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破蒼穹>第八百一十一章破宗丹第一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百一十一章破宗丹第一更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魔法

第八百一十一章破宗丹

目光緩緩的從面前那十來個雪白的玉盒之中掃過。蕭炎輕吸了一口氣,將心中的波動壓制而下,屈指一彈,碩大的「萬獸鼎」便是憑空浮現,旋即重重的砸落下地,帶起一道低沉的鐘吟聲響。

虛眯著眼眸,蕭炎腦海之中閃過再次閃過那「破宗丹」的煉製之法以及種種所需要注意之處,半晌之後,眼眸陡然睜開,漆黑眸中,碧綠火焰升騰而起。

「噗1

細微的聲響中,一縷碧綠火焰自蕭炎之間竄出,旋即指尖一彈,火焰便是化為一道流光,閃電般的竄進葯鼎之中。

火焰剛剛進入葯鼎,細小的身體便是猛然膨脹,短短一瞬間,細小的火焰便是化為熊熊烈火,在葯鼎之內瘋狂的燃燒了起來,而隨著碧綠火焰的升騰,那「萬獸鼎」表面的赤紅色越加刺眼。看上去就猶如一團妖嬈而舞的焰火般。

「這韓楓所留的葯鼎果然不是尋常之物,在異火多次的炙烤下,竟然還能保持無恙,品質怕都是與老師那尊「黑魔」有得一拼了。」望著那使用了這麼多次,可依然表面沒有絲毫裂縫的「萬獸鼎」,蕭炎眼中也是掠過一抹滿意之色,喃喃道。

待得葯鼎之內的溫度達到了一個恆定程度之後,蕭炎手掌一招,一個散發著些許寒意的雪白玉盒便是被其吸入手中,玉盒之內,安靜的躺著一株宛如冰雕般的枯樹枝,然而雖然這東西外形不太好看,可那從其體內散發而出的濃郁葯香,卻是令得人知道,這可不是什麼尋常之物。

此物名為「寒髓枝」,並未是樹枝,而是在極寒之地,由極其精純的寒性能量所凝聚而成,若是修鍊冰系鬥氣的人將之煉化吸收,將會令得鬥氣寒意更勝,因此這東西在他們眼中,簡直堪稱無價之寶,蕭炎能夠將之得到,也是虧得機緣使然,僥倖的闖進了一處深山寒潭,不過事後也是被隱藏在其中的一頭即將突破至七階的魔獸瘋狂的追殺了百多里,方才順利逃生。

雙指拎著「寒髓枝」。一股冰冷刺骨的寒意迅速隨著指尖滲透而進,幾乎令得整條手臂都是變得麻木下來。

目光瞥了布滿薄薄冰屑的手臂一眼,蕭炎心神一動,體內碧綠火焰便是迅速流淌而來,迅速的將那侵入體的寒意盡數驅逐。

手掌輕輕一拋,寒髓枝便是被極為準確的投入到了葯鼎之中,碧綠火焰猛的涌動,宛如猙獰大口般,直接將其一口吞噬。

面對著火焰的焚燒,那寒髓枝卻並未坐以待斃,反而是源源不斷的散發出一股股冰寒霧氣,試圖阻擋下那高溫的侵蝕。

霧氣與碧綠火焰互相侵蝕,在嗤嗤聲響中,那交接處甚至都是泛起了淡淡的白霧,這寒髓枝憑藉著那凝聚了無數年的極寒能量,居然能夠與琉璃蓮心火進行短時間的僵持。

「果然不愧是能讓得那等魔獸拚死守護的東西氨見到葯鼎中的這一幕,蕭炎嘴中嘖嘖驚嘆了一聲,旋即心神一動,只見得那葯鼎之內,溫度驟升!

而在溫度越來越高的的火焰焚燒下,那寒髓枝終於是逐漸抵擋不祝表面上那宛如冰晶般的東西,開始有著融化的跡象。

見到這一幕,蕭炎也是輕鬆了一口氣,這也多虧了他的是異火,若是換作尋常火焰的話,恐怕光是將這寒髓枝煉化,便是至少得需要一兩日的時間,而那樣的話,不僅消耗時間,而且對於鬥氣的消耗,也是極為龐大的。

異火,對於煉藥師來說,的的確確不亞於真正的神兵利器。

煉化,約莫持續了一個小時左右,那堅固的寒髓枝終於是徹底的化成了一團雪白色的粘稠液體,液體流轉之中,散發出極其濃郁的精純能量。

煉化完畢,蕭炎再花費了半小時時間,方才將之淬鍊完畢,然後也不歇息,手掌一動,再度將另外一株同樣堪稱頑固的藥材,投入葯鼎之中

時間,在封閉的密室之中緩緩流逝,而那擺放在蕭炎面前玉盒之中的藥材,卻是逐漸的減少,一股互相摻雜的濃郁葯香,徘徊在密室之中,宛如雲霧。

而隨著藥材的逐漸提煉完畢。蕭炎臉色卻是越加凝重了起來,他知道,到了後面,方才是真正的棘手,這破宗丹可以說是蕭炎至今為止親手煉製的最高等級的丹藥,所以成功率,也是頗低。

破宗丹即便是放眼六品丹藥之中,也算是上品之列,這種等級的丹藥,對於真正的斗宗強者或許沒有什麼直接的作用,但是卻能夠吸引一些大勢力爭相搶奪,畢竟,只要擁有了這種丹藥,說不定便是有機會使得本門再添一名斗宗強者,這對於那些以傳承為重的勢力來說,幾乎是有著無可抵禦的誘惑力。

光是想想看這黑皇宗,為了培養莫崖這位少宗主,這些年花費了多少天材地寶,便是可知。

當然,想要煉製這破宗丹,所需要的材料,皆是那種珍稀之物,若非蕭炎那大半年的趕路中依靠著紫研的天賦能力。弄了不少身家,恐怕也湊不齊這些材料。

而即便是如此,蕭炎在這大半年之中,也只是湊齊了三幅材料而已,也就說說,煉製這破宗丹,蕭炎有著三次的機會,若是全部失敗的話,想要再次煉製,便是得不知道要到何年馬月了。

如今蕭炎的煉藥術,煉製一些尋常六品丹藥倒是沒有太大的問題。但這破宗丹卻不是尋常之物,即便是他,煉製起來的成功率恐怕也不會超過四成,這還是有著異火增幅的結果,若是尋常六品煉藥師動手煉製,恐怕成功率將會更低。

蕭炎也同樣知道煉製這破宗丹的困難程度,所以也是不敢有著絲毫的怠慢,目光死死的注視著葯鼎之內的動靜,某一刻,心神猛的一動,直接是將葯鼎之內那些提煉完畢的精純藥材,驟然壓縮!

「噗1

眾多藥材剛剛接觸,一種劇烈能量波動卻是爆發而出,旋即在一道低低的聲響中,那些好不容易方才提煉而出的精純藥液,居然便是被震得消散了大半。

感受著葯鼎之內的變故,蕭炎眉頭微微一皺,旋即輕嘆了一聲:「果然每次都這樣,第一次的確艱難埃」

坐於石床之上,蕭炎沉吟了片刻,腦海之中不斷的回放著那藥材融合時所產生的些許異象,好半晌之後,方才再度凝神,清理了葯鼎,再度重新開始

煉製丹藥,也是一項繁瑣而枯燥的事情,蕭炎在第一次失敗之後,又是花費了將近五六個小時,方才再度將第二幅藥材提煉完畢,此次在融合時倒是因為蕭炎的小心控制而沒有再出現什麼問題,但在最後丹藥即將凝成雛形時,卻又是出現了一點小小偏差,於是,一爐寶貴藥材,再度報廢,望著那些報廢的藥材,蕭炎心頭都是在滴血。這些藥材可不是說能買就買到的埃

「該死的,還是低估了這東西的困難度埃」

強忍住滴血的心,蕭炎半晌后逐漸的將心神平穩而下,有些手抖的再次拿出最後一幅藥材,這是他最後一次機會了,若是再失敗的話,這破宗丹短時間內是別想煉製了。

目光凝定在藥材之上,如此好片刻后,蕭炎終於是狠狠的一咬牙,手印一動,葯鼎之中,火焰再度升騰而起。

火焰躥騰,碧綠的火光照射在蕭炎那張異常凝重的臉龐之上,顯得格外的冷肅,一株株珍貴的藥材,隨著蕭炎的手起手落,不斷的落進葯鼎之中,旋即被火焰一口吞噬。

時間,在火焰翻騰間,如指尖沙般的悄然流逝,而蕭炎額頭之上,也是開始隱隱出現了細密的汗珠,長達一日的不間斷煉製,即便是他,也是有些感到吃力。

這一次,蕭炎幾乎是將靈魂力量盡數侵入到了葯鼎之中,其內所發生的任何動靜,都是能在第一時間被他所察覺,而在他這般高強度的關注下,葯鼎中的眾多精純藥液,也是逐漸的開始了融合

融合,在蕭炎心驚膽顫中進行著,不過所幸,此次,並未在這個環節出什麼差錯,而隨著藥液的融合完成,一團半個拳頭大小的斑斕液體團,便是出現在了葯鼎之內。

望著那種種藥力互相摻雜的液體團,蕭炎心中卻並未因此而鬆氣,心神依舊緊繃,靈魂力量將火候控制在這個完美般的程度上,緩緩的釋放著溫度,令得那液體團之內的眾多藥液,開始徹底凝結。

隨著液體團的緩緩縮減與凝結,約莫半個小時后,那液體團表面開始逐漸變得堅硬,一枚表面凹凸不平的丹藥雛形,緩緩的成形

望著那終於順利凝成的丹藥雛形,蕭炎終於是將壓在心頭的大石撤去,最艱難的幾個步驟已經完成,接下來,只要保持好火候,將這丹藥雛形好生溫養,那麼破宗丹,便應該算是成功煉製而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