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破蒼穹>第六百九十七章雲嵐宗結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百九十七章雲嵐宗結局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魔法

交手不過兩三回合。自己竟然便是被蕭炎所制,這對於納蘭嫣然來說,的確頗感震驚,到得現在她方才徹底相信,雲山,真的是敗於蕭炎手中,震驚之餘,也是令得她有些感到些許頹喪,原來想到在經過生死門的考驗后,以她大漲的實力,定然能夠超越蕭炎,然而現實卻是給了她一個殘酷的答案。

玉項延伸著一條優雅弧度,然而在那微微顫抖的手掌下,卻是不敢有著絲毫的動作,如今的蕭炎並非冷靜狀態,一旦真的暴怒之下勁力一吐,恐怕這條香魂便是得再度成為廣場上的一具冰冷屍體。

「蕭炎!不要傷嫣然1

電光石火間發生的交手,也是令得雲韻略有些措手不及,等到她回過神來時,便是見到蕭炎已將納蘭嫣然制住,當下心一下子就提了起來。失聲道。

「蕭炎先生,還請手下留情1

天空上,納蘭桀與納蘭肅也是被嚇得渾身冷汗直流,兩人身形一動,便是趕忙閃掠而下,急聲懇求道,如今納蘭嫣然已至斗王巔峰實力,這般算來可是能令得他們納蘭家族實力大漲,若就這般輕易的被蕭炎給抹殺了去,他們可是要真正的吐血的。

海波東等眾人望著這一幕,對視了一眼,卻並未開口說什麼,這雲嵐宗如今幾乎徹底大傷了元氣,不僅雲山身亡,連帶著眾多長老也是死了大半,雖然宗內還有著雲韻這位聲望不低的斗皇強者,可想必日後也再難以翻起多大的浪。

無視於眾人的聲音,蕭炎手臂微微顫抖著,手掌緊緊的抓著納蘭嫣然玉項,眼中深處也是掠過一抹掙扎之色,他並非真正的絕情絕性之人,而且不管如何,雲韻與他都是有著錯綜的複雜關係,面前這納蘭嫣然,更是差點便是成為了他一輩子相伴的女人,後者他倒是沒有太多的情感,然而對於雲韻

「殺1

就在蕭炎眼芒閃爍時。突然間有著震天動地的殺喊上從山頂之下傳來,旋即無數身披甲胄的人影如螞蟻般的傾巢湧上,最後將整個宗門盡數包圍。

突如其來的軍隊,也是令得廣場上的雲嵐宗弟子們一陣騷亂,感受著那衝天的殺氣,面色皆是有些發白,這些人,真的是打算將雲嵐宗殺個雞犬不留么?

鋪天蓋地的人流,如潮水般的衝進雲嵐宗,旋即迅速趕至廣場附近,將廣場上的所有人皆是團團圍祝

軍隊鐵流緩緩凝頓,一道人流從中分開,那夭夜公主的身影緩緩的出現在眾人視線中。

露面的夭夜,目光驚愕的望著這已經一片狼藉的廣場,旋即視線上移,最後頓在了那黑袍青年身上,剛欲說點什麼,一道人影便是自天際閃掠而下,出現在面前。

「太爺爺,雲嵐宗的防禦已經盡數被拔除,只要一聲令下」見到來人。夭夜連忙迎上,微微一笑,然而從那張紅唇中吐出來的話語卻是頗為血腥與漠然。

「先別急,看蕭炎的意思吧」加刑天擺了擺手,也是將目光投向天空上的蕭炎,這雲嵐宗的命運,便是徹底的掌握他的手中,只要他說一句話,那麼這雲嵐宗,今日便是會真正的血流成河,所有雲嵐宗弟子,也皆是會成為刀下亡魂。

聞言,夭夜也是乖巧的點了點頭,雖然身為皇室,掌控著整個帝國的命脈,可她並非是尋常女人,自然是知道這裡能做主的人是誰,如今雲嵐宗結局已定,那麼這雄霸加瑪帝國這麼多年的一頭猛虎便是將會徹底倒塌,但是,另外一頭年輕猛虎,卻是嶄露頭角,甚至還有著比前者更加恐怖的力量與潛力。

總的說來,他們皇室這次藉助著蕭炎的勢力,滅掉了最為忌憚的雲嵐宗,但是要不了多久時間,便是會有新的「雲嵐宗」出現,因為以蕭炎的勢力,已經具備了這種資格!

天空上。蕭炎瞥了一眼這些湧上山頂的軍隊,旋即看了看一旁那俏臉蒼白的雲韻,手掌也是緩緩鬆開了納蘭嫣然玉項。

「咳!咳1

脫離了蕭炎的鉗制,納蘭嫣然白皙的臉頰湧上一抹紅潤,劇烈的咳嗽了幾聲,然後被雲韻趕忙拉在身後。

「老師」

雲韻輕輕揮了揮手,打斷了納蘭嫣然的話語,低頭看了一眼下方那些渾身殺氣的軍隊,緩緩吸了一口氣,聲音嘶啞的道:「你真的要趕盡殺絕方才滿意么?」

「那我蕭家的血仇,誰來還?1望著雲韻那張如白紙般蒼白的臉頰,蕭炎心頭也是湧上一股莫名情緒,旋即偏過頭,狠著心冷聲道。

凄楚一笑,雲韻玉手緩緩緊握長劍,片刻后,猛的一咬銀牙:「那就讓我來還1

話音一落,雲韻手掌一動,手中鋒利長劍便是狠狠的對著玉項劃去。

「老師1雲韻的這般舉動,頓時令得下方廣場一陣騷動,其後的納蘭嫣然更是花容失色的尖聲道。

長劍劃破空氣,而就在即將划中雲韻玉項時,一隻手掌陡然浮現。旋即死死的抓住劍身,鮮血順著長劍溢流而下。

見到長劍被阻,雲韻一怔,旋即便是看見那被劍刃割得不斷流血的手掌,當下趕忙棄劍,想要上前幫忙,可在蕭炎那異常陰寒的面龐下,不敢有什麼動作,一時間顯得有些無措,她倒是沒想到蕭炎會出手

「你死了,那便讓雲嵐宗所有人一起去陪你吧。」

丟掉長劍。蕭炎臉色漠然的將手掌在衣袍上搽了搽,聲音淡漠的道。

「蕭炎,你究竟想要怎樣?!你若是絕對雲嵐宗虧欠你太多,那我便用這條命來補償,只要你能放過雲嵐宗這些普通弟子,他們只是聽從命令而已,什麼都不知道啊1被蕭炎這番威脅,雲韻頓時不敢再有絲毫異動,咬著銀牙嘶聲道。

「還!還個屁!你死了就能讓我蕭家的人復活?你死了就能讓我父親與老師都回來?你個白痴女人1突然的,蕭炎眼睛猛的一瞪,暴怒的咆哮道,雲韻為了雲嵐宗三番四次對抗與他,令得其簡直就是怒火攻心。

整個廣場都是一片安靜,只有著天空上蕭炎的咆哮聲響徹著,所有人都知道,如今雲嵐宗的命運就掌控在這個現在情緒極度不穩定的青年手中。

望著蕭炎那暴怒的神色,雲韻目光也是不敢與之對視,不得不說,這三年時間不見,面前的人已經不再是當年的那個有些稚嫩的少年,如今的他,已經完全具備了強者的種種氣質與威勢。

「我並非是拿我的命威脅你饒過雲嵐宗,我知道,如今或許我並沒有這種資格但身為雲嵐宗的宗主,若是雲嵐宗真的被殺得雞犬不留,那我也無顏活於世上,事後,只能自刎以謝眾位祖師。」目光躲閃了片刻,雲韻一聲苦笑,緩緩的道。

蕭炎拳頭緊握,眼芒閃爍不定,誰都能看出來他心中的掙扎。

天空上,海波東等人看著這一幕,都是明智的沒有插嘴,他們早就知道蕭炎與雲韻之間關係有些不淺,而看現在這般談話,似乎還真是有些貓膩。

在一旁。美杜莎懸空而立,目光淡淡的望著下方糾纏的幾人,在聽得蕭炎與雲韻間的那般暗噙往事的對話時,黛眉忍不住的蹙了蹙,心中升騰起一股令得她有些煩躁的情緒,而這股煩躁情緒,直接是讓得她一把將身邊正眼巴巴望著下面的小紫研扯了過來,然後在其小腦袋上一陣亂揉,惹得後者苦著小臉一陣嘟囔。

「蕭炎,所有事情都是當年由我而起,只要你放過雲嵐宗與老師,我納蘭嫣然即便是為奴為婢也心甘情願1見到臉色陰晴不定的蕭炎,那一旁的納蘭嫣然突然一咬銀牙,出聲道。

聽得納蘭嫣然之話,那納蘭桀與納蘭肅怔了怔,對視了一眼卻並未開口說話,以如今蕭炎的實力以及勢力,日後絕對又是另外一尊「雲嵐宗」,嫣然若再能與他有些關係,那麼對他們納蘭家族的好處自然是不必說,就算這種關係是為奴為婢也無所謂,而且,對於納蘭嫣然的美貌他們還是頗為信心的,雖說她與蕭炎以前恩怨不小,可在一起久了,自然會有些改變

「我有這興趣的話,三年之前我們關係便是這般了」蕭炎淡淡的瞥了一眼納蘭嫣然,冷聲道:「你來換雲嵐宗這麼多人命?憑什麼?」

納蘭嫣然緊咬著紅唇,心中雖然不忿,可對於這個手中掌控著雲嵐宗生死存亡的青年,她也不敢如何放肆,現在雙方的地位,已經不再是三年之前那般了

「你便不要再戲耍我們師徒了,你想怎樣,便直接說吧,事情到了這個地步,雲嵐宗已經沒有了絲毫的反抗之力」雲韻有些疲倦的嘆了一口氣,明眸也不再躲閃,直視著蕭炎,聲音嘶啞的道。

眉頭微皺,蕭炎緊盯著面前雲韻,然而在其兇狠目光注視下,這次雲韻卻是沒有躲閃,明眸中充斥著疲倦與無力。

眼角動了動,蕭炎面色陰沉,視線緩緩在下方龐大的廣場上掃過,許久之後,猛的一咬牙,冷聲響徹天際。

「一月之內,解散雲嵐宗,否則,雞犬不留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