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破蒼穹>第九百二十一章通道驚魂第三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百二十一章通道驚魂第三更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魔法

第九百二十一章通道驚魂

出現在蕭炎等人面前的。是一個由淡銀色的空間之力所形成的風暴,風暴不算特別大,但卻剛好將通道盡數堵死,從銀色風暴之內所傳出的洶湧吸力,令得蕭炎所在的空間船不斷的顫抖著,有著一種搖搖欲墜般的感覺。

「空間風暴」

望著那在通道之中肆虐的銀色風暴,欣藍臉色都是變得蒼白了許多,嘴中喃喃自語道,沒想到,這最倒霉的事情,終於是出現了。

「這就是空間風暴么果然挺恐怖的啊,如此雄渾的空間之力,即便是斗宗強者,也是難以施展而出」蕭炎目光死死的盯著那猶如一條巨蟒般的銀色風暴,緩緩的道。

「現在怎麼辦?」小醫仙微蹙著柳眉,道。

「只能強行從中衝出去了,按照我的猜測,我們距離出口應該不遠了,只要能夠達到出口處,便能夠脫離空間風暴了。」欣藍強行壓住心中的那一絲恐懼,道。

聞言。蕭炎眉頭微微一皺,望著那正在逐漸朝他們靠攏而來的空間風暴,片刻后,只得嘆息了一聲,沉聲道:「小醫仙,準備沖,你來護住船身,我來控制速度1

「嗯。」小醫仙點了點頭,也不多說,嬌軀向後輕輕一飄,磅鬥氣,鋪天蓋地的暴涌而出,旋即居然是化為一條足有十幾丈龐大的灰紫色能量巨蟒,巨蟒將船身盡數包裹,旋即仰天一道嘶鳴。

「走!紫研,欣藍,你們抓緊了1一道沉喝,自蕭炎嘴中傳出,旋即其袖袍一揮,一股雄渾鬥氣便是灌注進入空間船之內,最後化為一股兇猛推力,令得空間船猶如那離弦箭支一般,咻的一聲,便是閃掠而出。

在將速度開啟到最大化之後,空間船幾乎已經化為了一條淡淡的銀色影子,一閃之下,便是跨過千米距離。最後一頭撞進了那肆虐的銀色風暴之中。

!!

空間船剛剛闖進風暴之內,船體便是劇烈的晃蕩了起來,嘎吱的聲音不斷的傳出,那般模樣,就猶如在滔天海浪之中行駛的孤舟一般,面臨著即將破碎的凄慘境地。

感受著從空間風暴之中傳來的恐怖撕扯力,蕭炎臉色也是越加陰沉,還好小醫仙實力強橫,若是換個人的話,恐怕還真的難以抵禦這種空間撕扯,不過即便如此,小醫仙定然也支持不了太久,所以,必須儘快衝出這該死的地方。

心中閃過這道念頭,蕭炎也是狠狠一咬牙,又是一股雄渾鬥氣射出,而空間船的速度,也是逐漸的被提升到了極限,一絲絲淡銀色的空間之力,在其表面猶如電光一般閃爍不定

巨大的空間風暴之中,空間船那渺小的身體幾乎可以忽略不計。而即便是蕭炎將其速度施展到極致,但周圍的空間撕扯力,不僅未曾減弱,然而變得越來越恐怖了起來,到得最後,那包裹著空間船的灰紫色能量巨蟒,身體居然也是開始出現了虛化,顯然,面對著如此狂暴的空間吸扯,即便是小醫仙,也是難以徹底抵禦。

「紫研,幫她1感覺到船體越來越劇烈的顛簸,蕭炎眼神也是一凝,沉聲喝道。

聽得蕭炎喝聲,紫研也是沒有絲毫廢話,小手迅速結出道道令人眼花繚亂的印結,旋即,一股股奇異的紫色晶芒,從其體內暴涌而出。

而隨著這股晶芒的涌動,紫研那嬌小的身軀,突然迅速的增高了起來,那一頭紫發,也是如野草般梭梭暴漲,僅僅一瞬間,便是化為一頭如紫色瀑布般的長發,披散至挺翹嬌臀,在這般危機時刻,紫研直接是使用秘法,令得自己的實力提升至巔峰狀態

而隨著紫研再度變成那身材火辣的紫發大美人。那從其體內瀰漫而出的氣勢,也是水漲船高,到得最後,幾乎隱隱間有種超越蕭炎的勢頭。

「凝魂1

一道清脆喝聲自紫研嘴中傳出,璀璨的紫芒,直接是從其天靈蓋暴射而出,最後隱隱間凝聚成一頭體型頗為龐大的神奇獸魂,由於紫光太過璀璨的緣故,那獸魂的樣貌也是難以瞧清。

這頭紫色獸魂剛剛一出現,便是仰天發出一道驚天動地的咆哮之聲,那聲音化為淡紫色的音波,連綿不斷的對著四面擴散而去,將那空間風暴之中的撕扯力抵禦而去。

有了紫研相助,小醫仙頓時壓力驟減,俏臉緊繃,分出心神迅速修復著那被空間撕扯力扯得破碎的能量巨蟒。

感受著逐漸平穩了一些船體,蕭炎臉龐略緩,但心中卻是沒有絲毫的放鬆,他知道,風暴的撕扯力會越來越恐怖,現在,還只是開始而已!

平穩也正如蕭炎所料,並未持續得太久時間。那更加劇烈的顛簸,便是再度襲來,狂暴的空間之力宛如一條條噬人毒蛇般,從風暴之中暴涌而出,旋即對著包裹船身的能量巨蟒狠狠的噬咬而去,而在那股雄渾的力量推射下,空間船之內發出的嘎吱聲音,越來越劇烈。

蕭炎臉龐儘是凝重,片刻后,喉嚨間猛的傳出一道低吼,雙掌直接印在船頭的能量灌入點處。一波*鬥氣猶如潮水般,順著手臂,暴涌而出

在蕭炎拚命的維持著速度,令得船身不被那風暴之力扯入虛無空間時,紫研身體之外的紫光也是越來越濃郁,到得後來,腳尖幾乎是離船半寸,一圈宛如晶層般的紫色光芒,徐徐的從其掌心擴散而出,最後繚繞在船體之外。

隨著這氣息的紫色光芒出現,頓時出現了奇異的一幕,只見得那些僕射而來的眾多狂暴空間之力,居然直接生生的被晶芒彈射而回,然後與後續的空間之力碰撞在一起,里啪啦的發出一陣爆炸聲響,令得虛無的空間扭曲不堪了起來。

紫色晶芒效果極大,但似乎對於紫研的消耗也是極大,因此晶芒在持續了短短几分鐘時間后,便是宣告破碎,而紫研喉嚨間也是傳出一道低低悶哼,一絲鮮血,順著嘴角溢流而下,寶石般的眸子,也是變得黯淡了許些。

「蕭炎大哥,出口快到了1

就在眾人咬牙堅持間,欣藍那驚喜的聲音,卻是猶如一劑強心劑般的響起,蕭炎一抬頭,果然是見到遙源Γ突然出現了一道銀色的光圈,那裡,便是空間蟲洞的出口!

「1

看見出口,還不待蕭炎等人驚喜出聲,一股異常恐怖的空間之力便是狠狠的撞擊在船身之上,那股力道之龐大,若非是小醫仙竭力維持,恐怕當場就得破碎而去。

抽出一絲空隙。蕭炎目光向後方瞟了一眼,旋即眼瞳便是忍不住的緊縮了起來,只見得那空間風暴,在這一刻突然變得異常狂暴了起來,在那風暴之內,恐怖的吸力鋪天蓋地的暴涌而出,而在這股吸力之下,空間船的速度居然是迅速變緩了下來。

感受著空間船的速度變慢,蕭炎眼睛也是變得紅了起來,若是被再次拖進風暴之中,他們這一行人,恐怕就真的別想再有逃生之日了。

「吼1

低吼聲自蕭炎喉間傳出,一道道青筋宛如蚯蚓般在其臉龐上猙獰的出現,碧綠的鬥氣,宛如火焰般,瘋狂的灌注進入船體之內,令得空間船的速度,加快了一絲。

空間船速度剛剛加快,那風暴之中所傳出的吸力也是暴漲了許多,一時間,兩者居然直接的僵持了下來,而在這般僵持間,那巨大的空間風暴,也是在緩緩的對著蕭炎等人所在的方位移動而來

「速度已經是極限了,這樣下去,遲早被拖回去1

蕭炎雙眼赤紅,猛的回頭,對著紫研喝道:「你來灌注鬥氣,加快速度1

被蕭炎這般模樣嚇了一跳,紫研也不敢多問,迅速掠來,旋即雙手貼在其上,體內能量,迅速湧出。

有了紫研接替,蕭炎肩膀一顫,巨大的骨翼便是舒展而開,旋即骨翼一動,他居然是在欣藍那驚駭的目光中,直接飛出了空間船,然後落在船尾位置,袖袍一揮,一股可怕的勁風,自其袖中暴涌而出,最後擊打在船體之上,將空間船直接是生生的推了出去。

推出空間船的那一刻,一股反推力也是令得蕭炎身體出現一霎那的停滯,不過好在其反應夠快,腳掌之上,璀璨的雷光閃耀而起,在一陣低沉雷鳴聲中,骨翼瘋狂扇動,將那從後方傳來的吸力抵禦而下,而其身形,也是追向空間船。

後方自空間風暴之中傳來的吸力越來越恐怖,以紫研一人之力,明顯難以將速度維持,而小醫仙有是必須保護船體,因此,那被推出去的空間船,居然又是有了后移的跡象。

「混蛋1

蕭炎臉龐漲紅,青筋不斷的跳動著,背後骨翼一振,再度出現在空間船尾部,一聲怒吼,雙臂推著船身,瘋狂射出一段距離,然後狠狠一送,只見得那空間船便是化為一道銀芒一閃而出,下個瞬間,便是出現在了那通道的盡頭,最後直接閃掠而出,最後消失在了銀芒之中

望著空間船順利出去,蕭炎心中也是大鬆了一口氣,微微偏頭,望著那越來越近的空間風暴,不由得頭皮一陣麻煩,拼了命的扇動著骨翼,三千雷動也是在此刻施展到極致,一道道殘影不斷的浮現,旋即又是在下一個眨眼間,被後方傳來的恐怖吸力扯成虛無

在這般瘋狂逃遁間,半晌后,蕭炎也終於是接近了那通道出口,而就在其即將一頭衝出時,皮膚猛然泛起一陣涼意,旋即幾乎是條件反射般,身體陡然下撲。

「咻1

一道足有丈許龐大的銀色空間之力,宛如銀蛇般,從其頭頂暴射而出,最後轟擊在了那出口之上,頓時銀芒暴涌。

而在那銀芒暴涌間,蕭炎突然察覺到背後成倍暴漲的吸力,當下心頭一陣驚駭,骨翼一動,拼盡全力,化為一道銀色光影,最後狠狠的一頭撞進了那閃爍著銀芒的通道出口之內

蕭炎的身形剛剛接觸到銀芒通道,便是陡然消失,而隨著他的消失,這片空間,再度變得了無生機起來,唯有那巨大的空間風暴,還是瘋狂肆虐,久久不散

這裡是一片蔥鬱的遼闊平原,在平原的中部地位,有著一片碎石廣場,廣場中心處的地面上,繪滿著眾多玄奧的符印,這些符印,皆是散發著淡淡銀芒,隱隱間透出一絲空間波動。

廣場頗為寂靜,某一霎,突然一陣狂風憑空而起,旋即那廣場中心處,一個銀色光圈浮現而出,一條船影閃掠而出,旋即迅速變小,最後從中落出了三道狼狽身影。

隨著三人的落處,那銀色光圈也是徐徐消散。

「蕭炎呢?他怎麼沒出來?」

落下身來,小醫仙望著那熟悉的身影未曾出現,心頭猛然一冷,急忙道。

紫研此刻又是變回了小女孩模樣,但她此刻的臉色,卻是蒼白得厲害,寶石般的眸子望著銀色光圈消散的地方,隱隱間有著霧氣凝聚著。

欣藍也同樣是為此驚駭了一下,不過當其目光見到地面上那些閃爍的銀色符文之後,方才略微鬆了一口氣,道:「不用擔心,蕭炎大哥也已經順利的從空間通道中出來了」

「那他人呢?」小醫仙與紫研,幾乎是異口同聲的喝道。

「他人的確是出來了,但似乎在最後關頭空間通道的位置被改變了,所以說現在的他,應該是隨機被傳送到中州某個地方去了至於其所在地在何處我,我也不知道」

欣藍吶吶的聲音,直接是令得兩人身體緩緩的僵硬了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