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破蒼穹>第九百零九章血脈中的威壓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百零九章血脈中的威壓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魔法

第九百零九章血脈中的威壓

煉製丹藥。講究的便是將諸多藥材的各種藥力,完美融合,這種融合,需要維持在一個極為精妙的程度之中,而也正因為如此,靈魂力量,方才能夠成為取決一名煉藥師成就的最關鍵之物。

此次出現的這般變故,有些出乎蕭炎的意料,因為他先前那一步步,皆是完全按照藥方之上所說,沒有絲毫的差錯,但最後依舊是出了問題,顯然,這些步驟之中,有著什麼東西未曾再其掌握之中。

先前的蕭炎,也同樣不曾知道哪一個步驟出現了偏差,但在其雙眼湧上火焰的那一霎,方才略有些恍然,問題,不在他所提煉而出的藥粉藥液之上,而是在那一滴青紅血液之內。

這滴青紅血液。乃是從那魔獸乾屍之內提煉而出,其中所蘊含的狂暴能量,遠遠超過了煉製天魂融血丹的要求,血液之中所蘊含的狂暴之力,光憑龍血芝,骨靈果三種藥材之力,根本難以完全的調和,也就是說,血液之力,太強,藥材之力,太弱,兩者之間,難以達到那一個平衡的地步

想通了問題所在,但蕭炎緊皺的眉頭依舊未曾舒展而開,如今之計,若是不能將血液之力調和的話,那麼便只能另換一種七階魔獸之血,但蕭炎如今手中,除了這青紅血液之外,卻是並未準備其他的精血如此一來,只能選擇前者了埃

心中閃過念頭,蕭炎眼神也是微凝,手掌一揮,那停留在半空上的眾多光團,被其進入吸掠進入葯鼎之中,碧綠火焰席捲之下。僅僅幾分鐘的時間,那些藥材便是在蕭炎那精妙的控制下,緩緩的融合成了一滴淡藍色的液體。

蕭炎注視著那滴滲透著許些溫和之力的藍色液體,手指一引,後者便是徐徐降落,旋即落進了那表面翻騰得越來越劇烈的青紅血液之中。

這一滴蘊含著眾多藥材精華之力的液體,在落進青紅血液之中后,其中所蘊含的溫和之力,倒的確是起到了立竿見影的作用,血液表面那急速伸縮的細長尖刺,緩緩的回縮入體。

望著這一幕,蕭炎也是略微鬆了一口氣,然而這口氣剛剛鑽出喉嚨那一霎,便是陡然凝固,因為他清晰的感覺到,一股若有若無的威壓之感,徐徐的從那滴青紅血液之中瀰漫而出

這股威壓之感一出現,便是令得蕭炎體內鬥氣微微一滯,旋即,剛剛才平靜下來的青紅血液,猶如沸騰般。瘋狂翻湧起來,一股令人臉色略變的狂暴之力,在其中急速的攀升。

突然出現的變故,也是令得在場所有人臉色一變,那股從血液之中瀰漫而出的威壓,即便是蘇千等人,也是有著一霎那的驚愕。

「怎麼回事?」

「蕭炎拿出的那滴青紅血液有問題這究竟是何種魔獸體內精血?就算是一些尋常七階魔獸,也是不可能散發出如此強橫的威壓埃」

天空上,眾多長老臉露驚容的望著石台上,交頭接耳的互相竊竊私語。

蘇千與小醫仙對視一眼,眼中皆是閃過一抹凝重,從這股威壓之感來看,這精血的主人生前,實力定然極為恐怖,說不定,還是那種八階的絕世凶獸,蕭炎是從哪裡弄來的如此高等級的魔獸之血?

在眾人驚愕間,誰也未曾發現,那位於小醫仙身旁的紫研,在那股威壓出現的霎那,猶如寶石般的眸子中,掠過許些奇異紫芒。

蕭炎的目光,此刻也是死死的盯著那滴青紅血液,最大的問題,果然出在這裡

「據當日莫天行所說,這魔獸生前的實力,應該是在七階巔峰,以及突破至八階的層次,但即便是這等層次的魔獸。光憑一滴精血,也是有些難以散發出如此強橫的威壓,看來此獸當真是有些來歷不凡。」

蕭炎眼中閃過許些精芒,青紅血液之中所傳出的威壓,不斷的抵禦著眾多藥材之力的中和,似乎在那血液之中,隱隱間有著一股傲意殘存,一股源自血脈的傲意,這股傲意,不允許它被煉化成一枚供人吸納的丹藥!

「不管你生前多麼強橫,但如今,卻只是一滴血液而已,我還不信,真的收服不了你1

被那血液之中不斷傳出的抗拒之意激起了一絲心中火氣,蕭炎冷哼一聲,屈指一彈,一株龍血芝再度出現在手中,手掌之上,火焰翻騰間,一口將龍血芝吞噬而進,然後源源不斷的諸多藥材,也是從納戒中飛出,投入自火焰之中。

這滴血液的反抗程度。遠超蕭炎所料,但也由此可知,其中所蘊含的能量是何等的磅,若是此次真的能夠將其順利煉製成天魂融血丹的話,恐怕其品質,將會達到相當高的一個層次。

這天魂融血丹,是蕭炎為美杜莎所煉,若她體內真的是那種情況的話,那便說不定是為其兒子或者女兒所煉,蕭炎行事追求完美,既然要煉。那自然要煉最好的!

心中念頭翻滾,那在蕭炎掌心中的火焰內,一滴血紅色的液體,再度浮現。

「我就不信治不了你1

望著那滴血紅色液體,蕭炎一咬牙,屈指一彈,後者便是化為一道紅影,投入了青紅血液之中。

血紅色的藥液落進青紅血液之中,後者的那股狂暴之力也是為之一緩,但旋即,在那股威壓之下,居然又是生生的提升了起來,而且,似乎是因為蕭炎的屢次冒犯,那由血液之中瀰漫而出的威壓也是越來越盛,到得後來,蕭炎視線突兀的出現了許些恍惚,隱約間,他看見一個極為猙獰與龐大的獸頭,從那葯鼎之中撲出,對著他狠狠撞來。

虛幻的獸頭,並未出現,但蕭炎喉嚨間依舊是傳出了一道低低的悶哼聲,旋即,他便是略微驚駭的發現,自己的靈魂力量,居然出現了許些削弱

深深的吸了一口氣,蕭炎眼中的震驚之色也是越加濃郁,在這震驚之中,也是略有些慶幸,還好自己沒有莽撞的胡亂吞噬這血液,否則的話,體內不是得被這東西鬧翻天了?

丹藥的煉製,也是在這一刻因為這該死的血液,而出現了中斷,無法將其中的威壓驅逐,那這丹藥。則是永遠不能煉製成功。

望著石台之上蕭炎臉龐上的凝重,所有人都知道,蕭炎這一次的煉丹,似乎出現了一個極大的麻煩

「不知道蕭炎大哥是從哪裡弄來的魔獸精血,竟然蘊含著這等威壓,據我所知,在中州的一些強大的魔獸家族之中,每一位族人,都擁有著一塊靈碑,靈碑之中,有著一縷殘魂,只要這縷殘魂不散,那麼其本體之內的血脈,便不會被旁人獲得這與現在這一幕,倒是頗為相像,不過這裡是黑角域,怎會出現這種擁有靈碑的魔獸?」樓閣之上,欣藍微蹙著黛眉,有些疑惑的在心中喃喃道。

蕭炎自然也是不知道這該死的魔獸會不會是中州的某一個強大家族之內的成員,現在的他,已經被那滴青紅血液搞得有些焦頭爛額。

在蕭炎頭疼之間,那遠處的紫研,眸子再度閃過一抹紫芒,旋即身形一動,便是對著石台閃掠而去,旋即嬌小的身軀直接穿過那空間封鎖,出現在了石台之上。

「丫頭,現在我可沒空幫你煉製丹丸吃」見到紫研闖進來,蕭炎揮了揮手,無奈的道。

「你這樣用藥物,永遠都不能將那股威壓驅除,因為這種威壓,來源於血脈,雖然我不太清楚這大傢伙究竟是屬於哪一種魔獸,但來歷絕對不凡,說不定,也是一些遺傳而下的遠古異獸。」紫研白了蕭炎一眼,脆聲道。

聞言,蕭炎也是一怔,旋即苦笑了一聲,現在他可不想管這血液主人究竟是不是遠古異獸,他只知道,若是再不消除血脈中的那絲威壓,他這些極為難尋的藥材,就得白白浪費了。

「用我的血液」紫研眸子緊緊的盯著葯鼎之內的那滴青紅血液,眼中紫芒也是越加濃郁,旋即不待蕭炎回應,便是一咬舌尖,一滴略帶著一絲紫意的血液,徐徐飄出,然後落在蕭炎面前。

望著面前這滴閃爍著瑩瑩紫意的血液,蕭炎一愣,道:「你的血液能驅除那血脈中的威壓?」

「雖然不知道它究竟是何種魔獸,但直覺告訴我,我的血液,比它更強1紫研驕傲的揚了揚下巴,哼道。

狐疑的看了這個驕傲的小傢伙一眼,蕭炎沉吟了一會,只得嘆了一口氣,現在這局面,也只能死馬當活馬醫了,如果依舊不行,那麼這撩推后了埃

心中閃過這道念頭,蕭炎屈指一引,面前的這滴帶著紫意的血液,便是飛進葯鼎之中,然後落進那滴青紅血液之內

隨著這滴血液的落入,這片天地似乎都是出現了霎那間的寂靜,旋即,蕭炎便是驚愕的察覺到,那股由青紅血液之中瀰漫而出的強悍威壓,正在猶如殘雪遇見沸水一般,急速消散

目瞪口呆的望著葯鼎之內的變化,因為靈魂力量遍布其中的緣故,蕭炎能夠更清楚的感覺到,那股威壓在急速消散之間,隱隱中,透著一份猶如遇見天敵一般的驚恐之意

短短几個呼吸間,那令得蕭炎無比頭疼的威壓,便是消失得乾乾淨淨,這種變化,讓得他愣愣的望著小臉儘是得意的紫研,心中滿是疑惑與好奇,這妮子的本體,究竟是什麼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