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破蒼穹>第八百四十七章消除隱患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百四十七章消除隱患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魔法

第八百四十七章消除隱患

蒼老身影僅僅是僵硬了一瞬。便是迅速恢復,旋即也不回頭,直接是一頭對著那黑暗的森林之中暴射而去。

「嗤1

蒼老身影剛剛撞進黑暗森林,一道凌厲的寒芒陡然自其中閃掠而出,旋即帶起令得人渾身寒毛為之一豎的森然勁風,刁鑽而狠毒的直射前者咽喉。

突如其來的攻擊,令得蒼老人影有所措手不及,不過好在其實力不弱,當下喉嚨間傳出一道低喝之聲,面前空間,陡然扭曲了起來,而那寒芒,也是因為扭曲的空間而偏離了軌道,從其肩膀處飛掠而出。

「是誰?」躲避開攻擊,蒼老人影也是一聲怒喝,袖袍一揮,乾枯的手爪陡然一握,旋即帶起幾道若隱若現的能量勁弧,狠狠的對著黑暗的森林某處抓去。

「嚓1

五道凌厲勁風自蒼老人影手爪之上暴射而出,直接是將森林之中的幾顆足有大腿粗壯的巨樹抓得爆裂開來,樹屑四下飛舞。

攻擊並未擊中目標。蒼老人影臉色也是微微一變,剛欲閃退,一道白色倩影陡然如鬼魅般的閃現而出,一股帶著細微腥味的灰色霧氣,迎面撲來。

霧氣尚還未接觸到身體,蒼老人影便是有所察覺,經驗豐富的他一眼便知這東西蘊含劇毒,當下袖袍一揮,狂猛勁風自袖中暴涌而出,旋即將灰色霧氣吹開,而藉助此般阻礙,其腳尖一點虛空,身形猛然拔升天際,最後噗的一聲,衝破森林中那茂密的樹枝叢。

破出森林,蒼老人影剛欲逃遁,然而剛剛抬頭,身體便是陡然凝固了下來,旋即臉色略顯難看的望著天空上那懸浮的白髮老者。

「蘇千1

牙齒中透出一抹冷聲,蒼老人影微微偏頭,露出一張熟悉的臉龐,赫然便是那位主動放棄了菩提化體涎的鷹山老人。

「呵呵,鷹老先生手段還真是不小啊,竟然能夠將靈魂力量藏在菩提化體涎之中,連我都是尋不出來」一道輕笑,從鷹山老人身後響起,後者猛然轉頭。卻是見到蕭炎振動著碧綠火翼,也是出現在了這片林海之上。

「沒想到竟然被你發現了還有一人呢?也叫出來吧1鷹山老人面色略有些陰沉,旋即猛的望著林海之下,冷喝道。

「嗤1

鷹山老人喝聲落下,茂密樹枝便是一陣顫抖,旋即一道妙曼的白色倩影徑直閃掠而出,最後白裙飄飄的出現在半空處,略有些飄忽的身影,剛好是將鷹山老人的退路封死。

「呵呵,你這老怪可真是狡詐,若非蕭炎身為煉藥師,靈魂感知異常敏銳的話,恐怕還真是發現不了你的靈魂躲在菩提化體涎之中。」蘇千笑眯眯的望著鷹山老人,笑著道。

「既然察覺到了我,為何不早早動手?」

鷹山老人冷笑道,他當初將靈魂暗中的藏於菩提化體涎之中,其實便是打算等著蕭炎與韓楓等人大打出手,打個兩敗俱傷之後,再神不知鬼不覺的突然出手將菩提化體涎取走,但最終的結果,卻並沒有他想象中的那般美好。蕭炎以雷霆手段將方言三位魔炎谷長老擊殺,然後施展佛怒火蓮令得韓楓與莫天行暗中忌憚,只能退去,如此一來,卻是讓得小醫仙與蘇千最大化的保存了戰力,以鷹山老人的實力,或許能夠與他們之中的一人單打獨鬥而不敗,但若是以一敵二的話,落敗幾乎是毫無懸念。

「前兩日身後追兵太多,沒時間顧忌你,而且不得不說,你這靈魂隱藏的法子,的確頗為奇異,我只能感覺到,可卻也尋不出來,畢竟在這種後面有著無數貪婪追兵的情況下,我不可能將菩提化體涎取出來好好的來回檢驗。」蕭炎微微一笑,道:「而且我也知道,就這兩日,你便會自動現身,因為你也知道,萬一等到了迦南學院,我有了足夠的時間來研究菩提化體涎,到時候你定然會被揪出來,所以」

「原來你是故意單獨離開,為的就是要讓老夫自己現身1鷹山老人臉皮抖了抖,他倒是沒想到,自己竟然暗中被蕭炎算計了一次,自己原以為毫無破綻的藏身計劃。原來早就被蕭炎發現。

蕭炎笑了笑,目光在鷹山老人那虛幻的身體上掃了掃,淡笑道:「鷹老先生,還是請將菩提化體涎交給我吧,今日之事,我可以既往不咎,雖說你現在只是靈魂狀態,可若是這靈魂被我們打散的話,怕你的本體也是會出現不小的創傷,而且憑藉著感應,我或許能知道一點你本體的位置。」

鷹山老人臉色微微變幻,旋即怪笑道:「小子,你還真當老夫這麼多年是被嚇大的不成?你若真是要逼,老夫當場就把這菩提化體涎給毀了,到時候看你能如何?」

「鷹老先生所施展的這種靈魂分身之法,似乎必須本體在不遠的距離吧?這就是說,你現在的本體,就在我們的不遠處,如果我沒感應錯的話」蕭炎眼眸微眯,片刻后陡然一睜,手指指向北方那黑暗的森林,冷笑道:「你的本體,應該是在那個方向吧?」

見到蕭炎手指所指的方向。即便是以鷹山老人的心計,臉色也是忍不住的變了變,他修習的功法頗為奇特,靈魂分身若是被打散了,他頂多會處於虛弱期,修鍊一段時間便會再次恢復,可若是本體被尋出來,那對於他來說,可就真正的是致命危機了。

所以,每一次施展功法時,鷹山老人都是會將本體放於一個最為隱蔽與安全的地方。然而如今那個方位,直接是被蕭炎給指了出來,那也就是說,若是讓得後者仔細尋找的話,說不定還真的能將他的本體確切方位給尋出來,到時候

望著那臉色在月光下不斷變幻的鷹山老人,蕭炎臉龐上的冷意也是略微消緩,輕聲道:「鷹老先生,在下敬你是黑角域前輩,所以未曾直接讓人動手,只要你能將菩提化體涎還回,我蕭炎保證,你會絲毫不損的離開1

面對著蕭炎這輪番威脅與好言相勸,那鷹山老人變幻的臉色,也是好片刻后,方才逐漸凝定,他深吸了一口氣,目光緩緩的在一旁虎視眈眈的蘇千與小醫仙身上掃過,感受著二人身體之上瀰漫的凌厲氣勢,他也只得苦笑了一聲,別說他現在只是一個靈魂分身,就算是巔峰狀態,他也難以從這兩人手中順利逃脫。

「果然是前浪推後浪,看來這黑角域,是年輕人的天下了,也罷,算你小子狠,這菩提化體涎」鷹山老人搖著頭嘆息了一聲,旋即微微舉起手中的玉盒,遲疑了一下,終於是咬牙對著蕭炎甩了過去:「給你1

微笑著望著那被甩擲而來的玉盒,蕭炎笑了笑,卻並未直接用手接過,而是屈指一彈,一股暗勁湧出,將玉盒接住,然後控制著它小心翼翼的懸浮在面前。

望著蕭炎的這般謹慎。鷹山老人眉頭不著痕的皺了皺,旋即冷聲道:「哼,即便你得到了菩提化體涎,怕也難以知道其背後那菩提心的消息。」

「在下的目標,並非是那遙不可及的菩提心,而是這菩提化體涎。」蕭炎微微一笑,聲音輕柔的道。

聽得蕭炎的話語,那一旁俏臉清冷的小醫仙微微一怔,旋即那對清澈見底的眸子之中,掠過一抹感動,她自然是知道,為了幫她控制厄難毒體,蕭炎費盡了多少心機,甚至最後都是甘心與這些實力恐怖的老傢伙為敵

心中雖然感動,但以小醫仙的性子,自然是不會太過於流露而出,但那如古井般的心境中,卻是盪起了一絲輕柔漣漪,令得那原本冷漠冰封的心,悄然溶解。

「哼,說得好聽,沒想到這麼多人來搶奪菩提化體涎,最後卻是落在了你手中告辭。」鷹山老人撇了撇嘴,旋即也不廢話,身形一顫,便是逐漸變得虛幻,片刻后,徹底的消失不見。

鷹山老人靈魂消散的速度極為快捷,僅僅是片刻時間,那道靈魂,便是脫離了蕭炎的感應範圍,消失在無邊的黑暗之中。

見到鷹山老人將菩提化體涎交出,小醫仙與蘇千也是鬆了一口氣,身形一動,便是出現在了蕭炎身旁,望著那懸浮在其身旁的玉盒,不由得笑道:「總算是讓這老傢伙放棄了。」

聞言,蕭炎嘴角卻是浮現一抹詭異笑容,微微搖了搖頭,輕聲道:「哪有那麼容易,這個老狐狸氨

話音落下,蕭炎屈指一彈,無形的隕落心炎便是自指尖躥升而出,最後直接是一口將玉盒吞噬而進。

在隕落心炎那高溫之下,玉盒眨眼間便是化為粉末,露出了其中那宛如活物一般,緩緩蠕動的菩提化體涎,蕭炎目光斜瞟了一眼,旋即臉龐掀起一抹冷笑,控制著一絲隕落心炎,緩緩的將後者包裹而進

隨著隕落心炎的包裹,那菩提化體涎某處猛然一顫,旋即一絲絲白煙冒騰而出,在那細微的嗤嗤聲音中,似乎隱隱間有著一道慘叫聲響起

「噗嗤1

在距蕭炎等人千米之外的一處山崖山洞之中,靈魂剛剛歸體的鷹山老人,臉色突然一變,一口鮮血突兀的自嘴中噴了出來,旋即其猛然抬頭,目光惡狠狠的望著蕭炎等人所在的方位,嘶聲道:「好狠,好謹慎的小子,老夫記著你了1

林海之上,蕭炎笑眯眯的將菩提化體涎重新取了個玉盒裝上,懶懶的伸了懶腰,輕笑道:「總算是把這隱患給消除了去,現在,可以是安穩的回迦南學院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