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破蒼穹>第八百零八章莫崖第一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百零八章莫崖第一更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魔法

第八百零八章莫崖

出現在那奎剎面前的白衣人。容貌頗為年輕,看上去似乎也就二十六七的模樣,一身白衣如雪,白衫飄飄,很是有著幾分瀟洒清逸的味道,白衣男子一張臉龐很是英俊,英俊之中又是帶著一分陰柔氣質,略顯削薄的嘴唇微微抿著,嘴角噙著一抹淡淡笑意,笑意雖然給人一種和善的感覺,但對方那分陰柔氣質,卻是令得蕭炎略有些不喜。

這位白衣男子一出現,便是迅速成為了整個大廳的焦點所在,大廳中的眾人,在瞧得此人後,眼中也是閃過些許驚訝,似乎是有些驚異此人為何會突然現身。

「竟然是黑皇宗少宗主莫崖?」

「沒想到連他都是驚動了出來,聽說這莫崖年齡尚還不過三十,便已至六星斗皇,如今實力,即便是宗內一些長老。也是難以匹敵埃」

「真是恐怖的修鍊天賦啊,據說黑皇宗之內皆是對其抱有莫大期望,想必此人很有可能達到斗宗之階。」

聽得周圍那些響起的竊竊私語,蕭炎心頭也是一動,微眯的目光在對面那白衣男子身上微微掃動,心中略感驚異,除了當初在迦南學院所遇見那名前來接走薰兒的那個傢伙之外,恐怕這人是他所見過年紀最輕的斗皇強者了。

當然,林修崖,林焱,柳擎三人也是有著絕佳的修鍊天賦,他們三人雖然未至斗皇階別,但年齡卻是比面前這位白衣男子要小一些,誰也不能肯定幾年之後,他們能不能晉入斗皇之階,因此真要比較起來,他們的天賦,其實也不會比面前這人弱多少。

不過不管如何說,能夠在這種年齡達到斗皇之階,絕對都是屬於那種人中龍鳳,而光憑這,這白衣男子便的確有著俯視眾人的本錢。

在蕭炎心中對這白衣男子的實力而驚訝時,後者心頭,也是翻起了不小的浪花,經過先前那電光火石般的交手,他能夠知道,面前的這位看上去比他還要年輕許多的黑袍青年。也是一名貨真價實的斗皇強者,這一點,倒是令得他心中略有些不舒服,從小到大,他一直都是在一片天才的洋溢聲音中成長,宗內將其奉為宗主接班人來培養,這些年中,宗內不知道將多少天材地寶用在了他的身上,所謂的,便是想讓他有機會達到斗宗階別,而他,也的確沒有讓人失望,經過那無數天材地寶的堆砸,他成功的在三十歲之前,晉入了斗皇之階。

在三十歲之前達到斗皇,這是莫崖心中最引以為傲的事,因為宗內那些長老,在達到斗皇階別時,至少也是四五十歲,後續潛力,遠遠不及他。

然而心中的那份驕傲。今日卻是首次有些受創,面前的黑袍青年,年齡明顯比他小上不少,然而憑藉著先前的那般交手,所展露而出的實力似乎並不比他弱多少,這般比較,難免有些令他受挫。

當然,這種情感,在持續了一瞬,便是被莫崖迅速的壓制在內心深處,能夠在這般年齡達到斗皇之階,也足以說明他的優秀,一些外界因素,想要對他造成什麼陰影或者阻礙,可是相當不易。

「呵呵,這位朋友言重了,先前那小姑娘可不是尋常之人,若是在下不多使一分力,怕下場也該和這傢伙相差不多了。」雪白袖袍輕輕揮動,莫崖對著蕭炎一拱手,笑吟吟的道。

望著莫崖臉龐上的那柔和笑容,蕭炎卻是眉頭微皺,將因為被前者推卸而開,差點出醜,而小臉出現了憤怒的紫研拉住,淡淡的道:「那閣下出手是何意?莫非與此人是一路的?」

「朋友誤會了,在下黑皇宗莫崖,正是這黑皇閣管事者,本來這些事是不該管。但畢竟這裡是黑皇宗招待貴賓的地方,若是見血了,的確有些不太好,所以方才出手。」莫崖微笑道。

「那為何先前他來找麻煩時不出手?」蕭炎嘴角挑起一抹嘲諷,道。

見到蕭炎緊緊相問,那莫崖眼中也是微冷,不過臉龐上的笑容,卻依然是如春風般的柔和:「這位朋友,一些小衝突而已,這在黑角域再正常不過,還請看在在下的面上,將此事擱下,如何?」

目光淡淡的在那艱難的爬起身,然後用怨毒目光盯著自己的奎剎身上掃過,蕭炎心中殺意卻是沒有絲毫減弱,此人實力雖然並非很強,但的確是一個危險分子,如今仇怨已經結下,放過的話,那會是個不小的憂患,但如果現在想要取其性命,那面前的莫崖定然會插手,一個莫崖或許不會讓蕭炎太過忌憚。可他卻是知道,在這黑皇閣之中,還有著不少黑皇宗的強者在一旁關注,若他真與這個黑皇宗少宗主動手的話,恐怕他們不會袖手旁觀。

在蕭炎心中念頭閃爍間,背後一陣香風緩緩飄來,最後瀰漫而開,令得眾人皆是精神一振,目光望去,卻是見到一身白裙的小醫仙正蓮步輕移而來。

莫崖望著那身姿婀娜的小醫仙,後者那股出塵的空靈氣質。令得他微微一怔,眼中劃過一抹異彩,這般女子,的確當屬極品,遠非那些胭脂俗粉可比。

「算了,此處不宜爭執。」小醫仙行至蕭炎面前,卻是輕聲道。

聞言,蕭炎倒是一怔,以小醫仙的性子,怎會說出這般話來?目光帶著一絲疑惑的轉頭,望著小醫仙,後者對著他微不可察的眨了眨眼睛。

「算你好運,下次帶人找麻煩前,最好打聽清楚點,不要隨便便是被人當槍使。」見到小醫仙這般模樣,蕭炎似是明白了什麼,微微點頭,對著那滿眼怨毒的奎剎冷笑道。

聽得蕭炎的話,那奎剎眼角跳了跳,死咬著牙,目光中怨毒更甚。

「呵呵,多謝小姐化解麻煩了。」那莫崖見狀,微微一笑,沖著小醫仙含笑拱手道。

對於他這般客氣舉止,小醫仙卻只是淡淡的瞥了他一眼,然後便是收回目光,微垂眼瞼。

直接被小醫仙無視,那莫崖也是微微一怔,旋即略感尷尬,這麼多年,他還是首次被女人給予這種待遇,不過越是如此,他心中的那分跳動,便越是激烈。

「不知朋友名諱?以後若是有事的話,儘管來找我,在這黑皇城之內,在下還是略有薄面。」小醫仙不給他半點套關係的機會。那莫崖也不急,微微一笑,便是將話頭轉向了蕭炎,很是客氣的笑道。

「岩梟。」簡簡單單的吐出兩字,蕭炎對著莫崖拱了拱手,淡淡的道:「少宗主,既然事情已經完畢,在下還有要事,便先告辭了。」

說完,蕭炎也不待莫崖回話,抬腳便是對著黑皇閣的住所區域行去,其後,小醫仙二人緊跟而上。

望著那從身邊走過的窈窕身影,莫崖輕嗅了一口殘留的淡淡香氣,嘴角緩緩挑起一抹異樣弧度,如此女子,方才能陪上優秀的他埃

「莫少,就這樣放過他們?」望著蕭炎三人離開的身影,那奎剎抹去嘴角血跡,對著莫崖微怒的道。

「那你還想怎樣?那個小女孩與岩梟,皆是斗皇階別的強者,即便是我黑皇宗也不想隨意得罪,先前只是讓你前來試探對方底細,哪想到你這蠢貨直接動手。」莫崖臉龐上笑容緩緩收斂,冷聲道。

「那莫少打算怎麼辦?那小子說走就走,明顯沒把你放在心上埃」奎剎一滯,咬了咬牙,旋即陰聲道。

「先探探他們的底,只要人還在這黑皇城中,便一切都在我掌控之中。」莫崖淡淡一笑,手掌輕輕抓了一把空氣,旋即輕嗅了一口氣,在心中喃喃道:「如此佳人,可不能輕易放棄埃」

蕭炎三人行出人聲鼎沸的大廳,蕭炎腳步方才逐漸減緩,轉頭望著沉著小臉的紫研,不由得無奈的搖了搖頭,笑著道:「還心裡不爽呢?」

「哼,你為什麼不出手幹掉那個一臉賤相的傢伙?」紫研偏頭怒視著小醫仙,哼道:「如果是彩鱗姐姐,她就會直接殺了那傢伙。」

聞言,小醫仙也緩緩停下腳步,看了蕭炎一眼,瞧得他那滿臉無奈之色,旋即輕聲道:「放心吧,那傢伙活不過三天時間,而且,死得比直接了斷他更加凄慘。」

「你下毒了?」蕭炎詫異的道,他可是沒有絲毫的感覺埃

小醫仙嘴角浮現一抹淺淺笑意,微微點頭,瞧得蕭炎詫異,不由得輕笑道:「煉丹,我的確不如你,但這毒術,你卻是遠不及我。」

蕭炎聳了聳肩,這一點他自然是沒有絲毫的懷疑,他是煉丹起家,而小醫仙是靠毒起家,兩人是兩條不同的路子,在各自的領域都是有著不小成就,雙方自然是難以相比。

「不過那莫崖看你的眼色似乎有點不對啊,你多多注意點吧,可別中了美男計。」蕭炎想起先前那傢伙看小醫仙的眼神,便是不由得笑道。

小醫仙輕瞥了蕭炎一眼,緩步向前,平淡的聲音徐徐傳來。

「他敢有那念頭,我便讓他徹底的變成廢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