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破蒼穹>第六百九十章變故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百九十章變故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魔法

龐大的廣常皆是在此刻變得異常安靜,所有人都是滿臉獃滯的望著這突發的變故,甚至於一些雲嵐宗長老都是一臉茫然,這位神秘的鶩護法不是宗主的幫手么?怎麼

咀嚼的聲音,詭異的在安靜的天際上回蕩,一些人能夠想象到,在那黑霧之中,正在發生著一種何等可怕的景象,而一想到此,便是令得人遍體生寒。

「怎麼回事?」蕭炎同樣是被這突如其來的一幕驚了一下,努力的掙扎著不使自己陷入昏迷,從納戒中取出一枚丹藥塞進嘴中,感受著空空蕩蕩的體內出現的一縷溫暖能量,模糊的視線也是略微清晰了一下,目光緊盯著那團黑霧,驚愕的問道。

「那個傢伙似乎把雲山的靈魂給吞噬了」葯老此刻連面色異常凝重,他能夠感覺到,黑霧之中,一股陰冷詭異的氣息,正在迅速壯大。

聞言,蕭炎面色微微一變。沒想到這個鶩護法竟然如此心狠,二話不說就直接將雲山的靈魂給抽了出來,然後強行吞噬,這樣看來,今日的事情,似乎還沒完。

「魂殿強者極為詭異,沒想到竟然能夠強勢吞噬靈魂來壯大自己的實力,不過按我所料,這種秘法應該有著極大的負作用,即便他此刻能夠順利吞噬雲山的靈魂,恐怕事後,也將會付出不小的代價,不然的話,不會到了這一步,他才將是使出。」葯老沉聲道。

「接下來怎麼辦?」蕭炎嘴角抽了抽,手腕處傳來的劇痛令得他手臂不斷的細微顫抖著,不過這種時候可不是休養的時候,因此他也是鄭重的問道。

「不能讓他順利吞噬雲山的靈魂1葯老眼睛一眯,旋即冷芒掠過,袖袍一揮,一股濃郁的骨靈冷火浮現而出,對著那團黑霧暴射而去。

森白火焰掠過天際,然而就在其即將撞進黑霧中時,後者突然一陣劇烈波動,一旋即股陰冷的黑霧便是湧出,與火焰撞擊在一起,兩者互相侵蝕。最後盡數化為虛無。

「桀桀,葯塵,憑你怎麼能夠破得了我魂殿秘法?」黑霧波動,突然一陣怪異陰笑聲傳出,旋即話音一轉,響徹天際:「既然如今雲山已死,那麼這雲嵐宗也就沒有扶持的必要了,一些東西,也該收回來了1

聽得那黑霧中傳出的陰笑聲,雲嵐宗眾長老皆是臉色大變,旋即似是明白了什麼,連忙縱身而退。

然而,就在他們身形剛動時,那團黑霧中,便是陡然爆發出一股詭異的吸力,這股吸力鋪天蓋地的席捲而下,這股吸力對尋常人倒是沒有什麼傷害,可那些轉身逃跑的一些雲嵐宗長老,則是身體陡然凝固,旋即身體猶如木偶般靜止,臉龐湧現痛苦之色。分外扭曲猙獰。

「你在幹什麼?1見到那些面現猙獰痛苦的雲嵐宗長老,雲韻俏臉也是大變,這些長老可是雲嵐宗的中流砥柱,若是他們出了什麼意外,這雲嵐宗,可就真正的完了。

在大喝時,雲韻突然感受到體內逐漸湧現的雄渾鬥氣,微微一怔,旋即明白,隨著雲山的隕落,他布置在其體內的封印,也是開始自動消散,而此刻,這種封印的自動解開,卻是只能令得她臉頰上的哀傷更加濃郁。

「桀桀,他們接受了我魂殿的力量,不然的話,你雲嵐宗憑什麼在短短三年時間中實力大漲?既然得了好處,如今自然是需要付出代價的時候。」黑霧中,一陣陰寒笑聲傳出。

「出1

鶩護法的冷喝,驟然響徹,旋即,那將近十來位的雲嵐宗長老,身軀頓時軟癱而下,而一道道虛幻的靈魂體,則是從他們天靈蓋處飄出,在無數道驚駭震驚的目光中,緩緩升空,最後盡數被吸進那團詭異的黑霧之中。

望著那些瞬間失去了生命氣息的雲嵐宗長老。雲韻嬌軀一陣顫抖,俏臉之上,也是逐漸湧上一抹鐵青之色,片刻后,憤怒的尖聲響徹,一股雄渾鬥氣,猛然自其體內暴涌而出!

「混蛋,將他們的靈魂還回來1

雲韻俏臉鐵青,背後迅速浮現一對青色鬥氣雙翼,旋即雙翼一振,瞬間閃掠上天際,對著那團黑霧暴掠而去。

「哼,不自量力1

感受著那暴掠而來的雲韻,黑霧中傳出鶩護法的冷笑聲,旋即一道黑色箭氣猛然射出,目標直指雲韻額頭。

俏臉冰寒,雲韻纖指一動,一縷鋒利劍罡也是自指尖掠出,與那道箭氣狠狠碰撞在一起,最後盡數湮滅,抵消掉對方這記攻擊,雲韻雙翼一振,便是出現在了那黑霧之旁。玉手之上,一柄泛著光潤的鋒利青色長劍浮現而出,劍身一震,帶起尖銳的劍鳴聲與凌厲劍罡,對著黑霧之中暴射而去。

劍罡剛剛離劍,那黑霧之中便是響起一道低沉聲響,旋即黑霧猛然澎湃,將那道劍罡吞噬而進,最後迅速擴散至雲韻面前,黑霧涌動,一股磅能量對著雲韻涌去。

感受著那迅速擴散而至的黑霧。一股雄渾的鬥氣也是連忙自雲韻體內湧現,然後與那黑霧種種相撞。

轟!

能量炸聲響起,雲韻身影如遭重擊般,急速滑落天際,背後雙翼幾番振動,方才面色帶著一分蒼白的穩下身形,以她的實力,的確難以和鶩護法相抗衡。

「這雲嵐宗,怕是得完了」蕭炎望著那些沒有了生機的雲嵐宗長老,再看了一眼俏臉蒼白的雲韻,搖了搖頭,低聲道。

「現在最大的問題可不是雲嵐宗,而是那個傢伙。」葯老面色凝重,他能夠感受到,在吸收了雲山以及好幾名雲嵐宗長老的靈魂后,那鶩護法的氣息,已經壯大到了一個頗為恐怖的地步,在先前兩人大戰起來便是勝負難分,而如今後者實力暴漲,即便是葯老,也是沒有了絕對的把握能夠戰勝鶩護法。

蕭炎苦笑著點了點頭,如今他體內鬥氣消耗殆盡,已經沒有了半點戰鬥力,想要出手相助,也是有心無力。

「這個傢伙吞噬靈魂時那層黑霧防禦異常之強,想要將之打斷,看來已不可能了今日,或許要有些麻煩了。」葯老嘆息了一聲,偏頭看了一眼身旁的蕭炎,眼芒略微閃爍。

這麼多年來,蕭炎還是首次從葯老話語中聽見那分不安以及不自信,當下布滿著血跡的臉龐也是變了變,沉聲道:「不管如何,我不會讓得老師落入魂殿手中1

葯老笑著拍了拍蕭炎的肩膀,緩緩的道:「儘力而為,我能教的都教給了你,其餘的。便是得靠你自己,呵呵,魂殿雖強,可你潛力無限,日後,遲早有一天能夠與之抗衡。」

聽得葯老那竟然猶如交代後事般的語氣,蕭炎的心猛然繃緊。

在兩人低聲談話間,那團黑霧的波動也是越來越劇烈,到得最後,猶如沸騰一般,不斷的對著天空吐著黑圈,而就在黑圈吐了片刻后,黑霧開始了迅速縮小,最後,一道全身籠罩在一套漆黑甲衣之下的人影,緩緩出現在了所有目光注視下。

黑色甲衣顏色暗沉,不知由何材料所鑄造,其上布滿著詭異的紋路,細細看去,竟然是一個個面色猙獰的人頭紋像,若再看得仔細,則是會發現,這些人頭,便是那些被強行吸走靈魂的雲嵐宗長老!

這般詭異陰森的一幕,令得在場之人,無不毛骨悚然,手腳冰涼。

鶩護法再度現身,一股比起先前強橫了幾倍不止的恐怖陰冷氣息,便是緩緩升騰而出,最後籠罩著整座雲嵐山,這一刻,原本清朗的天際,也是變得暗沉下來,陰風陣陣。

「你這惡魔1

渾身顫抖的望著那詭異甲衣之上湧現的一些布滿著痛苦之色的人頭,雲韻緊咬著銀牙,異樣的憤怒,令得那張俏臉都是略微有些扭曲!

「本護法目標是葯塵,與你無關,若是再來煩躁,不等蕭炎出手,本護法便先滅了你雲嵐宗。」現出身來的鶩護法淡漠的瞥了一眼雲韻,陰冷的笑道。

雲韻深吸了一口冷氣,將波動的心境緩緩壓下,旋即縴手一揮,憤怒的喝聲,旋即響徹天際。

「雲嵐宗所有弟子,執事,長老聽命1

「結陣1

聽得雲韻所下命令,那廣場之上無數雲嵐宗弟子,先是一怔,旋即齊齊怒聲應和,在一道道整齊的聲響中,盡數盤坐在地,最後一股股源源不斷的白色能量霧氣,鋪天蓋地的暴涌而出。

「冥頑不靈1

見到雲韻這般舉動,鶩護法頓時一聲陰沉冷笑,然而就在其要動手時,一道凌厲雄渾的劍罡,陡然自雲嵐宗後山暴射天際,清澈的尖鳴聲,回蕩在每一個人耳旁。

在那道劍鳴聲響起之刻,一股強悍氣息,也是突兀自後山湧現!

「這股氣息」天空上,蕭炎微微一怔,旋即眼眸陡然虛眯。

「納蘭嫣然?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