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破蒼穹>第八百五十三章九龍天罡火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百五十三章九龍天罡火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魔法

第八百五十三章九龍雷罡火

望著那被蕭炎握住脖頸渾身動也不敢動彈的女子。前者也是一陣愕然,因為此女赫然便是先前與他有過一面之緣的磐門煉藥師,欣藍。

此刻的欣藍,由於脖頸被蕭炎抓住,特別是感受到他眼中滿溢而出的真實殺意,當下她也不敢有著絲毫的異動,一張極美的臉蛋,摻雜著一絲楚楚動人的蒼白,一對清澈眸子,卻是緊緊的盯著蕭炎。

「怎麼是你?」在瞧得女子身份之後,蕭炎眉頭也是微微一皺,沉聲道:「你偷聽我們談話?」

「竟然是你這丫頭?真是胡鬧!這裡是內院重地,你豈可隨意闖入?」一旁的蘇千,在起先的驚愕過後,臉色也是微微一沉,斥喝道。

被蘇千一聲斥喝,那欣藍也是輕咬了咬嘴唇,道:「蘇爺爺,欣藍也只是無意間闖進來的嘛。」

「大長老認識她?」聽得欣藍對蘇千的稱呼,蕭炎不由得一愣,目光望向蘇千。問道。

「嗯,唉,這丫頭是我一老友的孫女,去年將人送到這裡,請我照料培養一下。」蘇千苦笑著點了點頭。

聞言,蕭炎這才恍然,旋即緩緩鬆開了緊握著欣藍脖頸的手掌,淡淡的道:「你竟然能夠在我與大長老的眼皮底下偷聽這麼久,應該是服用了什麼隱匿氣息的丹藥吧,這可不像是什麼無意間闖進來,反而更像是有備而來吧?」

在蕭炎那漆黑雙眸的注視下,欣藍臉頰不由得微微一紅,旋即一咬銀牙,道:「我的確是故意前來偷聽的,你凶什麼凶,而且我也能告訴你,你想要將主意打到焚炎谷的九龍雷罡火上面,最終只會讓自己平白得罪一個強橫勢力。」

「為什麼?」蕭炎一怔,旋即沉聲道,他好不容易方才得到一點關於異火的消息,怎麼可能會輕易放棄?

「我先前便說過,九龍雷罡火被焚炎谷傳承了數百年,早就被歷代強者在火之本源里烙下了難以抹除的血魂印記,除非是你修鍊了焚炎谷的鎮谷功法「青冥幽炎決」,不然的話,即便是得到了九龍天罡火,也絕對不可能將之納為己用。」欣藍捂著雪白修長的玉頸劇烈的咳嗽了好一會。方才冷聲道。

聞言,蕭炎心頭頓時一沉,目光轉向蘇千,皺眉道:「大長老,她說的可是真的?」

面對著蕭炎的問話,蘇千也是一臉疑惑,當下只能苦笑著搖了搖頭,道:「這個我便不知道了,不過若是欣藍這丫頭說是這樣的話,那就應該不假吧,唉,難怪焚炎谷能夠將九龍雷罡火保存至今,然後準備工作是如此的周密,老夫真是小看他們了。」

聽得蘇千所說,蕭炎心頭終於是完全的沉了下去,這好不容易方才得到的一點線索,難道就這般徹底的無用了?

「欣藍來自鬥氣大陸中州,而焚炎谷的位置也是在那裡,所以對後者有些了解,而以她的性子,應該也不會故意前來說謊。」似是怕蕭炎不相信欣藍所說。蘇千也是幫著說了一句後者的身份來歷。

「中州?」陌生的稱呼,卻是令得蕭炎有些茫然。

「中州是對大陸中央那塊區域的稱呼,那裡的地域極其龐大,有著無數錯綜複雜的勢力以及其他在這種地方根本難以看見的奇異種族,因此也可以說之是鬥氣大陸的中心地帶,那裡,是鬥氣大陸最為精彩的地方大陸上的巔峰強者,也大多都是出自那裡。」似是知道蕭炎的茫然,蘇千笑著解釋道:「而且在那裡,你或許能夠知道一些與你那小女友背後有關的消息。」

聽得蘇千這話,蕭炎剛剛沉下去的心又是突兀的跳動了一下,輕吐了一口氣,腦海之中,緩緩浮現出一張宜嗔宜喜的少女清雅臉頰,臉頰之上所攜帶的輕柔微笑,猶如春風般,徐徐的令得蕭炎逐漸的變得冷靜下來。

冷靜下來的蕭炎,在沉吟了片刻后,目光卻是突然的轉向了一旁的欣藍,眼眸微眯,旋即緩緩的道:「你應該有什麼要說的吧?」

對於欣藍這番毫無理由便是前來偷聽他與大長老之間的談話,蕭炎心中也是抱著些許疑惑,前者的性子似乎並不像是什麼無腦之輩,她應該也知道偷聽人談話頗犯忌諱,若是沒有什麼理由驅使的話,必然不會幹出這種事來。

被蕭炎盯住,欣藍臉色也是略微有點不太自然,沉默了一會,方才咬著銀牙道:「你很想得到異火的線索?」

「嗯1

「九龍雷罡火你就不用想了。焚炎谷傳承了數百年,對於它,他們已經有著一套近乎完美的收藏之法,即便能得到,也不能使用」見到蕭炎重重點頭,欣藍遲疑了一下,緩緩的道。

「你有辦法破解?」

「沒有」望著蕭炎猛然亮起來的眼睛,欣藍卻是搖了搖頭,瞧得後者因此而皺起了眉頭,只得一撇嘴,道:「我沒有讓你破解它的辦法,但是,我卻是知道,另外一種排名比九龍雷罡火更加靠前的異火線索!而且只要你有本事,得到它的幾率,不會比奪取九龍雷罡火弱多少。」

欣藍此話一落,那剛剛坐下椅子的蕭炎猛然就是挺直了身子,目光熾熱的望著前者,聲音之中壓抑著難以掩飾的激動:「其他異火?」

見到蕭炎如此激動,欣藍也是嚇了一跳,小退後了一步,方才微微點頭。

「告訴我,不管你要什麼東西。只要我能辦到,定會給你1蕭炎向前踏了一步,語氣狂熱的道。

「告訴你也不是不可以,但你得先告訴我,現在的你,是否是一名六品煉藥師?」欣藍眼眸中也是浮現一抹緊張,開口問道,而在瞧得蕭炎點頭之後,雙眸中頓時迸發出許些異彩,貝齒咬了咬嘴唇,縴手也是又緊又松好片刻。方才深吸了一口氣,道:「只要你答應幫我一件事,我便告訴你異火的線索1

「說1蕭炎沒有絲毫遲疑,沉聲道。

「幫助我的家族,重新進入丹塔的長老席1欣藍縴手在此刻猛然緊握,清澈而緊張的聲音,在大廳之中陡然響起。

「丹塔?」聽得這個並算不得陌生的名字,蕭炎微微一怔,旋即眉頭緊皺了起來,這個獨特的煉藥師組成的勢力,在鬥氣大陸之上擁有著極高的地位,雖然並不清楚裡面的等級層次,但也能夠勉強猜到,進入那所謂的長老席,要求必然極其苛刻,因此,在面對著這個陌生的龐然大物前,即便是蕭炎,心中也是出現了短暫了遲疑。

「欣藍,不要胡鬧,想要讓你的家族重新進入丹塔談何容易,以蕭炎如今這六品煉藥師的實力,也不可能助你的家族再次進入長老席,那裡的要求之嚴,你不是不知道,除非達到七品煉藥師的層次,否則,機會不大1一旁的蘇千,在聽得欣藍的要求后,臉色卻是微微一變,沉聲道。

「我知道現在的他或許還不行,但他能在如此年齡便是達到六品煉藥師的等級,天賦必然極高,而這種天賦,即便是丹塔之中,也頗為少見,若是他肯竭力相助的話。我的家族,並非是完全沒有機會。」對於蘇千的喝聲,欣藍卻並未有所意動,依舊是有些倔強的望著蕭炎,道:「你若是肯答應幫助我,那我便告訴你那異火的線索1

面對著欣藍那緊張而火熱的目光,蕭炎卻是逐漸的陷入了沉默,對於那所謂的丹塔,他也是也是抱著一定的敬畏心態,這個特殊的勢力,所擁有的能量,是他這些年所遇見除了魂殿之外,最為強橫的組織,這種高端的地方,競爭必然也是極為的激烈,而雖然蕭炎對於自己的煉藥天賦素來頗有信心,可那丹塔,卻是匯聚了幾乎鬥氣大陸上所有頂尖煉藥師的恐怖之地,想要在那裡闖出一條路,或許並不亞於在魂殿里來回沖一次。

見到蕭炎逐漸沉默,欣藍眼中的熾熱也是如被潑了一盆涼水般的緩緩熄滅,臉頰上逐漸湧上一抹失望,自嘲一笑,而就在其欲轉身離去時,沉默了半晌的蕭炎,終於是深吸了一口氣,旋即語調緩慢的道:「我不知道幫你的家族重新進入丹塔長老席究竟有多困難,而且我也不能保證有了我的幫助你是否便是會達到目的,但是,我向你保證,只要你給予了我有用的異火線索,我會竭盡全力的幫助你!如何?」

聽得蕭炎此話,欣藍嬌軀頓時微微一顫,那望著前者的清澈眸中,湧上許些激動霧氣,不管她的這番努力是否會有結果,可至少,她給頻臨滅絕的家族帶來了一絲希望,當下急忙使勁的點了點頭。

蕭炎淡淡一笑,強行壓抑住心中的迫切與激動,緩緩的道:「既然如此那便該輪到你將知道的異火線索,告知於我,由我來辨明,這條線索,是否值得這般的薪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