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破蒼穹>第八百一十九章拍賣乾屍第二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百一十九章拍賣乾屍第二更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魔法

第八百一十九章拍賣乾屍

天雁九行翼。這是當初從那金雁宗的宗主落雁天身上所得,在得到這卷飛行鬥技的製造捲軸之後,蕭炎也是常有研習,對這東西的製造有著一些了解。

總體說來,這天雁九行翼的確有著其獨到之處,從某一種方面來說,這也是相當一種另類的進化飛行翼,因為這種飛行鬥技的強悍程度,完全取決於煉製的材料,若是煉製的材料高階,那麼即便是對於一些斗宗階別的強者,也是有著莫大的幫助,但若是材料不行,那麼也就只得淪落為雞肋。

而煉製這天雁九行翼最重要的材料,便是一些飛行魔獸的翼翅,據這捲軸之上記載,那落雁天的天雁九行翼,便是由一對六階魔獸的雙翼所製作而成,算起來,也並非是極上品,但是其飛行速度。即便是美杜莎都是趕之不上,若非當夜是暗中偷襲,想要取這傢伙的命還真是挺難的,畢竟他一旦打不過,撒腿就跑,憑藉著天雁九行翼的速度,誰能追的上?

在當初得到天雁九行翼的製作方法時,蕭炎也很是眼熱,不過後來隨著對其了解的加劇,也是明白了這東西製造的困難程度,而且以蕭炎的性子,自然是寧願花費眾多精力與時間製造最好的,也不願意隨便找個什麼魔獸翼翅來充數,所以這東西一直都被他放於納戒之中,很少提及,直到今日那具明顯來歷不凡的神秘魔獸屍體出現

對於這一具魔獸乾屍,蕭炎心中相當滿意,憑藉著出色的靈魂感知力,他能夠隱約感覺到那一對宛如玉石般的白骨翼翅之中,蘊含著一股充沛的精純能量,因為他對於那白髮老者所說這魔獸乃是一具即將進入八階等級的魔獸之言,倒也是略有一點相信,畢竟在死後這麼久,雙翼之中還能蘊含著如此充沛的能量,這一點,倒是蕭炎這麼多年之中,首次所見。

眼眸微眯的緩緩在那體型龐大的魔獸乾屍之上掃過。片刻后,蕭炎微微點頭,他能肯定,若是用這對宛如玉石般的骨翼煉製天雁九行翼,其速度,絕對將會比那落雁天的速度,更為快捷,而他若是擁有了這等飛行之翼,恐怕斗宗階別之中,也是少有人能與他在速度之上相媲美,而與一些斗宗強者爭鬥時,即便是打不過,但若是要逃命,應該也並不算太過困難。

在蕭炎心中念頭轉動時,一旁那全身包裹在黑袍之中的紫研,身體卻是突然的顫抖了一下,雖然這顫抖弧度極小,但依然被近在咫尺的蕭炎感應到,當下疑惑的低聲道:「怎麼了?」

「不知為何,這魔獸乾屍一出現,我便是有些感到不太舒服」黑袍下的紫研。眨了眨眼睛,也是有些茫然的輕聲道。

聞言,蕭炎一怔,旋即心中猛然閃過一道難以置信的念頭,膛目結舌的道:「那個這魔獸乾屍,不會跟你有什麼關係吧?」

紫研的本體是一種頗為神秘的魔獸,而且由於不能變回本體,因此誰也不知道她是屬於何種魔獸,但據蘇千大長老所說,紫研是他在深山之中帶回內院的,而面前這神秘的魔獸乾屍也是黑皇宗從山林中偶然所遇,難道這兩者間,存在著什麼關聯不成?或者說面前這具魔獸乾屍,就是紫研的父母之一?

「你才跟它有關係呢」對於蕭炎這話,紫研卻是微怒的嗔道,魔獸之間皆是有著血脈感應,若面前這頭魔獸乾屍與她有什麼關係的話,紫研必然能夠清晰的感覺到,但她所感覺到的那種不舒服感覺,卻並非是這種感應,而是宛如一種天敵般的碰面,互相都是感到不太舒服,當然,此刻的魔獸乾屍早已經失去了生命跡象,它倒是不會因此而感到什麼不舒服

聽得紫研的話,蕭炎倒是輕鬆了一口氣,若這魔獸乾屍真與她有些關係的話,那蕭炎即便是再垂涎,也是不敢將之分屍用來煉製天雁九行翼啊

「或許是你實力不及這頭魔獸乾屍。方才會有這種感覺吧,魔獸的感應總是要比人類敏銳許多」蕭炎拍了拍紫研的小腦袋,微笑著安慰道。

「嗯。」紫研悶悶的點了點頭,那對泛著紫色的寶石眸子,卻依然是不由自主的停在那巨大魔獸的身體上,纖細柳眉微微蹙著。

這有些異於尋常拍賣品的東西,倒的確是引起了不少貴賓席上的那些大勢力的注意,一頭即將突破八階的絕世凶獸,對於在座的任何人來說,都是一個相當驚悚的存在,若是刺客這頭絕世凶獸還有著氣息的話,那麼這拍賣場內的那些實力強勁的老傢伙,定然會第一時間腳底抹油的跑路,到了他們這一個層次,比尋常人更加的明白,一頭即將突破八階的凶獸,是一種何等可怕的存在

但是還好,這只是一頭已經沒有了生命跡象的魔獸屍體,還是那種不知道被風乾了多少年的乾屍,如此一來,在座的人,倒是絲毫不掩飾自己的那分好奇之心,一些勢力圍攏處。皆是開始竊竊私語,看這模樣,似乎都是對這東西有著不小的興趣,而這之中,那魔炎谷一干老傢伙,討論得最為興奮與起勁。

拍賣台上,白髮老者笑眯眯的看著竊竊私語的貴賓席,他知道,這些傢伙才是存貨最豐富的一批人,只有他們,方才能夠拿出真正令得黑皇宗心動的東西。

「呵呵。諸位,這頭魔獸乾屍,自從我們黑皇宗得到之後,便是一直完美的儲存著,並未受絲毫的損壞,而且我也能向大家保證,這魔獸乾屍,我黑皇宗絕對沒有動過,也就是說,這魔獸體內究竟有什麼,我們也不知情,同樣的,至於其中是否有著一枚即將突破八階的超級魔核,我們同樣不知道。」白髮老者微笑著道。

白髮老者的話語,無疑是再度扔下了一枚頗具火力的炸彈,誰都知道,這種絕世凶獸幾乎渾身是寶,表皮可做護甲,爪牙比一些特殊金屬打造的武器更加鋒利,體內血液定然也充斥著雄渾狂暴的能量,對於一些煉藥師來說,是絕佳的煉丹材料,當然,還有最重要的,那便是魔核,可以想象,一枚即將突破至八階的魔獸魔核,其內蘊含著何等可怕的能量!

這些東西的價值加起來,已是難以估量,所以說,白髮老者的這一番話,是瞬間便是令得這魔獸乾屍身價暴漲了許多

「不要廢話了,直接開價吧。」

竊竊私語在拍賣場之中不斷的響起,半晌之後,終於是有著一名貴賓席上的男子,略有些迫不及待的喝道。

聽得喝聲,白髮老者臉龐上的笑容依然不減。他沖著拍賣場中微微搖頭,笑眯眯的道:「諸位貴客,想必大家也知道一具即將突破八階的魔獸價值是何等之高,用金幣,已經不能來衡量其價值,所以,此次拍賣,不賣金幣,而是以物換物1

聽得白髮老者這般要求,貴賓席上不少人皆是皺了皺眉頭,旋即皆是陷入了沉默,對他們來說,金幣沒了,還能再弄到手,反正錢這東西永遠不怕弄不到手,但是以物換物的話,想要換取這頭魔獸乾屍,便至少也是要拿一些真正的重量級東西出來,但是那種級別的東西,誰不是當寶貝一樣藏著?讓他們拿出來換取,可是相當的肉疼的啊,而且那貴賓席上,不少人都是打算將寶貝留到最後,用來競爭菩提化體涎,此刻在這裡浪費的話,後面的競爭,則是要少不小的把握。

望著那沉默下來的拍賣場,那白髮老者雖然臉上笑容依舊,可額頭上也是滲出了許些冷汗,這魔獸乾屍其實也並不是他所說中的那般高價值,不然的話,黑皇宗也就不會拿出來拍賣了,這魔獸已經不知道死亡了多少年,在這般歲月腐蝕下,其體內已經沒有了太多的能量痕,而且他們還使用過秘法偵探,這乾屍之中,血液的含量,也是少得可憐,至於那所謂的魔核咳,也是沒有絲毫的感應,這也就是說,誰想要拍買下這魔獸乾屍,就得做好賭博般的準備,如果其內有魔核或者血液等等之物,那便能賺上一筆,但若其內只有一堆風乾的肉塊的話,那麼,就得做好血本無歸的打算

而貴賓席上的這些人,也並非是傻瓜,對於這一點,他們同樣清楚,白髮老者那滿口保證,在他們眼裡看來卻跟ji女的承喏一般,沒有絲毫的可信性,因此對於是否真要拍買,很多人心中都是沒有底。

時間一分一秒的度過,拍賣場之中氣氛依舊沉默,那白髮老者衣服背心已被汗水打濕,宗內對這魔獸乾屍可是寄予厚望,若是連拍賣都拍不出去,那他可就得工作不得力,而面臨著宗內懲罰。

沉默繼續持續,而就在那白髮老者即將有些忍受不了時,貴賓席上,一道全身包裹在黑袍之中的人影,卻是緩緩站起,淡淡的聲音,將拍賣場中的沉默打破了去。

「兩枚斗靈丹,一枚皇極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