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破蒼穹>第七百四十六章物是人非第一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百四十六章物是人非第一更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魔法

第七百四十六章物是人非

望著那張依稀有著幾分熟悉的美麗臉頰。蕭炎心中卻是如同翻起了驚濤駭浪一般,他無論如何都是想不到,這個所謂的毒宗宗主,居然便是當年他歷練之時的第一個異性朋友,那位被無數青山鎮傭兵奉為心中仙子般的小醫仙!

那個純潔善良的女孩如今,卻是那令得無數人聞風喪膽的毒宗宗主?這種極端的轉變,即便是蕭炎如今親眼所見,依然是有種難以置信的感覺。

聽得那從蕭炎嘴中傳出的暴喝聲,白髮女子嬌軀也是微微一顫,灰紫雙眸輕輕閃爍,旋即蒼白的玉手抹去嘴角的血跡,旋即放在小嘴邊,將血液小心翼翼的吸進嘴中,做完這般舉動,她那灰紫雙眸也是逐漸恢復平淡,看了蕭炎一眼,淡淡的道:「我不是什麼小醫仙,你認錯人了。」

「放屁1

聞言,蕭炎眼睛頓時瞪大了起來,毫不客氣的一聲怒罵,當年那個一身白色衣裙的善良女孩。給他留下了極其深刻的印象,而且她那詭異的體質,以及需要服毒維持生命的生存方式,更是令得蕭炎難以忘懷,因此,一聽到對方這話,立刻就是怒了起來。

「你究竟在幹什麼?你也是加瑪帝國的人,為什麼還要發動這麼一場戰爭?」蕭炎深吸了一口氣,眼中跳動著怒火,聲音低沉的問道。

白髮女子沉默,片刻后,方才緩緩的道:「你認識的小醫仙,已經死了,現在的我,是毒宗的宗主,天毒女。」

望著那自始自終神情冷漠的小醫仙,蕭炎突然有種陌生的感覺,當年的她,雖然明知道自己體內情況,可依然倔強的保持著那份善良,將自己包裹得嚴嚴實實,不想令得別人因為自己而受傷害,那份善良得侵入心肺的笑容,讓得無數人陶醉其中,然而如今,那些最為迷人的東西,似乎都是已經遠離了她。

「是厄難毒體的緣故?」蕭炎拳頭緊握。她變成如此的這模樣,也是令得他心中泛疼,開口道。

「我本就是在厄難中而生,生存的意義,也是將厄難擴散出去而已。」望著蕭炎那副憤怒的模樣,小醫仙神情略微恍惚,似是記起了當年的那些事,冷漠無情的臉色緩緩融合了些許,輕聲道:「當年我便與你說過,日後,我遲早會走到這一步,因為厄難毒體的命運,歷代都是如此。」

「厄難毒體並非無葯可治,你這是在自甘墮落1蕭炎很是痛心的怒斥道。

「如今的我,只要誰一碰我,便是會以最痛苦的方式在我面前死去,你不了解我這些年所發生的事情」小醫仙臉頰上露出一抹凄涼,當初離開加瑪帝國后,她也是以為自己一定能夠克服這所謂的厄難毒體,但是,現實。卻是殘酷的。

當年她在離開加瑪帝國后,在出雲帝國的一個小山村中呆了一年時間,在那裡,她藉助在兩個無子無女的老人家家中,二老見其可愛善良,便挽留她住於小山村,並視她如己出,村裡的人也將她當做家人般的看待,那一年,她過得很開心,從小顛沛流離的她,除了當初在青山鎮與蕭炎有著一份真正的難以忘懷的友情之外,她並沒有享受到這種暖到人內心深處的幸福之感。

她對這份感覺很是珍惜,幾度發誓要將之守護,然而,厄難毒體的爆發,卻是令得這一切,都是變了。

先是兩個視其如女般的老人家,因為觸摸了她的身體,而在她面前,以最痛苦的方式死去,雖然兩位老人家在臨死之際,望向她的目光都是那般的慈祥都柔和,可就是這種目光,卻是真正的將她的心切割得支離破碎。

二老死後,村裡又是有著一些人因為她的緣故而痛苦死去,到得最後,她終於是在村裡人那厭惡與恐懼的目光下,拖著疲憊的身體帶著二老的屍體離開。

她將二老的屍體埋葬。在他們墳前跪得直至昏迷,當再次醒來時,頭髮已盡成雪白之色。

摸著那有些令人感到恐懼的白髮,她終於明白,她便是一個災星,將災難帶給身旁之人的災星,既然如此,善良還能有何用?善良對待別人,再看見別人以最痛苦的方式在面前死去,這,究竟是善良還是殘忍?

在想通這點之後,從此,那個善良的小醫仙,便是開始被隱匿在內心的最深處,而被釋放出來的,是冷漠無情的天毒女!

望著小醫仙臉頰之上變幻不定的神色,蕭炎知道,這些年,發生在她身上的事應該不少,而這些事,或許便是她改變的根源。

心中一聲暗嘆,蕭炎心中也是如同亂麻一般,他清楚。既然身為厄難毒體,那也就是說明了小醫仙這輩子定然不會在安穩中渡過,厄難毒體,會不斷的折磨她自己與其身旁的人。

噗嗤!

就在蕭炎心中輕嘆時,其身後,卻是突然傳來一道噴血聲音,轉頭一看,卻是駭然的瞧見美杜莎的臉色突然變得蒼白了起來。

「怎麼了?」趕忙轉身,蕭炎驚愕的問道。

「她的血有毒1美杜莎臉頰上閃過一抹痛苦之色,旋即緊咬著銀牙,催動著體內鬥氣。拚命的將那些在體內四處破壞的毒液驅逐而出。

聞言,蕭炎臉色也是一變,轉頭怒視著小醫仙。

「厄難毒體,誰碰誰倒霉,這是她咎由自齲」小醫仙無視蕭炎的目光,目光冰冷的望著美杜莎,道。

「一點毒液而已,便想讓本王屈服?即便是在毒發之前,本王也能取你性命1美杜莎也是眼眸陡然一寒,森然道。

「那便來試試?」小醫仙那灰紫雙眸也是爆發出冷芒,絲毫不退讓的道。

「夠了1見到兩人又是要大打出手,蕭炎頓時大怒的吼道。

蕭炎的吼聲也是令得兩人安靜了一些,見狀,他抬頭對著小醫仙沉聲道:「小醫仙,當年在小山谷,我便與你說過,不管日後你是否走到那一地步,我蕭炎依然是你的朋友,這句話,即便是如今,也同樣如此1

「當年的那些事,我已經忘記了。」眼芒閃爍,小醫仙冷聲道。

「忘記了花,那你就對我出手。」蕭炎冷笑道,然後竟然便是直接毫無防禦的徑直對著小醫仙走去。

「小心1見到蕭炎的舉動,美杜莎急忙道,那女人渾身是劇毒,沾上了即便是她都是感到麻煩。

蕭炎擺了擺手,示意她不用擔心,腳步卻是未曾停過。

見到蕭炎一步步的走來,小醫仙臉色微微一變,眼中閃爍掙扎之色。

腳步頓在小醫仙面前,蕭炎望著那微垂著眼眸的灰紫雙眸以及那張蒼白的臉頰,一聲輕嘆:「你並沒有忘記,厄難毒體並非是無解之物,你根本用不著如此絕望。」

「說得輕巧1小醫仙嘴角流露一抹凄楚之色,對於厄難毒體的恐怖。她比任何人都要清楚。

見狀,蕭炎眉頭一皺,然後伸出手掌,便欲摸向小醫仙那蒼白的臉頰,不過後者警戒,急忙後退幾步,厲聲道:「你找死不成?」

「只是想讓你知道,厄難毒體雖然詭異,可卻並未是想殺誰就殺誰,所以你也不用如此的自暴自棄,再有,你已經不是當年那個無知的女孩,我也不再是當年那個被一個小傭兵團追殺得狼狽逃竄的小小斗者。」蕭炎一笑,腳步一滑,便是出現在後者身旁,手掌一動,直接是將小醫仙手臂抓祝

手臂被抓,小醫仙一驚,急忙使勁掙脫,怒聲道:「你究竟要幹什麼?」

蕭炎笑了笑,抬起手掌,此刻,這隻手掌已經變得烏黑了起來,其心頭一動,琉璃蓮心火頓時暴涌而出,而隨著火焰的升騰,那烏黑之色也是迅速淡去,轉瞬間,手掌便是恢復如初,有著琉璃蓮心火護體的他,若非是那種毒得沒邊的超級劇毒,否則的話,大多都是會被柳林蓮心火給凈化。

手掌沖著有些驚愕的小醫仙晃了晃,蕭炎面色也是逐漸沉重,緩緩的道:「若你還當我是朋友,便不要再繼續錯下去,你這樣的話,只會加速厄難毒體的爆發,一旦等它徹底爆發那一刻,恐怕千里之內,將會人獸不存,而那時候,一切都晚了。」

「你即便能夠阻絕厄難毒體的劇毒,可要破解它,也絕不可能」小醫仙微微搖頭,苦澀的道,這些年她也查探了許多資料,可卻依然未曾得到一點能夠破解厄難毒體的消息。

「厄難毒體是天生,要破解它,的確很難。」蕭炎點了點頭,望著那眼神瞬間便是黯淡下去的小醫仙,沉聲道:「破解雖然不可能,但是,我卻是能幫你徹底的控制它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