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破蒼穹>第八百七十八章天火尊者第一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百七十八章天火尊者第一更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魔法

第八百七十八章天火尊者

當蕭炎身形突破那一層透明的光照時。他分明的感受到一股異樣的波動從其身體上掃描而過,而這股波動在接觸到其身體上的隕落心炎時,則是迅速的悄然散去,而蕭炎的身體,也是順利的進入了其中。

穿梭進的那一霎,充斥眼球的赤紅色迅速散去,取而代之的是一種蒙蒙的淡淡白光,蕭炎穩住身形,目光謹慎的四處掃了掃,最後停在了中央位置那懸浮的神秘骸骨之上。

這裡的空間顯然便是先前蕭炎所見到的光罩,不過或許是因為視覺緣故,此刻的這裡看上去似乎寬敞了不少,但也能夠一眼可及。

轉過頭來,蕭炎視線先是望向光罩之外,那幾隻通體血色的火焰蜥蜴人的到來也是被他發現,當下臉色略有些凝重,沒想到這個神秘的岩漿族群居然還真的擁有著如此強者,那幾隻血色蜥蜴人實力明顯比先前被他擊殺的那一頭更為強大,按照蕭炎猜測,恐怕已是達到了斗皇巔峰的層次,這不得不令得蕭炎心中越發的謹慎起來。畢竟誰能知道,這火焰蜥蜴族之中,是否還擁有著更強的強者?

如果有的話,那可就是有些相當不妙了,雖說藉助著異火之能,蕭炎的實力在這岩漿之中並不會削弱太多,但這裡畢竟是對方的主戰場,而且它們數量眾多,一旦陷入圍攻之中,即便是蕭炎,恐怕也是凶多吉少。

「該死的,這岩漿世界果然不是表面上那般平靜。」咬了咬牙,蕭炎低聲咒罵了一聲。

光罩之外的那些火焰蜥蜴人似乎並不能察覺到光罩所在的位置,因此在徘徊了一會後,便只能在蕭炎的注視下四下散去,而當最後一道紅影消失在岩漿之中時,蕭炎方才鬆了一口氣,先前那番大戰,雖說擊殺了不少火焰蜥蜴人,可也有著不小的消耗。

身體懸浮在這片白茫茫的空間中,蕭炎略作歇息,待得體內鬥氣略微恢復了一些,方才站起身來,小心翼翼的對著那神秘骨骸所在的方位行去。

隨著越加接近那神秘骨骸,蕭炎心中所感受到的那股召喚之意也是越加濃郁,現在他也終於是明白,他在岩漿之上感受到的召喚。應該便是這神秘骨骸或者那朵隕落心炎所發的吧?

目光在神秘骨骸之上漂移了一會,蕭炎的視線,便是忍不住的投向了骨骸之上的那朵無形之火

這朵隕落心炎,只有腦袋大小,其內所散發而出的溫度,倒是遠不及蕭炎體內的那隕落心炎,如果說蕭炎體內的隕落心炎是一個成熟體的話,那麼面前的這朵隕落心炎,則是處於一個幼生期的階段。

當然,不管是幼生期還是成熟期,這東西畢竟是異火,異火的成形相當之困難,需要無數歲月的累積,而這朵看起來並不算多猛烈的無形之火,所存在的時間,怕也不會太短,只是不知道,為什麼在同一個地方,居然會出現兩種相同的異火,這種玄奇的一幕,蕭炎可真是聞所未聞。

目光緊緊的鎖定著那朵隕落心炎。蕭炎深吸了一口氣,這種幼生體的異火,對於「焚決」或許會有著一些作用,但想必不會大到哪裡去,畢竟進化焚決是需要一個相當恐怖的能量,而看這小東西,明顯尚還不具備。

手掌磨挲著下巴,蕭炎沉吟了片刻,手掌猛的一頓,眼中湧現一抹欣喜之色,這幼生體的隕落心炎對他雖然用處並非很大,但對於內院來說,卻絕對是一種天降之喜,只要有了這東西,那麼天焚鍊氣塔便是能夠再度重新開啟,而且效果,還不會比以往有多少減弱,只要有著強者源源不斷的對其輸送能量或者鬥氣,那麼便是能夠令得內院再度將號稱「修鍊加速器」的天焚鍊氣塔激活。

並且這樣不僅能夠令內院得利,這朵幼生體的隕落心炎,也是能夠逐步的進化,假以時日,必定會進化成為成熟體的隕落心炎,再者,這種從小便是培養而起的異火,以後馴服起來也是要容易許多,不會再出現類似以前那成熟體「隕落心炎」那般叛逆,說不定百年以後,進化得順利的隕落心炎。還會成為內院的一大助力!

畢竟異火,遲早都能夠進化出屬於自己的靈智,到時候,也與尋常人類毫無差距,而到時候,它必然會將一直催化它的內院當做自己的家一般的來守護,而如此一來的話,內院豈不是多了一個異類的超級守護者?

想起這般種種對內院的好處,蕭炎心中也是泛起一抹激動,他一直在為如何徹底解決天焚鍊氣塔枯竭的問題而頭疼與內疚,如今這出現的隕落心炎幼生體,無疑將會極為完美的將這一問題解決掉,而他心中的那絲愧疚,也終於是能夠徹底消散。

想到此處,蕭炎幾乎是忍不住的咧嘴一笑,然後緩步上前,手掌微曲,就欲將那朵幼生體隕落心炎捕獲。

就在蕭炎踏近那神秘骨骸兩米距離時,一道璀璨白光突然自骸骨之內爆發而起,突然的變故,令得蕭炎一驚,急忙後退,而當其剛剛退後之時。卻是驚駭的發現,一股巨力,悄然的將自己凝固在了此處。

凝固的身體,令得蕭炎臉龐急速變幻了起來,在其心中轉動著逃生念頭時,面前白光緩緩蠕動,最後居然化為一道虛幻的蒼老人影。

人影一身白色袍服,鬚髮皆是雪白之色,面容蒼老,平淡的雙眼之中閃爍著淡淡的精芒,這虛幻人影剛一出現。便是令得蕭炎感受到了一種由心底蔓延而出的壓迫之感

「隕落心炎?沒想到它還是被人收服了」虛幻的人影,瞥了蕭炎一眼,旋即緩緩的道,聲音之中,透著一抹難以言明的意味。

聞言,蕭炎心頭不由得一驚,他自然是知道面前的虛幻人影是靈魂體,不過沒想到對方一眼便是看出了自己體內的隕落心炎

「不知老先生在此,小子冒味闖進,還望見諒。」心中念頭飛速轉動,蕭炎面前卻是極為客氣的道。

虛幻人影並未理會蕭炎的客套,目光盯著他片刻,旋即手掌一招。

在這道蒼老人影的招動下,蕭炎猛的駭然發現,自己體內的隕落心炎,居然不受控制的飄飛而出,最後落進了對方手中。

「老先生,你這是何意?1這般一幕,令得蕭炎心頭一沉,怒聲道。

隕落心炎宛如一條無形的長蛇,在蒼老人影手掌之上纏繞徘徊,那般乖覺的模樣,令得蕭炎臉色有些變幻,如今的隕落心炎明明已經被他徹底煉化,怎麼可能在一個陌生人手中如此聽話?

「怎麼?很奇怪?」似是知道蕭炎心中的疑惑,老者瞥了他一眼,嘴角浮現一抹莫名笑意,淡淡的道:「因為我是這隕落心炎上一屆的主人,雖然你煉化了它,但它對我依然沒有太大的抗拒性,而且控火之術,難道你還能比過我這老頭子不成?」

「上一屆的主人?」聽得這話,蕭炎眼瞳頓時微微一縮,旋即干聲笑道:「呵呵,老先生便不要戲耍小子了,當初我在收取隕落心炎時,可未曾察覺到它是有主之物。」

「你自然是察覺不到。因為我在臨死前,便是放其自由,那時候說它是無主之物,倒也沒錯。」白袍老者微笑道。

蕭炎咽了一口唾沫,他沒想到在這裡居然會遇見他這隕落心炎上一屆的主人,如果這老者所說屬實的話,那他死亡的時間,恐怕有著不少的年頭了,至少,蘇千大長老對此是半點都不知情。

不過最讓得蕭炎擔憂的,還是這老傢伙會不會把隕落心炎給收回去?異火是蕭炎的命根子,若是被強行收走的話,將會對他造成巨大的傷害,因此,若是發生這種事情,他即便是拚命,也得將之留下,面前這白袍老者生前或許是絕頂強者,但不管如何,現在只是一個靈魂體,而且看其靈魂淡薄的程度,似乎也並沒有遺留太多的力量。

「放心,我並不會搶你的隕落心炎,嚴格來說,我早已便是死亡之人,靈魂在這麼多年下來,也早被消磨殆盡,如今你看見的,不過是一絲靈魂殘留的印記而已,並不能對你造成什麼傷害。」老者淡淡的道。

被一語道破心中所想,蕭炎在鬆了一口氣時,也是有些尷尬,當下連忙笑道:「老前輩言重了,不知老先生名諱?」

白袍老者笑了笑,笑容中有著一份由骨子中散發而出的自傲,道:「老夫曜天火,別人有時也稱我為天火尊者。」

「尊者?」

聽得這稱呼,蕭炎心臟頓時狠狠的跳了跳,對於這個名號後綴,他很明白象徵著什麼,顯然,這位在岩漿深處的神秘白袍老者,當年是一名名震大陸的斗尊強者!

(第一更,今日三更。

ps:下面不算錢。

八月徹底休息了一月,更新的確不行,九月,斗破再次征戰月票榜,更新,必然將會讓大家滿意,當然,類似七月那種瘋狂,倒是不敢再來,不過土豆也能保證,月初月末保持三更,平日保持兩更,若是有特殊事情,會提前請假說一聲。

八月休息,也飽受了不少恥笑,原因是斗破的月票只有可憐巴巴的兩千點,與七月相比,無疑是杯水車薪,期間也有很多斗破的讀者氣不過想讓土豆拉票,但那一月實在太累,土豆知道,想要月票,就得拿出滿意的更新,上個月,土豆拿不出,所以也就不敢要票。

或許不少斗破的讀者在書評也因為上月而憋屈,但這個月,土豆會再次努力,所以,也懇請斗破的弟兄,將您們手中的保底月票,投給斗破,如今斗破再次出戰,但位置看上去似乎幾分鐘后便是會落入後面幾名,希望大家能為斗破添上那寶貴的一票。

今天回四川,在飛機上碼了一章,然後在機場趕忙發了出來,後面還有兩章,回家后就碼,還是那句話,這個月,更新交給土豆,月票,就拜託兄弟姐妹了。

希望在經過三個小時的車程回家后,土豆能很幸福的看見斗破的月票有所漲動,那樣土豆會動力十足的這樣的結果,您只需要輕輕的點擊下方投月票的位置便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