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破蒼穹>第九百零五章淬鍊第四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百零五章淬鍊第四更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魔法

第九百零五章淬鍊

空蕩的山洞之中。蕭炎盤膝坐於一方巨石之上,臉露沉吟之色,片刻后,手掌一揮,兩樣物體自納戒中掠出,旋即重重的落在地面之上,濺起許些微塵。

出現在地面上的,是兩具被冰封的屍體,這兩具屍體,蕭炎都不陌生,雲山,地魔老鬼

目光緩緩的在兩具屍體那保持著臨死前那一霎情緒的臉龐上掃過,最後頓在了一身白袍的雲山之上,良久之後,蕭炎輕嘆了一聲,時隔多年,對於此人的仇恨,也是隨著雲嵐宗的解散而逐漸的消散了許多,而且他那悲慘的結局,也勉強能夠抵過他對蕭家所做的那些事。

兩具屍體,雲山死前實力約莫在兩三星斗宗左右。而地魔老鬼,則是七星實力,相比而言,若是要用來煉製「天妖傀」的話,後者的成功率或許要大上一些,而且,對於雲山的那張容貌,蕭炎並不想他一直的跟隨在自己身邊,即便那時候的他只不過是一具只有著雲山面貌的傀儡

目光頓在雲山臉龐上,蕭炎心神略微有些恍惚,腦海之中,一道雍容清傲,透著絲絲尊貴氣息的倩影,若隱若現的浮現而出,那道雲色的裙袍,在其身上輕輕飄蕩,勾勒出那動人的曲線。

「雲韻」

低低的呢喃聲突然緩緩的從蕭炎嘴中傳出,想起當初臨走時她眼中的那複雜眼神,蕭炎拳頭便是忍不住的緊握了起來。

那眼神之中,有著七分凄涼,一分無奈,一分不舍,以及一點點極淡的恨意,她似乎依舊有些在意,為什麼他會如此的狠心,將她的一切,殘忍的摔碎。而就是這一絲淡淡的恨意,方才會促使她離開那個生活了許多年的地方或許在她看來,那裡,是個傷心之地,離去了,就很難再回來。

袖袍中的拳頭緊緊握著,對於這個當年在外出歷練時,第一個曾經有過肌膚之親的女人,不可否認,蕭炎心中的確有著一絲淡淡的情愫,在那山洞之中所發生的一切,猶如烙印一般,令得他永遠難以忘卻。

兩人的相識,頗為動人,但最後的結果,卻似乎在以悲劇結束,雲嵐宗以及雲山對蕭家所做的一切,蕭炎不可能原諒,因此,身為雲嵐宗宗主的她,也就必須站在蕭炎的對立面。即便最後,狼狽受傷的是她,這是一場從最開始便是註定的結局

一道輕輕的嘆息在山洞之中緩緩回蕩著,蕭炎手掌一揮,將雲山的屍體收入納戒之中,不知為何,他並不想用他的身體來煉製「天妖傀」,至於原因,他也說不清楚,只是冥冥間並不想再讓那個渾身是傷的女人,再度被他在柔弱的心上劃上血淋淋的一刀。

雲韻離開加瑪帝國,從此毫無音信,鬥氣大陸如此之大,想要從那茫茫人海之中尋找一個人,困難度恐怕絲毫不亞於大海撈針,但蕭炎總是有著那麼一絲事實而非的感應,或許,在那中州,他會再次遇見她

雖然這絲感應沒有絲毫的理由,但蕭炎依舊選擇了相信,因此,他收回了雲山的屍體,他不想兩人若是能夠再次見面時,會因為這個突然現身的傀儡,再度出現什麼不願意見到的變故

「老師,等將你救出之後,弟子會親自幫你找一個更強的軀體。」

心中默默的念叨了一聲,蕭炎眼神也是逐漸清明,一股凌厲之色。悄然湧現。

手掌一握,碧綠色的火焰湧現而出,蕭炎屈指一彈,火焰掠出,將地魔老鬼的屍體盡數包裹,而在那熾熱高溫下,包裹著他身體的那冰層,也是迅速融化開來。

冰層化開,地魔老鬼的衣袍也是直接化為粉末,蕭炎面色漠然,熾熱的溫度,直接是令得屍體變得火紅了起來,而隨著這般不斷的炙烤,突然有著一絲絲淡淡的黑氣鑽出屍體之中,然後被碧綠火焰燒成虛無。

這種黑氣是一種屍氣,隱隱有著一些主人生前所蘊含的細微意念,若是不將這種黑氣盡數驅逐的話,其餘的靈魂,很難徹底的與軀體融合在一起,而「天妖傀」的煉製,卻是必須軀體,魔核,靈魂。徹底融合,因此,這些所謂的屍氣,是必須驅逐。

火焰的溫度,被蕭炎掌控在一個頗為精妙的程度,既能逼出屍體之中殘留的屍氣,又不至於將屍體燒毀

光是淬鍊肉體這一項,便是消耗了蕭炎足足三個小時的時間,方才將屍體之內的屍氣,盡數驅逐。

當最後一絲屍氣離開屍體之時,蕭炎也是輕鬆了一口氣。旋即屈指一彈,兩股勁風暴射而出,最後在屍體的胸膛以及額頭部位,開了一個拳頭大小的洞。

洞中並未有著鮮血流出,因為其中所殘留的鮮血,已經在淬鍊屍氣之中,被盡數蒸發,而同樣,這也是煉製「天妖傀」的一個小步驟。

此刻地魔老鬼的屍體已經是縮小了好幾圈,整個身體的皮膚呈一種森冷的灰白之色,皮膚緊緊的貼在乾枯的肌肉之上,手掌也是變得格外的細長,猶如尖銳的匕首一般。

按照竹簡之中所說,蕭炎將這具屍體略作淬鍊,然後伸手一招,那枚火紅色的魔核,便是漂浮而出,最後落進屍體胸口處的小洞之中,做完這些,蕭炎又是臉色冷漠的掏出一個玉瓶,玉瓶之中,隱隱散發著一種雄渾的靈魂波動。

「蕭炎,你究竟要怎麼樣才肯放過老夫?」玉瓶剛剛出現,其中便是傳來一道滿含怨毒的憤怒吼聲。

「鐵護法,不用著急,馬上就讓你出來了」蕭炎嘴角泛起一抹冷笑,手掌一握,玉瓶轟然爆裂,露出其中一道黑色靈魂,靈魂剛剛出現,便是什麼也不顧,一頭就對著山洞外竄去,不過卻是被早有準備的蕭炎,一把抓了回來。

目光森然的看了一眼拚命掙扎的鐵護法的靈魂,手中火焰暴涌而起,最後直接是將之包裹而進,凄厲的慘叫以及怨毒的罵聲。頓時在山洞之中響徹而起。

對於那怨毒的謾罵,蕭炎猶如未聞,繼續的加大著火焰的溫度,而隨著這般高溫的煉化,被封印了這麼久的鐵護法,便是直接在一道細微聲響中,那潛藏在靈魂之中的神智,也是在這一霎,煙消雲散

將鐵護法的神智煉化,蕭炎瞥了一眼手掌上的這團黑霧,旋即輕輕一拋,黑霧化為一道黑色氣龍,閃電般的鑽進了屍體額頭之上的孔洞之中。

隨著這道沒有神智的靈魂進入,地魔老鬼那緊閉的雙眼,猛然睜開,眼瞳之中,儘是漆黑之色

望著這一幕,蕭炎並未感到驚詫,十指連彈間,一道道泛著奇異光澤的金屬物品,從其納戒中閃掠而出,最後漂浮其面前。

看了一眼面前飄飛的眾多奇異金屬,蕭炎微微點頭,手掌一握,碧綠火焰猶如火柱般的自掌心噴涌而起,一股吸力湧出,將那些金屬,金屬吸扯而進

在琉璃蓮心火那恐怖高溫的煉化下,這些奇異金屬,也是逐漸有了融化跡象,雖然這距離徹底融化,還有著不小的距離。

此刻的蕭炎,心分二用,一面操控著火焰以一種恆定的溫度淬鍊著屍體,一面用極高的溫度,煉化這些奇異金屬,這一高一低的火焰溫度,可是需要極高的火焰操控能力,不過好在如今修習了「五輪離火法」的蕭炎,因此倒也未曾感到手忙腳亂。

兩邊的煉製,都是需要不短的時日,特別是屍體的淬鍊,必須在達到某一個程度時,方才能夠與放入其中的靈魂以及魔核達到完美的契合度

而似也是知道這並非是一時便可完成的任務,因此盤坐在巨石上的蕭炎,也是逐漸的閉上眼眸,安靜的等待著哪一個完美契合度達到的時刻

這一等,足足持續了七日時間,七日之中,那些奇異金屬以及被徹底煉化成了一團暗金色的融液,它們在火焰之中緩緩流轉,釋放著許些莫名光澤。

金屬的煉製,已經徹底完成,但是軀體,靈魂,魔核所需要的那個完美契合度,卻是遲遲未到,不過對於此,蕭炎倒是未曾有過絲毫的急躁,他清楚,這種事,越是急躁,便是越會將那隻會出現一霎那的完美時刻錯失而過,如此一來的話,不僅軀體會報廢,連帶著其中的魔核乃至靈魂,都將會瞬間失去作用,這一點,幾乎便是煉製「天妖傀」最為難以掌控的地方了

蕭炎保持著這般古井不波的心態,如此,又是過了三日時間。

三日之後的某一時刻,那宛如老僧入定般坐於巨石上紋絲不動的蕭炎,身體猛的一顫,緊閉的眼眸,也是豁然睜開!漆黑眸子中,有著一抹難以掩飾的狂喜之意,

那個在淬鍊之中,猶如電光般閃過的完美一霎,終於是被其一把,牢牢抓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