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破蒼穹>第六百八十八章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百八十八章殺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魔法

轟!

驚雷般的炸響。響徹天際,鋪天蓋地的三色火浪以及濃郁的深青色鬥氣,在天空互相摻雜,最後猶如大海翻騰的浪潮般,對著四面八方席捲而去。

恐怖的火浪四面席捲,連帶著遠處天空那混亂戰場也是遭受波及,一些反應敏捷的倒是逃得一難,而一些略顯遲鈍的,則是被那火浪正面撞中,旋即,胸膛如遭重鎚狠狠一擊般,一口殷紅鮮血夾雜著一股熾熱噴吐而出,旋即在那高溫火浪下,迅速蒸發。

天際傾灑而下的陽光也是在此刻緩緩消散,四種顏色的火浪如層層烏雲般,籠罩在雲嵐山上空,即便是陽光,都是難以穿透這厚重的火雲層。

火浪夾雜著恐怖能量橫掃天際,除去少數人,其餘所有強者都是亡命般的趕忙落下身形,生怕被那火浪沾染。落個凄慘下常

咕!

火紅的雲彩繚繞天際,反射出暗紅的光芒,印照在廣場上那一道道瞠目結舌的臉龐之上,片刻后,咽唾沫的聲音,接連不斷的響了起來,一些人顫抖著手掌抹去額頭上的冷汗,在這般近乎能與大自然相媲美的可怕能量面前,就算是身為斗王階別的強者,也是有種極端渺小與脆弱的感覺。

這種力量,已遠非他們這種階別可以抗衡!

一處高聳的樹頂之上,海波東等人身形從天際閃掠而下,彼此形象皆是有些狼狽,剛才那如火浪般的席捲而來的恐怖能量,也是令得他們措手不及,不過好在本身實力強橫,因此雖然形象狼狽,可至少沒有因此受太重的傷。

「都沒事吧?」眾人現身,互相看了看,然後皆是開口問道。

海波東苦笑了一聲,目光在自己這方強者陣容上掃過,旋即眉頭微微皺了皺,經過先前的那番大戰,雖然令得雲嵐宗折損了一些長老,可他們這邊至少也是損失了三名斗王強者,這場大戰,慘烈程度遠超所有人的意料。

在清點著人數時。那陰骨老,蘇媚,鐵烏三人面色卻是略有一分青色,因為那不幸損失的幾名斗王強者,有著大半都是他們的屬下。

「這該死的雲嵐宗1三人對視了一眼,皆是咬牙切齒的暗罵道,這斗王強者可不是隨隨便便就是能夠培養出來的,損失幾位,足以令得他們肉痛至極。

「不知道蕭炎怎麼樣了?」林焱此刻面色也是略有些蒼白,不過那對眼瞳中卻是閃爍著異樣的熾熱,看來,此次戰鬥雖然極其慘烈,可卻極對他的胃口,在他看來,生活就是要過得這般充滿刺激性,在學院里那種切磋似的戰鬥,遠遠滿足不了他那顆嗜戰的心。

聞言,其身旁的林修崖與柳擎搖了搖頭,他們兩人面色也並非很好,身上略有些傷勢,不過還好不算太重。

「不知道不過這傢伙。隱藏了很多實力啊,即便我已經很高看他了,可依然沒料到,他能夠與斗宗強者相戰,要知道這傢伙實力不過才斗王巔峰而已啊,這裡的事若是傳回了內院,恐怕連蘇千大長老都會感到極其的驚異吧。」林修崖與柳擎的話語中,噙著一抹無奈,看來他們想要超越蕭炎的難度,又是無限化的擴大了。

「他在那火浪里,不過不知道是死是活,這個傢伙用的一些鬥技,連他自己都逃不掉。」紫研寶石般的眸子望向那籠罩著天空的厚實火雲,咬著牙道,不過話雖這般說,可其小臉上有著些許擔心。

林焱等人抬起頭來,目光望向那隱隱透著三色光芒的厚實雲層,眉頭緊皺,心中也是略有些不安,那個傢伙所面對的對手,可是一名貨真價實的斗宗強者啊

在海波東等人簇擁在一起時,那雲嵐宗的眾長老也是出現在了廣場的喜台上,彼此望了望那狼狽的形象,特別是在發現人數比起戰鬥之前少了將近四分之一后,面色更是變得難看了許多。

喜台處的雲韻,瞧得出現的雲嵐宗眾長老,在發現那銳減的人數后,心頭也是狠狠一沉,沒想到。雲嵐宗的損失竟然這麼嚴重

而且,在那天空上的火雲中,雲山也是生死未知,雖然所有人都清楚斗宗強者的強橫,可先前蕭炎所發動的那三色火蓮蘊含著何等可怕的能量,他們也是清楚的感覺到了,因此,即便對雲山實力清楚,可依然是滿心忐忑。

眾長老同樣是面色凝重與不安的抬頭望著天空,片刻后,面面相覷了一眼,不由得皆是將目光投向了下面的雲韻,雖說這些年雲韻已經被卸下了宗主之位,可她怎麼說也擔任了許久的宗主,因此雲韻在雲嵐宗的聲望,雖然比不上雲山,可也是能夠毫無把握的坐穩二把手的位置,而如今雲山不知死活,這些長老自然是下意識的將雲韻當成了掌事者。

而對於眾長老的目光,雲韻卻是無暇理會,她清楚,今日的雲嵐宗,已經面臨著一種極為兇險的地步。說之是生死存亡,可並不為過。

在廣場上所有人都是將目光投注向天際那不知道有多厚實的火雲時,一處火雲突然猛烈的波動了起來,旋即兩道身影自其中一前一後的暴掠而出。

突然出現的兩道身影,自然是立刻將全場目光吸扯了過去,不過在眾人瞧清楚時,原來並非是蕭炎與雲山,而是那所謂的鶩護法與葯老。

兩人掠出火雲,身體皆是下降了許多方才逐漸穩住,此刻的二人,比起先前無疑是兩番模樣。那籠罩在鶩護法身體上的詭異黑霧,此刻已經盡數消散,胸膛劇烈起伏,粗重的喘息聲不斷響起,一套寬大的黑色斗篷籠罩著全身,黑暗的臉部處,隱隱露出一對暗紅光芒。

鶩護法情況不好,那處於其對面的葯老,原本便是虛幻的身體,此刻更是變得稀薄了許多,面龐看上去也更是蒼老了許多,顯然,先前的兩人,已經經歷過一場極端兇險的惡戰,而那惡戰的結果,似乎便是兩敗俱傷

「桀桀,老傢伙,沒想到沒了身體還能這麼頑強,當真不愧是聞名大陸的葯尊者氨黑色斗篷微微抖動,鶩護法怪笑一聲,聲音中帶著一點喘息。

「想要老夫的靈魂,可沒這麼容易。」葯老冷聲笑道。

聞言,那黑色斗篷之下的一對暗紅光芒略微濃郁了些許,略有些低沉與陰翳的聲音,緩緩傳出:「是么?你還真當本護法如此好應付?今日就算付出天大代價,也定要將你擒拿回魂殿!桀桀,殿主對你的靈魂,可是極感興趣的埃」

聽得鶩護法話語中的一抹異樣陰沉,葯老眼睛不由得微微一眯,心中也是升騰起些許不安,對於魂殿的這些怪物,他知之甚少,對於他們有何最終手段,也並不知情

就在葯老心中念頭轉動時,那天空之上厚實的火雲,突然波動了起來,旋即一個巨大的漩渦湧現。漩渦一出現便是開始了旋轉,而隨著其旋轉加劇,那瀰漫的火雲也是如潮水般騷動了起來。

當漩渦旋轉速度達到某一個界限時,突然間兩道細微的噗噗聲響起,旋即兩道身影便是猶如垃圾一般,被那漩渦狠狠的吐了出來。

這兩道人影一出現,頓時便是令得全場目光射了過去,而當視線在掃中兩人時,所有人都是鬆了一口氣,顯然,這兩個傢伙,便是那戰場的主角,蕭炎與雲山。

被火雲吐出,兩道人影皆是直接對著地面墜落而下,看這般模樣,似乎兩人都是在那般驚天能量爆炸下,陷入了昏迷?

就在眾人驚愕間,那位於後方的一道人影,身形突然一陣顫動,緊閉的眼眸也是在耳邊呼呼作響的狂風下緩緩睜開。

「那人醒了?是誰?」

突然蘇醒而來,並且控制著墜落身形的人影,頓時利馬引起了廣場上無數人的注意,旋即一道道驚呼聲響徹而起。

蘇醒的人影並未理會下方傳來的驚呼聲,身形在略一停滯后,肩膀一振,一對碧綠色的火翼,便是自其背後湧現而出。

「蕭炎!是蕭炎1

熟悉的火翼,利馬便是將人影身份暴露,旋即,廣場上,一道道驚駭以及驚喜的喊聲,頓時響起。

背後碧綠火翼一浮現,蕭炎便是猛然沖著下方不斷墜落的雲山俯衝而下,體內僅剩不多的鬥氣,在此刻被盡數抽調而出,包裹著拳頭,狠狠對著雲山砸去,他清楚的知道,雖然融合了三種異火的佛怒火蓮威力異常龐大,可就算憑此,想要一擊擊殺一名斗宗強者也是有著不小的難度,所以,他必須抓緊雲山體內虛弱的瞬間,痛打落水狗,否則,一旦雲山稍稍回復,閉目等死的,便該換成是蕭炎了!

蕭炎的這般舉動,再度引起廣場上無數人驚駭出聲,任誰能夠瞧出,此刻的雲山,正是防禦最低之時,此刻一旦遭受重擊,絕對非死既殘!

在那無數道充斥驚駭,狂喜的目光注視下,蕭炎迅速閃掠至雲山面前,此刻的後者雖然能夠睜眼並且有著意識,因此,在瞧得蕭炎臉龐湧現的那抹獰笑與殺意時,一股恐懼,終於是忍不住的從其心中蔓延而出,他能感覺到,若是蕭炎此刻真的下殺手,那麼,他的下場

望著雲山面孔之上湧現的驚駭與恐懼,蕭炎嘴角的獰笑卻是越加擴大,一道微弱的聲音,傳進雲山耳中。

「老狗,我當年便說過,你一定會後悔讓我苟延殘喘的逃走,這筆債,蕭炎記了三年了,今日,便盡數奉還1

面龐湧現瘋狂,蕭炎一聲大笑,旋即體內鬥氣瘋狂順著經脈湧上拳頭,最後對著雲山心臟,狠狠砸了過去,而就在其拳頭即將擊中目標時,一道女子尖叫聲,卻是陡然自下方廣場響起。

「蕭炎,不要1

熟悉的聲音令得蕭炎拳頭一顫,目光忍不住的下移,旋即便是看見了雲韻那張布滿著懇求的慘白俏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