,也是滿嘴的苦澀,蕭炎如今展現的力量越加強大,便是會令得他們心中的那分悔恨擴大一分,本來,他將會是他們納蘭家族的女婿,若是一切順利的話,納蘭家族將會因為他而威勢大振,然而

將大廳內眾人臉色盡數收入眼中,葯老卻是揮了揮手,在蕭炎身旁的座椅上坐下。淡笑道:「你們談你們的,不用管老夫」

聽得葯老這話,大廳中眾人包括加刑天都是連忙拱手,斗宗與斗皇,可是兩個層次完全不同的強者,這個層次的強者,即便是放眼整個鬥氣大陸,也是能夠位於強者金字塔的上層,而他們,頂多只是中層偏上而已。

「呵呵,不知道老先生怎麼稱呼?似乎從未在加瑪帝國見到老先生啊?」加刑天對著葯老拱了拱手,頗為恭敬的笑道。

「老夫本就不是加瑪帝國的人,嘿,我在大陸上混跡時,怕你們都還沒出生。」葯老笑了笑,旋即目光一轉,掃向大廳中的法,此刻的後者,從他一出現便是陷入了沉思,似乎是想回想著什麼。

「你便是當年那個小煉藥師吧,你的氣息我還記得,這麼多年沒見,沒想到倒也有些本事了」

那從葯老嘴中傳出的輕笑聲,再度令得大廳中眾人一陣獃滯,而那法,卻是身體猛然一抖,難以置信的抬起頭,失聲道:「你..您是當年的那位老先生?」

葯老一笑,隨意的點了點頭。瞧得蕭炎那疑惑的神色,道:「當年遊歷大陸時遇見過,不過那時候的他年紀就比你大一點而已,當時老夫見他有些天賦,便興起提拔了一下。」

蕭炎恍然,而聽得葯老這話的加刑天等人,卻是臉皮一陣抖動,旋即抹了把冷汗,這人才算是真正的老妖怪吧?

在眾人抹冷汗時,那法卻是一臉激動的快步下座,然後對著葯老遙遙下拜,而就在其雙腿即將沾地時,葯老卻是一揮袖袍,一股柔勁將他托起,淡笑道:「別行這麼大的禮,當初我只是一時興趣而已,能有這成就,也是你自己的努力與天賦。」

「點撥之恩,誓死難忘1拜不下身子,法也只得站起身來,對著葯老行了一個晚輩禮,恭恭敬敬的道。

一旁的米切爾,瞧得法竟然對葯老行這般大禮。也是忍不住搽了搽額頭上的冷汗,如今的法可是一名貨真價實的五品煉藥師,而這般成就,還只是被面前老者當初隨意點撥了一下,難以想象,這老者,究竟是何等可怕來歷

見到那些被嚇得臉龐直冒冷汗的眾人,葯老無奈的搖了搖頭,對著眾人揮了揮手,旋即道:「好了,好了。你們還是談正事吧,不然我這弟子可要怪老夫出來耽擱他談事情了對了,蕭炎先前所說不屬假,在與雲嵐宗決戰前,一些事情總是要解決的,所以,各位還是好好思量一下吧,這立場,可得選好咯」話音之末,隱隱有著一些威脅意味,而在一名斗宗強者的這般話語下,在座人無不臉色微變。

話落,葯老笑了笑,旋即身形一顫,虛幻的身影便是逐漸變淡,最後再度詭異的消散

見到葯老消失,蕭炎也是無奈的搖了搖頭,抬頭望著眾人,笑道:「呵呵,不好意思,家師說話總是直來直往。」

聞言,眾人也是連忙一陣賠笑,若說先前他們還覺得如今的蕭炎已值得他們正視時,現在,便是有著令他們仰視的資格!

斗宗實力的老師,這般背景,在這加瑪帝國之內,還有何懼之有?

「怎樣?諸位,可是想好了?」手指輕輕敲打著桌面,蕭炎眼眸一抬,突然問道。

大廳再度沉默,片刻后,那法猛的一咬牙,沉聲道:「老先生與我有點撥之恩,那我煉藥師公會這次便賭一賭,全力助你迎戰雲嵐宗1

法的話,令得眾人皆是一驚。煉藥師公會在加瑪帝國可是擁有著不低的聲望,他們的幫助,無疑將會令得蕭炎等人聲勢暴漲

「既然法會長有這魄力,那我木家也陪你們,反正那雲嵐宗看我木家不順眼也許久了,現在不動手,以後怕下場也好不到哪裡去1法聲音落下后不久,木辰一拍桌面,咬著牙惡狠狠的道。

五大勢力,已經有了三方表明了立場,唯一還剩餘的,便只有皇室與納蘭家族。

夭夜緊蹙著黛眉,目光與加刑天對視了一眼,旋即聲音清澈的道:「蕭炎先生,要我皇室傾力助你,也未嘗不可,不過,請容夭夜在此問一個問題。」

「夭夜公主請說。」

「雲嵐宗的確是我加瑪帝國一大猛虎,可如今,蕭炎先生勢力也已經不弱,甚至足以和雲嵐宗相比肩,夭夜想問,若是日後真的清除了雲嵐宗,那你是否會成為加瑪帝國另外一頭猛虎?如此的話,那我皇室事前事後,豈不是依然是一樣的處境?」夭夜俏臉緊繃,目光直視蕭炎,竟然是未有絲毫的怯意。

夭夜這番話,無疑是極其具有針對性,因此,話音一落,大廳中氣氛利馬便是緊繃了起來,一些人暗中流著汗,心中暗道這妮子怎麼如此膽大

手指輕點在桌面上,蕭炎瞥了正緊盯著自己的夭夜,在其身旁,加刑天雖然身軀未動,可蕭炎依然能夠感受他那突然繃緊的身軀。

「任何地方,總是會有強弱之分,日後或許我的勢力會成為加瑪帝國的一頭猛虎,不過我卻是能當著在座之人向你保證,只要皇室不動心思,那類似雲嵐宗那種想要奪國之權的事,我並不會做。」沉默持續了許久,蕭炎終於是淡淡出聲。

對於蕭炎的這般答覆,夭夜似乎依然是有些不太滿意,不過就在她再想開口時,蕭炎臉色卻是微微一沉,道:「夭夜公主,你應該也知道,若我此次不出手的話,少則幾月,多則一年,你皇室,便是將會徹底被雲嵐宗毀滅,所以,還望一切見好便收,莫要以為此次是蕭炎求著你合作」

聽得蕭炎這般話語,夭夜心中一驚,到得此刻她方才想起,這場合作,其實只是蕭炎想要解決掉所有隱患,方才提出的,他們的參戰的與否,似乎並起不了什麼決定性的作用。

在蕭炎這番銳氣逼人之語下,夭夜終於是無奈敗退,而其一旁的加刑天,也在此刻笑著出聲道:「夭夜還年輕,做事自然不周到,還望蕭炎先生勿怪,呵呵,既然大家都同意,那我皇室自然也不能排除在外,此次剿滅雲嵐宗,我皇室定然傾盡全力1

見到連皇室都已表明立場,那納蘭桀與納蘭肅也是異口同聲的表明將會共同迎戰雲嵐宗。

瞧得這些老狐狸般的傢伙終於首肯,蕭炎也是在心中鬆了一口氣,笑道:「既然如此,那便預祝我們合作成功另外,拜託大家一件事,那便是不要將家師的事傳出去」

聞言,眾人連忙點頭。

見到一切妥當,海波東也是一笑,從椅上坐起,剛欲說話,神色突然一動,手掌對著窗外一招,旋即一隻傳信鳥飛掠而進,最後停在其手掌上。

「是雅妃傳來的情報。」將傳信鳥攜帶的紙條取下,海波東沖著蕭炎一笑,旋即緩緩展開,而隨著紙條的展開,其面色頓時微微一變。

「怎麼了?」見狀,蕭炎眉頭一皺,問道。

海波東舔了舔嘴,目光盯著蕭炎,沉聲道:「雲山那老傢伙,要在雲嵐宗辦一場婚禮。」

「婚禮?誰的?」蕭炎眼瞳微微一縮。

「古河和雲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