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破蒼穹>第六百九十八章落幕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百九十八章落幕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魔法

漫天寂靜。只有著蕭炎冷聲緩緩回蕩,無數雲嵐宗弟子皆是在此刻鬆了一口氣,旋即略感悲戚,想當年雲嵐宗是何等威風,沒想到如今,卻是落到這般任人宰割的地步,這般落差,真是令得人頗難接受。

當然,不管在如何難以接受,可這些雲嵐宗弟子也是沒有半點辦法,看蕭炎那副殺氣騰騰的模樣,想必早就是打著血洗雲嵐宗的念頭,若非是雲韻宗主與其有些關係與交情,恐怕此刻廣場上早就已是血流成河,因此,能夠撿得一條命,對於他們來說,已經是極為幸運的事情。

聽得蕭炎那宛如最終審判般的冷語,雲韻嬌軀也是微微一顫,貝齒緊咬著紅唇,臉頰之上布滿著異樣的蒼白。這雲嵐宗,真的是要毀在自己手中么

玉手握了握,雲韻明眸緩緩在下方無數雲嵐宗弟子面上掃過,臉頰上浮現一抹悲涼,喃喃道:「這就是你對雲嵐宗的報復么?」

看著雲韻那凄楚模樣,納蘭嫣然也是一陣心痛,緊握著前者玉手,猛然抬頭對著蕭炎道:「蕭炎,如今的雲嵐宗對你已經沒有了什麼威脅性,難道就不能手下留情么?我與老師能夠當眾發誓,這段恩怨,日後雲嵐宗不會有一人提起1

蕭炎瞥了她一眼,面無表情的道:「看著以往的情分,這是我最後的讓步,雞犬不留與自動解散,兩者選其一,如何抉擇,你們自己選1吾噯紋學網

聽得蕭炎這般話,納蘭嫣然眸子也是黯淡了下來,她知道,蕭炎是絕對不會再讓雲嵐宗存在於加瑪帝國,能夠爭取到讓他放過這些普通弟子,已經是他最大的讓步。

而隨著蕭炎話落,那無數道目光頓時投向了雲韻,究竟選擇那一種,全部都是在她的一念之間。

在這一道道目光注視下,雲韻玉手緊握。明眸中閃爍著掙扎之色,許久之後,終於是頹然一嘆,略顯嘶啞的聲音中充斥著疲倦與無力:「罷了,事與至此,再多說也是無用,你既然執意要如此,那麼便依你,只要不傷雲嵐宗普通弟子,一月內,我會將雲嵐宗解散1

短短几句話,可卻是猶如用盡了體內所有力氣一般,隨著最後一句話的落下,雲韻明眸也是變得暗淡無光了起來,那般頹然,看得人心疼不已。

狠著心不去看雲韻的神色,蕭炎聲音低沉的道:「希望你能做到,若是宗內有若執意不服,那我會出手。」

話落,蕭炎目光一轉,望向下方無數軍隊之首的夭夜。淡淡的道:「夭夜公主,將軍隊撤去吧,不過為了以防萬一,可以暫時駐紮在山腳之下。」

聽得蕭炎聲音,夭夜連忙微笑著點了點頭,轉過身來,一道道有條不紊的命令發布而出,而在其命令之下,那黑壓壓的軍隊,頓時便是如潮水般迅速退去,最後消失在山頂之上。

「今日之事,多謝諸位了。」將軍隊遣退,蕭炎目光再度望向加刑天等人,漠然的臉龐上牽扯起一道有些勉強的笑容。

聞言,加刑天,法等人連忙擺手笑道客氣,今日能夠將雲嵐宗覆滅,功勞最大者,還是蕭炎與其那位神秘老師,他們這些人,其實也就幫忙抵擋了一下雲嵐宗的長老而已,而且如今雲嵐宗一滅,那麼日後加瑪帝國局勢或許就得大變,以蕭炎如今的勢力,毫無疑問的又將會成為加瑪帝國一霸,他們日後,指不定也是要看其臉色行事。

「承喏眾位的一些報酬,待得蕭炎傷勢痊癒后,會盡數奉上。」目光轉向一旁的陰骨老三人。蕭炎淡笑道。

「呵呵,不急不急,現在最重要的是蕭門主先將傷勢養好。」陰骨老三人連忙賠笑,態度異常客氣,經過先前的那番大戰,他們對於蕭炎的實力更是有了一些了解,若說以前他們是因為美杜莎方才對蕭炎忌憚的話,那麼現在便是真正的對其感到敬畏,畢竟如今的蕭炎,可是有著能夠將斗宗強者都擊敗的實力,這足以令得他們小心翼翼對待,不管在何處,實力永遠都是凌駕一切的東西。

點了點頭,蕭炎身形突然一顫,背後的碧綠火翼也是陡然變得虛幻下來,那從其體內瀰漫而出的強橫鬥氣頓時如潮水般的消散,臉色再度變得慘白,顯然,隨著體內藥力的消散,那種透支力量也是開始了消失。

「沒事吧?」見到蕭炎身形顫動,海波東身體一動,便是出現在其身旁,將之扶祝擔心的道。

擺了擺手,蕭炎額頭之上布滿著細密的冷汗,隨著鬥氣的消散,體內傷勢又是開始爆發,劇烈的疼痛令得他渾身都在顫抖著。

「你傷勢不輕,又強行透支力量,還是趕緊回去休養吧,不然萬一留下後遺症那對日後實力的提升可是有著極大阻礙的」望著蕭炎那慘白的臉色,海波東皺眉道。

微微點了點頭,蕭炎喘了一口氣,對著天空上眾人揮了揮手。道:「今日之事,便先到此為止,走吧。」話落,他偏頭望了望雲韻,聲音淡漠的道:「一月之後,我不希望再聽見雲嵐宗這個名字,否則」

雲韻苦澀一笑,深吸了一口氣,旋即淡淡的道:「一切都會如你所願。」

深深看了一眼雲韻,蕭炎突然道:「雲嵐宗解散后,你還會自刎謝祖師?」

微微一怔,雲韻望著目光隱隱掃向下面那些雲嵐宗弟子的蕭炎,明白後者意思的她只得咬了咬銀牙,道:「只要你放過雲嵐宗弟子,一切都依你1

「那便好,雖說解散后雲嵐宗不復存在,可想要將他們找出來也並不難」蕭炎淡淡一笑,旋即目光突然轉向地面上雲山那具冰冷的屍體,眼中寒芒閃過,手掌一握,便是將之吸掠進手中,然後塞進納戒之中。

雖說如今葯老已被魂殿所抓,可蕭炎卻依然決定,一定要將老師所說的那些煉製身軀的材料所湊齊並且煉製出來,因為他相信,日後,他定會救出老師,然後將一具完美的軀體給予他老人家!

瞧著蕭炎的舉動,雲韻臉色微微變了變,想要開口說什麼,可在蕭炎那透著些許寒芒的目光下,只得咽下嘴中話語,如今雲嵐宗這麼多人的性命都是握在前者手中,她也不敢真把他給激怒。

將雲韻震懾而下,蕭炎這才輕哼了一聲,偏頭對著海波東低聲道:「走吧」

「嗯。」

海波東點了點頭,目光掃了雲韻一眼。一手提著蕭炎,背後冰翼一振,便是對著帝都之中飛掠而去,其後,加刑天,法,美杜莎等人也是緊緊跟隨而上。

而隨著天空上那龐大的陣容迅速離去,那籠罩在雲嵐宗眾人心頭的壓抑方才逐漸淡去,眾人面面相覷了一眼,皆是暗嘆苦笑,目光中悲戚之意甚濃。

「嫣然,等將這裡的事情解決完了后,還是回家來吧,你也與你母親有三年時間未見了,她可想你得緊。」納蘭桀與納蘭肅望著離去的眾人,這才轉頭對著納蘭嫣然道。

聞言,納蘭嫣然柳眉一簇,片刻后看了有些魂不守舍的雲韻一眼,遲疑的點了點頭。

見到納蘭嫣然點頭,納蘭桀兩人方才鬆了一口氣,瞧了瞧雲韻,一聲嘆息,也不敢多留,如今的雲嵐宗可不是以往那般高高在上,所謂牆倒眾人推,雖說雲韻是斗皇強者,可他們也是不敢與之表現得太過親熱,否則一旦惹起蕭炎不滿,恐怕他們納蘭家族第二天便是得消失在加瑪帝國。

對著雲韻拱了拱手,納蘭桀兩人也是趕忙展動身形對著帝都掠去,再也不肯在這一片狼藉的雲嵐山停留。

天空之上,蕭瑟秋風吹過,留下兩個贍女子,相視一眼,嘴角皆是噙著一抹苦澀。

「老師,你打算怎麼辦?」看了看下方那些一臉頹然的雲嵐宗弟子,納蘭嫣然嘆息了一聲,道。

「還能怎麼辦?你對蕭炎難道還不了解么,這次他是看在你我情面,方才沒有令得雲嵐宗血流成河,但解散雲嵐宗已是他最大的底線,若是期間再出變故,恐怕」雲韻苦笑著搖了搖頭,對於蕭炎,她談不上什麼仇恨,雲嵐宗對蕭家所做的那些事,有這般下場不足為奇,這一點即便她是雲嵐宗的人,可也極為清楚。

幽幽一聲嘆息,雲韻意興闌珊的揮了揮手,道:「告知雲嵐宗弟子吧,一月之內儘快離開,離開的時候每人給予一筆錢財以他們的實力,應該有著求生之力。」

納蘭嫣然默默的點了點頭,心中也是偏蕭索。

天際陽光穿過雲層,淡淡的射將在天空上的雲韻身上,她明眸望著蕭炎等人離去的方向,心中浮現一股莫名情緒,當年的那個稚嫩少年,真的是如她所料,成為了一名能夠獨當一面的強者了啊,只不過,沒想到在他成長之外,第一個領略到其厲害的,便是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