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破蒼穹>第六百九十一章納蘭嫣然再現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百九十一章納蘭嫣然再現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魔法

清澈劍鳴響徹天際。旋即一道如虹劍芒自雲嵐宗後山閃掠而出,幾個呼吸間,便是出現在了這片滿是狼藉的廣場上空。

虹芒消散,露出其中人影,一身玄裙,三千青絲柔順的順著香肩滑落,漫過蠻腰,齊至嬌臀,女子眉黛如畫,肌如冰雪,略顯削瘦的俏臉,卻剛好是構建成完美的輪廓,令得人心中忍不住的一聲暗贊,好個美麗的女孩

突然出現的女子,也是因為廣場上的這般狼藉而怔了怔,旋即其目光迅速轉移到了天空上那正怔怔望著她的雲韻,那張吹彈可破的俏臉頓時浮現一抹動人心魄的笑容,清脆聲音如百靈鳥般,在天空響起。

「老師」

「嫣然你你真的突破生死門了?」望著那張比起幾年前多了幾分成熟的女子,雲韻也是大喜,而聽其稱呼。這出現的女子,赫然便是那與蕭炎有著千絲萬縷關係的納蘭嫣然!

背後鬥氣雙翼微微一振,納蘭嫣然迅速閃掠至雲韻身旁,目光看了一眼四周,微皺著黛眉道:「老師,雲嵐宗發生什麼事了?」

聞言,雲韻臉頰上的笑容微微收斂,旋即玉手緊握,聲音略有些哀傷的道:「嫣然雲嵐宗,怕是要完了」

嬌軀一顫,納蘭嫣然也是察覺到了事情的不對勁,視線迅速在廣場上仔細掃過,旋即眼瞳驟縮的停在了那廣場上雲山以及那些失去了生命氣息的長老身上,一抹驚駭飄上眸子,旋即銀牙緊咬,嘶聲道:「這是誰幹的?」

在嘴中說著話時,納蘭嫣然眼眸也是轉向了天空,旋即,猛然僵硬在了那依稀有些熟悉的黑袍身影之上,目光帶著些許難以置信的緩緩上移,最後停在那張布滿著血跡的臉龐上。

「你你是蕭炎?!你怎麼在此?」雖然那張臉龐有著鮮血掩蓋,可納蘭嫣然卻依然是立刻將之辨認了出來,當下忍不住的失聲道。

「沒想到幾年不見,你竟然也到了這一地步」蕭炎也是略有些驚訝的望著納蘭嫣然,他能感覺到,此刻的後者,實力竟然也是處於斗王巔峰的層次。而且看其氣息波動跡象,居然還有著隨時將會突破至斗皇的痕,這可令得他不得不驚訝了,他苦修三年,而且還是在吞噬了隕落心炎的幫助下,方才到達這一步,沒想到這個女人

「她體內鬥氣雖然雄渾,可卻並非真正的屬於她,看起來倒像是傳承了什麼力量一般,等到她什麼真正的將這些力量煉化,方才能夠將之完美操控,看來這應該是雲嵐宗的一種傳承吧,她運氣倒是不錯。」一旁的葯老,搖了搖頭,緩緩的道,以他那老辣的眼力,自然是一眼便是瞧出了納蘭嫣然體內的端倪。

聽得葯老所說,蕭炎方才鬆了一口氣,不管他如何成長,可對於這個曾經差點成為他老婆的女人,依然是有著一股小小的攀比之心。

「雲嵐宗之事。是你做的?」緩緩的從驚愕中回過神來,納蘭嫣然似是明白了什麼,纖指一指下方,怒聲道:「蕭炎,你有事便沖著我來,何必找雲嵐宗的麻煩,當年的那些事,早就有所了斷,沒想到你竟然還沒將之忘記?你還是不是男人?」

「這跟你沒什麼關係,不用大包大攬,你沒那資格也沒那本事」瞥了憤怒的納蘭嫣然一眼,蕭炎聲音淡漠:「雲嵐宗害我父親失蹤,大哥癱瘓,甚至差點將我蕭家殺得雞犬不留,這些血仇,難道你還想讓我當聖人一般,大度的將之遺忘?若是男人是這樣當的話,與懦夫有何差別?」

聽得蕭炎那不含絲毫情感的冷漠聲音,納蘭嫣然俏臉也是微微一變,沉聲道:「胡說,以我雲嵐宗在加瑪帝國的地位,怎可能對蕭家做那種事?」

「你老師便在身邊,何不開口問問?這樣的話你便能知道,你嘴中高尚無比的雲嵐宗,這幾年幹了些什麼好事?」蕭炎家⊥罰道。

聞言,納蘭嫣然目光連忙轉向身旁的雲韻,而後者卻是俏臉慘白的移開了目光,咬著銀牙嘶聲道:「這些年我也被軟禁了。那些事都是你師祖一時糊塗乾的事。」

聽得雲韻這變相的承認之話,納蘭嫣然腦袋頓時一陣眩暈,這幾年,雲嵐宗究竟發生了何事?以雲嵐宗那超然的地位,怎麼可能會去干這種如土匪般蠻橫的事情?

「先前你祖師,已經敗於蕭炎之手,不過最後卻是被這個惡魔強行扯走了靈魂,連帶著好幾名長老的靈魂,也是被其吞噬1說到此處,雲韻俏臉再度湧現怒火,偏頭對著那懸浮在天空上,身穿漆黑詭異甲衣的鶩護法怒道。

雖然雲韻所說的雲山被蕭炎打敗再度讓得納蘭嫣然心中一片震驚,不過緊接著她的目光便是轉向了天空上的鶩護法,眼眸微眯,俏臉卻是緩緩凝重,她能夠隱約感受到,這個神秘的傢伙,擁有著極其可怕的力量。

「老師,究竟是怎麼回事?1

「等事後再與你說,現在,我必須先為雲嵐宗那些被吞噬掉靈魂的長老報仇1雲韻一擺手,旋即俏臉也是迅速冷冽,目光掃了一眼下方那些從雲嵐宗弟子體內湧出的白色霧靄。偏頭對著納蘭嫣然沉聲道:「嫣然,幫我掌控陣勢1

「是1

雖說剛剛出關便是遇見這等變故,令得納蘭嫣然很是有些無措,可對於雲韻的話,她還是第一時間選擇服從。

見到納蘭嫣然點頭,雲韻也不拖拉,手印一動,那下方瀰漫的無數白色能量霧靄便是迅速上浮,最後凝聚在其身旁,宛如雲海一般。

身處雲海之中,雲韻縴手一揮。那僅剩的三名雲嵐宗長老,也是閃掠而上,旋即出現在雲海中,雙掌揮動,白色霧靄迅速波動,帶來一股股強悍的能量漣漪。

「雲煙覆日陣1

清冷喝聲自雲韻嘴中喝出,旋即雲海一陣波動,瞬間后,便是凝聚成一柄足有十幾丈龐大的能量巨劍,巨劍之上,紋滿著玄奧雲紋,巨劍微微一顫,其上所蘊含的雄渾能量便是將空間震得微微波動。

「惡魔,受死吧1

玉手狠狠的擊打在劍柄之上,巨劍頓時便是沖著天空上的鶩護法暴掠而去。

「桀桀,憑這破陣,便想對付本護法?不自量力1看著那帶著凌厲劍罡射來的巨劍,那鶩護法卻是不屑的搖了搖頭,旋即陰冷一笑,袖袍揮動,詭異的黑色霧氣自袖中暴涌而出,最後將那柄巨劍盡數包裹而進。

黑色霧氣似乎蘊含著極強的腐蝕力,在與雲色巨劍接觸一霎,便是將後者之內所蘊含的龐大能量迅速腐蝕殆盡,而在那詭異黑霧的侵蝕下,雲韻也是失去了與巨劍的聯繫,因此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雲色巨劍迅速變淡,最後盡數消散。

那凝聚了雲嵐宗眾位強者的強悍一擊,竟然對如今的鶩護法沒有絲毫的作用!

攻擊徹底無效,雲韻與納蘭嫣然等人臉色也是微微一變,鶩護法實力之強,遠超她們的預料。

「該死的1恨恨的咬了咬銀牙,雲韻卻是不肯放棄,手印一動,雲海便是再度猛然波動。

「煩躁的蒼蠅1見到雲韻再度出手,那鶩護法面色也是一沉,前者三番四次出手。也的確是令得他不耐了起來,當下一聲陰冷低喝,一股異常黑暗的磅能量陡然自其體內暴涌而出,旋即在天際凝為一道足有十來丈龐大的黑色手掌,最後對著雲海所在的方位,狠狠的拍了下去。

「1

黑色能量掌印速度極為快捷,僅僅一個眨眼間,便是在雲韻等人震驚目光中出現在頭頂,旋即怒拍而下,那一霎所爆發而出的恐怖能量,直接是將那凝聚了雲嵐宗弟子鬥氣的雲海震得爆裂開來。

噗嗤!

雲海一破,下方那些雲嵐宗弟子也受牽連,旋即大多數人面色一陣蒼白,一口鮮血忍不住的噴了出來。

雲韻,納蘭嫣然等人身形在天空急退,片刻後方才穩住,臉色都是極端難看,沒想到這個傢伙竟然如此之強,她們合力之下,根本不是對方一合之將!

「今日,真是天亡我雲嵐宗」嘴角溢出一抹苦澀,雲韻明眸中充斥著頹敗。

一旁的納蘭嫣然也是緊咬銀牙,對於剛剛出關便是遇見這種根本不可能抗衡的敵人,對於她來說,可是不小的打擊。

那鶩護法的目標明顯不是這些殘餘的雲嵐宗人,因此在將雲韻等人擊退後,便是緩緩的將目光投注在了蕭炎與葯老身上,陰冷一笑,充斥著森然殺意的聲音,在天際回蕩響徹。

「桀桀,今日,你們二人誰都逃不掉,靈魂我要,這蕭家之人,我也需要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