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破蒼穹>第七百一十一章青山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百一十一章青山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魔法

蕭炎此次。沒有絲毫的拖沓,在將事情與蕭鼎二人略微交代了一下后,便是在府中尋到紫研,然後便是帶著她悄然離去。

帶著紫研,剛剛出了帝都,蕭炎剛欲使用鬥氣雙翼趕路,身旁的紫研卻是扯了扯他的袖子,小手指向前方,聲音清脆的笑道:「彩鱗姐在那呢。」

聽得這話,蕭炎頓時一驚,連忙將目光順之投射而去,果然是見到美杜莎那妖嬈的倩影,慵懶的斜靠著一處樹榦,美眸盯著他們二人。

「你怎麼在這?」蕭炎驚愕的道。

「別單獨的就想將紫研帶走,我不放心她跟著你。」美杜莎淡淡的道,旋即緩步走來,不顧蕭炎愕然的目光,將紫研拉起。

見狀,蕭炎無奈的搖了搖頭,只得道:「好吧好吧,你也跟來吧。我是去閉關,又不是去遊玩,帶上紫研,也是因為她要晉階需要龐大的能量,而我所去的地方又很是適合她罷了。」

嘴中這般說著,蕭炎肩膀一顫,碧綠色的火翼便是自背後緩緩延伸而出,最後化為足足將近丈許寬長的華麗火翼。

「你帶著紫研跟上來吧。」對著美杜莎說了一句,蕭炎雙翼一振,身形便是拔升上空,最後對著遙遠的魔獸山脈所在的方位飛掠而去。

其後,美杜莎望著蕭炎那無奈的身影,冷艷的俏臉上掀起不可察覺的淡淡弧度,旋即拉著紫研,身形一閃,便是出現在天空上,腳尖一點虛空,迅速跟上前方飛掠的蕭炎。

在離開時,蕭炎順便拿了一副加瑪帝國的地圖,按照當年記憶中之中的路線,對著帝國東北的地域迅速飛掠而去。

當年那小山谷所在的地方,在東北魔獸山脈的深山處,那裡距帝都極遠,若是尋常飛行獸或者馬車的話,至少也是要五六天的時間方才可能到達,但如今蕭炎可不再是當年的那個小小斗者,以他現在的速度。即便是來回穿梭整個加瑪帝國,也頂多只是一日不到的時間罷了。

按照地圖路線所指,蕭炎三人馬不停蹄的趕了半日時間,終於是在日落時分,出現在了那臨近魔獸山脈的一處山峰之上。

身形緩緩的從半空落下,蕭炎站在山峰之頂,目光帶著一絲回憶的望著這略有著一分熟悉的地方,他還能清楚的記得,當年,他在這裡,曾經被一個名為狼頭的傭兵團追殺逃亡進魔獸山脈深處,而在那裡,他第一次遇見了化名為雲芝的雲韻

蕭炎沉侵在回憶之中,許久之後,方才一聲輕嘆,幾年過去,當真是物是人非啊

目光順著山峰移下,最後停留在了坐落在山腳處的那個小鎮,蕭炎依稀的記得,這個小鎮,名為青山鎮。是他當年從烏坦城離開后,第一個的歷練地點,而也是在這裡,他結識了可以說是人生中的第一個朋友,那個名為小醫仙的善良女孩

腦海中閃掠過那一身白裙,溫柔的坐於藥鋪之中為那些受傷傭兵療傷的女孩,蕭炎有些噓唏,將近六七年時間過去,不知道如今的她怎麼樣了,她那連葯老都有些忌憚的厄難毒體,可是發作了?想起那善良的女孩,卻是需要整日服毒來維持身體機能,蕭炎便是有著心痛的感覺。

心中閃過道道心緒,片刻后,化為一聲輕嘆從蕭炎嘴中吐出,偏頭望了望身旁的美杜莎與紫研,微笑道:「走吧,先去小鎮」語罷,他身形一動,便是由於一片風中落葉般,輕飄飄的對著山腳之下閃掠而去,其後,美杜莎與紫研緊跟而上。

以幾人的速度,幾乎是幾個呼吸間,便是出現在了那小鎮之外,望著小鎮門口處那依稀有些古樸的字體,蕭炎神情略微恍惚,喃喃道:「青山鎮,好久不見氨

幾年之前。少年離家歷練,步伐艱難的背負著那碩大的黑尺,滿頭大汗的行至於此,望著那小鎮,略有些稚嫩的臉龐上露出如釋重負的笑容

「這裡是我當年第一次歷練的地方,當時的我,還只是一個剛進入斗者階別的小傢伙」蕭炎微微一笑,沖著身旁兩人道。

聞言,紫研與美杜莎也是一怔,旋即前者偷笑道:「沒想到這幾年不見,當年的斗者小傢伙,便是已經強到了這種地步,是不是有種物是人非的感覺啊?」

蕭炎笑著拍了拍紫研的腦袋,抬頭四顧,如今這青山鎮規模明顯比當年擴展了許多,連帶著連人流都是雄渾了許多倍,這小鎮門口處,不斷的有著路人以及一些準備前往魔獸山脈獵取魔獸的傭兵經過,而這些人流,在經過蕭炎三人時,皆是會不由自主的停緩腳步,當然,腳步停緩的主要原因。自然不是因為蕭炎,而是因為其身旁的美杜莎與紫研。

美杜莎的美貌,在蕭炎所遇見的女子中,少有人能想比,特別是其那股隱隱泛著些許如冰雪般的冷艷氣質,更是令得人目光會忍不住的投射過來,而且由於身為美杜莎的緣故,其渾身上下,都是散發著一種妖異誘惑,讓得人明知道這是條會噬人的美女蛇,可依然會不由自主的飛蛾撲火。

紫研雖然如今尚還只是小女孩模樣。可粉雕玉琢般的模樣卻是顯得極為可愛,寶石般的眼眸忽閃忽閃的,簡直令得人有種愛不釋手的感覺,這一點,從美杜莎對其的態度,便是能夠清楚辯知。

當然,那一道道注視著二女的目光,在片刻后依然還是會投向那站於她們之中的黑袍青年,一些渾身肌肉的傭兵漢子在看了一眼對方那削瘦的身材后,皆是會撇撇嘴,暗自嘟囔這沒力氣的瘦杆子怎麼會有這般艷福。

美杜莎的冷艷,引來了不少注視,但或許是因為經常在刀口舔血的緣故,因此一些傭兵雖然目光隱現火熱,可直覺卻是告訴他們,這個女人,有些可怕

他們的直覺非常的正確,因為那在一道道目光注視下的美杜莎,黛眉已經微微蹙起,袖中的玉手上,七彩能量若隱若現。

「算了」感受著身旁那細微的能量波動,蕭炎無奈的搖了搖頭,這個女人,殺性實在太重了。

聽得蕭炎這話,美杜莎遲疑了一下,雖未說話,可掌心中的能量卻是悄然減弱。

感受著那弱下去的能量,蕭炎淡淡的瞥了周圍那些行人一眼,然後便是緩步對著小鎮之中行去,留下那些在鬼門關上溜達了一圈的行人眼巴巴的目光。

一路行進小鎮,碎青石鋪就而成的道路令得蕭炎心境悄然放鬆,這種感覺,他許久都未感受到過,離開加瑪帝國之後,他便是一直在爭分奪秒之中度過,與時間賽跑,沒日沒夜的修鍊。

緩步走完一條街道。蕭炎再度轉身,半晌后,卻是緩緩的在一處佔地極大的藥鋪之外停下腳步,目光恍惚的望著這依稀有著幾分熟悉的場景,當年,他與小醫仙的第一面,便是在此處相見,如今的藥鋪,雖然規模比當年更大,可卻少了那一道溫柔善良的笑容亮景。

輕嘆了一聲,蕭炎突然略有些意興闌珊,揮了揮手,偏頭對著身旁的兩人道:「算了,走吧,今日便進入魔獸山脈。」

美杜莎與紫研倒是沒有其他意見,當下微微點頭。

見狀,蕭炎也就不再拖沓,轉身便是欲對著小鎮通向魔獸山脈的街道行去。

然而,就在蕭炎剛剛轉身時,不遠處的街道,卻是突然間混亂了起來,旋即兩道人影衝破人群,倉惶而逃,而就在人影剛剛衝過街道時,幾道人影從一旁的房屋之上閃掠而下,將兩人攔截而祝

「哈哈,想跑?今**血戰傭兵團,一個都逃不掉1一名面上有著一道刀疤的中年漢子,緩步走出,沖著那被攔截而住的一男一女獰笑道。

被圍在中間的兩人,一男一女,男的是一名中年人,身子壯碩,沉穩的臉龐此刻卻是有著一分苦澀之意,其身旁的女子倒是頗為年輕,嬌軀窈窕,模樣也是頗為秀美,只不過此時,那張嬌美臉頰,卻是異常蒼白。

「你快走,我來攔住他們1中年人目光死死的盯著對面那位刀疤男子,厲聲喝道:「旱瑞,我血戰傭兵團已經讓出了青山鎮大部分地盤,你們蛇巢傭兵團何必要趕盡殺絕?就要你們後面又赫家撐腰,未免也太囂張了吧?」

「囂張了你又能怎樣?老大說了,血戰傭兵團,一個不留!你若是識趣,就趁早將那小妞交出來,老大指定了今天晚上要她的身子。」刀疤男子獰笑道。

「做夢1中年人怒喝一聲,卻是反身一掌打在那女子身上,一股勁力將之推得退後十幾米:「苓兒,逃!進魔獸山脈1

冷冷的望著中年人的舉動,刀疤男子冷笑一聲,手一揮:「殺了1

聽得命令,幾道人影利馬應喝,旋即握著武器,便是對著那中年人衝殺而去,而那刀疤男子,則是大步對著那俏臉蒼白的女子行去,嘴角噙著一抹yin笑。

街道口,蕭炎望著這突然出現的變故,本來對於這種仇殺事件他沒有絲毫的興趣,可那刀疤男子嘴中說出的血戰傭兵團,卻是勾起了他的一些回憶,目光望向那位中年人以及女子,眉頭微皺,苓兒?

「噗嗤1

在蕭炎沉思間,那位本來就是負傷的中年人,卻是不敵對面幾人狂攻,最後終於是被一掌擊退,當下一口鮮血便是噴了出來,轉頭望著那一臉yin笑對著女子行去的刀疤男子,一聲慘笑,眼中湧現絕望。

「卡崗大叔1見到中年人被擊傷,那被稱為苓兒的女子,終於是忍不住的泣聲喊道。

聽得她的喊聲,街頭的蕭炎一聲輕嘆,終於是從記憶之中翻出了那當年在魔獸森林之中的偶遇。

街道之上發生的這一幕,雖然有著不少人圍觀,可卻沒有一個人敢出手,顯然,對於刀疤男子身後的背景,這裡的人都是極為的忌憚。

而那刀疤男子似乎也是知道這一點,所以行事間,更是肆無忌憚。猖狂的刺耳笑聲,令得不少人微微皺眉。

「嘿嘿,叫什麼也沒用了,苓兒小姐,乖乖跟著我回去吧,等老大玩夠你之後,我也會來好后伺候一下的」刀疤男子yin穢一笑,大手便是直直對著女子抓去,而此刻的後者似乎也是沒有什麼反抗之力,因此只能眼睜睜的望著那越來越近的大手,眼眸中,露出一抹絕望的凄慘之色。

「畜生1被稱為卡崗的中年人,望著那刀疤男子的舉動,頓時怒罵道,而其罵聲剛剛落下,一道人影便是一腳踹在其胸膛上,將之踹到在地,再次噴出一口鮮血。

刀疤男子冷笑著瞥了卡崗一眼,手臂陡然一探,就欲直接將面前的女子抓祝

然而,就在其手掌距離女子尚還有半尺距離時,其身體卻是詭異的出現停頓,旋即一道雄渾勁氣破空而來,最後狠狠的砸在其胸膛之上。

「噗嗤1

突如其來的重擊,直接是令得刀疤男子臉色煞白,一口鮮血仰天噴出,身形如死狗般的落地,並且足足在街道上搽飛了十幾米方才緩緩止祝

這般突發變故,也是令得街道上瞬間安靜了下來,無數人驚愕的望著那突然間便是變成死狗般的刀疤男子,腦子中略有些轉不過彎來。

那被稱為苓兒的嬌俏女子,也是微張著小嘴望著那在地上不斷哀嚎的刀疤男子,片刻后,似是有所感的猛然轉頭,一襲黑袍,緩緩印入眼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