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破蒼穹>第八百二十五章見面第二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百二十五章見面第二更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魔法

第八百二十五章見面

手掌輕輕的拉了拉黑色斗篷。蕭炎目光輕掃向面前的那一臉乾笑的莫天行,語調平緩的道:「莫宗主,您不是看不上在下的斗宗丹么?」

聞言,莫天行不由得尷尬一笑,他知道這是蕭炎對他拍賣場中那事有些耿耿於懷,當下苦笑道:「岩梟先生,這事老夫也是無可奈何啊,這種事情,一般都是宗內長老商討,他們執意覺得鷹山老人的東西更加適合我黑皇宗,那老夫也不好一意孤行埃」

對於莫天行這番說辭,蕭炎卻是不置可否,以前者在這黑皇宗之內的地位,幾乎是一言九鼎的地步,即便是眾長老的話語權也不可能跟他相比,所以他這話,簡直是沒有半點可信程度。

當然,不管是否可信,蕭炎也沒必要在這上面糾纏,既然他對破宗丹有興趣,這自然是沒有問題。只要能拿出讓他心動的東西來換取,他沒有半點意見。

「難道莫宗主還能拿出第二份菩提化體涎不成?」蕭炎淡淡笑道。

聽得這話,莫天行臉龐上的笑容頓時一僵,旋即無奈的道:「岩梟先生說得哪裡話,這菩提化體涎即便是我黑皇宗,也獨有一份,而且這一份,很快也是要變成鷹山老人所有。」

「在下現在只對菩提化體涎感興趣,至於其他的東西么」蕭炎語氣平淡的搖了搖頭。

「岩梟先生,事情可以好好商量嘛,要不,我黑皇宗提供藥材,讓先生煉製這破宗丹,不管你能煉製成功多少,只要給予我黑皇宗一枚便好,其餘的全歸你,如何?」莫天行連忙道。

「算了,在下沒那閑工夫留在黑皇宗專門煉丹。」聽得這話,蕭炎口氣頓時冷了下來,也不再與這個沒誠信的老傢伙多談,拱了拱手,便是直接帶著小醫仙二人轉身離開。

莫天行臉色一陣青一陣白的望著蕭炎三人的背影,片刻后,眼神方才湧現許些陰沉,手掌猛的砸在桌面之上,一股兇猛勁風,直接將堅固的桌面震成粉碎。

「宗主。他不答應么?」聽得大廳之中的傳來的巨響,兩道身影連忙從廳後行出,赫然便是那齊山與莫崖,此刻的兩人,皆是小心翼翼的問道。

莫天行臉色陰沉的點了點頭,冷聲道:「這傢伙,也真是太囂張了,我黑皇宗提供藥材任其煉製,而且事後只拿取一枚破宗丹,便宜都讓他佔去了,竟然還不滿意。」

「有點本事的年輕人都這樣,心氣高。」齊山冷笑道。

「父親,現在您打算怎麼辦?那破宗丹難道便不要了不成?」莫崖微皺著眉頭,略有些心急的道,他知道,若是有了這枚破宗丹,那麼對於他來說,便是有著無盡好處,說不定日後突破斗皇,也就全指望這東西了,因此。如今一見到談判談崩,頓時有些急了。

「急什麼急?難道你還想直接硬搶不成?那傢伙身旁那白衣女子可不是好惹的,即便是我,也沒有絕對的把握拿下她。」莫天行喝斥道。

被莫天行一頓喝斥,那莫崖也是不敢再說半句話,心頭那份急切,卻依然是沒有減弱。

「那宗主的意思?」一旁的齊山,低聲道。

「先看看情況吧,他們的目標明顯也是沖著菩提化體涎而來,而鷹山老人也不是省油的燈,想從他手中奪取東西,可不是什麼簡單的事,若是到時候那白衣女子與之站得兩敗俱傷,我或許可以暗中出手」莫天行眼瞳之中掠過些許陰寒,緩緩的道:「既然這個小子敬酒不吃,那也就別怪老夫心狠手辣了。」

聞言,那莫崖心中方才鬆了一口氣,抬起頭來,目光望著蕭炎三人消失的地方,眼中也是閃過一抹森然與嫉妒。

行出黑皇宗大廳,蕭炎嘴角依稀殘存著些許嘲諷,這個老傢伙,竟然想讓他給他們專門煉製破宗丹,這想法可真是相當之美好與天真。

原本蕭炎便是對於這老傢伙選擇了鷹山老人而有些耿耿於懷,哪想到他竟然還會提出這種法子來將蕭炎手中的破宗丹搞到手破宗丹的藥材,對於蕭炎來說,並非是急需,所以他可沒必要留下來專門給他們當苦力。

而且對於那些所謂的藥材,蕭炎也並不是很看重。有著紫研那對藥材的特殊感應,尋找藥材對於他來說,並非是極難的事。

「破宗丹畢竟太過珍貴,那老傢伙心中也清楚,若是要拿東西來換取的話,尋常東西必然拿不出手,而一些太過珍貴的東西,又捨不得拿出來,所以只得採用這般辦法,或許,在他心中,還認為你撿了不少便宜呢。」似是感受到蕭炎的些許冷笑怒火,小醫仙微笑道。

「虧他還是一名斗宗強者呢,既然如此吝嗇。」紫研撇了撇小嘴,很是鄙視的道,藥材,對於她來說,幾乎是最不值錢了,只要她往那些深山老林一鑽,自然能夠尋找到一些蘊含著濃郁能量的藥材,而這個老傢伙竟然想用這些在她眼裡看來很是低廉的東西來換取破宗丹,也難怪她會如此的不屑。

蕭炎輕吐了一口氣,旋即惡狠狠的咒罵道:「這個老王八蛋。將菩提化體涎換給我,不就什麼事都沒了,偏偏還要搞這一套。」

聽得蕭炎這般謾罵,小醫仙有些莞爾,看來蕭炎對於莫天行在拍賣場中沒有選擇他的破宗丹,怨氣很大啊不過想想也是,如今菩提化體涎已是鷹山老人之物,想要從這麼一名斗宗強者手中搶奪回來,那難度,可是相當之大。

「不用太擔心了,反正打著菩提化體涎主意的人又並非我們。我們大可等別人先動手,到時候坐收漁翁之利便好。」小醫仙輕聲道:「不過今**直接拒絕了莫天行,想必那老傢伙心頭也是會有些疙瘩,所以也要小心一下他們。」

蕭炎微微點了點頭,腳步剛剛跨出黑皇宗大門,迎面而來的一道灰發老者身影,卻是令得他眼瞳微縮,此人,赫然便是那鷹山老人!

鷹山老人依舊是那副面無表情的模樣,與蕭炎撞面,也只是目光隨意一瞥,旋即隱隱噙著凶戾的目光在小醫仙身上掃了掃,身形一動,便是化為一縷灰煙,詭異的閃進了黑皇宗之內。

隨著那鷹山老人的消失,蕭炎這才輕輕吐了一口氣,低聲道:「這鷹山老人,應該是來取菩提化體涎的吧?」

小醫仙微微點頭。

蕭炎白皙的手掌將黑色斗篷先前拉了拉,聲音低沉的道:「看來他打算離開了埃」

「他一出黑皇城,想必那些虎視眈眈的眾多勢力,便是會直接出手了」小醫仙灰紫雙眸緩緩的在周圍掃過,她知道,在這黑皇宗之外,定然有著無數道眼線盯在這裡,想必沒幾分鐘時間,鷹山老人出現在黑皇宗的事,便是會傳入那些勢力耳中。

蕭炎輕輕點了點頭。

「現在怎麼辦?」小醫仙低聲問道。

蕭炎眼眸閃爍,片刻后,輕吸了一口氣,沉聲道:「先去找二哥和蘇千大長老,此次動手,若是有他們的相助,定然會容易許多。」話音落下,蕭炎也就不再有絲毫遲疑,步伐一轉,便是對著蕭門所在的住宿之地快步行去。

位於城南的一處大院客廳之中,十幾道人影坐立其中。而瞧得他們容貌,赫然便是蕭厲,蘇千大長老一行人,如今的他們,並未再居住於皇閣之內,而是在城中隨意的包了個院落作為臨時歇息之地。

「有魔炎谷那行人的消息么?」蕭厲坐於首位之上,微皺著眉頭的對著一名蕭門長老沉聲道。

「稟門主,那魔炎谷的人,已經出了黑皇城,不過卻並未遠離,而是在城外紮營,看他們的模樣,明顯是在等著那鷹山老人。」一名灰袍老者,恭聲回道。

「嘿,這些傢伙,果然還想打菩提化體涎的主意」聞言,蕭厲頓時冷笑了一聲,剛欲詢問身旁的蘇千大長老,後者臉色卻是猛然一變,陡然起身,厲聲喝道:「是誰?」

見到蘇千這般舉動,眾人一怔,然而待得他們回過神來時,卻是瞧得那門口處,三道人影,已如鬼魅般的閃現而出。

三人之中,兩人包裹在黑袍之內,唯一露出容貌的一人,赫然便是那名白衣女子。

見到這突然出現的三人,蕭厲臉色也是瞬間大變,他知道,在拍賣場中時,為了那捲地階中級的尺法鬥技,他們蕭門將面前三人盡數得罪了去,此刻看這般模樣,似乎是來尋麻煩了

大廳中的一干蕭門與迦南學院的強者,同樣是因為三人的出現而有些慌亂,一時間眾人身形閃動,最後皆是竄在蘇千身後,他們也清楚,面對著一名斗宗強者,他們上前,除了送死,可沒有半點作用。

「這位朋友,拍賣場內各憑本事,似乎犯不著將恩怨牽扯上吧?老夫迦南學院大長老,還請三位看在老夫薄面,將此事揭過。」蘇千大長老面色也是湧上一抹凝重,抱拳沉聲道,面對著一名能夠煉製六品上品丹藥的煉藥師以及一名斗宗強者,即便是他,也是不敢輕易得罪。

聽得他這話,那當下的一名黑袍人似乎愣了愣,旋即哭笑不得的嘆了一聲,手掌拉著斗篷,緩緩扯下,旋即,一張布滿著無奈之色的熟悉面龐,便是出現在了目瞪口呆的蕭厲等人面前。

「大長老,您這話說得,可當真是有些嚴重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