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破蒼穹>第八百五十五章煉製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百五十五章煉製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魔法

第八百五十五章煉製

見到蕭炎點頭。欣藍方才是徹底的放下了壓在心中的大石,臉頰之上,湧現一抹發自內心的笑容,忍住心中的激動,嫣然笑道:「既然如此,那便祝我們合作愉快了。」

蕭炎笑了笑,說實在的,他心中的激動不比欣藍弱多少,這麼久了,他終於是得到了另外一種異火的線索,雖說距離想要得到那所謂的「三千焱炎火」還有著老遠的距離,可至少,現在的蕭炎,已經有了一個目標,不用再像以前那樣,毫無目的的四處尋覓

「那我們什麼時候動身?迦南學院到中州可還有著不短的距離」欣藍抬起一對清澈大眼睛,略有些迫切的道。

「先等我將內院的天焚鍊氣塔搞定吧」蕭炎笑著道,他雖然心中也是迫不及待的便是想要去那所謂的中州,可如果現在就跑路的話,恐怕會直接被蘇千大長老一巴掌拍死在這裡。

「有什麼好急的,就算你這丫頭能請動蕭炎。可以他如今的煉藥術,恐怕還並不能直接令得你的家族重新進入長老席,六品煉藥師在我們這些地方或許少見,但在丹塔之中,可算不得什麼頂尖好手,這一點,你應該最為清楚。」一旁的蘇千翻了翻白眼,沒好氣的提醒道。

「嘻嘻,這個欣藍自然是知道,不過蕭大哥能在這般年紀便是成為六品煉藥師,如此天賦,即便是丹塔之中也不多見,所以欣藍對他可是相當有信心哦。」似是知道蘇千對自己直接將蕭炎給拉走有些忿忿,欣藍也是俏皮的嬌笑道。

蘇千白了欣藍一眼,旋即目光轉向蕭炎,嘆了一口氣,道:「我知道你這小子身上背的東西不少,所以迫切的需要增強實力,說實在的,中州那塊地方,的確是磨練人的好地方,那裡是大陸真正的頂尖強者與勢力聚集的地方,你若是能在那裡闖出一些名堂,對你的確好處不小,但也得多多小心,那裡可不再是黑角域這些地方,所以行事要謹慎一點。至於那所謂的「丹會」,含金量算是煉藥界中最重的大會,雖說你如今的煉藥術頗為優秀,但想要衝擊前十,也不是什麼容易的事」

聽得蘇千話語中的提醒之意,蕭炎心頭也是一暖,默默的點了點頭,能夠成為全大陸所有煉藥師心中的聖地,他自然是明白,匯聚在那裡的煉藥師,必然都有著幾把刷子,誰也不會是省油的燈。

「好了,今日天色也不早了,你先回去休息一下吧,住所我已經幫你安排好了,明日再來商量補充天焚鍊氣塔心炎的事。」蘇千揮了揮手,笑著道。

聞言,蕭炎與欣藍皆是點了點頭,對著蘇千躬身行了一禮,然後緩緩退出了議事廳。

望著退出大門的兩人,蘇千方才輕嘆了一口氣。喃喃道:「中州,好多年都沒有再去過了啊,真是懷念,不過現在,怕都是年輕人的天下咯」

出了議事廳,天色已經是完全的暗了下來,天空之上閃爍著點點星光,淡淡的月光傾灑而下,令得人皮膚略感一陣涼意。

出門之後,蕭炎與欣藍略作交談,也是分了開去,然後按照蘇千所說,回到了備好的房間之中。

回房之後,蕭炎直接是狠狠的倒在了柔軟的床榻之上,這段時間在黑角域與那些傢伙糾纏了這麼久,也是令得他頗為疲憊,然而雖然精神略有些疲憊,但蕭炎眼中,卻依舊是跳動著難以掩飾的興奮光芒,今日得知了那所謂的「三千焱炎火」的消息,對他來說,無疑是一個巨大的喜訊。

「丹塔」嘴中喃喃了一聲,蕭炎心中竟略有些期待,對於這個被許多煉藥師視為心中聖地的勢力,他也是也是抱著不小的好奇心,若是能夠在那裡闖出一片名聲,或許老師也會感到相當欣慰吧

心中閃過這道念頭,蕭炎又是突然回想起先前蘇千的提醒,當下臉色也是微顯凝重。作為大陸中心地帶的中州,那裡的強者層次,必然將會遠超加瑪帝國乃至黑角域這種地方,而以他如今的實力,即便是黑角域,尚還不敢說能夠肆無忌憚,更別說是大陸頂尖強者聚集地的中州了

「看來得多一點自保的手段啊不然的話,若到時候真遇見什麼問題,恐怕連逃命都不行」舔了舔嘴唇,蕭炎使勁的甩了甩頭,將那絲疲憊甩出腦中,然後盤腿坐於床榻之上,屈指一彈,手指上的納戒光芒微微閃爍,旋即一副足有丈許寬大的骨翼懸浮在了面前。

骨翼呈略顯透明的玉色,看上去晶瑩剔透頗為養眼,在那骨骼之中,遊離著些許宛如具備著靈智的物質,令得它整個看上去充斥著一股異樣的生機與活力。

這玉石骨翼,自然便是蕭炎從黑皇宗那拍賣會中花高價拍買到手的神秘魔獸的雙翼,而這東西,將會是煉製天雁九行翼的絕佳材料,若是能夠煉製成功的話。蕭炎日後的保命手段也是多了一種,雖然還並未親自試過,但蕭炎經過模糊猜測,也能知曉,若是使用這玉石骨翼煉製天雁九行翼的話,他的速度,恐怕就算是放眼斗宗強者層次之中,應該也是難以尋找多少能夠匹敵之人,而如此一來,這條小命,也是多了不小的保障性

對於那所謂的中州。蕭炎一直抱著一種忌憚的心態,如今也不知道何時便是要踏足那裡,因此,在這之前,還是得將準備工作做好,以免到時候出了突發事故將自己搞得措手不及。

熾熱的目光緩緩從懸浮在面前的玉石骨翼收回,蕭炎手一晃,一卷金燦燦的捲軸便是出現在了手中,赫然便是那天雁九行翼的煉製捲軸。

手掌輕輕的將捲軸打開,蕭炎的心神也是逐漸的放於其中,開始仔細的研究這所謂的煉製之法

花費了將近一個小時的時間,蕭炎也終於是將捲軸一字不漏的仔細閱讀完畢,這才微皺著眉頭緩緩收起捲軸,陷入了沉思。

這天雁九行翼,倒的確是一種頗為罕見的飛行鬥技,而且最主要的還是能夠依靠煉製材料的品質而提升速度,這就類似於另類的進化模式,說起來,的確是有其獨步之處,但想要煉製這天雁九行翼,也是有著不小的講究,除開最為重要的魔獸翼翅材料之外,還得需要其他雜七雜八的不少輔助材料,不過這也算不得太麻煩,蕭炎收藏頗豐,那些輔助材料,也大多有所收藏。

但最令得蕭炎頭疼的,是煉製這天雁九行翼,前提卻是還得將所準備的魔獸翼翅之中的那股殘留魔獸氣息給煉化,眾所周知,一般魔獸身上的翼翅,大多都帶著本體的一些殘留氣息,而想要煉製飛行鬥技,就得先將翼翅之中的那絲殘留氣息給煉化這一點,最讓蕭炎感到棘手,若是他準備的翼翅只是尋常的魔獸之物倒也沒什麼,可這玉石骨翼的主人。明顯不是什麼普通魔獸,這一點,蕭炎心中最為清楚,因為在當夜解剖那神秘魔獸時,他便是與玉石骨翼之中的那道殘留氣息有過接觸。

接觸雖然在極短的時間中便是結束,可蕭炎依舊還是察覺到了那絲殘留氣息的狂暴與凶虐,顯然,想要將如此凶虐的殘留氣息給煉化,可不是什麼容易的事,特別是這種交鋒,風險性頗大,若是一個不慎,反而被那殘留的氣息給侵蝕,或許將會在人心中留下一顆凶虐的種子,導致人性格大變

蕭炎的目光,緊緊的盯著那懸浮在面前的玉石骨翼,臉色略有些變幻不定,心中有點掙扎,對於那神秘的魔獸,他心中一直抱著不小的忌憚,在死去了這麼多年,依舊能在骨翼之中留下如此強悍的殘留氣息,真不知道其本體在巔峰時刻時,將會是何等的恐怖?

似也是感受到了蕭炎心中的掙扎,那懸浮在其面前的玉石骨翼也是微微的釋放出淡淡的熒光,那模樣,就猶如是在嘲諷著一般

寂靜,在房間之中持續了半晌,許久后,蕭炎終於是猛然緊握了拳頭,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漆黑眸中,遲疑與掙扎迅速退去,想要得到什麼,自然是要付出一些東西,這個世界上,從沒有什麼可以平白得來的東西,這一點,蕭炎心中極為清楚。

「如果連一個死去不知道多少年的魔獸的殘留氣息都搞不定,日後還如何跟那詭異莫測的魂殿對抗?還如何去與薰兒背後那可怕的種族交涉?」

心中閃過這道話語,蕭炎眼神也是迅速的堅定,現在的他,終於是下定了決心,要與那玉石骨翼之中的殘留氣息,鬥上一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