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破蒼穹>第六百七十二章夜談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百七十二章夜談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魔法

第六百七十二章夜談

夜裡的雲嵐山。巍然的山峰隱藏在黑暗之中,細密的燈火猶如螢火蟲一般遍布著漫山遍野,雖然夜已深,可這座山峰,防守較之白日,卻是更為森嚴,黑暗之中的一道道明哨暗哨,將整個山峰的任何一處動靜,都是收入眼中。

在雲嵐山頂峰,龐大的宗門聳然而立,在夜色那朦朧的遮掩下,猶如一隻凶獸般,匍匐在此,隱隱間釋放著些許令人毛骨悚然的異樣壓迫。

雲嵐宗深處,一處偏僻大殿之內,柔和的燈火在微風中搖曳著,淡淡的光芒籠罩著大殿,驅逐著殿內繚繞的冰冷。

龐大的大殿,空空蕩蕩,唯有那中央處的一襲白色裙袍,方才能為這大殿添了一絲人氣。

雲韻盤坐於蒲團之上。那張雍容高貴的美麗臉頰,此刻卻是布滿著異樣的憤怒,先前雲山來此與她說的話,直接是令得其身體陷入了冰涼狀態。

「嫁於古河?」想到那從雲山嘴中說出的話,雲韻心中的冰寒便是越加濃郁,如今的雲山,哪還有當年她心中半分的慈師模樣?

美眸掃向緊閉的大門,雲韻白皙縴手緊緊握攏,尖銳的指甲刺得掌心生疼,片刻后,她黛眉突然一皺,冷喝道:「既然來了,那便現身,何必鬼鬼祟祟的?」

「唉,沒想到你雖然鬥氣被雲山封印,可感知依然如此靈敏」就在雲韻喝聲落下時,一道無奈的苦笑嘆聲緩緩的在大殿中響起,旋即一道高大身影,緩緩從大殿一處現出身來,看其那熟悉容貌,赫然便是當年的丹王古河!

「是你?」瞧得現身的古河,雲韻也是一怔,旋即黛眉一挑,冷笑道:「古河,沒想到你竟然是這種人,趁人之危,枉我以前還那般看重你。」

聽得雲韻這般冷笑。那古河也是愣了愣,旋即似是明白了什麼,苦笑道:「這事可真與我沒什麼關係,全都是雲山的主意」

「你若不娶,就算是他的主意,又能如何?」雲韻目光灼灼的望著古河,語氣咄咄逼人,鬥氣雖制,可其氣勢卻未有絲毫的減弱。

而在雲韻這般態勢下,繞是以古河的本事,也是有些吃不太消,揉了揉額頭,片刻后,方才嘆息道:「雲山的提議,對我來說的確有著莫大的吸引力,我跡你又並非不知道,只不過你總是故意的將之遺忘罷了」

「你是個不可多得的朋友,不過」雲韻微垂下眼瞼,搖了搖頭,道:「你若是還顧及以往的交情。那便拒絕老師的提議,這樣日後我們還能做朋友,否則」

望著那張在燈火下略顯冰冷的動人臉頰,古河緩緩的吸了一口氣,突然語出驚人的道:「是因為蕭炎吧」

那熟悉的名字一落下,雲韻臉頰便是猛的一變,叱聲道:「休要胡說1

「雲韻,我又不是傻子云山將那些事都告訴了我,現在想來,當年在塔戈爾大沙漠遇見蕭炎被蛇人族強者追殺,你幾度出手相救,原來是有著這般原因。」古河面上神色頗為的苦澀,他為人素來一身傲氣,然而今日,卻是想不到自己竟然會爭不過一個毛頭小子

雲韻紅唇動了動,可卻並未說出什麼話來,明眸瞥了古河一眼,道:「你不用管我究竟因何原因,我只問一句,你究竟拒不拒絕老師的提議?」

古河沉默,片刻后,搖了搖頭,聲音略有些低沉的道:「我能配得上你,而且,你與蕭炎,也是不可能的1

「我的事不用你管。」雲韻冷斥了一聲,旋即唇角挑起一抹嘲諷:「我說過,我不願意的事,就算是老師。也不可能令我首肯,你若真要執意而行,到時候那便娶一具冷冰冰的屍體吧。」

「就為了那個小子?」聽得雲韻竟然以死相逼,古河臉龐頓時湧上一陣怒火,低聲吼道。

「與他無關況且你古河的確煉藥術聞名加瑪帝國,想要找到一個比我更優秀的女子也並不難,何必要干這種不情不願的事?」縴手微微一握,雲韻淡淡的道。

「可我只喜歡你1古河怒吼道:「我有什麼比不上那個傢伙的?一個毛頭小子而已,值得你這麼惦記么?」

瞧得古河這般頑固,雲韻也是輕嘆了一聲,終於是不再多話,緩緩閉目,竟然是不想理會。

見到雲韻這般模樣,古河怒火更盛,可對於面前這個他一直抱著幾分愛慕,極為敬畏的女子,他卻不敢有著絲毫的侵犯,當下在大殿中來回渡了許久腳步后,終於是逐漸平復下心情,突然沉聲道:「蕭炎的確回加瑪帝國了。」

那個名字一落下,便是猶如具有一種魔力般,令得那閉上眼眸的女子,再度睜開明眸。掃向古河。

見到光是提一提這個名字,便是令得雲韻這般反應,古河不由得自嘲一笑,沒想到自己風光這麼多年,竟然會被一個毛頭小子壓得翻不過身

「不過你也不用太過高興,雖說他現在正在大肆聯合帝國其他勢力,可你也知道如今雲嵐宗的強橫,雲山比起當年更是強了不少,就算蕭炎這三年勢力暴漲,可想要擊敗雲山,勝算依然極低。而這一次,若他再一次失敗的話,雲山必然不會讓他再有機會逃生,所以,或許要不了多久,蕭炎這個人,便是得被徹底抹除在加瑪帝國。」古河淡淡的道。

「而到時候,或許你也能夠真正的安心」

聽得古河之話,雲韻雖然面上依然平靜,可那袖袍中的縴手,卻是緊握了起來,低垂的明眸中,也是閃過些許複雜情緒。

正如古河所說,雲嵐宗如今的實力之強,她再清楚不過,即使說之橫掃加瑪帝國也並不為過,雖然從那日感覺到的氣息來看,如今的蕭炎或許實力頗強,可這與已至斗宗階別的雲山來比,依然是有著不小的差距

所以,若是蕭炎真打算與雲嵐宗血拚的話,恐怕下場,並不會太妙

想到此處,雲韻臉頰忍不住的流露出一分焦慮,這傢伙,真是個石頭人,明知道碰撞不過,偏偏還是要來硬碰,當年他能僥倖逃過一劫,可這一次,怕就再沒有了那般好運氣

一旁的古河,目光一直盯著雲韻,自然也是將其臉頰上的那抹焦慮收入了眼中,當下心中的無名火更盛,這般擔心之情,從未見她對自己展現過!

「只要蕭炎此次落敗,便將是萬劫不復的下常這個人,你還是早點忘記吧」古河皺了皺眉,道。

臉頰上的神色再度緩緩冰冷,雲韻瞥了古河一眼,冷聲道:「不勞你關心,還是那句話,若是以後還想做朋友,便拒絕老師的提議,你若真貪戀美色,天底下比我漂亮的人不知多少,何必在我這一個被軟禁的人身上浪費時間。」

「貪戀美色?」被雲韻這句話氣得臉龐一陣抽搐,古河怒吼道:「這些年除了你,我有對別的女人有過半分關注么?你身為雲嵐宗宗主時,我竭盡全力的助你穩定局面,何曾說過半句苦話?何曾討過半分回報?」

望著那臉色漲紅的古河,雲韻那冰冷臉頰也是緩緩柔和了一些,輕嘆了一聲,低聲道:「古河大哥,你的所助,雲韻從不敢忘,只是有些事,並非感動便是能夠勉強我與蕭炎,也並非你想象中那般。」

聽得雲韻這般柔聲,古河卻是一聲苦笑,揮了揮手,道:「這事,我會好好想想,等這陣風頭過了,我會請雲山把你體內封印解開到時你要去哪,我都陪你去。」

見到這人頑固如此,雲韻也只得無奈搖頭。

「兩日之後,怕便是蕭炎與雲嵐宗決戰之時,那一日,你多加註意點,不要惹惱了雲山」古河沉吟了一會,突然道。

臉頰微微一變,雲韻縴手再度緊握。

「今日不早了,你先休息吧」望著不動聲色的雲韻,古河嘆了一聲,便是對著門外行去,在即將出門時,腳步突然一頓,道:「對了,據我所知,宗內禁地的那「生死門」最近波動有些異常,若是我猜測不假的話,在其中修鍊了三年的嫣然,應該是要出關了」

話落,他便是不再有所停留,推開大殿大門,然後身形緩緩消失在夜色之中,而隨著古河的遠去,那厚重大門,也是再度緩緩關閉

明眸愕然的望著遠去的古河,好片刻后,一股欣喜方才逐漸從雲韻眸中湧現而出。

「嫣然那妮子,終於要出關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