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破蒼穹>第七百三十七章鷹啼第四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百三十七章鷹啼第四更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魔法

第七百三十七章鷹啼

要塞之上。海波東等人在愣了好一會之後,方才重重的鬆了一口氣,手掌摸了摸額頭,卻是發現上面全是冷汗。

「這個小子也太冒險了吧。」海波東咽了口唾沫,依舊有些餘悸的道。

加刑天苦笑了一聲,道:「你哪次見他出現不讓人大出意料的?現在的年輕人啊,果然有拼勁換做是我,肯定不會幹這種事。」

坐於輪椅之上的蕭鼎在此刻也是大鬆了一口氣,緊繃的身體猶如脫力般的緊靠著椅背,嘆息道:「今日這場局,總算是解了。」

聞言,海波東幾人也是點了點頭,慕蘭三老之所以可怕,是因為他們聯手施展「三獸蠻荒決」是能夠媲美斗宗強者,然而如今三老之一已經被蕭炎打成了重傷,那麼自然便是難以將這「三獸蠻荒決」施展到極致,而一旦失去了這個功效,剩餘的兩位慕蘭長老,也就是兩個斗皇巔峰強者而已,再沒有了那種囂張的本錢。

而以蕭炎的實力,即便是如今也是受了傷。但想要對付兩個斗皇巔峰的長老,必然將會比對付一個斗宗強者輕鬆許多,而且,最重要的是他不僅拖住了慕蘭三老,而且還將之打殘了一個,那麼另外一處美杜莎與雁落天的戰局,便是不會再有任何人前去干擾,憑藉著美杜莎的實力,擊敗落雁天,只是時間問題而已。

一旦慕蘭三老與落雁天今日皆是失敗,那麼加瑪帝國的危機,不僅將會立刻緩解,而且說不定還有著本錢令三宗損失慘重!

想到那一天,要塞上眾人眼中皆是忍不住的湧現一抹狂喜之色,這一年來,他們已經被三宗聯盟打得有些抬不起頭了,若是再繼續失敗下去的話,國破家亡,必然會是每一個人的下常

而將他們從這等絕望中拯救出來的,是天空上那個敢用命去拼的青年!

他用命,來賭出了加瑪帝國的生機,賭出了無數人能夠免除背井離鄉的結局!

月媚縴手掩著紅唇,那對誘人的蛇瞳之中,閃爍著難以掩飾的震撼,先前那番牽扯了無數人心神的閃電大戰,同樣是把她的心也是提到了最高處,不過還好。在這跌宕起伏的戰鬥之中,蕭炎最後依然是以勝利者的姿態屹立了下來。

「這個傢伙難怪女王陛下會那麼信任他,原來真是有著不小的本事」月媚低聲喃喃道,眸子望著天空上那嘴角帶著一絲血跡,可眉宇間卻是隱隱噙著一抹年輕人特有的桀驁的黑袍青年,心中忍不住的湧上一陣奇異波動,誰能想到,當年那個在沙漠中,被她追殺得狼狽逃竄的少年,如今,卻是已經成為了加瑪帝國最大勢力的主人以及加瑪帝國人心中尊崇的偶像。

這個成長速度,實在是太快了,快得有些令人眼花繚亂。

在虎頭人長老重傷墜落天空那一刻,美杜莎與落雁天所在的戰圈也是為之一滯,旋即後者目光一瞟,臉色頓時異常難看了起來,暴怒的咆哮道:「慕蘭谷的三個老傢伙,你們竟然會被一個斗皇強者搞成這般模樣?難道這就是你們給我說的十回合搞定?1

與暴怒的落雁天不同,美杜莎眸中卻是因此掠過一抹喜意,美眸微抬,遙望著遠處天空負手而立的黑袍青年。眼中閃過些許柔和,幾年之前,那個自己舉手投足間便是能取其性命的少年,卻是在所有人不知不覺間,成長到了這般足以和斗宗強者一較雌雄的地步。

這一刻,即便是高傲如美杜莎,也是不得不承認,蕭炎與她之間的距離,正在以一種令人膛目結舌的速度,迅速靠近,所以說不定日後的某一個時間,他將會真正的超越自己!

而到時候按照歷代美杜莎女王所遺傳的不成文規矩,女王的丈夫,必須實力比她更強!

想到此處,美杜莎冷漠的妖艷臉頰上,浮現一抹淡淡紅潤,而這霎時間的動人風情,卻是令得對面那正暴跳如雷的落雁天狠狠咽了一口唾沫,這個女人對男人來說,簡直就是妖精,如果對方不是實力太強的話,無論如何,他也是要將之強行擄走!

目光剛剛在美杜莎臉頰之上停留了一會,落雁天便是猛然感覺到一道冰寒無情的視線陡然射來,心頭一個激靈,卻是見到對面的美杜莎,正緊緊的盯著自己,那道目光中,充斥著森然與殺意。顯然,先前雁落天那放肆的打量,激起了這位喜怒無常的女王陛下的殺心。

被那道如毒蛇般的目光注視著,落雁天頓時有些不自在了起來,然而就在其剛欲有所動作時,一道寒芒直接暴掠而來,直取他雙眼。

「把這對狗眼留下來吧1

感受著美杜莎那狠辣的出手,雁落天也是微怒,這女人,果然心腸不是一般的狠毒,這種帶毒的美女蛇,就算是真收了,恐怕也不敢讓其同睡床榻。

心中這般想著,雁落天身形一動,也是狠狠的迎了上去,雖然明知道並非是美杜莎的對手,可在這無數人的注視下,他身為金雁宗的宗主,自然也是不好就這般退去。

在美杜莎與落雁天再度陷入激戰時,那對著地面墜落而下的虎頭人長老,卻是被要塞之外大軍上幾道飛掠流光接了下來,然後趕緊退入大軍之中。

目光淡淡的望著那被接回去的虎頭人長老,蕭炎略有些遺憾。沒想到,凝聚了兩種異火的佛怒火蓮,在那般近距離的爆炸下,依然未能徹底取走他的性命,不過還好,雖說未死,可也是受了極重的傷勢,短時間內不僅不可能痊癒,而且就算是治好了,也定然會留下一些難以抹除的後遺症,畢竟。佛怒火蓮,可不是那麼好想與的普通鬥技。

將目光緩緩移上,最後停在了對面兩名慕蘭長老身上,當下蕭炎嘴角浮現一抹冷笑,在失去了陣法的配合下,那「三獸蠻荒決」的效果明顯開始大打折扣,這才沒多久時間,這兩人頭頂上那由血色能量匯聚而成的獸頭,便是變得虛幻了許多。

然而雖然獸頭虛幻了一些,可這並不妨礙兩位長老對蕭炎投注的惡毒目光,顯然,在這麼多人的面前竟然被蕭炎一個斗皇階別的小子破去「三首蠻荒決」,簡直令得他們顏面盡失,日後回谷,即便一些人明面上不敢說,可背地裡,定然也會暗加嘲諷。

而這些他們即將所受的嘲諷,正是面前這個黑袍青年所賜!

「兩位,失去了一人,不知道這「三獸蠻荒決」可還有效?」蕭炎笑眯眯的望著臉色難看的兩位慕蘭長老,笑著道。

「只知走旁門左道的小子,不過是一時好運而已,有何好得意?先前那一掌,想必也不好受吧?」那名熊頭人長老咬牙切齒的道。

「還好,能堅持到把你們解決。」蕭炎隨意的笑道,這點傷勢,與當初雲山一戰之後想比,簡直就是天壤之別。

「狂妄的小子,即便是失去了一人,我二人也足以將你拿下,等將你擒下后,我們會一根一根的將你身上的骨頭敲碎,看看你還能不能跑那麼快1獅頭人長老,語氣之中,充滿著怨毒。

聽得這般狠話,蕭炎卻是搖了搖頭,兩個稍強的斗皇巔峰而已。對於他來說,雖然略有些麻煩,可卻還談不上棘手。

面色不變,蕭炎體內鬥氣卻是開始了迅猛運轉,手印也是悄然陡然變化,繁瑣的手印翻飛間留下道道殘影。

而見到蕭炎施展手印,那慕蘭谷的兩位長老也是趕忙凝神,吃了先前那麼一個大虧,他們再小覷前者,可就真的是傻子了。

冷笑的望著二老舉動,蕭炎手印變化速度越來越快,以他如今的實力,全力施展開山印的話,定然能讓得這兩個老傢伙沒什麼好果子吃。

「唳1

就在蕭炎手印即將猛然爆發的霎那,突然,一道尖銳的鷹啼之聲,響徹天際,最後浩浩蕩蕩的在這片地區回蕩著。

聽得這道鷹啼之聲,在場除了蕭炎之外的所有人,臉色皆是微微一變,要塞之上的海波東等人,面龐更是異常難看了起來。

「她不是在療傷么?怎麼又出現了?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