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破蒼穹>第七百一十八章赫家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百一十八章赫家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魔法

第七百一十八章赫家

血戰傭兵團。一直以來都是青山鎮乃至方圓百里內頗為聞名的大傭兵團,而能夠在靠近魔獸山脈這等地域依然保持著這種地位,也足以說明他們的強悍,然而,這種局面,卻是在一年之前那所謂的蛇巢傭兵團進駐青山鎮后便是開始產生翻天地覆的變化。

蛇巢傭兵團也是魔獸山脈周邊地域勢力頗強的一個傭兵團,與血戰傭兵團倒算是半斤八兩,本來按照正常情況,雙方交火應該是誰也奈何不了誰,但血戰傭兵團吃虧就吃在背後後台不硬。

蛇巢傭兵團的背景,眾所周知,是那黑岩城的赫家,這個家族,即便是放進帝國的東北地域,也是能夠算做一個名門望族,雖然在聲勢上比不上帝國三大家族,但也不可小覷,這之中最大的原因,便是如今赫家的家主,是一名四星級別的斗王強者!

斗王,這個在加瑪帝國份量極重的等級。足以讓得人很多人報於敬畏,畢竟這個階別,已經能夠算做是真正的強者。

斗靈與斗王,是鬥氣修鍊中分水嶺最為龐大的兩個階別,斗靈強者,喏大的加瑪帝國,不敢說如沙漠沙粒般的眾多,可說之一抓一大把也並不過分,然而斗王,放眼加瑪帝國,恐怕不會超過百位之數,而這,便也是極為明確的象徵了斗靈與斗王之間的差距。

血戰傭兵團的團長,是一名七星斗靈強者,而蛇巢傭兵團的團長,也只是一名八星斗靈強者,兩者相差不多,打起來也是難分高低,但在這一年之中,兩大傭兵團多次交鋒,卻幾乎全部都是蛇巢傭兵團佔上風,這之中原因,便是因為蛇巢傭兵團能夠從那赫家中,借來不少的強者助戰。

蛇巢傭兵團的團長是赫家的女婿,而且還頗受赫家家主的喜歡,因此,這種借族內強者來對付對手的事。他也只是睜隻眼閉隻眼,一個小小的傭兵團而已,滅了就滅了。

上一次蕭炎遇見卡崗與苓兒之時,則正是血戰傭兵團生死攸關之時,這一次,那蛇巢傭兵團的團長足足從赫家請來了兩名實力在六星斗靈階別左右的強者,因此,在強者階層上,一下子便是壓倒了血戰傭兵團,而見到首領戰敗,血戰傭兵團自然是士氣低落,再難以抵擋蛇巢傭兵團的攻勢,若非是中途出現了蕭炎這個變故,恐怕血戰傭兵團,就得乾乾淨淨的消失在青山鎮了。

蕭炎在解救了卡崗與苓兒之後,並未親自出面去解圍,畢竟在他看來,他與血戰傭兵團並沒有什麼交情,出手相救也只是因為當年與卡崗有過一面之緣而已,所以事後給予了他五個自製的「火蓮瓶」,在他看來。有這五個「火蓮瓶」,對付一些斗靈階別的傭兵,已經足矣。

當然,這也的確如他所料,在得到了蕭炎所贈的五個「火蓮瓶」之後,卡崗挽救了血戰傭兵團的毀滅,三個「火蓮瓶」在他的投擲下,連帶著那蛇巢傭兵團的團長以及兩名赫家強者,兩死一傷,這般重手段,直接是令得局面頃刻間倒轉,蛇巢傭兵團大肆潰敗。

劫後餘生,血戰傭兵團也是因此聲望大漲,在短短一月中,將那蛇巢傭兵團的人,盡數驅逐出了青山鎮,當然,他們也是知道此事必然會驚動赫家,甚至說不定還會傳及赫家家主耳中,畢竟族中兩名斗靈強者連帶著女婿都是落得如此凄慘下場,這種損失,即便是對於赫家來說,也是不可能輕易無視。

但知道歸知道,可血戰傭兵團又不願意輕易拋棄這麼多年的打拚,因此團內意見分歧頗大,然而,就在他們即將分出結果來時,卻是臉色煞白的發現,赫家強者。已經到了青山鎮,而且,最令得他們絕望的,還是此次赫家來的人中,那位實力在斗王階別的赫家家主,也在其內!

在這位斗王強者的恐怖實力下,血戰傭兵團的所有防禦都是被摧枯拉朽般的摧毀,整個傭兵團,在那位赫家家主陰冷的臉龐下,充斥著絕望與無奈,而在這種時候,心中抱著一分僥倖的卡崗,偷偷的將蕭炎當日送給他的玉牌,捏碎了去。

雖然並不清楚蕭炎究竟能否是這位赫家家主的對手,可這種時候,前者已經是整個血戰傭兵團的唯一救命稻草,所以,即便沒有多少信心,可卡崗依然是手掌哆嗦著捏碎了玉牌

原本充斥著笑罵聲的血戰傭兵團駐地,此刻,卻是異常安靜,將近幾百人的團中人員以及家眷,都被趕至平日訓練的廣場上。在周圍那些赫家護衛陰寒目光的注視下,即便是連孩子,都只能緊咬著嘴唇,不敢發出絲毫哭泣之聲,因為在一旁的空地上,此刻已經有著幾十具頭顱與身體分家的屍體在血腥的警告著他們。

在廣場階梯之上,擺放著一尊鋪墊著柔軟毛皮的大椅,椅上,坐著一名身著華服,面色略顯陰沉的老者,此刻的他。手中正緊握著一個玉瓶,目光如毒蛇般的在廣場上緩緩掃動。

「你們就是靠這個東西,重傷我女婿以及擊殺赫家兩位強者的?」把玩著手中的玉瓶,老者瞥了眼瓶中的火蓮,語氣森然的道。

廣場上一陣騷動,那在最前面的卡崗嘴唇動了動,上前一步,聲音嘶啞的道:「這玉瓶是我弄來的,你若是要殺,我隨你處置,但還請赫家主能夠大人有大量的放過血戰傭兵團的這些婦幼,他們什麼都不知道。」

在卡崗身後,是一名面色蒼白的中年人,從其衣著來看似乎在團內擁有不低的地位,然而此刻的他,也是只能慘然一笑,雖然他有著斗靈階別的實力,可這在面前這位赫家家主面前,根本就不堪一擊,因為先前,他已經被對方直接一掌打成了重傷。

「二叔,你沒事吧?」中年人身旁,苓兒雙目通紅的扶著他,聲音中略帶著丁點哭泣之聲。

「沒事」中年人苦澀的道:「可現在沒事,等會下場也唯有血濺此處。」

「不會的只要蕭炎先生能來,我們一定沒事的。」苓兒趕忙搖了搖頭,咬著嘴唇低聲道。

「蕭炎先生?便是那個給予你們「火蓮瓶」的神秘人么?呵呵,名字倒是與如今帝都內實力最強大的「炎盟」盟主相同,但這等強者,怎麼可能會是你我能夠結識的?」中年人自嘲的搖了搖頭,卻是並沒有將希望放在這之上。

苓兒嘴唇動了動,可卻也並未說出什麼話來,畢竟那坐於台上的人,是一名舉手投足間便是能令血戰傭兵團毀滅的斗王強者,再想想蕭炎的年齡,她目光也是微微黯然。

在苓兒與中年人談話時,那赫家家主卻是手掌一握。玉瓶之上裂縫密布,片刻后,其眼眸突然一眯,手中玉瓶陡然被投出,旋即一聲響亮爆炸聲響徹而起,一個足有丈許深的深洞,出現在了廣場之上。

望著那深洞,赫家家主眼睛微微一亮,沒想到這小小的玉瓶火蓮竟然有著這等破壞力,若是能夠多搞一點這東西,十幾個一起丟出,即便是斗王階別的強者,也是要暫避鋒芒埃

「這東西,你是從哪弄來的?」目光一轉,轉向卡崗,赫家家主陰冷的道。

「在山中獵取魔獸時,偶然所得。」聞言,卡崗目光微閃,旋即道,看這情況,似乎這個老傢伙對這個「火蓮瓶」有些貪念,但他卻並不想將蕭炎給供出來,如此的話,恐怕會給後者惹來不小麻煩。

卡崗雖然回答得頗快,但眼中的閃爍依然未曾逃過老奸巨猾的赫家家主,當下一聲冷笑,手掌隨意一揮,一股勁氣便是暴掠而出,最後重重的砸在卡崗身上。

「噗嗤1

遭受重擊,卡崗頓時一口鮮血噴出,身體搽著地面滑了十幾米,方才止住,而其身形剛剛止住,兩名赫家護衛便是衝上來,一把抓住他,狠狠的丟了回去。

「再給你一次機會,說了,我可以放過你。」赫家家主手掌在袖袍上搽拭了一下,淡淡的道。

「我已經說過了,這是我在魔獸山脈之中所得.」卡崗面色慘白,嘴角血跡不斷的冒出,他身體趴在地面上,抬起頭,目光死死的盯著赫家家主,艱難的道。

搽拭的手掌緩緩停下,赫家家主面上逐漸的被一片陰森取代,緩步走下台階,片刻后,來至卡崗面前,目光冷漠的望著那垂死掙扎的卡崗,嘴角湧現一抹獰笑,旋即高高舉起腳掌,然後便是對著卡崗腦袋狠狠跺了下去,看那勁頭,若是被踩中,恐怕卡崗的腦袋會利馬如落地的西瓜般爆裂開來。

望著這一幕,廣場之上頓時響起了道道尖叫聲。

聽得周圍尖叫聲,那赫家家主嘴角猙獰更甚,然而就在其腳掌距離卡崗腦袋僅有寸許距離時,一道平淡的聲音,卻是悄然的在廣場之上響起,而其腳掌,也是在此刻陡然凝固。

「這腳踩下去,你便你用你的腦袋來頂替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