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破蒼穹>第六百八十四章鶩護法第一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百八十四章鶩護法第一更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魔法

天空之上。遭受重擊的雲山,在一道道驚駭目光注視中,急速墜落,然而就在其間隔地面還有幾十米距離時,他雙腳猛的一陣連點虛空,身體竟然是再度穩了下來,只不過嘴角殘餘的血跡以及那張猙獰可怕的臉龐,依然證明著,先前那猛然一擊,對他造成了一些傷勢。

是誰竟然能夠將身為斗宗強者的雲山弄得這般狼狽?這般念頭在眾人心中閃過,旋即無數目光豁然上移,最後停留在了天空上黑袍青年身旁的那道略有些虛幻的人影之上。

「那是?」

當眾人看見蕭炎身旁那懸浮的虛幻人影時,皆是一臉驚愕與茫然,顯然,對於這個突然出現的神秘強者,他們感到極其的陌生。

別人對這虛幻人影感到陌生,不過加刑天,海波東等人在見到前者出手時,臉龐上卻是湧現些許喜意,這個蕭炎最強的底牌,終於亮出來了。有了他這位神秘的老師相助,擊敗雲山想必不成什麼問題。

眾人趁著戰鬥空隙,互相對視了一眼,皆是從對方眼中看出了一抹深藏的欣喜,看來今日這場大戰,他們會逐漸的轉上上風了,只要蕭炎與那位其老師聯手將雲山擊殺,那麼這雲嵐宗,自然便是會不攻自破,日後,想要再成氣候,便難了。

相比於海波東等人的欣喜,那眾多雲嵐宗弟子以及長老,心卻是在此刻下沉了許多,特別是在瞧得雲山竟然吐血而退時,一股不安更是迅速湧現心頭,作為雲嵐宗的頂樑柱,若雲山今日敗了,對於雲嵐宗士氣的打擊,可不謂不大。

對於兩方各自不同的情緒,雲山自然是無暇理會,此刻的,他目光正死死的盯著那懸浮在蕭炎身旁的蒼老人影,片刻后,緩緩搽去嘴角血跡,聲音森寒的道:「當年我就隱約感應到這傢伙的力量有些古怪,如今方才知道。原來那力量,便是你的。」

天空上,葯老淡淡的瞥了下方雲山一眼,淡笑道:「我的學生,豈容你隨意辱罵欺凌?一個小小斗宗而已,若是當年,本尊只需一句話,你這雲嵐宗便是得在鬥氣大陸除名。」

葯老這番話,倒也並非誇大嚇唬,想當年他在大陸之上的聲望,尋常斗尊強者,幾乎無人能與之相媲美,而且其人緣又極好,交友廣闊,其中不乏一些實力不遜色於他,交情又極鐵的超級強者,雖說雲嵐宗有著一名斗宗強者,可對於當時的葯老來說,也的確不是如何的放在心中。

本尊?葯老的稱呼,利馬便是讓得雲山眼瞳微微一縮,這個稱呼。可是只有斗尊強者方才有資格稱上,那也就是說,面前的這個老傢伙,當年居然還是一名斗尊強者?

心中的震驚在持續了一瞬,便是緩緩淡去,不管當年的葯老有多強悍,可他如今也只是一具靈魂體而已,所能發揮的戰鬥力已不足巔峰時刻的五成,根本不用太過懼怕,而且此人,也不用他出手,自有人收拾。

「區區一具靈魂體,也敢如此囂張,既然你敢現身,那麼今日,也就連著蕭炎,一併留下吧。」雲山森然一笑,道。

「憑你么?」葯老緩緩的道,森白色的火焰猶如具有靈性般,不管的繞著其身體上下盤旋。

「嘿嘿,你,自然是會有人收拾,而且他也等你許久了」雲山笑了一聲,旋即手掌一拍,清脆的響聲緩緩的在這片天際回蕩著。

「鶩護法,此人,便交給你了。」

隨著雲山聲音落下,那下方雲嵐宗大殿中,突然鋪天蓋地的湧出大股黑霧。這些黑霧迅速在天際凝聚,最後化為一團丈許寬長的深邃色霧團。

蕭炎與葯老望著那湧現的黑色霧氣,臉色不約而同的變得凝重了起來,這該死的雲山老狗,果然和魂殿有著勾結

「老師,小心點1蕭炎偏頭對著葯老沉聲道。

葯老微微點頭,目光眨也不眨的望著那團黑霧,那躥騰在周身的森白色火焰,也是悄然變得熾熱了許多。

「這是什麼?」天空黑霧湧現,下方雲嵐宗眾弟子頓時有些騷動了起來,目光中充斥著驚疑,對於宗內何時隱藏著這等詭異之人,他們竟然是沒有絲毫的發現。

喜台處,雲韻也是俏臉震驚的望著那團黑霧,從這傢伙出場方式就能知道不是什麼好東西,可他為什麼會出現在雲嵐宗?為什麼以前從未聽誰提起過?心中念頭轉動間,她略微有些感覺到不安,這個名叫「魂殿」的神秘勢力,究竟是什麼來歷?雲山何時與他們有所聯繫?

突如其來的變故,也是令得原本心生喜意的海波東等人面色微微難看了起來,他們能夠隱隱感覺到那團黑霧的不凡,而且最重要的,還是這詭異傢伙明顯是站在雲山那一邊。這樣的話,他們這邊的優勢,可就徹底被抵消了

「這傢伙究竟是什麼人?」一掌將面前的雲嵐宗斗皇強者震得連連後退,加刑天對著不遠處的海波東沉聲喝道。

「不知道。」海波東搖了搖頭,旋即猛然欺身對著那不斷糾纏自己的斗皇強者發動起狂猛攻擊:「情況有變,趕緊將對手解決,然後聯手攻擊雲山1

聞言,加刑天,法等人也是重重點頭,到得這般緊急時刻,也再不敢有所留手。雄渾鬥氣發揮到極致,對著面前對手,發動著兇悍攻勢,而在眾人這大肆攻勢下,那些雲嵐宗長老頓時陷入了下風,節節敗退,期間更是有著一些實力不濟者,率先被當場擊殺,不過在臨死前,他們也是給予了對方臨死一擊,也造成了不小的傷害。

一時間,這處混亂戰場,變得異常的火爆與激烈。

對於眾人心思,那團黑霧自然未曾顧及,黑霧縈繞間,陰測測的怪笑聲傳出,如鴉鳴般的在天際回蕩著。

「桀桀,葯塵,沒想到你還真的自己送上門來了,當年你僥倖逃掉,可是費了我魂殿不小心思啊今日若是將你擒住,怕會讓得殿主大喜。」

「一群如老鼠般的怪物,當年你們助韓楓那畜生對我出手,這般債,我們今日也好好算算1葯老目光冷漠的注視著那團被稱為鶩護法的黑霧,聲音中,也是充斥著怒火與殺意。

「你擁有肉體,本護法或許還懼你三分,不過對於靈魂體,桀桀,我魂殿可有的是手段收拾你」黑霧一陣收縮波動,最後在眾人注視下,緩緩凝聚成一位全身籠罩在深邃黑煙中的人影,隱隱間,有著一對略顯殷紅的眼瞳,從深邃黑暗中露出。

望著現出這般形態的鶩護法,葯老眼睛微眯。掌心中森白火焰微微躥騰,沖著蕭炎道:「果然如我所料,雲嵐宗有著魂殿強者潛藏,現在看來,我怕是不能分身幫你了,那個傢伙,也不是盞省油的燈,即便是我出手,也很難擊殺他。」

「老師全心纏出那傢伙便行,雲山,由我來對付。」望著葯老那凝重的臉色,蕭炎也知道,今日這場大戰當真是要逼得他底牌盡出了,當下點了點頭,沉聲道。

葯老輕嘆了一聲,今日這狀況,的確有些兇險

「鶩護法,那葯塵便交給你了。」望著臉色越加凝重的二人,雲山陰冷一笑,沖著鶩護法道。

「嗯。」鶩護法點了點頭,旋即瞥了蕭炎一眼,道:「不過你可別把這小子給弄死了,他們蕭家可還有我們魂殿需要的東西呢」

聞言,雲山眉頭皺了皺,旋即只得點了點頭,笑道:「放心,我會留他一口氣。」

「我們蕭家有魂殿需要的東西?」聽得鶩護法之言,蕭炎眼瞳頓時微微一縮,心中念頭急轉,瞬間后心神一動,在心中自語道:「難道魂殿的目標是那塊「陀舍古帝玉」?他們抓父親,也是因為這東西?」

到得此刻,蕭炎方才略微有些明白,為什麼魂殿這種勢力遍布大陸的神秘組織,竟然會對他們蕭家出手

「這些王八蛋」嘴角微微抽搐,蕭炎拳頭緊握,目光死死的盯著那團詭異黑霧。

對於蕭炎那森然目光,鶩護法僅僅是瞟了一眼便是移開,手掌一動,一道漆黑色的鎖鏈,便是帶著嘩啦啦的聲音從其掌中延伸而出,最後輕輕一震,便是宛如毒蛇般,蜿蜒盤旋在身旁。

黑色鎖鏈微微顫抖,片刻后,鶩護法一聲怪笑,手臂一抖,鎖鏈瞬間劃破天際,化為一道黑線,對著雲山暴刺而去。

見到鶩護法已動手,葯老也是面色冰寒,手中森白火焰上下翻騰,也是徑直暴掠而出。

見到那瞬間便是碰撞在一起的鶩護法與葯老,雲山陰森森的目光緩緩轉向蕭炎。

「小雜種,現在看還有誰來幫你1

望著那一臉森冷殺意的雲山,蕭炎緩緩的吐了一口氣,既然如此,只能動用底牌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