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破蒼穹>第八百五十二章異火消息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百五十二章異火消息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魔法

第八百五十二章異火消息

「再尋找一種異火?」

會議廳之中。蘇千聽得蕭炎的話語,當下便是一怔,旋即滿臉驚愕,他自然是清楚異火的稀有性,當年他們迦南學院若非是機緣巧合,最後再憑藉著那位院長大人的能力,也定然不可能尋到隕落心炎並且將之封印在內院之中。

望著蘇千那驚愕的臉龐,蕭炎臉龐上卻是越加凝重,沉聲道:「對,或許大長老應該也知道我所修習的功法能夠從異火之中得到一些力量,所以若是我能再得到一種異火,應該便是能夠憑藉異火之妙,將這「魔毒斑」徹底化解。」

「異火這東西想要得到,談何容易在這鬥氣大陸上,異火的吸引力甚至遠比那所謂的菩提化體涎更強,基本上只要一旦有著許些風聲傳出,便是會引來無數強者的窺視,而且恐怕鬥氣大陸上所存在的異火,也是寥寥可數,別說得到,就是光光尋找。怕都是需要無盡的時間與精力。」蘇千苦笑著搖了搖頭,道。

蕭炎也是一聲嘆息,輕聲道:「但如今我卻只有這般辦法,所以,不管究竟有多麼的艱難,我也必須去尋找,我此次前來迦南學院,便是想請教一下您是否知道其他異火有關的消息,畢竟大長老對於鬥氣大陸的了解,也比我強上許多。」

瞧得蕭炎那期盼目光,蘇千也是無奈的搖了搖頭,沉吟道:「此事你為何不詢問你的老師葯尊者?他身為煉藥宗師,對於異火的了解,遠非我可比,我想,他應該會知道一些東西的。」

聞言,蕭炎眼神卻是微微一黯,低聲道:「老師已經落入了魂殿手中,我之所以會如此急切的尋找異火,一是因為體內毒素,二,便是想要從異火之中得到力量,將老師從魂殿手中拯救出來。」

「葯尊者落入魂殿手中了?」聽得蕭炎所說,蘇千臉色頓時微微一變,失聲道。

蕭炎苦澀的點了點頭,袖袍中的拳頭,卻是緩緩緊握了起來。

望著蕭炎那副模樣。蘇千也是一聲輕嘆,皺眉道:「不知道那個詭異的勢力究竟需要這麼多強大的靈魂體做什麼,一群鬼鬼祟祟的傢伙,當年院長大人也是與他們有過一些衝突,與一名魂殿的被成為尊老的強者大戰了一番,但卻沒佔得多少上風。」

「尊老?」聽得這個詞,蕭炎眼角卻是一跳,他知道,在那魂殿之中能有著這般尊稱的人,皆是一些斗尊階別的超級強者,那個階別的強者,現在的他,根本就沒有絲毫的抵抗之力。

「如今你也算是與魂殿這個神秘組織交了惡,日後要多加小心,在沒有絕對的把握之前,最好不要輕易前去解決葯尊者,否則的話,恐怕將會是羊入虎口,這個魂殿,實力極強,即便是當年院長大人與我提起時。也是對這個神秘勢力忌諱莫深。」蘇千沉聲提醒道。

蕭炎微微點頭,他自然是知道魂殿有多強大,光是一些護法,便是將他搞得狼狽不堪,若是再換成更強的那所謂尊老,恐怕他除了掉頭逃命之外,別無它途。

「不過,葯尊者當年交友廣闊,大陸之上不少實力強橫的老傢伙都或多或少與他有些交情,雖然這些人不一定便是會因為你而與魂殿對抗,但也是一股隱性力量,當然,若是可能的話,你最好將一人尋到,這對你解救藥尊者,將會有著莫大幫助。」蘇千十指交叉,緩緩的道。

「誰?」蕭炎一怔,問道。

「風尊者。」蘇千沉聲道,在說出這三字時,語氣之中,略有著一絲敬畏。

「風尊者?」再次聽見這個名字,蕭炎心頭也是微微一跳,這個名字他已經不止一次聽見過,對於名字的主人,他所知不多,但卻知道兩點,一,此人與老師關係極深,二。此人是一名貨真價實的斗尊強者。

「沒錯,風尊者他是你的老師,葯尊者的生死至交,當年葯尊者無故失蹤,韓楓對外宣布其說煉丹時自殘而死,但這種牽強的理由,風尊者卻是抱著懷疑態度,這些年來,幾乎是滿大陸的尋找與葯尊者有關的消息,而韓楓就是因為懼怕他調查出什麼東西,方才躲到這黑角域之中許多年,而在風尊者四處尋探中,期間甚至多次與魂殿交手,至於原因,我便是不太清楚」

「你若是能夠尋找到他的話,憑藉你葯尊者弟子的身份,他定然會將你視為親傳弟子般對待,甚至,還猶有過之,說實在的,不是當事人,真不清楚為何他與葯尊者之間會有著那般深厚的交情,恐怕同一血緣的親生兄弟。也不過如此吧。」蘇千有些噓唏的嘆了一口氣,旋即笑道:「說這些,只是想告訴你,風尊者,你若是能夠尋找到,絕對會是一大助力,而且,這個助力,你還能有著毫無保留的信任感。」

蕭炎微微點了點頭,旋即苦笑道:「鬥氣大陸如此之大,想要在其中尋找一名神龍見首不見尾的斗尊強者。又談何容易?」

「這個就看機緣了吧風尊者實力極強,即便是院長大人,也對其推崇有加,找到了,對你好處不小,日後,也就不用再擔心魂殿的報復。」蘇千攤了攤手,也沒有什麼確切的辦法讓得蕭炎迅速找到風尊者,若是對外放出風聲的話,恐怕還不待風尊者收到並且趕來,那無所不在的魂殿以及葯尊者當年的一些仇家,便是得率先而來了

「我儘力吧」蕭炎無奈的搖了搖頭,旋即目光注視著蘇千,道:「不過這之前,我覺得還是多打聽一點有關異火的事情的吧,不管能尋求到何種幫助,但我還是覺得,將自己的實力提升起來,方才最重要。」

「大長老,您閱歷不凡,鬥氣大陸上的事多多少少都是知曉一些,若是有異火的線索,不管最後的成功率會有多低,也請告知我一聲吧,這對我,真的很重要。」

蕭炎雖然納戒之中有著三張與凈蓮妖火有關的殘圖,可他現在並未拿出來詢問,並不是說他信任不過蘇千大長老,而是這凈蓮妖火的誘惑力實在是太過恐怖,當年在得到第一張殘圖時,葯老便鄭重的告知過,此事,決不能讓其他任何人知道,因此即便是當初從海波東手中將殘圖弄到手,他也將這秘密給保存了下來,而如今,若非是真到了迫不得已的關頭。他也盡量的要求自己,將這事情藏在心中,不讓其他任何人知道。

望著蕭炎那張誠懇的臉龐,蘇千也是輕嘆了一口氣,身子靠著椅背,眼眸微眯,手指輕輕的敲打著桌面,如此好半晌之後,方才緩緩從腦海之中抽出了一些被歲月掩蓋的記憶:「關於其他異火的事,我倒的確知道一點。」

聞言,蕭炎那望向蘇千的目光,頓時間變得極為火熱了起來。

「不知你是否聽說過焚炎谷這麼一個勢力?」蘇千抬眼問道。

「焚炎谷?」聽得這個名字,蕭炎頓時愣了下來,這個門派名字他並非第一次聽見,因為,他所修習的那天火三玄變,正是這個門派獨有的秘法,而隱隱間他也是記起了一點,似乎當年葯老便說過,這個鬥氣大陸之上的門派,掌控著一種不知名的異火。

「這個門派,自古沿襲著一種異火,這種異火名為九龍雷罡火,異火榜上排名第十二,說起來,比隕落心炎都是要高上一點,至於有何確切用途,我便是不太清楚了,但能夠在異火榜上擁有如此之高的排名,想必定然不會比隕落心炎弱便是。」蘇千緩緩的道。

聞言,蕭炎微抿著嘴唇,焚炎谷擁有著異火的事,他當年便是聽葯老提及不過,但也並不知道如此詳細而已,而且他也清楚,這個焚炎谷,勢力極強,想要從他們手中將那所謂的九龍雷罡火弄到手的話,定然不是什麼容易的事。

望著蕭炎那變幻的臉色,蘇千也是苦笑道:「這是我所唯一知道的比較詳細的一處異火的消息,你若是有本事的話,或許可以打一下它的主意,但千萬要小心,焚炎谷的人皆是脾氣火暴之輩,若是被逮住的話,必然將會與他們結下難解的冤讎。」

蕭炎微微點頭,那九龍雷罡火幾乎可以說是焚炎谷的命根子,若是被他奪去了,他們定然會不死不休,但為了解救藥老與父親有些事,即便是不合道義,那也是無可迴避!

深吸了一口氣,蕭炎那漆黑眸中陡然湧上一抹森寒,然而就在其剛欲點頭之時,一道清冷的平淡聲音卻是突然在房間之中響起。

「九龍雷罡火雖然是異火,可經過焚炎谷幾百年不斷的煉化,早就被印上了極為特殊的血魂印記,除非是修習焚炎谷功法的人,否則即便是得到了九龍雷罡火,也不可能將之納為己用。」

聽得這突然響起的聲音,蕭炎與蘇千臉色皆是微微一變,旋即前者猛然轉身,手掌對著門口一曲,瘋狂的吸力暴涌而出,門板爆裂間,在一道驚呼聲中,一位藍衣女子被強行吸掠而進,最後被蕭炎死死的卡住纖細的脖頸。

手掌緊抓著女子雪白脖頸,蕭炎那充斥著許些殺意的目光,直接射向臉頰,然後,便是愣了下來。

「怎麼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