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破蒼穹>第八百二十七章商議定計第一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百二十七章商議定計第一更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魔法

第八百二十七章商議定計

蕭炎的話。的確讓得蕭厲與蘇千略微怔了一下,不過臉龐上倒並沒有什麼意外,對於蕭炎此行的目的,其實他們也隱隱間早便猜到了一些。

「你也對那東西有興趣?」蘇千沉吟了片刻,手指輕點了點桌面,緩緩的道。

「我這位朋友需要那東西救命」蕭炎輕嘆道。

聞言,蘇千兩人一愣,旋即望向一旁的小醫仙,微微皺眉,道:「能說說是怎麼回事么?」

蕭炎遲疑了一下,目光掃向小醫仙,在見到後者點頭后,方才大略的將小醫仙的事情說了一遍,這之中,厄難毒體的事,自然也是沒有隱瞞。

「厄難毒體?」

聽得那從蕭炎嘴中冒出的名字,蕭厲倒還好一些,蘇千卻是輕吸了一口冷氣,目光震驚的望著貝齒輕咬紅唇的小醫仙,對於這種極為罕見的特殊體質,他也有所耳聞。自然是知道這東西是何等的恐怖,鬥氣大陸上以前也曾經出過厄難毒體,但這些人後來無一例外的都是帶來了一場不小的災難,那種千里之地,人獸不存的荒蕪,一直宛如噩夢般的流傳在眾多書籍記載之中。

「難怪她能在如此年紀便是成為斗宗強者,原來是厄難毒體」半晌之後,蘇千眼中震驚之色方才緩緩褪去,低聲喃喃道,從一開始他便是因為小醫仙的年齡而感到很是訝異,畢竟如此年輕的斗宗強者,可是他畢生首次所見,如果她真的是依靠著本身天賦的話,那未免可太可怕了點,即便是蕭炎,也是遠遠不及。

「厄難毒體隨著本人實力的變強,距離爆發也會越來越近,如今的小醫仙,已經只有不到兩年的時間,若是不想辦法控制的話,到時候便是會毒體徹底爆發,再次上演一幕災難悲劇。」蕭炎緩緩的道。

「那菩提化體涎能幫助她?」蕭厲皺眉道。

「嗯,只要得到了菩提化體涎,我便能幫她將厄難毒體徹底控制。」蕭炎重重的點了點頭,道。

聞言,蘇千也是略感驚訝的看了蕭炎一眼,道:「鬥氣大陸上以前也曾經出過厄難毒體。可他們最後似乎所有人的結局都是爆發而亡,可並沒有一人,成功將厄難毒體控制,畢竟其實力越強,就說明其體內毒性越濃,爆發時,也更加恐怖」

「大長老儘管放心,只要能湊齊材料,我便是有著信心。」蕭炎笑了笑,道:「不過現在最大的問題,便是如何才能將菩提化體涎弄到手,這黑皇城中,打著這東西的人,可不少埃」

「何止不少,只要稍有點實力的人,便是打著這主意。」蘇千搖了搖頭,皺眉道:「不過想要從那鷹山老人手中奪取菩提化體涎,可不是什麼容易的事啊,那個老傢伙是黑角域中的老一輩強者,實力極強,即便是我。怕也是要遜他一籌,而且那傢伙也是個心狠手辣的主,當年叱吒黑角域時,不知道多少勢力葬送在其手中,說之是血債累累也不為過。」

「大長老可知道那鷹山老人的確切實力?他背後,可有什麼背景?」蕭炎沉吟道。

「這老傢伙性格孤僻,不喜約束,因此一直是獨來獨往,不過其如今實力,應該是達到了四星斗宗的層次。」蘇千緩緩的道。

「只是單獨一人么?」聞言,蕭炎倒是略微鬆了一口氣,不管怎樣,對付一個人,總比對付一個勢力要來得輕鬆一些。

「若是讓老夫與這位小醫仙聯手的話,倒是能擒下鷹山老人,不過事情可並非是如此簡單,即便我們搶先從他手裡奪得了菩提化體涎,可又如何面對後面那眾多虎視眈眈的人?」蘇千沉聲道:「特別是那魔炎谷,此次出動的強者可不少,那方言便是一名半隻腳踏入斗宗的強者,實力極強,再加上幾名配合默契的斗皇長老,即便是面對著斗宗強者,也能拖延一二,而且,或許你也應該有所察覺,在魔炎谷的隊伍中,還有著一名不知來路的神秘灰袍人,那人。絕對是一名斗宗強者1

聽得蘇千提及那名神秘灰袍人,蕭炎眼神也是微沉,他最為忌憚的,也正是這位神秘的灰袍人

「此人是否便是魔炎谷的谷主?」蕭炎皺眉問道。

「不是,魔炎谷的谷主如今在閉關,而且那老傢伙的氣息也與這位灰袍人完全不同,所以絕不可能是同一人。」蘇千搖了搖頭,直接是否決了蕭炎的猜測。

「那這魔炎谷是從何方請來的強者助陣?一名斗宗強者,即便是再如何低調,在黑角域中也是會有著一些風聲的埃」蕭炎疑惑的低聲道。

蘇千與蕭厲也是疑惑的搖了搖頭,後者皺眉道:「以前與魔炎谷交戰,這名灰袍人也未曾現過身,想必也是近段時間,他方才與魔炎谷行到一起吧。」

蕭炎微微點頭,旋即手掌緊握,輕聲道:「不管這傢伙是什麼來路,反正菩提化體涎,此次,是必須得到,不然的話,等到那鷹山老人帶著東西往深山老林一鑽,又是消失了蹤影,到時候。得去哪裡再尋一份菩提化體涎?」

「你若真想打菩提化體涎的主意,老夫倒是建議不要第一個動手,如今這菩提化體涎是一個燙手的東西,誰拿都是將會引來無數貪婪目光。」蘇千緩緩的道:「螳螂捕蟬黃雀在後,黃雀之後,還有獵人,這種混亂搶奪,越先出手的人,則處境越加不利。」

「大長老的意思是,等到最後才出手?」蕭炎遲疑道。

「即便不是最後一個出手,但也不能是第一個出手。關注情勢,恃機而動。」蘇千眼眸微眯,淡笑道。

聞言,蕭炎沉默了一會,也是微微點頭,道:「既然如此,那便聽大長老所言吧。」

「放心吧,鷹山老人那裡,有著蕭門探子,這城中一旦有任何變故,我們便是會第一時間得到消息。」蕭厲笑著道:「這兩日,你們便先在這裡休息,一有情況,便會通知你們。」

蕭炎點了點頭,有著蕭門人手幫忙,他們自然也能省去不少的麻煩。

見到正事商談完畢,大廳中氣氛也是略顯輕鬆了些,蕭厲令得侍女將茶水奉上,談話間,突然將話題一轉:「對了,三弟,加瑪帝國內怎麼樣了?上次我接到大哥發來的求救信,說是出雲三大帝國以及三大宗門聯合進攻炎盟?當初因為那時剛與魔炎谷大戰,人手分不出來,待得後來情勢稍好了一點時,帝國內又是傳來了安然無恙的情報。」

聽得蕭厲這突然間的問題,蕭炎臉龐略微僵了僵,一旁小醫仙那捧著茶杯的縴手也是微微一顫,濺出了幾滴茶水,微垂著眼瞼,臉頰略有些不太自然。

「呵呵,已經沒事了」輕放下茶杯,蕭炎狠狠的盯了一眼一旁撇了撇小嘴的紫研,然後打著哈哈隨意的應付了一聲,然後連忙道:「二哥,你先幫我們安排一下住所吧,這幾日。我們可未曾好好休息過。」

「既然如此,你們便先去好好歇息一晚上,明日若是有消息了,我會讓人通知。」

聽到沒事,蕭厲也就放下了心,笑著點了點頭,揮手叫來侍女,將蕭炎帶向院后的房間。

行走於幽靜的院落走廊中,蕭炎瞥了一眼一旁臉色的小醫仙,輕聲道:「放心吧,沒事,這事也怪不得你。」

小醫仙微微點頭,旋即苦笑了一聲,如果當初早點知道蕭炎便是炎盟之主的話,也就不會有那長達一年的戰爭了,如今此事已經發生,她也只能慶幸在那場戰爭中,並未令得蕭炎的親人有所傷亡,不然的話,她也真沒臉呆在蕭炎身旁看著他為自己的毒體之時奔波費神。

「好了,你先休息吧,有事明日再說。」見到前面侍女停在一處房間面前,蕭炎微微一笑,沖著小醫仙道。

「嗯,你也早點休息。」小醫仙見天色已經不早,也就點了點頭,旋即對著蕭炎柔聲說了一句,輕移蓮步,行進房間之中。

目送著小醫仙進房,蕭炎也是輕嘆了一口氣,旋即轉過一條走廊,快步行入自己的房間之中。

夜色宛如一塊黑幕,籠罩著整座黑皇城,淡淡的清涼月光,透過雲層傾灑而下,最後照射在房間之中,閉目修鍊的黑袍青年身上。

一道宛如實質般的能量,在蕭炎鼻尖徘徊,最後被其吸入體內,幾經煉化,方才化為一絲精純鬥氣,融於身體之內。

緊閉的眼眸緩緩睜開,感受著體內那些因為力量的充盈而發出雀躍的無形之聲的細胞,蕭炎也是微微一笑,旋即手掌一揮,一蹲黑色龐然大物,頓時閃現在這面積不小的房間之中。

黑色物體體積不小,一出現便是佔據了大半個房間,一對宛如玉石般的骨翼,在柔和燈光的照射下,反射著淡淡的熒光,看上去分外奇異。

而這東西,自然便是蕭炎費了不少代價,方才從黑皇宗手中換來的那具魔獸乾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