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破蒼穹>第九百二十八章洪家第一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百二十八章洪家第一更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魔法

第九百二十八章洪家

正如韓沖所說。在經過那萬蛇峽之後的路程,頗為的順暢,幾日下來,除了偶爾會遇見一些小麻煩外,倒並未如何令得車隊的速度有所減緩,而在這幾日的趕路中,那所謂的天北城,也是越來越近。

在這幾日內,經過休養調息,蕭炎的實力也是逐漸恢復了七八成的模樣,體內所受的創傷,也是在鬥氣與丹藥的兩重效果下,迅速的恢復,看這般進展,恐怕痊癒的速度,比蕭炎預料的還會更早。

不過雖然實力逐漸恢復,但蕭炎依舊並未展露而出,對於這個車隊的這些憨直漢子,他頗有好感,並不想到時候因為實力的暴露,而令得他們對其感到敬畏。而顯得生疏,進而為這幾日那淡淡的交情添上一些其他的東西。

憑藉蕭炎如今的實力,想要掩藏自己的氣息,這車隊之內,即便是韓雪恐怕也是難以察覺,更何況,或許是因為體內的那許些空間之力的緣故,如今蕭炎若是要隱匿實力的話,別說是韓雪,就算是一些斗皇巔峰,甚至斗宗強者,都是有些難以判定其真正的實力等級。

不過雖說蕭炎自己覺得隱匿得極為完美,但在這幾天的趕路中,他發現韓雪對自己的態度似乎是要好上了一些,車隊中的活計,她在吩咐了韓沖之後,便是再沒人讓蕭炎動手干粗活,對於這種特殊的對待,蕭炎心中也是苦笑,女人的直覺,真的如此可怕不成?他自信自己絕沒有暴露絲毫的痕,但那韓雪卻依舊隱隱間彷彿察覺到了一點什麼,偶爾望向蕭炎的眸子中,也是會閃過一抹淡淡的疑惑與沉思。

而且,韓雪在有空時,也經常會出現在蕭炎面前,然後似是隨意的與其聊天。但那聊天的內容,卻是在暗中打聽著蕭炎的身份以及來歷,當然,以蕭炎這些年的閱歷,自然是不可能在她一個女孩子手中露出什麼馬腳,那似真似假的含糊之言,每次都是令得韓雪無功而返,這種用力下去,卻是打在棉花上的感覺,讓得她頗為的不忿。

這般一幕,讓得蕭炎心中無奈時,也只能盡量的離開自己與韓雪之間的距離,免得到時候真被這敏感的女人發現了什麼。

趕路,在韓雪的不斷試探與猜測中迅速度過,而就在第五天紮營之時,,一隻繪有韓家族徽的傳信鳥,從天北城的方向,遙遙的飛了過來。

從一名護衛手中接過傳信鳥身上所攜帶的信紙,韓雪緩緩攤開,美目掃動間。俏臉卻是緩緩的變得冰冷了下來,那對眸中,甚至也是有著怒火閃動。

望著韓雪臉色的變化,原本還笑聲不斷的營地也是變得安靜了許多,眾人皆是站起身來,目光望向中心位置的韓雪。

「小姐,發生什麼事了?」韓沖沉聲問道。

「是家族內傳來的信,信上說,洪家最近打算對韓家出手,讓我們小心一些。」韓雪玉手微微緊握,聲音冰冷的道。

「洪家?媽的,又是這些王八蛋。」聽得洪家二字,周圍頓時響起一陣陣的怒罵聲。

「他們這次又想幹什麼?」韓沖皺了皺,道。

韓雪睫毛輕輕眨動,旋即淡淡的道:「洪家那老不死的想讓我與姐姐一起嫁於洪辰,不過想來最終的目的,還是想吞併我韓家,成為天北城真正的霸主吧。」

聞言,車隊中不少年輕人臉色都是陰沉了下來,顯然那洪家所提的條件,令得他們心頭極為的憤怒。

「媽的,洪家真以為我韓家是任人捏的柿子不成?居然提這種混蛋要求。」韓沖怒聲道。

對於韓沖的怒聲,韓雪俏臉依舊冰冷,美目微微一移,卻是突然頓在了那坐在火堆旁的黑袍青年身上,但後者似是沒有聽見這邊的話聲一般,只顧著低頭拋著火堆,見狀,韓雪了柳眉微微一簇。目光轉開,冷聲道:「明天便是要進入天北城的地域了,大家都小心一些。」

「是1

眾人皆是整齊應喝。

韓雪點了點頭,旋即也不知道對著誰輕哼了一聲,直接轉身進入自己的帳篷之中。

隨著韓雪倩影的消失,營地中的眾人方才再度坐回火堆旁,臉色在火光的照耀下,皆是忽明忽暗的,那所謂的洪家,在他們看來,威脅力比那妖蛇夏莽更強。

「韓大哥,那洪家很強么?」

安靜而壓抑的氣氛持續了許久,專心刨動著火堆的蕭炎終於是直起了身子,伸了一個懶腰,笑道。

「真要說起來,洪家恐怕才是天北城最強的家族,即便是我韓家,也是要比它略遜一籌,而且最主要的,這洪家與風雷閣有著一些關係,其這一輩最為傑出的洪辰,便是風雷閣的人,而且在其中頗受重視。」韓沖嘆了一聲。苦笑道:「這洪家也就是借著這顆大樹,方才能夠在這短短几年中,聲望以及影響力大漲,畢竟,在整個中州北域,那風雷閣也算是名列前茅的一流勢力,我韓家與其相比,相差了太多。」

「風雷閣?」再度聽得這個熟悉的名字,蕭炎眼中也是閃過一抹驚愕,這天下間的事,果然還真是無巧不成書埃

「風雷閣又怎麼樣?媽的。那洪家真敢動手,老子就算打不過,也要臨死前**他們幾個人。」火堆旁,一名有些年輕的護衛滿臉怒火的道。

對於這些年輕人的氣話,韓沖並未放在心中,拍了拍蕭炎的肩膀,道:「蕭炎兄弟,看來韓家也快不安寧了,等到了天北城,我會讓小姐給你一筆盤纏,你便自行離去吧,免得牽扯進來。」

蕭炎笑了笑,不置可否。

「好了,大家早點歇息吧,守夜的人手加多點,明天也都給我眼睛放亮點,等回了家族中,應該便是安全了。」韓沖嘆了一口氣,站起身來,揮了揮手,然後便是轉身離開,留下滿心火氣的眾人對著火堆發火。

望著那道有些疲憊的背影,蕭炎屈指輕彈,手中一根竹柴咻的一聲飛進火堆之中,然後宛如箭矢般,深入地底

拍了拍手,蕭炎也是起身,對著眾人打了一聲招呼,緩緩走回自己的帳篷,在進入帳篷時,輕輕一嘆,喃喃自語道。

「唉人情這東西,真是重氨

艷陽高照,天空之上,萬里無雲,一道道光束,帶著高溫。不斷的傾灑而下,在這種熾熱天氣下,即便是道路兩旁的樹林,都是有些懨懨的微微垂下。

寬敞的道路之上,一支車隊策馬狂奔,沿途帶起一縷衝天塵煙。

「大家注意,馬上要進入天北城地域了1

車隊之中,突然傳來一聲厲喝,眾人心頭皆是一緊,抬頭望著道路盡頭的一塊指路石碑,手掌不由得緩緩的摸上背後的武器,那拉著韁繩的手掌,也是微微泛起了許些汗水。

車隊在狂奔之下,如憤怒的野牛般,轟隆隆的從道路之上飛掠而過,短短几分鐘時間,便是接近了那處指路石碑。

咻!咻!咻!

就在車隊剛剛衝過石碑的那一霎,尖銳的破風聲陡然響徹,旋即無數箭矢從兩側的樹林中暴射而出,將整個車隊都是籠罩而進。

突如其來的箭矢,令得不少人都是一驚,不過好在早有準備,一道道鬥氣噴發間,將箭支盡數格擋而下。

「呵呵,看來是早有準備啊,不過可惜」

笑聲緩緩的從樹林中傳出,旋即大批黑影迅速湧出,將通往天北城的道路盡數封鎖,而最令得韓沖等人在意的,還是那群黑影最前方的兩位老者。

兩人身穿一道淡紅衣袍,在衣袍的胸口處,有著一枚相同的紅色徽章。

「洪家的人。」

望著那紅色徽章,韓沖等人眼瞳頓時微微一縮。

「呵呵,韓雪小姐,請出來吧,老夫二人來此,為的,可是你」並未理會韓沖這些護衛,兩位老者目光盯著韓雪所在的車輛,淡笑道。

「嘎吱」

車門緩緩打開,俏臉冷漠的韓雪緩步而下,冰冷的目光盯著兩位老者,冷笑道:「沒想到為了抓我一個小女子,居然能勞動洪木,洪烈兩位長老,還真是榮幸之至埃」

嘴中這般說著,但韓雪心頭卻是逐漸的沉了許多,這兩位洪家的長老,實力皆是在四星斗皇左右,比那夏莽還強,如今兩人一起出手,今日恐怕真的是在劫難逃了。

「不用說這些廢話,老夫也只得奉命行事,你,跟我們走吧1面無表情的洪烈,看了韓雪一眼,道。

「做夢1

韓雪眼中寒芒一閃,玉手一握,一柄長劍便是閃現而出。

「冥頑不靈。」

見到韓雪頑抗,那洪烈搖了搖頭,眼中閃過一抹不耐,腳步朝前一踏,便是直接出現在了前者面前,手掌揮動,一股強悍的熾熱勁風,帶著壓迫氣息,直接將韓雪所有退路,盡數籠罩。

望著一出手便是動用全力的洪烈,韓雪臉頰也是浮現一抹蒼白,旋即銀牙一咬,也是一掌轟出。

「1

雙掌接觸,瀰漫而出的勁風頓時將四周的人震得急忙後退,而韓雪嬌軀也是猶如斷線的風箏般,蹬蹬的急退了十幾步方才穩祝

「能接老夫一掌,你也算有些本事了,難怪能讓少爺看上。」洪烈身體紋絲不動,看了退後的韓雪一眼,淡淡的說了一聲,旋即腳步再踏,又是出現在了後者面前,掌風呼嘯,繼續襲來。

感受著洪烈那比先前更加兇猛的攻勢,韓雪臉頰也是浮現一抹凄楚的絕望,面對著斗皇強者,她根本就沒什麼抗衡的本錢

掌風轟然而至,然而就在其即將落在韓雪身體之上時,一股無形之力,陡然湧現,旋即的一聲,將洪烈的掌風輕易化解,所餘下的力量,也是將其震得連退了幾步。

突如其來的變故,令得所有人都是驚愕了下來,而那韓雪,在怔了一怔后,猛然轉頭,美目直直的鎖定著蕭炎所在的車廂。

「唉,以老欺少,居然也能如此理直氣壯,這年齡,都是修鍊到了臉皮上去了」

眾人驚愕間,一道無奈的聲音,也是緩緩響起,只不過,這一次,這聲音卻是清澈有力,不再是上一次那個蒼老聲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