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破蒼穹>第八百七十九章五輪離火法第二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百七十九章五輪離火法第二更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魔法

第八百七十九章五輪離火法

望著蕭炎那副變色的模樣。自稱曜天火的白髮老者也是微微一笑,旋即擺了擺手,淡聲道:「不用害怕,那只是生前而已,現在的我,只是一點點靈魂而已,以你的實力,足以徹底滅殺。」

聞言,蕭炎心中不可察覺的悄悄鬆了一口氣,對於這來歷神秘的斗尊強者,他可是相當之戒備,特別是後者還說是隕落心炎的前一任主人。

天火尊者手中把玩著隕落心炎,片刻后,略有些緬懷的嘆了一口氣,屈指一彈,隕落心炎便是化為火蛇射向蕭炎。

小心翼翼的接住隕落心炎,蕭炎並未立刻收進體內,也是任其盤旋在手掌上,待得並未發現有什麼不對的地方后,方才謹慎的收進體內,而在收回了隕落心炎后。蕭炎那絲戒備方才淡化了一點,當下客氣的笑道:「小子魯莽,不知此處是老先生坐化之地,若有得罪之處,還請包涵。」

天火尊者擺了擺手,目光瞥了蕭炎一眼,旋即指著那朵幼生體的無形火焰,淡淡的道:「你是否還對這朵隕落心炎也感興趣?」

聽得天火尊者這話,蕭炎心頭一凜,旋即乾笑道:「那是老先生之物,小子僥倖傳承了一種隕落心炎便是心滿意足」

「小傢伙,不要在老頭子我面前耍這套,我在鬥氣大陸上忽悠人的時候,你爺爺都不知道有沒出生呢。」天火尊者似笑非笑的道。

聞言,蕭炎不由得有些尷尬,這老傢伙原來早便看透了他心中所想。

並未在乎蕭炎那般尷尬,天火尊者目光有些懷念的望著那朵幼生隕落心炎,緩緩的道:「當年我尋到此處,首次發現了隕落心炎的蹤跡,而後花費幾年時間,方才僥倖將之收服,而我所收服的那隕落心炎,則正是如今你體內的那朵」

聽得天火尊者突然說起以往之事,蕭炎也是豎起了耳朵,他對於隕落心炎的事,也是頗為關注的。

「當年仗著有幾分本領,以往天下大可去得。因此在收服了隕落心炎之後,卻並未就此離開,反而是好奇的深入了這岩漿世界」天火尊者悠悠語氣之中有著許些嘆息,似乎在為當年的魯莽而有些悔意。

「在深入到岩漿世界之後,我當時再度發現了一枚隕落心炎的異火種子,這發現令得我相當欣喜,因此便是想要貪心的將這隕落心炎的異火種子也是收取,結果兩種異火融於體內,不僅未能完美融合,反而互相之間如仇人般的排斥,那場異火之戰,令得我身受重傷,而在這般時刻,我遭到了襲擊」天火尊者輕嘆道。

「是那些火焰蜥蜴人?」蕭炎心頭一動,試探的問道。

「看來你也與它們有過接觸」聽得蕭炎所說,天火尊者也是有些訝異。

「剛才就是被它們圍攻,不得已下我才闖進了這裡。」蕭炎捎了捎頭,乾笑道。

「那些火焰蜥蜴人似乎是這裡的原始生物,數量極多,而且其中不乏足以與斗尊相頗超級強者,那一次。我便是遇見了一名斗尊階別的蜥蜴族強者,原本若是巔峰狀態,定然不會懼它,但可惜,兩種異火相爭,已令得我身受重傷,而後的結局,你也能猜測到,那場大戰後,我受了致命重傷,不過好在這些蜥蜴族的強者並不懂空間之力,因此始終難以尋見我的藏匿之所。」天火尊者眼中略有些驚人神采,似乎當年的那一場大戰,倒是令得他記憶尤深。

「不過我雖然成功隱匿了身形,但也身受重傷,不久之後,肉體便是逐漸崩潰,在那最後之際,我將所收服的那成熟隕落心炎釋放,而靈魂,則是附於那枚異火種子之上,想要藉此保存,但這麼多年下來,靈魂也是逐漸有些支撐不住,若是兩年之內再未有人進入這裡,或許我的靈魂,也將會徹徹底底的消散。」

聞言,蕭炎心頭微動,這樣說來。那面前的這位天火尊者似乎也並不能說是完全的死亡,實力達到斗尊這一層次,若非是連靈魂一起散於無形,其實也還還能有著復生的機會,就比如葯老,只要給他煉製成功一具可容納靈魂的軀體,那麼他也能再度復活,並且回歸巔峰,不過葯老的靈魂保存得相當完整,而面前的天火尊者,靈魂卻是相當稀薄,能否復活,還真是兩說之事

「經過這麼多年時間,沒想到當初的異火種子,也是逐漸的進化成了心火之態,只不過依舊還是處於幼生期而已。」天火尊者手一招,將那朵幼生體的隕落心炎握在手中,輕笑著瞥了蕭炎一眼,淡聲道:「你想要得到它吧?」

蕭炎這次倒是老實的點了點頭,旋即恭聲道:「老先生若是肯將這幼生體隕落心炎給予小子的話,有何條件儘管說,只要小子能夠辦到,定不會推辭。」

雖然對方說現在他的狀態自己能夠輕易滅殺。但這種話,蕭炎可是只抱有小小的一絲信任,畢竟不管如何說,對方都是一名貨真價實的斗尊強者,若是沒點手段的話,他還真的難以相信,因此,在沒有把握之前,還是客氣小心點為妙。

聽得蕭炎這話,天火尊者面色不變,沉吟了片刻。緩緩的道:「你要它,也並非是不行,但卻是得幫老夫一個忙,當然你放心,我會給予你足夠的報酬。」

「老先生請說。」蕭炎心頭一動,嘴上笑著道。

「我觀你體內火氣旺盛,而火中帶著一絲極淡的木氣,想必應該是一名煉藥師吧?而且你能收服隕落心炎,怕煉藥術等級還不低吧?」天火尊者微笑道。

「不愧是斗尊強者,只剩下一絲靈魂了,眼光還如此毒辣。」蕭炎心中暗贊了一聲,面上微微點了點頭。

「既然你是煉藥師,想必應該也知道,如何為人修復損傷的靈魂吧?」天火尊者輕笑道。

眼眸微微一眯,蕭炎心中暗道了一聲果然,這些斗尊階別的老妖怪,都是一些難以死掉的怪物,只剩下一點點靈魂,居然還能如此頑強,心頭閃過念頭,但蕭炎面上卻是陷入了沉吟,為一名斗尊階別的強者修復靈魂,那可不是什麼簡單的事,而且他才與天火尊者見面,對方是何性子他也完全不知,若是胡亂幫忙,日後真讓得他復活了,對方反而要取他體內異火,那可如何是好?

「呵呵,小傢伙你放心,只要你能幫助老夫修復靈魂,老夫以靈魂起誓,日後必不會對你不利。」瞧得蕭炎沉吟,天火尊者不由得一笑,緩緩的說了一聲,然後手一招,那一旁的白骨上。一枚雪白色的納戒飄飛而起,落入其手中,屈指一彈,一灸捲軸便是出現在其面前,捲軸之上,繪畫著一些通體冒著火焰的飛禽之獸。

「這是老夫當年的成名鬥技,「五輪離火法」,呵呵,說之是鬥技也是有些不對,應該說是控火法決。」天火尊者將那捲軸拋向蕭炎,道:「只要你能幫助老夫,那麼這東西便歸你了,若是你懷疑老夫的誠意,可以先取捲軸,待得發現沒有問題時,再助我修復靈魂也不遲。」

小心翼翼的接過捲軸,蕭炎遲疑了一下,方才謹慎的逐漸攤開。

「五輪離火法,控火法訣,法分五重,按獸形而辨,狼,豹,獅,虎,蛟,每一重分有各自火靈,法訣大成,五獸齊聚,可成五輪離火陣,有蒸海焚天之莫大威能。」

目光緩緩的掃過這排有些簡單的介紹,旋即蕭炎的目光,頓在了最後一排小字之上。

「若是五獸之中,有其四為異火所凝,此法訣,威力堪比天階鬥技1

「天階鬥技?」

眼睛死死的定在這四個字上,蕭炎心中深吸了一口冷氣,這麼多年來,他從未聽說過半點天階鬥技的消息,所接觸的最高階鬥技,或許便是薰兒給予他的那「帝印決」,但即便如此,也是必須在大成時,方才能達到天階鬥技的門檻,難道這所謂的「五輪離火法」,居然也能這般恐怖不成?

心神在震動了一番后,逐漸的回復冷靜,蕭炎微抿著嘴,控火法訣,他倒的確從未修行過,平日操控異火攻擊的手法也頗為簡單,這「五輪離火法」,倒也頗為適合他,但至於那所謂的五獸之中,其四為異火所凝,那豈不是說得需要四種異火?

想到這裡,蕭炎便是苦笑了一聲,他現在體內滿打滿算也就三種而已,想到達到那個地步,不知道得需要那一年時間

不過即便是排除了這一項,這所謂的「五輪離火法」,對蕭炎倒的確有著不小的吸引力。

捲軸輕輕的拍打著手掌,蕭炎沉默了好半晌,而那天火尊者也不催促,只是平靜的注視著他。

沉默的氣氛持續了幾分鐘,蕭炎終於是長長的吐了一口氣,明亮的雙眸瞥向天火尊者,緩緩的道。

「我可以幫助老先生修復靈魂,但希望老先生能額外答應小子一個條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