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破蒼穹>第八百零三章得手第二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百零三章得手第二更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魔法

第八百零三章得手

大廳之中的寂靜氣氛持續了約莫一分鐘左右。那齊山終於是忍不住的陰陽怪氣的道:「我說閻老頭,雖說即便你如今煉製斗靈丹的成功幾率極低,但未免也太高看這枚斗靈丹了吧?」

聽得齊山這般話語,千葯坊的閻老目光淡淡的掃了他一眼,冷笑道:「或許論煉藥術我比不上你,不過真要比對丹藥的眼力,老夫我還真不懼過你。」

被閻老這話咽得一滯,那齊山也是有些悻悻,論起看丹藥的眼力,即便是他也不得不承認比不上前者。

「這位先生,你真的打算用這枚斗靈丹來換取這三味藥材?」姚坊主滿臉笑容的望著蕭炎,聲音中略有些忐忑,這斗靈丹的價值,遠比這三味藥材高,這筆生意若是能夠做成的話,她甚至甘願將那齊山晾在一旁,連閻老都是如此大力讚歎的斗靈丹,絕對能夠算做五品丹藥中上品的上品,她千葯坊雖然忌憚齊山,可也並算不得上懼怕。

姚坊主話語中的忐忑,蕭炎也聽得明白。他自然也是知道,斗靈丹的價值遠比這三味藥材高,但他此刻納戒中只有著這麼一枚當初煉製所剩的五品丹藥,其他丹藥也是有著一些,不過不是比這斗靈丹高太多,便是低級得有些拿不出手,所以,也只能讓這位千葯坊的老闆娘占點便宜了,不過還好,對其先前的暗中提醒,蕭炎對其還是頗有好感,讓她占點便宜也無所謂了。

「如果姚坊主沒有意見的話,那麼我便將這三味藥材收下了。」蕭炎微笑著點了點頭,旋即道。

聞言,姚坊主臉頰頓時湧現一抹狂喜,剛欲點頭,一旁的齊山卻是猛的一拍桌子,怒聲道:「等等1

被齊山打斷了話語,姚坊主眼色也是微微一沉,美眸轉向齊山,聲音之中壓抑著一抹怒氣:「齊老,妾身尊你是黑皇城有頭有臉的人,所以異常尊敬,還請閣下不要讓得我千葯坊對你下禁足令1

千葯坊能夠在黑皇城生意如此之興隆,而且還有著閻老這等實力的煉藥師相助,自然也不可能是能夠任人隨意揉捏的,雖然齊山背景不弱。可也真不可能蹲在他們頭上拉屎

聽得姚坊主這般怒話,那齊山臉色也是微微一變,旋即冷哼了一聲,目光惡狠狠的盯了蕭炎一眼,道:「不就是斗靈丹么,難道就以為老夫拿不出來?」

「1

話音一落,齊山手掌一晃,一隻玉瓶閃現而出,旋即重重的跺在桌面之上。

見到齊山這般舉動,大廳之中頓時再度響起一片嘩然之聲,那些望向齊山的目光中,充斥著難以置信的驚愕,今日這個老傢伙是吃錯藥了不成?不僅沒有想著佔便宜,反而還大出血的拿出一枚斗靈丹?

對於周圍那些驚愕目光,那齊山也是滿心淌血,他如今正要動手煉製一枚六品丹藥,其中一味主材料便是玉骨果,因此此次他對於這東西也是抱著志在必得之心,再有便是被蕭炎給刺激到了,日後若是傳出消息,說他堂堂黑皇宗的首席煉藥師。竟然連一名毛頭小子都是競爭不過,這讓愛面子的他情何以堪?

在這兩種條件的催使下,這齊山方才會咬著牙,忍著心痛,將唯一儲存的一枚斗靈丹也是拿了出來。

而齊山的這般舉動,明顯也是出乎那姚坊主與身旁的閻老的意料,他們可從未想過能在這個老傢伙身上佔到便宜兩人面面相覷的對視了一眼,皆是有些為難。

遲疑了片刻,那閻老緩緩伸出手將玉瓶取過,然後將其中那枚丹藥傾倒而出,目光一掃,眉頭卻是微微一皺。

一旁的姚坊主見狀,心頭也是一沉,道:「閻老?」

「的確也是斗靈丹」緩緩收回目光,閻老瞥了齊山一眼,淡淡的道:「不過品質卻遠不比這位小友的那枚。」

「胡說八道!老夫堂堂一名六品煉藥師,煉製出來的丹藥怎麼可能會比這小子的還差?」聞言,那齊山頓時火冒三丈,怒聲道。

對於大怒的齊山,閻老卻是懶得理會,右手握著蕭炎那枚斗靈丹,左手握住齊山那一枚,然後攤開,對著大廳中所有煉藥師道:「諸位也都是在黑皇城名聲不小的煉藥師,一些辯丹的能力應該也是具備,這兩枚斗靈丹,諸位說說,誰優誰劣?」

聽得閻老此話,大廳中一道道目光頓時射了過去。然後緩緩在兩枚丹藥之上徘徊了一會,最後臉色皆是變得有些古怪了起來,兩枚丹藥,不論成色還是所散發而出的丹氣,蕭炎那一枚,無疑將會比齊山的那一枚勝上一籌不止。

斗靈丹的功效,是令得斗王級別的強者能夠提升一星的實力,但是這種提升,也是有著失敗率,而這種時候,便是要看丹藥的品質程度,簡單的說,如果一名斗王強者服用蕭炎與齊山的斗靈丹,那麼絕對會是前者的丹藥成功率更大!

而一名斗王只能服用一枚斗靈丹,所以若是要購買丹藥的話,那麼就算是傾盡所有身家,恐怕也是要先購蕭炎的那枚丹藥。

而如此一比,兩者間的差距,自然是一眼便知。

當然,雖然心中知道這兩枚丹藥誰優誰劣,可卻並未有人出聲,畢竟此刻出聲,怕就是得罪了齊山。所以,一時間,大廳陷入了一陣尷尬的沉默。

不過沉默歸沉默,但是大廳中幾乎所有的目光都是停留在閻老右手,那裡的丹藥,是屬於蕭炎的那一枚斗靈丹。

這一幕,自然也是被齊山所察覺,當下即便是以臉皮之厚,也是迅速漲紅了起來,那望向一旁蕭炎的目光中,逐漸湧上一抹陰沉。顯然,這位心胸並不大度的老傢伙,已經將大剎其威風的蕭炎懷恨在心了。

閻老緩緩的收回雙手,將兩枚丹藥各自放回玉瓶,旋即將一隻玉瓶遞還在了齊山面前,其意不言而喻。

「岩先生,這三味藥材,屬於你了。」見到閻老這般舉止,那姚坊主也是暗中鬆了一口氣,旋即沖著蕭炎微笑道。

「多謝了」蕭炎心中同樣是鬆了一口氣,這三味藥材太過難尋,他從出雲帝國趕往黑角域,這萬里迢迢之內,然而去依然並未得到這三種藥材的半點消息,如今好運方才在這裡一併遇見,他如論說什麼,也絕對是不會放棄的。

也不理會身後的齊山以及那道憤怒陰沉目光,蕭炎將三個玉盒直接搬過,然而當其剛欲將玉盒收入納戒時,臉色卻是微微一變,他感覺到身後一道雄渾勁風,正猛然怒攻而來。

突如其來的攻擊,蕭炎自然是知道是誰所發,當下臉色瞬間變得沉了下來,一聲冷哼,雄渾的熾熱鬥氣,猶如火山般,從體內瞬息間鋪天蓋地的暴涌而出!

湧出體內的鬥氣自動翻騰,最後猶如受到引動般,直接對著身後那道攻擊怒轟而去。

「1

一道低沉的能量炸聲在大廳中響起,旋即一陣能量漣漪暴涌而出,令得大廳中眾人急忙閃退,旋即一道道驚異的目光投向了那渾身被雄渾碧綠鬥氣所包裹的蕭炎,感受著那鬥氣的雄渾程度,不少人皆是驚叫出聲。

「斗皇?」

將那道攻擊抵禦而下,蕭炎臉色陰冷的緩緩轉身,目光森然的望著那同樣是因為發現蕭炎實力而臉色微變的齊山。

「呵呵。沒想到朋友竟然會是一名斗皇強者,老夫倒是眼拙了剛剛情緒不穩,得罪之處可得多多包涵埃」似是感應到蕭炎眼中的森冷殺意,那齊山連忙後退兩步,打著哈哈的道。

目光冰冷的望著齊山,蕭炎聲音森然的道:「莫要以為你是黑皇宗的首席煉藥師,在下便是不敢下殺手」

在蕭炎說話間,兩道身影也是緩緩行至他身旁,旋即目光不懷好意的望著對面的齊山,看那模樣,似乎只要蕭炎開口,便是會立刻出手將這討人厭的老傢伙永遠留下一般。

蕭炎的話,也是令得齊山臉龐一陣抽搐,但經過先前的交手,他已經知道,蕭炎的實力,不會比他弱,即便是真要動起手來,勝負也是難分,而且蕭炎身旁的小醫仙與紫研也是隱隱給他一種危險的感覺,因此當下也只得乾笑了一聲,旋即皮笑肉不笑的道:「現在的年輕人,可真是火氣越來越大了,希望下次見面,你還能如此傲氣」

話音落下,齊山一甩袖袍,帶著滿腔的怒火,轉身便是行下樓梯,然後消失在眾人目光注視下。

見到齊山離開,大廳之中還留下的那些煉藥師,也是知道此地不宜久留,在對著姚坊主拱拱手后,便也是陸續行下二樓

「岩先生,還好你先前沒有出手,這齊山雖然不討喜,可在黑皇城影響力卻是極大,而且他還是黑皇宗的首席煉藥師,他出了事,黑皇宗定然不會善罷甘休」當最後一名煉藥師離開后,那姚坊主緩步走上,對著蕭炎嘆息道。

「這老傢伙也不是個心胸寬闊之人,你若是在黑皇城沒有太重要的事的話,還是速速離開吧」

「呵呵,多謝姚坊主提醒了。」蕭炎不置可否的笑了笑,轉身將藥材收入納戒之中,剛欲離開,腳步一頓,突然的道:「姚坊主,在下有一事相問,不知能否相告?」

「若是妾身知道的話,定然不會隱瞞。」姚坊主一怔,旋即笑道。

蕭炎舔了舔嘴唇,遲疑了一下,方才緩緩的道:「不知道姚坊主可曾聽過「菩提化體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