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破蒼穹>第九百四十四章殺伐果斷第二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百四十四章殺伐果斷第二更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魔法

第九百四十四章殺伐果斷

第九百四十四章殺伐果斷

「1

驚天巨響中。龐大的碧綠火浪,猶如萬馬奔騰一般,帶著轟隆隆的巨聲,從那火蓮爆炸點,猶如潮水一般瘋狂湧出!

這一刻,整個天石台都是劇烈的顫抖了起來,一道道手臂粗壯的裂縫自火浪波及處,源源不斷的擴散而出,火浪擴散的度極為迅猛,僅僅幾個呼吸間,便是追上了那些剛剛才包圍過來的洪家強者,火浪翻湧,猶如龐大的凶獸一般,一口將之盡數吞噬而進!

噗嗤!

噴血聲從火浪中傳出,旋即十幾道身影如同遭受重擊般,倒射而出,身體在地面上搽出一道上百米的血痕,觸目驚心。

火浪的波及,幾乎囊括了半個天石台,無數人手掌顫抖的抹著額頭上因為高溫出現的汗水,嘴唇哆嗦的望著那席捲而來。最後緩緩消散的火浪,眼中充斥著驚駭之色,在那種毀滅般的力量下,他們感受到了一種由靈魂深處蔓延而出的恐懼

那是對死亡的恐懼,在那火蓮爆下,他們感受到了一絲死亡的氣息。

不過好在火浪最終並未擴散到觀眾席上,不過那滲透而出的高溫,依舊是令得前排一些人渾身滾燙,甚至一些人的衣服都是噗的一聲憑空自燃了起來,駭得不斷的驚呼亂跳。

火浪的擴散,持續了將近一分鐘的時間,方才緩緩停止,濃郁的灰塵籠罩著半個天石台,令得人難以看清其中所生的確切情況。

灰塵瀰漫間,突然有著一陣清風吹來,攜帶著厚重的灰塵,飛上天際,飄向遠方。

隨著灰塵的消散,那天石台內方才再度出現在眾人的視線之中,然而當他們的目光望去時,頓時如同石化一般,獃滯了下來

只見得在下方巨大的廣場上,一個足有幾十丈龐大的坑洞,突兀出現,在坑洞之外,密密麻麻的布滿著眾多的猶如脈絡般的裂縫,互相攀繞間。佔據了將近半個天石台。

一道道目光,近乎獃滯般的望著那巨大的坑洞,一時間,整個天石台都是陷入了寂靜,難以相信,如此可怕的破壞,居然會是一名斗皇階別的青年所製造而出

身為天北城的居民,在座的人對於天石台的堅硬程度最為了解,據悉這巨石廣場,足以承受斗宗強者的攻擊,然而如今出現在面前的這一幕,如果不是傳言失真的話,那麼便是先前那道攻擊,已經越了尋常斗宗強者的攻擊。

對於這兩點,經歷過先前那驚恐一幕的眾人,還是更加的傾向於後者,雖然一名斗皇想要施展出堪比斗宗強者的攻擊,這聽起來有些天方夜譚,但眼前的巨坑卻是告訴他們,這的確是一件事實。

韓池等人也是微微的張開了嘴,許久之後方才回過神來。深吸了一口氣,壓下心中的翻騰,目光掃過巨坑周圍,先前那十幾名前去圍剿蕭炎的洪家強者,此刻有著大半渾身焦黑的躺在不遠處,一些實力稍強以及運氣好的,倒是還有著幾口氣,不過明顯也是處於極度重傷的狀態。

「洪家這次算是真的要掉肉了」

望著那些焦黑的傢伙,韓池心中幸災樂禍的冷笑了一聲,先前圍攻蕭炎的十幾名洪家強者,其中有著好幾名都是斗皇階別的強者,這種實力或許算不得洪家頂尖存在,但卻絕對是中堅力量,一下子損失這麼多,即便是洪家,也是難以承受。

「蕭炎呢?」

在韓池心中幸災樂禍間,一旁的韓雪卻是出聲急道。

「在天空上。」韓月美眸直直的望著天空,輕聲道。

聞言,眾人目光急忙轉移而上,旋即便是見到一道身影虛立天空,在其身後,一對丈許長寬的晶瑩骨翼,正在徐徐扇動,偶爾扇動間,會有著細微的風雷聲響,看上去極為的華麗。

在那全場目光注視下,天空上的蕭炎也是振動著骨翼徐徐落在坑洞的邊緣,面無表情的看了一眼那些掙扎著想要爬起來的洪家強者,手掌一握。重尺閃現,旋即一步跨出,出現在一名受傷的洪家斗皇強者身旁,二話不說,重尺揚起,旋即便是如同打球一般,一尺扇出。

「嚓1

重尺轟擊在這名斗皇強者身上,後者頓時倒飛而出,一陣骨骼斷裂的清脆聲響,在廣場上回蕩著,令得許多人心頭都是一寒,他們知道,在蕭炎這一尺下,若非是洪家拿出那種有著續骨的高階丹藥,不然的話,這人,即便傷好了,也是得落個殘廢。

一尺廢掉一名洪家強者,蕭炎腳步不停,臉色冷漠的立刻轉身,走向另外一名從火蓮爆炸中存活下來的洪家強者。

這名洪家強者見到蕭炎的舉動,眼中頓時湧現一抹恐懼,剛剛從納戒中將武器掏出來。面前人影閃動,重尺揮舞,的一聲,人便是再度如皮球般的倒射而出,最後狠狠的落在百米之外的地面上,不知死活。

又是解決一個,蕭炎臉龐的冷漠越加濃郁,又是轉身,走向下一個受傷的洪家強者。

望著那一步步走向洪家之人,然後毫不猶豫一尺飛出的蕭炎,全場都是寂靜。看著後者那冷漠的臉龐,一股寒意,難以遏制的從心頭湧現而出,這個傢伙,雖然看起來年輕,但這手段,卻是相當狠辣啊,看他這模樣,明顯便是想要將洪家給真正的廢了!

韓池的心臟,隨著每一次蕭炎重尺的揮動,都是會狠狠的顫一下,雖然他也為蕭炎的手段只狠而震驚,但不得不說,後者的舉動,方才是真正的算得上殺伐果斷!

經過今日這事,蕭炎已經知道他與洪家,必然將會處於那種不死不休的局面,既然如此,他自然不會留給洪家什麼力量來找他復仇,對於敵人,蕭炎不會有絲毫的心慈手軟,只有真正的令得洪家傷筋動骨,方才能斷絕自己的一些後顧之憂。

此事,也怪不得誰,要怪,就怪洪家率先對他出現殺心吧

「1

重尺再度狠狠的甩在最後一名洪家強者身上,然後蕭炎也不理會此人是死是活,緩緩轉頭,目光望向了不遠處一名掙扎著站起身來的人影,正是那洪立。

此刻的洪立,衣衫破爛,袍服之下隱隱露出一件散著許些光芒的皮甲,顯然不是尋常之物,他能從佛怒火蓮的爆炸下存活下來,也正是因為這件內甲護體的因故。

在那頭披散下,露出一對充斥著怨毒的血紅雙眼,在先前。他是親眼的看見蕭炎一個個的將他洪家此行前來的強者,盡數如皮球般的打飛,從那重尺的力度來看,恐怕能夠活下來的人,極少,這一次,他洪家,真的是損失慘重!

「蕭炎,你敢殺我洪家之人,我洪家定然與你不死不休1

手指顫抖著指向蕭炎,洪立怨毒的道。

「不早就是了么?」

蕭炎一笑,笑容中卻是充斥著冰冷之意,剛欲動身將這洪立也是擊殺,一道低沉悶響,卻是突然自天石台另外一角傳來。

目光順著聲音望去,蕭炎臉龐上的冷笑更濃,只見得那沈雲在與地妖傀的一次硬碰之中,直接是被震得一絲血跡從嘴角溢下,地妖傀雖然不會鬥技,但光憑那具**所施展的攻擊,便是不比什麼鬥技弱多少。

按照這般局面下去,沈雲葬生在地妖傀手中,僅僅只是時間問題罷了,畢竟地妖傀可是沒有什麼焦躁等等負面情緒,既然蕭炎給它下達了擊殺面前之人的命令,那麼即便它只剩下一口氣,也是會揮舞著拳頭對著前者砸過去。

「洪家的這些廢物1

交手中受了一些傷,沈雲臉色也是異常陰沉,眼角迅的瞟了一眼蕭炎的地方,當下心頭一聲怒罵,旋即怒吼道:「洪立,還不將洪天嘯叫出來,難道你洪家打算今日被他給滅了不成?」

聽得沈雲怒吼,那洪立也是一怔,旋即目光的怨毒的盯著蕭炎,森然道:「咋種,殺我洪家的人,你別想安穩離開1

話語一落,他迅從納戒中取出一枚血色玉片,然後狠狠捏碎而去。

玉片剛剛捏碎,面前人影陡然閃現,洪立一抬頭,便是見到一張陰森臉龐,駭然之下,急忙後退。

「1

重尺舞動,旋即帶起刺耳的音爆之聲,狠狠的拍在洪立身體之上,頓時,後者一口鮮血噴出,身體猶如流星般,狠狠的倒飛進那巨大的坑洞中,最後轟然砸在一塊巨石之上,碎石四射間,其人顫抖了幾下,便是逐漸的變得僵硬。

「蕭炎快走,洪立已經向洪家老祖傳了信,馬上就會趕過來了!那老傢伙的實力比沈雲都還要強上一些1蕭炎一尺拍飛洪立,一道急切的聲音便是悄悄的傳進其耳中,蕭炎聽得出來,是韓池的聲音。

拳頭微微緊了緊,蕭炎深吸一口氣,沖著韓家等人所在的方向一抱拳,背後骨翼一振,便是迅浮空,然而就在其剛欲收回地妖傀時,一道充斥著暴怒殺意的磅氣勢,卻是陡然自天北城一角傳出,旋即一道憤怒的咆哮聲,如雷鳴般的在整個天北城上空回蕩而起。

「敢殺我洪家之人,不管你是誰,老夫今日都要將你碎屍萬段,挫骨揚灰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