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破蒼穹>第七百一十九章援手第一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百一十九章援手第一更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魔法

第七百一十九章援手

平淡的聲音緩緩在訓練場之上回蕩著。令得所有尖叫聲都是在此刻凝固了下去,所有人皆是四處張望,目光中充斥著各種情緒。

在那聲音響起的霎那,赫家家主面色也是微微一變,對方話語中的那份不客氣令得他冷哼了一聲,但腳掌卻是並未再落下去,而是緩緩收回,沉聲道:「不知是哪位朋友在此,此事是我赫家之事,還請不要多管閑事。」

在說著話時,赫家家主目光也是緩緩掃視,然而令得其心頭微沉的,是他竟然發現不了那發話之人的蹤跡。

「你是在找我?」就在赫家家主目光環顧時,突然有著細微的雷鳴聲從天際響起,旋即一道黑影如鬼魅般,緩緩的出現在訓練場之上,沖著前者淡笑道。

突然詭異現身的黑袍身影,也是令得赫家眼瞳微微一縮,這般速度視線緩緩上移,最後停留在了那張年輕的臉龐之上,頓時愣了愣。後者的年齡,明顯大出他的預料。

見到現身的黑袍人影,那面色慘白的卡崗,眼中頓時散發出狂喜,掙扎著想要爬起來,可卻因為傷勢過重未能成功。

卡崗的舉動,頓時在訓練場之上引起騷動,那眾多血戰傭兵團的人,都是用欣喜的目光望著那道黑袍身影,他們之中大多人都是聽說了,前一次血戰傭兵團能夠免除被滅結局,便是因為這位神秘強者的幫忙。

「他便是那位神秘的蕭炎先生?」那位面色蒼白的中年人,也是目光驚異的在那道黑袍背影上掃了掃,低聲對著身旁俏臉煥發出驚喜的苓兒道。

「嗯1苓兒重重的點了點頭,目光眨也不眨的停在那道背影之上,隨著這道黑影的出現,她那絕望的心又是湧現了些許生機,不知為何,對於這個並算不得有太深交情的青年,她有著莫名的信心。

「不過似乎有些太年輕了啊?」中年人這個方位剛好能夠看見蕭炎的側臉,當下不由得低聲道。

「人家年輕是年輕,可實力很強呢1苓兒撇了撇嘴,很是不贊同中年人用年齡來衡量對方的實力。

見狀,中年人也是一聲苦笑,他自然是希望這個黑袍青年的實力越強越好,可凡事都要講個實際,那赫家家主能夠達到現在的實力。不知道其間修鍊了多少年,而看這位黑袍青年,滿打滿算恐怕也就二十左右,這般修鍊時間,唉

不提血戰傭兵團等人的竊竊私語,那赫家家主自從蕭炎出現后,陰沉的目光便是頓在後者身上,以他的實力,自然是看不出蕭炎的深淺,但是剛才後者所展現而出的那般速度,卻是令得他略有些忌憚,不然的話,恐怕在第一時間便是動手將之擊殺。

在赫家家主心中念頭閃爍間,蕭炎臉色依然古井無波,低身將卡崗從地上拉起,望著他那慘白的臉色,眉頭微微一皺,然後將一枚丹藥塞進其嘴中,心中暗自冷笑,這人下手還真是不輕啊

咽下丹藥,卡崗那蒼白的面色都是因為激動而出現了些許紅潤。他手掌顫抖的抓著蕭炎的袖袍,猶如過度激動,竟然連一句完整的話語都是說不出來。

蕭炎揮了揮手,沖著卡崗微微一笑,輕聲道:「卡崗大叔,放心吧,今日這血戰傭兵團,不會再有一人傷亡。」

「嘿,好大的口氣!閣下究竟是何人?今日之事,難道真打算插手不成?」聞言,一旁的赫家家主頓時一聲冷笑,而隨著他冷笑的落下,周圍那些赫家護衛,手中鋒利武器利馬指向了蕭炎,眼中殺意流溢。

感受著周圍那陡然緊繃的氣氛,那些血戰傭兵團的人心頭頓時一緊,那赫家家主給予他們的威壓實在是太強了一些,乃至於後者隨便一怒,便是令得他們有種膽顫心驚的感覺。

然而時間到了這一地步,他們也只能祈禱,這位神秘的年輕人,真正的具備著能夠與赫家家主相抗衡的實力,不然的話,今日不僅血戰傭兵團無人倖免,恐怕連這位年輕人,都是要慘遭池魚。

「你對我製造的那些「火蓮瓶」很感興趣?」無視於周圍那一道道森冷目光,蕭炎目光瞥了一眼不遠處的那個深洞,卻是淡笑道。

聞言,赫家家主面色微變。忍不住的驚異道:「那東西是你製造的?」

蕭炎微微點頭。

見狀,那赫家家主臉龐頓時流露出一抹貪婪笑容,指著訓練場上的眾多血戰傭兵團團員陰笑道:「你是想要救他們?」

蕭炎一笑,旋即在眾多血戰傭兵團團員的殷切注視下,再次點頭。

「可以,用那所謂的「火蓮瓶」來換,一隻換一條命。」赫家家主嘴角挑起一道陰沉笑容,緩緩的道。

蕭炎目光在訓練場之上掃過,這血戰傭兵團的團員加上家眷,起碼有著四五百人,這一換一,便是說他得拿出四五百的「火蓮瓶」,嘖嘖,這個老傢伙的胃口,的確很大

「怎麼樣?」見到蕭炎的舉動,赫家家主皮笑肉不笑的道。

「不怎麼樣。」蕭炎微微一笑,吐出來的話語,卻是令得赫家家主面色瞬間陰冷,而那些血戰傭兵團的人,也是面色灰白,心中的期望,緩緩破滅。

「既然如此,便請閣下離開吧。雖然老夫也知道你不是尋常人,但我赫家,也並非無名之輩,你若真是要與我赫家做對,恐怕對你沒多少好處。」赫家家主冷笑道,若非他也是有些顧忌對方的實力,恐怕早就強行出手將蕭炎擒住,然後關押起來每日強迫製造這種威力不弱的「火蓮瓶」。

「十分鐘之內,離開青山鎮,我可以當此事未曾發生過。」無視於赫家家主的冷笑,蕭炎自顧自的緩緩道。

聞言。不僅連赫家家主一陣冷笑,就連一旁的赫家護衛,也是鬨笑起來,這小子,難道是傻子不成?竟然敢在一名斗王強者前面,說這等狂妄話語。

「這麼多年,你是第一個敢如此對我赫家說話的人,當真是後生可畏啊1赫家家主緩緩收斂笑聲,眼瞳之中凶光閃掠,道。

見狀,蕭炎一聲輕嘆,緩緩的搖了搖頭,這個世界上,自我感覺良好的人,總是這麼多

手掌緩緩舉起,旋即直對著那嘴角噙著冷笑的赫家家主,蕭炎眼眸微眯,旋即衣袍無風自動,澎湃的鬥氣猛然自體內毫無保留的暴涌而出,這一刻,訓練場之上猶如颳起了龍捲風般,以蕭炎為中心,一道道裂縫,如蜘蛛網一般的蔓延而出。

如今的蕭炎,已經處在突破斗王巔峰的階段,這個時刻,他的氣勢波動最是劇烈,因此,在情緒波動的一霎那,體內那已經堪比斗皇強者的雄渾鬥氣,直接是破體而出!

這股磅鬥氣一泄露,整個訓練場,包括那赫家家主,臉龐上都是湧現一抹驚駭,這股氣勢已經遠遠超過了斗王階別!

赫家家主身軀被那股磅鬥氣震得退後了十幾步方才穩住身形,此刻的他面色略有些發白,眼中的冷笑已經徹底消失不見。他重來沒有想到過,面前的這個看上去不過二十左右的青年,居然會是一名斗皇階別的強者!

喉嚨滾動了一口,赫家家主咽了一口唾沫,心中暗自發苦,沒想到這不過是來找一個小小傭兵團的麻煩罷了,竟然會惹出這等恐怖人物。

卡崗,苓兒等人此刻,也是目瞪口呆的望著那渾身衣袍無風自動的蕭炎,即便是相隔有著一段距離,可在那股壓迫之下,他們體內的鬥氣,都是變得極為滯塞了起來。

與赫家家主的驚駭相比,他們所受到的衝擊無疑要更是強上無數倍,因為他們清楚的知道,在幾年之前,這個黑袍青年,方才只是一名連斗師都還不是的斗者而已,然而如今卻是以及一躍成為了能夠與帝國之內的巔峰強者一較高低的地步,這種修鍊速度當真不是人!

那血戰傭兵團的中年人,也是目瞪口呆的望著那衣袍無風自動的黑袍人,片刻后,心中湧上狂喜,血戰傭兵團,今日有救了!

赫家家主體內鬥氣狂涌,努力的對抗著那來自蕭炎的壓迫,目光不斷的在那張平淡的年輕面龐上掃過,心頭卻是翻起了驚濤駭浪,這帝國之中,什麼時候又出現了如此年輕的斗皇強者?

心中念頭翻轉,某一個瞬間,赫家家主身體陡然一顫,突然的想起了前不久帝國之內發生的那場改變格局的慘烈大戰,而那場大戰之中的主角,便是一名極為年輕的黑袍青年

想到此處,赫家家主眼瞳微微一縮,手腳冰涼,連聲調都是因為驚駭而變得異常尖銳了起來。

「你是炎盟的盟主,蕭炎?1

赫家家主的這尖銳聲音,無疑是如驚雷般,在訓練場上所有人耳邊爆炸開來,令得他們目光之中,隱現獃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