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破蒼穹>第九百三十六章天石台第三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百三十六章天石台第三更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魔法

第九百三十六章天石台

房間之外的幽靜小院中。兩道欣長倩影立於其內,風兒吹過,長發飄飄,冷艷之中,透著幾分動人的妖嬈,特別是兩女那般俏美容顏有著幾分相似的情況下,看上去更是別有一番風味。

在站了一會後,見到房間內依然沒有什麼動靜,韓月也是慵懶的伸了個懶腰,完美的曲線在銀色裙袍的包裹下凸顯得極具誘惑,然後在一旁的青石椅上坐下,玉手放於石台上,托著香腮,眼波流轉間,誘惑天成。

與安靜的韓月相比,韓雪倒是略有些坐不住,見等了半天房間里依然是沒有半點動靜,不由得有些著急的道:「他怎麼還沒出來啊?今天可是第三天了,父親他們都在準備前往天石台了。」

「急什麼?放心吧,以我對他的了解,不是那種時間觀念模糊的人。既然他答應了會出手,那麼不管怎樣,都不會出現變故的。」似乎是很少見到冷漠的妹妹這般模樣,韓月不由得掩嘴輕笑道。

聞言,韓雪倒也是停下了走動的腳步,不過還沒安靜多久,又是突然問道:「姐姐,你說,他不會出什麼事吧?我們當初在大漠撿到他的時候,他可是受了很重的傷啊,連爬起來的力氣都沒有。」

韓月一怔,微微抬頭,美眸認真的望著韓雪那張冷艷中透著一絲嫵媚的俏美臉頰,在那裡,似乎隱隱間有著一分擔心的存在。

「姐姐,你看什麼呢?」被韓月這般盯著,韓雪不由得嗔道。

「雪兒,你你莫不是喜歡上蕭炎了吧?」韓月遲疑了一下,突然道。

聞言,韓雪俏臉頓時湧上一抹火紅,嬌羞的道:「姐,你胡說什麼啊,我跟他才認識沒多久時間呢。」

「姐姐只是想要提醒你,蕭炎的確很出色,但這種出色的男人,很難被人留住心,而且。他也是同樣有著所喜歡的女孩」韓月認真的道。

韓雪眼瞼微垂,微微偏過頭,低聲道:「哪有你想的那樣」話語落下,她沉默了一會,又是突然道:「那個女孩也很優秀么?」

韓月縴手鋝開額前的一絲璀璨銀髮,美眸中閃過追憶之色,片刻后,苦笑道:「何止優秀真要說起來,其實恐怕她才是我們那一屆內院學員中隱藏得最深的人,我曾經跟你說過的林修崖,那可是強榜前三的存在,但在她的手中,卻是連十回合都走不出,而且,她的年齡,比蕭炎還要小上一些,這種修鍊天賦,幾乎近妖氨

望著韓月那副輕嘆模樣,韓雪貝齒輕咬著紅唇,美眸中掠過一抹不可察覺的感傷與黯淡,不過這些情感迅速的便是被她隱去。嬌笑著撲向韓月,道:「難道比我這驕傲的姐姐更出色?」

「咯咯,姐姐我也比不上人家呢,不然當初在內院就直接橫刀奪愛了。」韓月嫣然笑道。

「嘎吱」

韓月此話剛剛落下,那緊閉的房門便是突然打開,旋即一身麻布衣衫的青年,緩步而出,見到院中打鬧的兩女,不由得一怔。

突然出來的蕭炎,也是令得韓月韓月兩女愣了愣,旋即俏臉上迅速飛上一抹紅霞,趕忙放棄打鬧,整了整衣衫,然後由是回復了那般矜持。

「呵呵,時間到了?」將房門反手關上,蕭炎笑了笑,問道。

「嗯。」韓雪點了點頭,美眸在蕭炎身上轉了一圈,有些擔心的道:「你的傷怎麼樣了?」

「差不多全好了。」蕭炎笑著道,然後揮了揮手,徑直對著院外行去:「走吧,可別讓韓伯父他們等久了。」

見到那絲毫不露生,猶如在自家裡面一般的蕭炎,韓月韓雪兩女不由得嘀咕了一聲,然後小跑著迅速跟了上去。

天石台,坐落在天北城的正中央,天石台的面積極廣,約莫百丈左右,而且若是仔細看去。便是會發現,這天石台,完完全全是從一座龐大的巨石之上生生的建造而出,這塊巨石從天北城建造的時候便是存在,這麼多年來,任由歲月侵蝕,也未曾在其上留下多少痕,而這裡,也一直是天北城最受矚目的區域,因為每當城中一些勢力出現矛盾而又不想大肆開戰時,都是會選擇在這上面比試

今日的天石台,無疑是這一兩年中最為火爆的時刻,因為這一次將要在台上一決高下的,將會是天北城的兩大主宰勢力,洪家與韓家

而且,據消息傳聞,此次洪家出手的,可是那被風雷閣收為弟子的洪辰,對於洪辰這個名字,天北城的人都不會陌生,此人素來張狂,但從小便是展露出了驚人的天賦,張大后更是直接被風雷閣看中。可以說,洪辰的這些年,全都是在榮耀之中度過,天才的光環,從未在其腦袋上消失過,說起來,若是蕭炎小時未曾遭遇那般變化,恐怕成長路線,也會與這洪辰相差不多,甚至,說不定後來。他也是會因為出色的修鍊天賦,而被加瑪帝國最為龐大的宗門,雲嵐宗看上,最後成為其中一員

但葯老的出現,改變了這種路線,但也正是這種路線,方才令得蕭炎行走至今,並且達到如今的高度。

天石台周圍,有著從巨石上雕刻而出的密密麻麻座位,此刻,在這些座位上,正猶如潮水般的湧進無數黑壓壓的人頭,這一次洪家與韓家的交鋒,吸引了整個天北城的眼球。

在天石台東與北兩個方向最頂端,有著一些明顯格外華麗的席位,這些席位,只有著天北城一些勢力頭腦方才有資格入座,在這裡,能夠居高臨下的將整個廣場收入眼中,而此刻的北方席位,已經是坐滿了不少人影,其中大多數人都是一身紅袍,在他們的胸口處,佩戴著相當的徽章,那象徵著洪家

在洪家席位之上,當日蕭炎所見過的洪辰,正雙臂抱胸,靠著石椅,一臉熾熱的望著廣場進出口的方向,那道曾經令得他魂夢縈繞的倩影,一直都是深深的烙在其心中,在他心中,已經認定,這個女人,一定是屬於他的!

也只有他,方才能夠陪得上這般出色的女子!

隨著時間的推移,天石台上的人越來越多。鼎沸的喧嘩聲直衝雲霄,化為一股龐大的聲浪,成漣漪般的擴散而出,令得整個天北城都是能夠聽見這裡的喧嘩之聲。

當天石台上密密麻麻的座位逐漸將要被佔滿時,那廣場進出口處,一大群人影,終於是緩緩出現,而他們的出現,也迅速在廣場中引起一片騷動。

「韓家的人,他們終於來了。」

「據說洪辰放言說了,只要韓家能夠找出同輩之人將其戰勝,洪家便是十年內不再與韓家為敵。」

「嘿,話說得好聽,那傢伙雖然挺惹人厭,但這天北城中,年輕一輩內,還真沒人能勝過他,即便是韓家的韓月,恐怕也難」

「若是韓家這次輸了,那可是要賠上一個天仙般的女兒氨

在周圍無數的竊竊私語中,韓家一群人,緩緩登上石台,然後在與洪家對面的石台席位之上,停了下來。

「呵呵,韓家主,你可算是來了,我還以為你今日會罷戰呢。」見到韓家等人出現,那洪家席位上,一名年齡與韓池不相上下的中年大漢,站起身來,大笑道。

「洪家主想多了,既然洪家想跟我韓家保持十年和平期,我自然是要來接著,不然倒是拂了洪家的好意。」韓池抬了抬眼,淡淡的道。

「那是洪家的家主,洪立。」蕭炎耳旁,傳來一道帶著幽香的低低聲音,偏頭一看,原來是韓雪。

「就只怕好意沒收到,將女兒陪了進來,哈哈,不過不用擔心,我洪家對媳婦,還是很寬容的。」洪立冷笑道。

「好了,就不要白費口舌了,我時間不多,等兩日還要回北閣修鍊」

洪辰皺了皺眉頭,站起身來,身形一顫,淡淡的雷鳴聲響起,而其身形,卻是如鬼魅般的出現在了下方那寬敞的石台上,抬起頭,目光桀驁的望著韓家席位,喝道:「不要唆,打了再說,究竟讓誰出場?」

聽得洪辰喝聲,那滿場目光瞬間便是轉向韓家席位,最後蹲在韓月身上,整個韓家年輕一輩,似乎也就她進入了斗皇層次。

在那滿場目光注視下,韓月卻是嫣然一笑,旋即微微搖頭,纖細的玉蔥指指向身旁,清澈動人的聲音,在全場回蕩著。

「你的對手不是我,而是他1

無數目光豁然轉移,最後,頓在了韓家席位之上那位身穿普通麻布衣衫的陌生青年身上,一時間,所有人都是驚愕了下來

洪辰眼神略有些陰寒的投向蕭炎,眼中的張狂與輕蔑並未有絲毫的掩飾。

「即便是要找個替死鬼,也找個像樣的吧?」

聽得那從洪辰嘴中傳出的冷笑不屑聲,蕭炎卻是一笑,笑容中,透著淡淡的冷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