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破蒼穹>第七百八十一章擒獲第三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百八十一章擒獲第三更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魔法

第七百八十一章擒獲!

「轟1

驚天動地般的爆炸聲響。陡然在天際響徹,那一刻,整片天蠍山脈,都是為之狠狠的顫抖了一下,一些實力低微的雙方之人,直接是被這道突如其來的雷鳴之聲,震得耳中溢出絲絲鮮血。

巨大的七彩能量,宛如雲彩一般凝聚在天空之上,最後緩緩的擴散開來,擴散之處,空間如平靜的湖面中被投入了巨石一般,掀起驚濤駭浪之餘,也是蕩漾出一道道肉眼可見的能量漣漪。

蕭炎在紫研的攙扶下停留於天空之上,先前施展翻海印,幾乎消耗了他體內所有的鬥氣,不過還好,帝印決的施展,對靈魂力量的需求倒是不大,所以他並沒有出現類似使用了佛怒火蓮之後的那般昏迷狀態。

不過即便如此,此刻蕭炎狀態也好不到哪裡去,面色蒼白。氣息萎靡,以他現在的實力施展翻海印,依然還是有些勉強。

此刻的蕭炎與紫研,目光皆是緊緊的注視著天空上那擴散開來的七彩能量,那鐵護法結結實實的挨了美杜莎如此兇悍一擊,恐怕不會好到那裡去,但不管如何,對這個傢伙,蕭炎是抱著必得之心,而且如今他還認出了自己所施展的印決,為了免除以後的一些麻煩,那麼便絕對不能讓他安穩的離開!

心中閃過這般念頭,蕭炎眼中也是掠過一抹森然殺意,此人,不能留!

在那無數道目光的注視下,七彩能量也是越加擴散開來,某一刻,宛如雲彩般的七彩能量突然波動了起來,旋即一道狼狽黑影閃掠而出。

黑影一現身,便是不要命般的對著北方天際逃竄而去,看那般狼狽模樣,絲毫沒有了先前的丁點威風,顯然,經過這一連番的打擊,這位魂殿的護法,已經失去了狂傲的資本。

一直關注著此處的美杜莎,在鐵護法一出現時便是有所察覺。見到他亡命逃竄般的模樣,卻是冷笑一聲,身形一動,化為一道七彩光芒暴射而出,幾個閃爍間,便是直接出現在了那鐵護法前方。

「我是魂殿之人,你若是殺了我,魂殿絕對不會放過你們1

見到閃現而出的美杜莎,那鐵護法趕忙減緩速度,色里內茬的厲聲道。

此刻的鐵護法,渾身繚繞的黑霧已經是相當之淡薄,其氣息也是與蕭炎一般,萎靡到了一個低級的程度,顯然,美杜莎先前那兇悍一擊,給予了這位魂殿強者真正的重創。

美杜莎目光冷漠的在鐵護法身上掃了掃,眼中浮現淡淡的譏諷之意,冷笑道:「喪家之犬」

「好,好,既然你不肯放手,那本護法就與你拼個魚死網破1被美杜莎一陣譏諷。那鐵護法也是怒吼出聲,旋即體內黑霧急速湧出,然而,就在所有人以為這個傢伙將要發動最後一擊時,他身形猛的一轉,藉助著黑霧的掩護,便是對著另外一處天際逃掠開去。

目光嘲諷的望著逃竄的鐵護法,美杜莎微微搖頭,然後縴手一握,掌心中猛然爆發出一股極強吸力,而在這吸力之下,前者逃竄的速度頓時減緩了下來,美杜莎身形一動,便是直接出現在其身後,一掌狠狠送在其後背心處。

一掌擊中,那鐵護法身形再度一個踉蹌,旋即身體之上的黑霧又是虛薄了起來,現在的他,恐怕連一個斗皇強者,都是能夠輕易的將之收拾

將鐵護法徹底的打成重傷,美杜莎這才冷笑一聲,縴手一探,雄渾的七彩能量湧出,宛如一個能量罩般,將鐵護法給包裹而進。

七彩能量猶如一個枷鎖般,將鐵護法封鎖而進,任他如何掙扎,都是難以打破能量膜,因此。只能在裡面發出困獸猶鬥般的怒聲咆哮。

縴手拎著能量膜,美杜莎身形一動,幾個閃掠間,便是出現在了蕭炎身前。

「這傢伙傷勢太重,幾乎已沒什麼反抗之力,與那鶩護法想比,他的確是要好收拾得多。」將能量膜拖在身前,美杜莎望著其中的鐵護法,輕聲道。

見到這個傢伙沒有逃脫,蕭炎也是鬆了一口氣,費了這麼大的勁,終於是將這個魂殿傢伙搞定了。

「只是沒想到,這個傢伙受了這麼重的傷,竟然還有氣力大吼大叫。」美杜莎有些驚訝的看了一眼能量膜中的鐵護法,旋即黛眉一皺,縴手一握,那能量膜頓時迅速收縮,最後粘附在鐵護法身體之上,頓時一陣嗤嗤聲音響起,而那鐵護法嘴中也是發出道道凄厲聲音。

隨著七彩能量的侵蝕,鐵護法身體之上的黑霧也是越來越稀薄,片刻之後,終於是徹底消散。而隨著籠罩在其外的黑霧消散開去,這鐵護法的本體,終於是顯露而出!

能量膜之中,一道略顯得有些虛幻的靈魂緩緩飄蕩,只不過現在這道靈魂,身體虛薄得猶如透明一般,似乎已進入了嚴重重傷狀態

而當蕭炎與美杜莎,瞧得這魂殿護法強者的本體之後,卻皆是當場愣了下來。

「靈魂體?」蕭炎有些膛目結舌的望著鐵護法那虛弱的靈魂,誰也未曾想到,這個足以匹敵斗宗階別的魂殿強者。居然也是一道靈魂體?!

「這是怎麼回事?莫非是抓錯了?」美杜莎也是極為錯愕的道。

「應該不是」蕭炎臉色凝重的搖了搖頭,道:「魂殿既以魂為名,而且所抓獲的目標,也是一些強悍的靈魂體,那麼這個神秘組織,與靈魂應該有著莫大關係,或許魂殿的一些強者,本體也都是靈魂體」

「例如,上次那個鶩護法至始至終,他都未曾顯露過黑霧下的本體」

聽得蕭炎這般猜測,美杜莎黛眉微蹙,道:「你是說,魂殿用靈魂體來對付靈魂體?」

「嗯,很有這種可能,尋常鬥氣對於靈魂體並不能造成致命性的傷害,而想要抓捕或者對付其他靈魂體,那麼最好的捕獵手,便也是同為一種形態的靈魂體」蕭炎面色凝重的道。

「你們殺了我,魂殿不會放過你們的1鐵護法目光依然兇狠的看著蕭炎二人,即便是如今落入他們手中,可口氣卻依然是頗為兇狠。

「放心,我不會殺了你,我可還有很多東西想從你身上知道呢」蕭炎手掌伸進能量膜之內,毫不懼怕的對著鐵護法靈魂摸去,笑眯眯的道。

見到蕭炎竟然敢這般託大,那鐵護法眼中頓時閃過一抹陰森之意,屈指一彈,一道變小了許多的黑色鎖鏈詭異浮現,然後對著蕭炎手掌暴刺而去。

「哼1

瞧得鐵護法這般舉動,蕭炎卻是冷哼了一聲,屈指一彈,一道無形火焰,突然浮現掌心,旋即直接對著那鐵護法射了過去。

隕落心炎迅速閃掠而過,最後直接碰撞在了鐵護法那靈魂之上。

無形火焰一沾上鐵護法的靈魂,濃郁的白煙與嗤嗤聲響,猛然自後者身體表面浮現而出。旋即一道痛徹骨髓般的凄厲尖叫聲,自其嘴中響徹而起。

「該死的,這是什麼火焰?竟然能直接對靈魂造成傷害?」

見到那被一團隕落心炎燒得上躥下跳的鐵護法,蕭炎這才笑著點了點頭,看來這隕落心炎果然能夠直接對靈魂造成傷害,雖說只要能量或者鬥氣達到一定的程度,都是能夠對靈魂體造成傷害,可無疑,隕落心炎,方才是能夠算得上一種靈魂體頗為忌憚甚至懼怕的東西。

在隕落心炎的焚燒下,本來便已經是重傷的鐵護法更是傷上加傷,那靈魂幾乎宛如透明之狀,看那模樣,似乎隨時都會化為一團虛無般。

見到那即將化為虛無的鐵護法,蕭炎手一揮,那團隕落心炎便是緩緩消散,旋即從納戒中取出一個玉瓶,手一招,一股吸力直接是將鐵護法靈魂給塞進玉瓶之中,然後手指之上冉騰起無形之火,在玉瓶表面一圈環繞,最後用火焰將瓶口封堵。

「先讓他在裡面呆著,等將這裡的事解決之後,再好好盤問一下與魂殿有關的消息。」

將玉瓶裝入納戒之中,蕭炎這才鬆了一口氣,只要將這個傢伙抓住,那麼此行的目的便已是達到,而且既然已經知道魂殿的一些強者可能是靈魂體一般的存在,那麼蕭炎手中的隕落心炎,或許以後將會令得那些傢伙吃上真正的大虧。

「你沒事吧?」見到蕭炎那洋溢著笑容的蒼白臉龐,美杜莎微蹙著黛眉道。

「呵呵,只是體內鬥氣消耗太多而已,算不得什麼傷勢,只要略作休養便是能夠恢復」蕭炎笑著搖了搖頭,目光凝視著美杜莎,輕聲道:「多謝了。」

「若不是你令得他消耗太大,我也不可能這麼容易將他制服。」在蕭炎目光注視下,美杜莎卻是微微偏開頭,隨意的道。

聞言,蕭炎卻是無奈的搖了搖頭,若不是美杜莎在前方拖延,他哪有時間施展那半生不熟的翻海印?

心中這般想著,蕭炎剛欲說話,臉色卻是突然一變,猛然抬頭,目光直射向那許久未曾有過動靜的灰紫色空間牢籠,那裡,忽然有著一些異樣波動。

「要分出勝負了么?」

目光緊緊的望著那一片空間,蕭炎心情陡然緊張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