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破蒼穹>第八百四十二章擊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百四十二章擊殺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魔法

第八百四十二章擊殺

方言三人目光獃滯的望著蕭炎手掌之上的那團深青色火焰罩之內的血色火焰。再聽得蕭炎那笑語,心頭頓時一堵,臉龐上迅速湧上一抹異樣紅潤,噗嗤一聲,三口鮮血幾乎是不約而同的爆噴而出。

那隻星空火凰,乃是由方言三人畢生大部分鬥氣所凝聚,而且再加上有著本體精血的緣故,三人與火凰之中也是有著一絲感應,然而就在那深青色火焰罩形成之刻,那一絲感應,便是從三人心中徹徹底底的消失不見

當然,與之同時消失的,還有著方言三人那修鍊了這麼多年的精純鬥氣這股鬥氣的消失,那麼便是說,方言三人的實力,也是將會慘不忍睹的驟降,那般後果

嘴中劇烈的喘著氣,方言那一頭紅色的頭髮此刻也是出現了些許白絲,本就蒼老的臉龐,顯得更加衰老,他顫顫巍巍的搽去嘴角的血跡。目光怨毒的望著振動著火翼停留天空的蕭炎,卻是依舊不死心,咬著牙變動著手櫻

然而不管方言是如何的在心中催動著自己與火凰之間的聯繫,可最後卻依然是猶如石沉大海般,沒有絲毫的回應,那看似僅有巴掌大小的火焰罩,卻宛如一個無可突破的囚牢一般,將它與那火凰所化的化生火間的聯繫,生生的隔絕而開

「混蛋,將化生火放出來1一名魔炎谷的長老感受著越加虛弱的體內,不由得血紅了眼睛,對著蕭炎厲喝道。

蕭炎目光平淡的望著氣息大為削減的方言三人,那般模樣,猶如看待傻子一般,還?還真當他們是在玩遊戲不成?

在將這化生火困在之後,蕭炎心中便算是徹底的鬆了下來,失去了化生火,方言三人已不足為懼,實力愈加下降的他們,也已經再難以與之抗衡。

說起來,這化生火也算是方言三人自動送上門而來的,若他們安安分分使用鬥氣來拖住蕭炎,後者除了施展一些消耗不小的鬥技之外,也難以將他們擊敗,而且就算擊敗了他們三人,想必自身也將會出現不小的消耗,哪裡會像現在這樣。氣定神閑,而且還白白的將他們三人的化生火給困住了去

方言深吸了幾口氣,眼中的怨毒逐漸深斂,抬頭對著蕭炎笑道:「呵呵,蕭門主的異火的確是獨步天下,看來倒是我們三個老傢伙狂妄了,這化生火是由我們三人鬥氣所化,你即便困住了,也拿之無用,只能等待它自動消失,不如這樣,蕭門主將之歸還與我們,老夫以魔炎谷保證,立刻退去,再不染指菩提化體涎,如何?」

蕭炎望著方言那張笑吟吟的蒼老臉龐,微微一笑,緩緩搖頭:「方言大長老,大家都是明白人,這種幼稚話語,便請不用再開口了。我絲毫不會相信將化生火歸還與你們,你們便會自動離開,而且,說句不客氣的,現在的局面,你們離開與否,還重要麼?」

隨著蕭炎一個字一個字的傳進耳中,方言臉龐上的笑容也是逐漸凝固,額頭之上青筋跳動著,片刻后,終於是忍不住心中的暴躁而猙獰的怒吼道:「那你究竟想要怎樣?化生火你拿了除了看著它自動消散,又能做什麼?你想要什麼?直接說明白吧1

不怪方言此刻如此激動失態,因為他非常明白,失去了化生火對於他們來說,象徵著什麼,那象徵著他至少將會從半隻腳踏入斗宗的層次,降級成為尋常的斗皇強者,而且由於本體精血的流失,這對於他的創傷,將會是永久性的,說不定,他以後,將會一輩子挺足在斗皇階別之中,永遠沒有絲毫寸進,這種下場,對於野心不小的他來說,無疑是一種最為恐怖的折磨

然而他失態歸失態,蕭炎並非是什麼慈善之人,而且他也知道。對於這種人慈善,便是對自己的殘忍,黑角域的人,心中大多都是藏著一把刀,一把隨時能夠對任何人行刺的尖刀,而身為其中佼佼者的方言大長老,那把刀更加的鋒利,若是他將化生火再度得到,他定然不會如承喏所說轉身離開,而是會再度聯合另外兩名長老,對蕭炎進行瘋狂的剿殺

而且由於吃了上次虧的緣故,他們此次不會再使用火焰與蕭炎對戰,而是將會來一場鬥氣比拼,到時候,即便蕭炎能夠再度打敗他們,可那所需要付出的代價,定然將會比現在勝上十倍不止,這種蠢事,以蕭炎歷練這麼多年的心智,怎可能去干?

「抱歉了,這化生火,對於我來說,倒的確有著不小的用處。所以歸還之事方大長老卻是別想了。」蕭炎輕輕晃了晃手掌上的火焰罩,目光掃向方言,搖頭淡笑道。

聽得蕭炎此話,方言的臉色算是徹底的陰森了下來,目光怨毒的看了蕭炎一眼,也不再廢話,猛的一拳擊打在胸膛之上,一口鮮血再度噴出,最後盡數傾灑在其手掌之上。

鮮血覆蓋,那雙乾枯如鬼爪般的手掌也是散發出一層詭異的光澤,手掌一動。再度凝成一個奇異手櫻

「收1

手印凝成,方言猛的一聲低喝,而隨著其喝聲落下,那火焰罩之中的那團緩緩流動的血色火焰,猛然猶如被激活了一般,劇烈的燃燒而起,瘋狂的躥騰著,想要將火焰罩突破而開。

「冥頑不靈1

感受到火焰罩中的變化,蕭炎眼中也是閃過一抹冷意,一聲冷笑,屈指一彈,一團無形火焰湧出,最後將深青色火焰罩籠罩而進,再度形成一幅火焰外膜。

隨著隕落心炎這層外膜的成形,方言使用自殘的方法方才感受到的那點聯繫,頓時間煙消雲散,那火焰罩中的化生火,也是再度歸於平靜

再度失敗,方言頓時面如死灰,一股寒意,自身體之內蔓延而出

目光冰冷的看了一眼方言,蕭炎嘴巴微張,旋即將火焰罩一拋,便是如同糖果般的丟進嘴中,喉嚨一滾,便是在方言三人那目瞪口呆的目光中,將那化生火,生生的吞進了體內

「你你這個瘋子,竟然敢生吞火焰?1

見到蕭炎這般瘋狂舉動,方言三人嘴角一陣哆嗦,人體之內,是最為脆弱的地方,即便是斗宗強者,體內若是被闖進了什麼東西,恐怕下場也會頗為凄慘,然而現在的蕭炎,竟然是將極具破壞力的火焰給吞進了體內。這種舉動不可謂不瘋狂。

輕輕的打了一個冒著熾熱火氣的嗝,蕭炎沖著目瞪口呆的方言三人微微一笑,雖說體內的確是最為柔軟的地方,但他的體內,卻是有著青蓮地心火以及隕落心炎的保護,甚至真到了關鍵時刻,他還能調動葯老留在他體內的骨靈冷火,在這三種異火的保護下,蕭炎身體之內,卻是反常的安全

此刻的這種處境,蕭炎自然不可能當場試試焚決能否煉化吞噬這化生火,因此也只能將它存放於身體之中,方才使得火焰不會在空氣之中迅速流逝與消散。

將化生火存於身體之中,蕭炎目光再度轉向方言三人,漆黑眸中,卻是寒芒暗蘊,雖說在失去了化生火之後,他們三人將會實力大降,但這並非是能夠讓蕭炎放過他們的理由,信奉趕盡殺絕的他,永遠不想留下一些日後的麻煩

「老二,老三,殺了他1

似是察覺到蕭炎目光之中的那抹冰寒殺意,方言臉皮微微一抖,旋即厲聲喝道。

聽得方言喝聲,那兩名實力已經降到兩三星左右的魔炎谷長老臉色微微一變,旋即只得一咬牙,催動著體內僅剩不多的鬥氣,硬著頭皮對著蕭炎襲擊而去。

而就在這兩名長老前沖時,那方言卻是急忙閃身倒退,在退後間,那望向蕭炎的目光,怨毒得令人發寒。

平淡的望著那暴沖而來的兩名魔炎谷長老,蕭炎袖袍輕抬,下一個瞬間,猶如火山般的碧綠色火焰柱,猛然噴射而出!

「1

聽得那後方傳來的熾熱能量波動,方言心頭一顫,卻是未曾回頭,背後鬥氣雙翼狠狠一振,便是對著山林之外飛掠而去。

「老二,老三,老夫會為你們報仇的,只要回去將谷主驚出,到時候定要這個王八蛋小子血債血償!還有那蕭門,到時,定要雞犬不留1方言拼了命的逃竄,在逃竄間,怨毒的低低聲音,也是順著狂風傳了出來。

「嗤1

話語剛剛脫口,那方言逃竄的身影驟然凝固,胸口處傳來的劇痛令得他幾乎窒息,強忍著那股鑽心疼痛,他艱難的低下頭,旋即,便是見到一隻被碧綠火焰覆蓋的白皙手掌,從其胸膛處,穿透而出

熾熱的火焰,將傷口附近的血液盡數蒸發,方言眼珠緩緩向後移動,終於是在即將閉眼時,將一張漠無感情的年輕臉龐,收入了那依舊殘留著些許怨毒的眼睛之中。

「你若是與同伴再度聯手,即便是我,也不想太廢力氣的此時收拾你們,可惜你又糊塗了,老傢伙」

在方言眼睛緩緩閉上時,身後,一句淡淡的聲音,輕輕的傳進了其耳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