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破蒼穹>第六百七十七章十招之戰第六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百七十七章十招之戰第六更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魔法

第六百七十七章十招之戰

聽得那響徹在天際的清朗笑聲。廣場之上無數道目光瞬間上移,旋即便是瞧得遙遙天空之上,大批人影破風而來,最後鋪天蓋地的懸浮天際。

突然出現的大批人影,也是令得廣場之上有些騷動,因為他們發現,那天空之上所立人影,背後都是有著一對鬥氣雙翼,這麼說來,這些人,至少也是斗王階別的強者!

想到此處,不少人心中暗自吸了一口涼氣,天空上那一道道身影,少說也是有著幾十人,而如此多的斗王強者,恐怕就算是以雲嵐宗的實力,也是拿不出來吧?

喜台處,雲山在聽得那笑聲后,臉色便是緩緩陰沉,抬起頭來,目光猶如透視了空間般的直視著天空上那振動著碧綠火翼的黑袍青年。陰冷的聲音,響徹廣常

「呵呵,當年的喪家之犬,也敢放這般闕詞,蕭炎,三年之前,老夫能將他攆得跟狗一樣逃竄,三年後,依然會是那般結局1

雲山的冷笑聲,頓時便是在廣場上帶起一道道驚異的竊竊私語。

「那人便是蕭炎?當年被雲嵐宗通緝追殺的那個蕭家蕭炎?」

「嘿嘿,除了他還能有何人?他與雲嵐宗有著血仇,當年被追殺出帝國,可誰都沒想到這傢伙三年後又回來了,不僅實力大漲,而且還帶回了不少強者。」

「據說不久前雲嵐宗派去圍剿米特爾家族的強者,全部都葬送在了蕭炎手中,此事若是屬實的話,那這個傢伙未免太恐怖了吧?」

「看來今日雲嵐宗麻煩不小氨

「嘿,那也不一定,雲嵐宗可是有著雲山這位斗宗強者呢,真要打起來,怕蕭炎他們勝算不會太高。」

對於下方的那些竊竊私語,蕭炎也是聽見了一些,笑了笑,目光掃向雲山,眼神卻是忍不住的變得森寒了起來:「雲山老狗,你毀我蕭家。這般血仇,若非你項上那狗頭,恐怕難以洗涮1

雲山作為雲嵐宗宗主多年,敢當著這無數人面稱其為老狗的,怕也就蕭炎一人,因此,即便其性格陰沉,可此刻臉色也不免有些難看。

臉色難看之餘,雲山目光也是緩緩的在天空上那大批人影之上掃過,片刻后,盯在了加刑天等人臉龐上,當下一陣冷笑:「怎麼?加刑天,法,你們也要站在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那邊了?」

「雲山,最近幾年你雲嵐宗有何野心,別以為我們不知道,想讓我們坐以待斃,真當有那麼容易么?」既然已經到了這一地步,加刑天自然也不用再忌憚雲山,因此話語中,嘲諷之意甚濃。

「哈哈。好,好,好得很吶1聽得加刑天這話,那雲山頓時仰天大笑:「沒想到不過是回來了一個被我當年攆出帝國的毛頭小子而已,你們便有了這般膽子,很好,既然來了,那今日便不用走了1

隨著雲山大笑落下,龐大的雲嵐山突然傳出一道道嘯聲,旋即光芒閃掠,一道道雄渾氣勢自宗內暴涌而起,旋即人影閃掠天空,眾多早已待命的雲嵐宗長老,在此刻也是全部現身。

見到那些閃現而出的雲嵐宗長老,廣場上又是一陣騷動,看這模樣,今日一場大戰似乎在所難免了。

喜台之下,古河的臉色在蕭炎等人出現后便是頗為難看,特別是在他發現當蕭炎聲音響起時,身旁那全身籠罩在紅衣裙中的女子突然顫抖了起來時,一股無名怒火更是忍不住的從心中湧起,為什麼,為什麼你總是這麼在意這個小子?

「蕭炎,今日是我大喜之日,你率人上雲嵐宗搗亂,未免也太囂張了吧?」深吸了一口氣,古河猛的抬頭,厲聲喝道。

蕭炎淡淡的瞥了古河一眼,目光卻是忍不住的停在了其身旁的那連臉頰都是掩藏在紅簾中的女子。那略有些熟悉的曼妙身姿,令得他那沉寂的心頭忍不住的顫了顫。

「雲嵐宗毀我蕭家,便不囂張了?雲嵐宗強行剿滅米特爾家族,便不囂張了?既然雲嵐宗敢囂張,那我蕭炎有何不敢?我與雲嵐宗有著不死不休的生死之仇,今日前來,只為了結恩怨1目光冰冷的射向古河,蕭炎的聲音中,也是噙著絲絲冷笑。

「報仇是假,破壞婚禮,怕才是真吧?」古河針鋒相對的還以冷笑。

「婚禮?新娘都是受人操縱的傀儡,這種婚禮,還有意義?」蕭炎一笑,屈指猛的一彈,一縷碧綠火焰便是如閃電般的暴掠而下,僅僅是一瞬間便是出現在了那全身包裹在紅色衣裙中新娘面前,而就在火焰即將擊中後者時,一道淡淡的黑芒突然自後者體內掠出,與那道火焰重重的碰撞在一起。

「1

兩者接觸,一陣悶響,一道勁風擴散而出,而那首當其衝的新娘便是急退兩步。

「雲韻1瞧得新娘後退,古河頓時一急。剛欲伸手,那紅簾之下便是傳出一道略有些顫音的清冷話語:「我沒事。」

見到這自出場后首次說話的新娘,廣場上眾人面面相覷了一眼,也是有些感覺到先前的不對勁。

在無數道目光的注視下,一對如玉縴手從袖袍中探出,旋即將頭頂的紅簾撕扯開去,而隨著紅簾的褪下,一張如雪般白皙的美麗臉頰,便是出現在了眾人目光中,那般熟悉容貌,赫然便是雲韻。

撕開紅簾的雲韻。明眸微微低垂,目光閃移著,可卻始終不看向天空,而在她低頭之際,天空上那令得她難以忘懷的熟悉聲音,卻是再度帶著冷笑響起。

「雲山,為了拉攏強者,你竟然使用這般卑劣手段,當真是一位「慈師」氨

「當年讓你僥倖逃脫,這次,待我抓住你后,會先一顆顆的把你牙齒給拔下來1聽得蕭炎話中的譏諷,雲山麵皮抖了抖,眼中掠過一道凶芒,而其話音,卻是變得平淡了起來。

「宗主,今日之事與我有著莫大關係,此人,請交給我1聽得雲山之花,那一旁的古河,卻是面色陰鬱的緩緩道。

「哦?」聞言,雲山眉頭一挑,手掌撫著鬍鬚,似是沉吟的道:「古河,你所擅長,並非戰鬥,不用與他一般見識,等我將這小子擒上,交由你處理也是一樣。」

古河搖了搖頭,目光卻是瞥了一眼一旁縴手突然緊握起來的雲韻,深吸了一口氣,道:「我想讓得她知道,唯有我,才能與她相配1

見到古河堅持,雲山略微皺了皺眉,旋即似乎方才勉強的點了點頭。

「蕭炎,今日不管你是沖著誰來。不過擾我婚禮卻是事實,你若是現在退去,我可以當做沒有發生過,若是依然執意破壞,那我也得告訴你,我古河,可不是任誰能揉捏的軟柿子1見到雲山點頭,古河這才抬頭,望著天空上的蕭炎,厲聲道。

「古河你」聽得古河此話,一旁的雲韻頓時抬起臉頰,急聲道。

「雲韻,閉嘴1然而雲韻聲音剛落,一旁的雲山便是臉龐一冷,喝斥道。

望著那果然忍不住出面的古河,加刑天等人也是忍不住的皺了皺,今日這廣場上不乏一些與古河交情頗深的強者,若是古河要插手,他們自然也不會袖手旁觀,這樣的話,雲嵐宗的實力無疑便又是要強上許多。

對著加刑天等人擺了擺手,示意不用擔心,蕭炎目光瞥了一眼古河,沉聲道:「今日是我蕭家與雲嵐宗的恩怨,任何人阻礙,蕭炎都將會將之視為敵人對待,即便是你古河,也絲毫不例外1

「哈哈,好1聽得蕭炎這話,古河一陣冷笑,肩膀一顫,一對紫色火翼便是浮現而出,火翼一振,身形逐漸懸空,最後與蕭炎對立,冷笑道:「既然如此,那便動手吧,對於你這加瑪帝國最為傑出的後起之秀,我倒也真想試試,你能強到那裡去?」

「十招之內,你若不敗,蕭炎利馬掉頭離開,不過,若你撐不過十招,便麻煩今日我與雲嵐宗之事,休要再插手1瞥著面前的古河,蕭炎一笑,卻是語出驚人的道。

蕭炎話音一落,下方廣場上頓時掀起一陣陣騷動,這三年時間,古河已晉入斗皇之階,整個加瑪帝國想要在十回合內勝過他,除了雲山之外,恐怕便是再無人有這資格與實力,然而現在,這看不去不過二十左右的青年,竟然便是敢放這般闕詞,即便很多人都知道蕭炎實力不低,可依然忍不住的一陣搖頭,這傢伙,也真是太自大了

雲韻也是被蕭炎此話驚了驚,當下縴手忍不住的一握,這傢伙,三年不見,怎麼還是這般意氣用事?

天空上,對於蕭炎這般狂妄話語,古河也是怒極反笑。

「好,我古河便應你之戰,接你十招!我倒是,你有何資格敢如此囂張?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