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破蒼穹>第七百三十九章身法較技第二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百三十九章身法較技第二更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魔法

白髮女子突然間的變化。也是引起了一旁落雁天的注意,當下他也是一怔,這麼久來,他還是第一次看見這個性子很是冷漠的女人如此失態。

「毒宗主,怎麼了?」略微遲疑了一下,落雁天開口問道。

並沒有理會落雁天的問話,白髮女子那灰紫雙眸只是緊緊的盯著那張一直被深藏在記憶深處的臉龐,眼中光芒閃爍,似乎是在掙扎著什麼,如此好片刻后,眼中波動方才緩緩淡去,深吸了一口氣,灰紫雙眸再度回復漠然,視線不知為何,卻是不肯再停留在蕭炎臉上,

「他交給你」輕揮了揮手,白髮女子終於是開口道。

聞言,落雁天笑著點了點頭,獰聲道:「放心吧,我會讓他在我手中痛快的死去。」話音剛剛落下,他卻是猛然感到一道充斥著森冷之意的目光射了過來。當下連忙扭頭,卻是瞧得那白髮女子正目光冰冷的射來。

被白髮女子如此盯著,落雁天皮膚上頓時泛起細小的疙瘩,心頭雖然莫名其妙,可臉龐上還是堆起極為勉強的笑容,乾笑道:「怎麼了?」

「記住,我要活的1白髮女子聲音之中,充斥著冷厲之意。

聽得這話,落雁天頓時一愣,旋即心中泛起一道古怪意味,自從認識這毒宗宗主以來,他一直便是為對方的那種漠然無情感到心涼,因此心中一直都是對其很是忌憚,然而這麼久來,他卻是頭一次聽見,她竟然說出這般要求。

「呵呵,既然毒宗主有這要求,那自然沒什麼問題,等會我們開戰時,大軍是否也可以直接進攻了?將他們這要塞攻破,想必對方士氣必定大跌,而連帶著加瑪帝國的強者也是會心生退意,如此的話,我們也能省去許多麻煩。」心頭念頭轉過,雁落天連忙笑道。

白髮女子眼芒閃爍,這般辦法本來也就是她的意思,但不知為何。此刻的她,卻是有些抗拒如此做法,因為她知道,如果真那樣做的話,加瑪帝國,將會死傷無數,而他

銀牙微微咬了咬,白髮女子搖了搖頭,聲音冷冽的道:「不用,只要將這兩人解決,加瑪帝國自然會不攻自破。」

語罷,白髮女子收回那冰冷目光,腳尖一點鷹頭,旋即身體便是憑空懸浮天際,而那巨鷹則是閃動著巨大雙翼,對著側方飛掠開去。

望著掠下鷹頭的白髮女子,雁落天無奈的搖了搖頭,如此的話,他豈不是要多勞累一些了?

嬌軀立於虛空,白髮女子灰紫雙眸冷漠的瞥在美杜莎身上,緩緩的道:「美杜莎。投降吧,日後,我會給予蛇人族一塊滿意的安居之地。」

「做夢?」美杜莎譏諷一笑,高傲如她,怎麼可能接受這種近乎施捨的賜予。

「既然你執意如此,那本宗也只能將你蛇人族盡數毀滅了」白髮女子也不惱,語氣依然平淡,只不過說出的話,卻是殘忍的令得人頗為心寒。

「你來試試1美杜莎臉頰之上,也儘是陰寒之色,對於這位白髮女子,她也是惱怒得厲害。

「你便是那毒宗宗主?」蕭炎站於一旁,目光在這位白髮女子身上來回掃了掃,皺眉沉聲道。

聽得蕭炎的聲音,那白髮女子卻是眼芒微微閃爍,略垂眼眸,聲音平靜的道:「你又是誰?」

「炎盟盟主,蕭炎。」蕭炎拱了拱手,淡笑道。

聽得這一直被她珍藏在記憶之中的名字,白髮女子袖中縴手微微一顫,聲音卻是未出現太多波動:「讓炎盟投降,本宗擔保,一人不傷。」

跟在白髮女子身後的落雁天,聽得這話,眼神更是變得古怪許多,一人不傷?這話從這位殺人如麻的女魔頭嘴中說出來,怎麼如此的具有諷刺效果?不過今天她似乎真的有些奇怪啊

心中念頭閃動,雁落天目光突然投向那黑袍青年身上,似乎一接觸到此人。這毒宗宗主便是會略有些不同尋常,難道她看上了這小子不成?

「投降之事若是做了出來,恐怕就無顏見族人了,宗主這般好提議,還是算了。」蕭炎笑了笑,笑容中略有些嘲諷,目光在那白髮女子身上再度一掃,不知為何,心中似乎若隱若現的感覺到一抹熟悉的味道,但想要摸索,卻是毫無頭緒,畢竟如今的她,與當年相比,不管是性子,容貌,外形,都是產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

聽得蕭炎的話,那落雁天眼神一冷,剛欲出口喝斥,卻是突然想到了什麼,眼睛瞥了瞥一旁的白髮女子,遲疑了一些,卻是將這話給咽了下去。

聞言。白髮女子頓時低聲嘆息了一聲,灰紫雙眸轉向美杜莎,聲音淡淡的道:「你的倚仗,想必便是她吧,既然如此,那我便將她打敗,到時看看你是否還會如此堅持。」

「好大的口氣,上次那一掌看來並沒有讓得你懂得收斂點1美杜莎冷笑一聲,磅鬥氣猛然自體內暴涌而出,在而這股可怕鬥氣衝擊下,連周圍的空間。都是狠狠震蕩了起來。

磅的鬥氣,在瀰漫至白髮女子周身幾丈距離時,便是猶如遭受到了什麼無形之物般,停滯不前,一些強行衝進去的七彩鬥氣,更是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被分解成虛無。

見到兩人已經暗中開始對恃,那雁落天嘿嘿一笑,身形一動,直接是對著蕭炎暴掠而去,嘴中冷笑道:「小子,我倒是沒想到你能破去慕蘭三老的三獸蠻荒決,你那身法鬥技,我倒是有些感興趣,將你擒住之後,定要好好研習一番。」

目光微皺的望著暴掠而來的雁落天,蕭炎背後火翼一動,也是急忙後退,與慕蘭三老相比,無疑這個傢伙更要棘手一些,畢竟他是貨真價實的斗宗強者,那股力量屬於自己,調動起來也是隨心所欲。

蕭炎身形剛退,那雁落天背後猛然金光大放,旋即一對足有七八丈龐大的金色雁翎雙翼,迅速展開,微微一扇,狂風呼嘯,而其速度,也是陡然暴增,短短一瞬,居然便是直接出現在了蕭炎身前,巨大的雁翎翼一振,頓時無數金芒鋪天蓋地的暴射而出,強悍的勁風,直接是將空氣撕裂,嗚嗚的刺耳聲響,在天際回蕩不休。

感受著那將身體每一個部位都是籠罩的森寒勁風。蕭炎臉色微變,心神一動,熊熊的碧綠火焰便是自體內陡然湧出,而隨著火焰的出現,這片天際溫度猛然高漲,而那些金芒,也是在這熾熱高溫之下,不斷的化為一簇簇金色火焰,迅速消散。

「異火?」

瞧得蕭炎身體上的碧綠火焰,雁落天也是一聲驚咦,身形不退反進,手掌成刀型,璀璨金光暴涌,旋即狠狠的對著蕭炎脖子劈砍而去。

感受到雁落天手刀之上所蘊含的凌厲勁風,蕭炎腳下銀芒急速閃爍,而其身形,也是詭異的向後閃退而去。

「想跑?」見到蕭炎身形後退,雁落天冷笑一聲,身體扭成一個奇異弧度,旋即腳掌一踏,身形便是劃過虛空,如跗骨之蛆般的跟上蕭炎。

迅速跟來的雁落天,也是令得蕭炎眼瞳微微一縮,對方的身法鬥技,似乎也是極為奇妙,至從修鍊了三千雷動以來,他還是第一次被人如此緊貼過。

腳下銀芒再度暴閃,一道殘影駐留原地,而蕭炎身形,則是如瞬移般,出現在了幾十米之外。

而當蕭炎身形剛剛出現時,面前勁風再度襲來,只見得那雁落天雙手平展而開,雙腿向後微曲,猶如大雁飛行般融過虛空,再度詭異跟上蕭炎。

「嘿嘿,小子你的身法果然不錯,簡直便是能與我金雁宗的「雁天行」身法相媲美,若是我能夠得到,稍加研習,速度定然會遠超尋常斗宗強者。」落雁天陰測測一笑,臉龐之上,有著掩飾不住的貪婪,顯然,蕭炎所施展的身法,勾起他的貪婪之心。

「怎麼?不跑了?」見到蕭炎此次被追上竟然沒有再逃竄,雁落天眉頭一挑,手掌之上,金光越加濃郁,凌厲勁氣將空間震得微微波動。

背後雁翎翼猛然一振,落雁天身形如鬼魅般的竄現在距蕭炎不到半米處的地方,陰冷一笑,被金光包裹的手刀,便是狠狠對著後者肩膀劈砍而去。

金光手刀劃破空間,然而就在其即將狠狠劈中蕭炎肩膀之時,後者臉龐上卻是勾起一抹冷笑,手中保持了許久的手印,猛然間推出,旋即極為輕巧的碰在了落雁天胸膛之上。

「開山印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