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破蒼穹>第七百一十二章遇故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百一十二章遇故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魔法

苓兒目光在那黑袍之上略微停頓。便是迅速上移,旋即,一張布滿著平淡之色的清秀年輕臉龐,出現在了其視野之中。

微張著紅潤小嘴的望著那張年輕臉龐,苓兒略微失神,不知為何,她總是覺得這張面孔略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只不過任她此刻如何回憶,可依然是想不出來在哪裡見過。

那被打倒在地的卡崗,也是趁機爬了起來,不顧嘴角的血跡,衝上來護住苓兒,抬頭對著面前的黑袍青年感激的道:「多謝這位先生出手相救1

此刻的街道上的眾人也是緩緩回過神來,目光驚異的望著這看上去頗為年輕的黑袍青年,雖然對他竟然能夠一擊將身為三星斗師的刀疤男子擊退感到很是訝異,但不少人眼中皆是流露出些許憐憫,這個毛頭小子,難道不知道蛇巢傭兵團在青山鎮是何等的囂張跋扈么?有著黑岩城赫氏家族的支持,蛇巢傭兵團即便是放眼這魔獸山脈方圓千里,也是無人敢於招惹,不為其他。只因為這赫家之中,有著一名貨真價實的斗王強者!

那幾名明顯也是蛇巢傭兵團的人,在見到刀疤男子被打傷后,皆是連忙趕緊跑去將之扶起,然後一對對惡狠狠的目光投向了黑袍青年。

「呸1刀疤男子艱難的站起身來,面色慘白,吐出一口嘴中鮮血,目光惡毒的望著臉色平淡的蕭炎,怒笑道:「好小子,當真是有膽識啊,居然敢在這青山鎮招惹我們蛇巢傭兵團?你難道不知道我們團長是赫家的女婿么?」

淡淡的瞥了刀疤男子一眼,蕭炎搖了搖頭,所謂的赫家,他還真沒聽說過。

「這位先生,您的大恩,卡崗感激不盡,不過您還是儘快離開吧,若是一旦等蛇巢傭兵團中的強者過來,想走就難了。」望著目光惡毒的刀疤男子,卡崗也是一聲輕嘆,將苓兒推向蕭炎,低聲懇求道:「請先生將苓兒帶出青山鎮,若是嫌麻煩,出了小鎮就可讓她離開,我來攔住他們1

「我不走!要死一起死,反正血戰傭兵團肯定也活不過今天了,我活著也沒意思。」聞言。那苓兒卻是不動,緊咬著嘴泣聲道。

「你」卡崗一怒,但看著苓兒那凄楚的臉頰,也只得頹然一嘆,揮揮手,道:「罷了罷了,你將袖中匕首帶好,萬一被擒,就自己了斷,免得受辱。」

一旁的蕭炎,略有些哭笑不得的望著這二人,搖了搖頭,輕笑道:「卡崗大叔,放心,今日我要保你們,這加瑪帝國,無人敢動你。」

對於蕭炎這有點熟路的稱呼,卡崗也是一怔,旋即苦笑道:「先生好意,我心領了,不過這蛇巢傭兵團並非是你能夠抗衡。我與苓兒攔住他們,你還是快走吧。」

「嘿嘿,走?打傷大爺就想走?哪有這麼好的事?」對面的那刀疤男子,臉龐頓時划起一抹獰笑,手掌快速的從懷中掏出一枚火筒,然後一扯,一道信號彈便是飛掠上天,最後爆炸開來。

「整個青山鎮的出口,都是被我蛇巢傭兵團所關閉,你們想走哪去?」將信號彈發射之後,刀疤男子望著臉色瞬間慘白的卡崗兩人,臉龐獰笑更甚,手一揮,獰聲喝道:「除了那妞,全部殺了1

聽得他的命令,那刀疤男子身後十幾人頓時分散開來,從腰間抽出鋒利武器,略有些虛薄的鬥氣將之繚繞,然後不懷好意的望著蕭炎。

望著那迅速衝殺過來的十幾人,蕭炎面無表情,緩緩前踏一步,聲音平靜的道:「再前一步,死1

蕭炎的這般話語,換來的只是那十來人的冷笑,腳步,自然也是不可能停頓半步。

見狀,蕭炎眼眸微垂,眼中掠過淡淡凶芒,指尖處。無形之火,悄然升騰。

噗!噗!

火焰浮現間,詭異的一幕,便是在這街道之上悄然出現,只見得那對著蕭炎衝殺而來的十來人,身形卻是驟然凝固,旋即,在周圍一道道驚駭目光中,噗的一聲,便是毫無預兆的化為一地漆黑灰燼!

略有些喧嘩的街道,在這一刻,猛然寂靜,所有人都是睜大著眼睛,驚恐的望著那地面上出現的一大團漆黑灰燼,一些人甚至只是眨了眨眼,待得再次睜開時,便是瞧得剛剛尚還是完好的一干人,眼睛化為了一地灰燼

詭異的一幕,令得無數人由心底湧現一股寒意,雖然此刻烈日當空,可冷汗,依然是止不住的順著額頭滑下。

那名一臉凶氣的刀疤漢子,嘴巴也是在此刻張得如鴨蛋一般。眼中,充斥著驚駭欲絕,好片刻后,方才回過神來,身形急忙後退,腳步一個踉蹌,癱倒在地,駭然道:「你你究竟幹了什麼?」

在先前蕭炎動手的那一刻,他沒有感到絲毫的鬥氣波動,而那十幾人,便是詭異的化為了漆黑灰燼。

隨著刀疤漢子的駭然聲音。那卡崗與苓兒,也是從這般震驚中回過神來,望著面前的黑袍青年,眼中逐漸的湧現一分狂喜,沒想到這個年輕人,居然有這如此可怕的實力,看來今日,他們是有救了。

蕭炎目光淡漠的望著那踉蹌後退的刀疤男子,手掌緩緩舉起,遙遙對準著他,掌心中,無形之火,陡然閃現。

噗!

又是一聲沉悶聲響,那刀疤男子臉龐上連絲毫表情都還未展露出來,那從其體內出現的熊熊心火,便是在瞬間,將之焚燒成了一團黑色灰燼。

望著那刀疤男子也是詭異化為灰燼,街道上眾人不由得吸了一道冷氣,目光驚駭的望著蕭炎,腳步卻是忍不住的朝後面退了幾步,看那模樣,似乎生怕後者會突然將那死神之手指向他們一般,到得此刻,他們也明白了,這個年輕人,並非是強出頭,而是真正的有著俯視蛇巢傭兵團的實力與資格。

隨手將這些人解決,蕭炎輕拍了拍手掌,取了十幾條性命,其目光卻是未有多少波動,這些人一身凶煞之氣,明顯也不是什麼好東西,殺了也就殺了,不會有絲毫的負擔。

轉過頭來,望著卡崗與苓兒,蕭炎輕笑了一聲,緩緩的道:「卡崗大叔。這麼多年沒見,沒想到你還是在這青山小鎮。」

原本目光中充斥著敬畏的卡崗,聽得蕭炎這話,頓時一愣,旋即小心翼翼的打量著後者臉龐,心中卻是嘀咕著自己什麼時候結實了這等強者?

在卡崗疑惑時,其身旁的苓兒,眸子緊緊的盯著那張似曾相識的面龐,片刻后,突然低聲喃喃道:「卡崗大叔,他好像和幾年之前那滅掉了狼頭傭兵團的蕭炎有些相像氨

聽得苓兒此話,卡崗身體猛的一震,不可思議的望著蕭炎,埋藏在歲月之下的記憶,也是迅速翻開,最後,當年那有過一面之緣的少年稚嫩面孔,緩緩的與面前的蕭炎重合而起。

「蕭炎小兄弟真的是你?」眼中震驚之色漸濃,卡崗失聲道,當年的蕭炎,只不過是一名尚未達到斗師階別的斗者而已,然而如今,這舉手投足間便是令得十幾名斗者以及一名斗師灰飛煙滅,這般強者之態,哪是當年那稚嫩少年可比?

蕭炎微笑點頭。

瞧著蕭炎點頭,那卡崗面色瞬間布滿驚喜,旋即略微遲疑,猛的一咬牙,直接是跪了下來,哀求的道:「蕭炎兄弟,血戰傭兵團遭遇大難,懇請您能出手相救,事後卡崗願意做牛做馬1

卡崗身後,那苓兒也是貝齒輕咬著紅唇的望著面前的蕭炎,心中心緒翻滾,誰能想到,當年她年少不懂事幾次三番出言諷刺的少年,如今居然是有了這般恐怖實力。

心中念頭翻滾,苓兒也是急忙跪下,想要拯救血戰傭兵團,已經只有面前的青年,方才有可能辦到了。

「不過他的名字倒是與最近傳得沸沸揚揚的「炎盟」盟主相同,不過聽說那「炎盟」之主可是有著能夠與傳說中斗宗強者相戰的實力,看來應該只是同名吧」苓兒目光閃爍,在心中低聲道,蕭炎這名字,喏大的加瑪帝國,沒有個上千也有幾百,而且那炎盟之主實在是太過耀眼,乃至於連她都是不敢往此處想,只道是名字相同。

蕭炎袖袍一揮,一股柔力將二人馱負而起,輕聲道:「是那蛇巢傭兵團么?他們團中實力如何?」

聞言,卡崗連忙點頭,急忙道:「他們團長是六星斗靈強者,實力極強,在這青山鎮中,可無人能與之匹敵,不知道蕭炎小兄弟能否」

「六星斗靈么」蕭炎略微沉吟,旋即淡笑道:「卡崗大叔,我此行還有要事進入魔獸山脈,或許不能在此耽擱太久」

聽得蕭炎這話,卡崗眼神頓時灰暗了下來,身體也是猶如抽去了所有力量般,其身後的苓兒,也是玉手緊握,慘然自嘲,即便人家與自己等人當年有些交情,可也的確沒到能夠為他們得罪一名斗靈強者的份上。

「你將這五個瓶子收好,遇見那蛇巢傭兵團團長,就用鬥氣催動,然後投一個出去,危局自解,另外,這玉牌可聯繫我一次,若是以後真有生死攸關的大事,可將之捏碎,我會現身一助。」蕭炎屈指一彈,五個小玉瓶與一個玉牌便是飄飛向卡崗,玉瓶中,各自有著一個極為微小的火蓮。

怔怔的接過玉瓶,卡崗有些愣然,憑這些小玉瓶,就能將蛇巢傭兵團團長給擊殺?

「今日尚還有事,便先告辭,日後若是有機會,應該還能再見。」蕭炎微微一笑,不待卡崗回神,身形一顫,便是在周圍一道道驚駭目光中,詭異消散。

「咕1

望著詭異蕭炎的蕭炎,卡崗喉嚨滾了滾,低頭看了看手中玉瓶,猛的雙腿跪地,對著蕭炎消失的地方使勁磕了三個頭,然後拉起苓兒,便是對著血戰傭兵團所在的方向奔掠而去,直覺告訴他,只要按照蕭炎的話去做,此次危機,必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