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破蒼穹>第八百三十五章果然是你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百三十五章果然是你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魔法

第八百三十五章果然是你

突如其來的笑聲。也是瞬間令得場中眾人臉色一變,旋即目光猛然轉向聲音傳來之處,只見得在那山坳之外的一片高聳林尖,三道身影突兀而立,當先一人,一身黑袍,赫然便是蕭炎。

目光瞧得蕭炎三人,那鷹山老人與莫天行皆是微微一怔,旋即臉色皆是有著不小的變化,好片刻后,那莫天行方才笑呵呵的道:「原來是岩梟先生,沒想到連你也看穿了這鷹老怪的詭計埃」

蕭炎微微一笑,目光略有深意的看了莫天行一眼,含笑道:「沒想到莫宗主竟然也在這裡,真是令在下意外埃」

聽得蕭炎這番略有所指的話語,那莫天行臉色也是略有些不太自然,身為舉辦拍賣會的莊家,結果卻是暗中對拍買了物品的貴客下手,這般消息傳出去,對於黑皇宗來說,可算不得什麼好事情。雖說在這黑角域之中最重要的東西是實力與足夠大的拳頭,可必要的誠信還是需要著一點,不然的話,日後若是黑皇宗再次舉辦拍賣會,還有誰敢來參加?

沒有人不擔心在花費了高昂的價格將東西拍買到手后,卻又被人家強行奪去,到得不僅東西沒得到,反而賠上一條命,所以說,如今見到蕭炎出現,那莫天行心中也是閃過些許森寒殺意,若非是礙於忌憚蕭炎身旁小醫仙的話,恐怕莫天行早就出手了。

「嘿嘿,人家莫宗主是捨不得那菩提化體涎,所以暗中做了手腳,然後想要再次暗中奪回來,真是好手段埃」鷹山老人目光在蕭炎三人身上掃了掃,旋即在一身白色衣裙的小醫仙身上頓了頓,怪笑道。

「鷹老怪,這個時候呈口舌之利,對你可沒什麼好處。」莫天行臉龐浮現一抹森然,緩緩的道。

「莫宗主好大的口氣,你儘管上來試試,即便老夫現在的狀態或許並非你的對手,嘿嘿,但想要將老夫擊敗,你也是得付出重傷的代價。那時候」鷹山老人冷笑一聲,目光在蕭炎三人掃了掃,話語之中意思不言而喻。

袖袍中的拳頭緩緩緊握,莫天行臉色也是略顯陰沉,如今這局面的確有些不太好解決,若是無人發現這裡倒還好,即便拼著重傷,將鷹山老人擊殺便是,但如今又是來了蕭炎這三位同樣實力不弱的人,他心中自然是明白,蕭炎三人也是沖著菩提化體涎而來,若是他在與鷹山老人的戰鬥中受了重傷,那結果,就只能白白的便宜了蕭炎,這種為他人做嫁衣的事情,莫天行可是做不來的。

見到莫天行臉龐上劃過的陰沉與遲疑,那鷹山老人嘴角冷笑更甚,蕭炎三人的這一出現,便是瞬間將此處的局面大亂,這種時候,恐怕誰也不敢冒然出手。而這般狀況,對於他來說,卻是有著不少好處,只要給予他一些時間,便是能夠將那道靈魂分身收回,而到時,他也是能夠再度恢復巔峰狀態,而憑藉他的手段,逃生,應該不難。

山坳之中,氣氛便是如此的凝固了下來,即便是蕭炎三人,也是不敢輕易出手,畢竟,莫天行與鷹山老人,可都不是省油的燈,兩名斗宗強者,憑藉著他們三人,應付起來可是有著不小的難度。

「呵呵,岩梟先生,本宗有個主意」就在氣氛凝固間,那莫天行卻是突然對著蕭炎笑道。

「莫宗主請說。」蕭炎臉龐也是帶著相當友善的笑意,不過心中,對於這個宛如笑面虎的老傢伙,卻是相當之忌憚與戒備。

「想必岩梟先生是沖著菩提化體涎而來的吧?」莫天行問了一個如廢話般的問題,旋即笑眯眯的道:「這樣,我們雙方可以聯手對付鷹山老人,若是從其手中得到了菩提化體涎,我黑皇宗可以不要。但是,岩梟先生卻是得給予我們一些補償,如何?」

「補償?」聞言,蕭炎一怔,旋即似笑非笑的道:「破宗丹?」

「呵呵,和聰明人說話就是輕鬆。」莫天行笑著道:「岩梟先生覺得怎樣?」

蕭炎眼眸微眯,目光與身旁的小醫仙對視了一眼,似是略有些意動的模樣。

「別相信這個老傢伙,你撞破了他的好事,他定不會輕易放過你,而且以他那貪婪性子,你認為會樂意將菩提化體涎讓給你?」在蕭炎沉吟間,那鷹山老人卻是冷笑道。

「恬噪1莫天行臉色陡然一沉,袖袍猛的一揮,一道丈許龐大的金色鬥氣,自其袖中暴射而出,旋即宛如一條金色蟒蛇般,嗤啦啦的劃過天空,對著那鷹山老人暴射而去。

「哼1

見到莫天行動手,那鷹山老人也是冷哼一聲,乾枯的手掌平探而出,旋即猛然一握,面前空間頓時變得扭曲了起來。而那道金色鬥氣匹練,也是重重的撞擊在那扭曲得宛如實質般的空間之上,在爆發起一道驚天響聲時,也是雙雙湮滅,不過在湮滅的同時,那能量餘波,也是令得這所小山坳狠狠的顫抖了幾下,幾塊巨石從山峰上滾落而下,帶起轟隆隆的巨響。

「岩梟先生,請儘管放心,老夫可以向你保證。只要你能將破宗丹給予我黑皇宗,那菩提化體涎,我們絕對不會沾手1怒然出手后,那莫天行再度將目光轉向蕭炎,話語很是誠懇的道。

對於莫天行的提議,蕭炎表面上似是沉吟,然而其心中卻是一片冷笑,在他看來,這鷹山老人與莫天行都是狡詐的老狐狸,絲毫不可信,承喏保證對於他們而言,簡直就跟放屁一樣,毫無約束力。

不過雖然那莫天行沒有什麼可信程度,但他這提議也並非完全不可行,鷹山老人同樣不是省油的燈,能現將他解決的話,一切都將會變得容易與簡單許多,至於事後那菩提化體涎歸誰所有,則是後面的事

就在蕭炎打算應喏時,一道淡淡的聲音,卻是突然憑空響徹而起。

「莫宗主,若真是要合作聯手的話,何必尋他們?我魔炎谷,不是更好的選擇么?」

聽得這道聲音,在場的人臉色皆是微微一變,旋即目光豁然一動,只見得那北方的天際,十幾道流光閃掠而來,短短几個眨眼間,便是出現在了小山坳上空,那領先的人,赫然便是那名神秘的灰袍人,在其身後,魔炎谷的方言大長老等人,也是目露冷笑的望著場中眾人。

「魔炎谷的人」

蕭炎眉頭緊皺的望著這一行人,喃喃道:「這些傢伙是如何發現這邊的?這下事情可有些麻煩了氨

那鷹山老人,也是因為魔炎谷的出現。臉色略有些難看,這種時候,出現的強者越多,對他便是越不妙,身懷菩提化體涎,他便是所有人的目標,雖說他是斗宗強者,可在場的,與他等級相同的至少有著三人,以一敵一尚還好,可若是以一敵三,怎麼死的怕都不知道

「呵呵,沒想到連魔炎谷的諸位也是看穿了鷹老怪的把戲」莫天行起初臉色也是略微一沉,不過旋即便是含笑道,目光緩緩的停在魔炎谷眾人之首的那名神秘灰袍人,笑著道:「不知道這位是何方高人?據老夫所知,魔炎谷的谷主似乎正在閉死關,應該並非是閣下吧?」

「先生是我魔炎谷的貴客,莫宗主久未來我魔炎谷做客,所以自然是不知。」方言笑了笑,旋即略顯森然的目光轉向蕭炎,笑著道:「這位岩梟先生,哦,錯了,似乎應該稱你為蕭門主吧?」

此刻的蕭炎,已經並未再帶上斗篷,因此那面貌也是顯露了出來,所以如今這方言大長老一瞧便是知道了其身份,畢竟在魔炎谷上層中,不少人都是有著蕭炎的畫像。

「蕭門主?」聞言,倒是那莫天行以及一干黑皇宗的人驚愕了下來。

「呵呵,難道莫宗主不知道,這位岩梟先生,其實便是那「蕭門」的門主,蕭炎么?當年他在黑角域之中可是風頭一時無倆啊,即便是那金銀二老,都是被其挫敗。」方言笑眯眯的道。

聽得方言所說,莫天行等人面色頓時有些精彩了起來,目光驚異的轉向臉色平淡的蕭炎,對於「蕭門」這黑角域的新銳勢力,他們也是頗為關注,而對於成立它的那位神秘門主,也是頗感興趣,然而沒想到,這位神秘的門主,居然便會是面前這看上去很是年輕的岩梟。

對於他們那些異樣目光,蕭炎倒是直接無視,他的目光,從一出現,便是死死的鎖定著那名灰袍人,如今隔得近了,對方給予他的那種熟悉與陰森之感,也是越來越濃郁

「桀桀,怎麼?蕭門主是否覺得很熟悉?」在蕭炎的目光注視下,那灰袍下,卻是傳來一道滿溢著殺意的森然笑聲。

聽得這道有些熟悉的笑聲,蕭炎心頭猛的一跳,一道念頭,如電光般的在心頭閃過。

灰袍人森然笑聲落下,手掌輕輕握住灰袍,旋即緩緩掀開

灰袍掀落,一張充斥森然與猙獰的臉龐,赫然浮現。

蕭炎目光在那灰袍掀落之時,漆黑眼瞳,便是陡然緊縮!

「果然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