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破蒼穹>第六百九十九章形勢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百九十九章形勢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魔法

第六百九十九章形勢

發生在雲嵐宗之上的事。短短几日時間,便是飛一般的傳遍了加瑪帝國每一個角落,頓時間,整個帝國都是為之掀起軒然大*。

雲嵐宗在加瑪帝國勢力是何等的強橫與可怕,幾乎是人盡皆知,這幾年由於雲山的坐鎮,更是令得雲嵐宗聲勢大振,然而如今,卻是傳出雲嵐宗將要解散宗門的震撼性消息,這對於加瑪帝國人的來說,無疑是一件驚天動地的大事情。

而在這般事傳得沸沸揚揚時,作為事件的主角,蕭家與蕭炎,也是徹底被加瑪帝國所有人知曉,對於後面這個名字,一些人略感陌生與茫然,但一些記性稍好的,則是還能模糊記起三年之前那在帝國之內如彗星般崛起的新秀

不過當時的蕭炎,也僅僅是在年輕一輩中頗為優秀,但是在雲山這等老妖怪眼中,卻是不值一提。因此當年還因為得罪雲嵐宗而被追殺出帝國,然而如今,短短三年,卻是強勢歸來,並且已經強悍足以擊敗雲嵐宗這般龐然大物的恐怖地步,如此飛速進步,當真是令得人不得不咂舌驚嘆。

在整個帝國都是為此事震動時,那雲嵐宗也是終於首次傳出了將要解散的消息,而隨著這般消息被證實,自然又是免不了引起無數驚愕聲。

在雲嵐宗傳出解散的消息后不久,便開始有著雲嵐宗弟子離宗下山而走,最後隱匿掉身份,成為普通的帝國一員,日後,他們再也不能依靠那個身份來與人炫耀。

短短半月之內,雲嵐宗的弟子便是將近離去了十之七八,而雲嵐山,也是開始從以往的森嚴變得空空蕩蕩,這座以前在加瑪帝國國人眼中視為修鍊聖地的山峰,日後也將會成為一座普通山脈,或許隨著時間流逝,連雲嵐宗這個名字,都是會逐漸的被遺忘在歲月的長河中。

曾經顯赫了加瑪帝國幾百年時間的古老宗門,便是這般的悄然沒落。

而隨著雲嵐宗的解散,帝國之中也是響起無數的噓唏感嘆聲,他們都是見證了一個龐大勢力的衰落,而在見證這般大變故時。那蕭炎之名,也是開始傳播在無數人嘴中,因為只要不是太過愚笨者,都是會明白,日後這加瑪帝國,這個青年,恐怕將會取代以往雲嵐宗的地位,成為帝國鬥氣修鍊界中的一方霸主!

加瑪帝都,加瑪聖城!

坐落在城中心地段極好的蕭府,無疑是最近帝都之內最吸引目光的所在,每日這裡,都是人流不斷,無數在帝都之內有頭有臉的勢力首腦,都是親自帶著重禮前來慶賀,甚至為此甘願不顧身份的在府外排隊等待良久,有的為了能夠將自己的心意送達到蕭府之中,連對那守門的蕭家族人都是笑臉有加,言語間極為的親熱,這般待遇,也是令得一些蕭家族人虛榮心大漲,連帶著連氣質都是略有些改變。再也不像是以往那般躲躲藏藏,如老鼠般的謹慎。

蕭府之內,一處寬敞幽靜大廳,黑袍青年安靜的坐於椅上,眼眸微閉,而在大廳內細步走動的美貌侍女,在小心翼翼的將茶水斟滿后,都是會立在一旁偷偷的打量著這位加瑪帝國炙手可熱的新生霸主,臉頰泛著緋紅,誰家少女不懷春,如今的蕭炎,可不知道是多少加瑪帝國少女心中愛慕的英雄,短短二十來歲,便是能夠與傳說中的斗宗強者一戰,這般天賦與成就,簡直讓人感到難以置信。

「哈哈,你小子終於出來了,怎麼樣?傷勢好了沒?」安靜的大廳,突然被一道笑聲打破,旋即蕭厲的身形出現在大門處,在其身後,一名侍女也推著輪椅上的蕭鼎緩緩行進。

聽得笑聲,黑袍青年也是緩緩睜開了眸子,漆黑雙眸中,淡淡火芒閃動,清秀的臉龐依稀帶著點蒼白,額頭之上,森白色的火印栩栩如生,看得仔細。就猶如一團實質火焰般,給人一股異樣的妖異感覺,而這般容貌,自然便是蕭炎。

望著進來的蕭厲,蕭鼎,蕭炎古井無波的臉龐上也是露出一抹微笑,站起身來迎了上去。

快步走上,蕭厲使勁的拍了拍蕭炎的肩膀,欣喜的笑道:「傷勢痊癒了?」

「這次受傷太重,想要痊癒哪有這麼容易。」

蕭炎搖了搖頭,此次受傷幾乎是他有史以來最為嚴重的一次,不僅體內鬥氣枯竭,靈魂力量大損,連帶著的手臂都是骨折斷裂,這般眾多傷勢,若是換做常人,恐怕不死都得丟半條命,好在蕭炎身體經過許多天地靈藥淬鍊,遠非常人可比,還有其身為煉藥師,自然是懂得對症下藥,將體內傷勢用最好的辦法緩緩治癒,不過繞是如此。他在花費了將近半個月時間療傷后,依然只是勉強將傷勢治癒,至於想要恢復到巔峰狀態,則依然還要花費一段時間。

「慢慢來,不著急,只要別留下後遺症,一切好說,你是蕭家最重要的人,可不能出絲毫岔子。」蕭鼎微微一笑,道。

蕭炎點了點頭,轉身在椅上坐下。沉吟了一會,問道:「雲嵐宗如何了?」

「已經解散了大半,不過宗內人不少,想必再有半月,才能徹底解散完畢,這次算是便宜了他們1聞言,蕭厲神色頓時變得陰冷了起來,寒聲道。

蕭鼎搖了搖頭,淡笑道:「殺了那幾個罪魁禍首,報仇與震懾效果都是達到,而雲嵐宗普通弟子眾多,真要血洗的話,對我們蕭家名聲沒有太大好處,反而會讓得一些人對蕭家感到恐懼,從長遠地步來說,弊端不校」

看了微笑的蕭鼎一眼,蕭炎卻是默然,若非是因為雲韻,他此次的確是打著血洗雲嵐宗來報這般血仇說起來,他是顧及了一些私情了。

目光瞥了一眼蕭炎,似是清楚他心中所想,蕭鼎一笑,緩緩的道:「三弟,你並沒有做錯什麼,因為你,蕭家才能不用苟延殘喘的生存,你現在是所有蕭家族人心中的支柱,不管你的任何舉動,是對還是錯,蕭家族人,都會傾力擁戴。」

說著話時,蕭鼎目光微皺的盯了蕭厲一眼,後者縮了縮頭,也是趕忙笑道:「嘿嘿,我在黑角域待久了點,與正常人有些脫節。」

聽得兩人話語,蕭炎心頭暖流淌過。這便是血脈相連的親兄弟,不管自己做了什麼,是錯是對,可他們依然是義無反顧的支持著自己。

「那雲韻,若是可以,帶來讓大哥二哥看看,聽海老他們說,你這次便是為她留情,她與我蕭家之事倒的確沒過少瓜葛,我們不會太過介意。」蕭鼎端過身旁擦後備,淺抿了一口,突然戲謔的笑道。

聞言,蕭炎頓時有些窘迫,辯解道:「只是以前在帝國曆練時欠她不少情而已」

見到蕭炎那副模樣,蕭鼎笑了笑,也不再取笑,道:「你叫人傳的話我都知道了,剛便派人去通知海老,想必等會便是能夠趕到。」

苦笑著點了點頭,蕭炎瞥了一眼一旁的蕭厲,心中想著應該抓緊時間將其體內的「噬生丹」給破解了,不然的話,再等一段時日,萬一二哥出現了個什麼意外,可怎麼向大哥交代埃

想起破解「噬生丹」之法,蕭炎目光忍不住的瞥了一眼手指上的漆黑戒指,眼中溢出一抹淡淡的悲傷。

「對了,拜你所賜,最近蕭家在帝國中可是名聲大振,每天登門送禮的人絡繹不絕,這般景象,當初在烏坦城,可是從未見過的,若是父親看見的話,必定會感到很欣慰的,我們三兄弟,他一直對你抱著最大的期待。」蕭鼎為人細心,一眼便是瞧出蕭炎眼中悲傷之意,當下話音一轉,柔聲笑道。

蕭炎默默點頭,拳頭卻是緩緩緊握,輕聲道:「如今父親的下落,我也有了一點線索,不過想要將之解救出來,現在的實力,卻是遠遠不夠。」

「我們相信你。」蕭鼎微笑道,這麼多年來,蕭炎給予了他們不少奇。

對於蕭鼎二人對自己的信心,蕭炎也是一笑,微微點頭,剛欲說話,便是有著一名族人匆匆進門,恭聲道:「海波東老爺子到了。」

聞言,蕭炎連忙起身,如今雲嵐宗之事已經解決,那麼接下來便是得考慮一下蕭家日後在加瑪帝國的形勢了,雖說如今蕭家在加瑪帝國已是聲勢大振,但這對蕭炎來說,還不夠,他曾經答應過父親,會令得蕭家真正的振興!

一種比以往任何時候都要強大的振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