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破蒼穹>第九百三十章天北城第三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百三十章天北城第三更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魔法

第九百三十章天北城

車廂之內。幽香盤繞,許些粉紅的飾物掛在四周,將這車廂打扮成了臨時的小閨房,難以想象,外表看起來頗為冷淡的韓雪,居然心中也是有著幾分小女人的心態

在車內,蕭炎有些不自然的坐於椅子上,在他對面,是正取過茶杯,親自將一杯茶水斟滿,然後略有些生澀的將之輕輕的推在蕭炎面前,看這般模樣,這個韓家大小姐明顯很少干這種伺候人的活。

不過也正是因為如此,方才令得蕭炎不自然,習慣了韓雪的冷漠,對於她突然展現的熱情,一時間倒是真有些不太適應。

握著茶杯,感受著其上的淡淡溫度以及殘留的香味,蕭炎微微抬眼,卻是剛好與對面那雙美目凝視在一起,當下不由得苦笑了一聲。道:「韓小姐,有事便說吧。」

「叫我韓雪吧,這聲小姐,我可是擔當不起。」韓雪也是緩緩坐下,瞥了一眼蕭炎,輕聲道:「沒想到當初隨便在大漠裡面撿來的一個垂死之人,居然也是一位隱藏得極深的強者,不過不管怎樣,這一路而來的兩次相救,韓雪在此道謝了。」

「沒什麼,若是沒有你們的出手,恐怕我現在指不定是不是餵了哪條狼,出手相助是應該的,韓小你也不用為這些事傷神,我可沒圖你們的什麼回報。」蕭炎擺了擺手,笑道。

韓雪抿嘴一笑,平日總是冷漠的臉頰上也是綻放出一抹動人的嫣然笑容,遲疑了一下,她緩緩的道:「到了天北城,你是否便是要離開?」

「若是沒什麼意外的話,應該是如此吧。」蕭炎略微頓了頓,旋即點了點頭,道。

聞言,韓雪美眸中閃過一抹失望,玉手磨挲著水壺,片刻后,猶如鼓足了勇氣般。道:「蕭炎先生,不知道能否請你幫個忙?」

「韓家與洪家的事?」蕭炎輕放下手中的茶杯,聲音平淡的道。

韓雪貝齒輕咬著紅唇,輕輕的點了點頭。

「你倒是有些高看我了,洪家能在天北城稱霸這麼多年,實力必然不弱,以我一人之力,能幫得了什麼忙?」蕭炎緩緩的道,初來中州,他並不太想一來便是得罪於人,特別是這個洪家還與那什麼風雷閣有所牽連,對於這個欣藍特別介紹過的勢力,蕭炎知道,其實力必然極強,以他如今的實力,恐怕難以與之抗衡。

「蕭炎先生應該還是一名煉藥師吧?」韓雪有些急切的道:「而且想必等級不會低,一名高階的煉藥師,即便是洪家,也不會輕易得罪,所以,若是你肯幫忙的話。韓家定然能夠輕鬆許多。」

蕭炎微微抬眼,望著韓雪臉頰上的懇求與急切,不由得苦笑了一聲,這麻煩,還真是頭疼埃

「蕭炎先生,只要您肯幫助韓家度過這次麻煩,韓家定然會給你滿意的報酬,若,若你還是覺得不行的話,那我甘願成為你的侍妾,懇請你出手一次1韓雪俏臉突然湧上一抹紅潤,銀牙一咬,說道。

「咳」她這話,差點令得蕭炎一口茶水噴了出來,連忙起身,擺著手道:「別,我獨自一人慣了,身旁跟著人,倒極為的不習慣,這事我會考慮的,就先這樣吧,告辭。」

說完,蕭炎急忙轉身,拉開車門便是竄了出去,他倒是沒料到,外表看起來冷冰冰的韓雪,居然在這事上如此大膽,甚至大膽到他受不了的地步。

望著那狼狽逃出車廂的蕭炎,韓雪也是一怔。片刻后,有些莞爾,從見到前者第一眼后,她便是從未見過這個如古井般深不可測的青年露出過這般模樣,沒想到如今在她的一句話下,居然是這般反應,當真是有趣得緊。

「這人倒也還不錯不過能夠看出他是那種不喜麻煩之人,唉,而且洪家勢大,將他拉扯進來,或許對他來說也是一種麻煩,我是有些魯莽了氨

輕笑了一聲后,韓雪也是逐漸的冷靜了下來,輕嘆了一聲,幽幽的道。

..

在蕭炎顯露出實力之後,也正如他所料,車隊中的眾人,對他也是隱隱間多了一分敬畏,類似前幾天那種肆無忌憚的開玩笑的事情,也是不再發生,雖說蕭炎早預料到這般,不過依舊還是忍不住的苦笑了一下,他的實力。在韓沖這些人眼中,實在是太過高不可攀了

這種變化,令得蕭炎有些不太自然,不過好在這所剩的路程已經不多,在接近傍晚的時分,一座龐大城市輪廓,便是若隱若現的出現在了蕭炎等人的視野之中。

望著那已經可以望見的城市,韓沖等人也是如釋重負般的鬆了一口氣,見到他們的反映,蕭炎也明白,這座城市。應該便是那所謂的天北城了

目光隨意的掃視了一下,蕭炎退後了兩步,剛好停在韓沖的身旁,而見到他過來,韓沖急忙想要抱拳,便是感覺被一股柔勁抵住,旋即一道無奈的聲音傳進其耳中:「韓大哥,別這麼客氣,我這條命還是你救的,別叫我什麼先生了,還是以前那般吧。」

「蕭炎先兄弟客氣了,以您的實力,即便沒我們相救,怕也是能安然無事。」韓沖遲疑了一下,笑道,不過話語間還是有著難以掩飾的敬畏。

蕭炎無奈,屈指輕彈,一枚丹藥不著痕的落在韓沖手中,低聲隨意的道:「將丹藥收好,它能助你多及一些成功率突破至斗王。」

聞言,韓沖身體猛的一顫,眼中浮現一抹激動之色,他停留在斗靈巔峰已經多年,然而卻遲遲未曾突破,他知道一些高階丹藥有著助人突破的奇效,但那種丹藥皆是價格無比高昂之物,以他的財力,怎麼可能買得起。

「蕭蕭炎兄弟,這份禮,太重了」因為激動,韓沖眼睛有些漲紅,顫聲道。

「有我的命重?」蕭炎一笑,戲謔道。

「蕭炎兄弟,你你可是要離開了?」將丹藥謹慎的收好,韓衝突然道。

蕭炎沉默了一下,有些不知如何作答。

「呵呵,蕭炎兄弟。沒什麼不好說的,你與韓家並沒有什麼交情,但這一路上,卻是救了我們兩次,就算是想要還人情,也是早就足夠了,洪家勢大,你若是牽扯進來的話,的卻不太好」見狀,韓沖卻是笑了笑,道。

蕭炎默然。

噠!噠!

在蕭炎與韓沖談話間,遠處的城門口,突然傳來一陣馬蹄聲響,旋即迅速對著他們所在的方向奔掠而來。

見到這動靜,早已經是驚弓之鳥的韓沖等人,急忙握緊手中武器,然而片刻后,卻是突然有人眼尖,驚喜道:「是我們的人。」

馬蹄聲在車隊之前迅速頓住,旋即一道身影從馬上躍下,此人年齡看上去不過二十三四,一身勁裝,看上去倒是精神抖擻,臉龐也是有著幾分英俊,欣長的身子,看上去頗為氣宇軒昂,不過當韓沖等人在見到他之後,眉頭皆是微微皺了皺。

在馬蹄聲響起時,韓雪也是從車廂內行出,美眸首先便是頓在蕭炎身上,而後者,卻是恍若未覺一般,只顧著與韓沖聊天,見狀,她也只能不甘的咬了咬銀牙,偏頭看向那從馬上下來的男子,柳眉微蹙。

「雪妹,你沒事吧?」當那名男子見到韓雪時,眼中頓時湧現驚喜,快步走上,頗為關切的道。

「我沒事。」韓雪隨意的回了一句,眼角突然瞥到正緩緩後退的蕭炎,當下急忙轉身,大聲道:「站住1

見到韓雪望過來,蕭炎只得停下身子,對著韓沖無奈的攤了攤手。

韓雪美目盯著蕭炎,片刻后,似是想到了什麼,眼神微微一黯,輕聲道:「是我任性了,蕭炎先生若是要走的話,便請吧,這一路,多謝照顧了,希望日後有緣能夠再見。」

被她這麼一說,蕭炎頓時苦笑出聲,這話都出來了,若是再轉身就走的話,恐怕就真得被人鄙夷了。

「唉,我留下來看看,不過別對我報太大的期望」蕭炎嘆了一聲,道。

「真的?」

聞言,韓雪那黯淡得令人心碎的眸子之中,頓時迸發出一股動人的神采,驚喜道。

見到那張因為欣喜而顯得有些嫵媚的俏臉,蕭炎只得點了點頭,心中卻是再次發出一聲苦笑,人情這東西重如山啊

「雪妹,這一位是誰?似乎面生得緊啊?也是我們韓家的護衛?」一旁的那位俊朗男子,在見到平日正是冷漠處人的韓雪,居然在那位看上去頗為普通的青年面前如此女兒態,心中自然是湧出一抹嫉妒,當下似是隨意的笑問道,那話語中,透著對所謂的護衛這種奴才身份,分外的不屑。

「韓臨,對我的客人放尊重一些,他並非是護衛,而是我為韓家邀請而來的供奉,下次若是再胡亂說話,休怪我翻臉1韓雪陡然轉身,俏臉如同變臉一般,化為冷漠,冷聲斥道。

被韓雪如此冷斥,那韓臨臉色也是一陣青一陣白,旋即也是有些忍不住的冷笑道:「供奉?雪妹你怕是搞錯了吧?按照族中規矩,我韓家供奉的第一個條件,便是需要斗皇實力,雖說你是家主之女,但也不能這樣視族規於無物吧?」

聞言,韓雪原本冷漠的臉頰,卻是突然露出一抹動人笑容,玉手一揮,頓時有著護衛將兩人從車輛上壓了下來,旋即丟在韓臨面前。

「他能將洪木洪烈兩位洪家長老生擒,你說,他夠資格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