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破蒼穹>第九百八十三章血潭之底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百八十三章血潭之底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魔法

第九百八十三章血潭之底

第九百八十三章血潭之底

聽得蕭炎此話。金石也是微微鬆了一口氣,與一旁的金谷對視了一眼,略作遲疑,方才緩緩的道:「天山血潭的確有著一些能助人突破瓶頸的神效,但這幾率卻算不得太大,而且只對一些在斗皇巔峰層次待了一段時間的人有作用,而我看你的實力,似乎方才晉入九星層次不久,因此,即便你進入了天山血潭,但想要藉此突破至斗宗,也是有著不的難度。」

蕭炎點了點頭,這同樣也是他心中的一絲顧慮,對於這天山血潭,他頗為重視,不然的話,也不會冒著被風雷閣抓住的危險前來此處了。

「那金石前輩所說之法?」蕭炎手指輕輕磨挲了一下石桌,將心中先前的翻騰壓下,低聲道。

「天目山頂的火山口,是整座天目山脈能量最為濃郁的地方,而那天山血潭。更是由極為龐大的能量凝聚而成,但這,卻並非是天山血潭最為精妙之處。」金石目光投注在那巨大的火山口之上,沉聲道:「每一次的能量潮汐,雖說絕大部分的能量都是會凝聚成為天山血潭之內的紅色液體,但卻會有著一部分沉澱而下,最後侵入天山血潭最深處,這部分能量雖然稀少,但或許是因為歲月的凝聚,顯得格外的精純不過,可惜,那裡雖然有著極大的寶藏,但卻也是火毒最為濃郁之地。」

話到最後,金石臉龐上苦澀之意,似乎變得濃郁了不少。

「金石前輩體內的天山火毒,難道便是在那裡沾染上的?」蕭炎臉色微微一變,道。

金石嘆息了一聲,點了點頭。

「以金石前輩的實力,都是抵擋不住那天山火毒的侵蝕,蕭炎不過才九星斗皇實力,如何能抗得了?」蕭炎忍不住的皺眉道。

「對於其他人來說,的確不敢闖進天山血太對於擁有著異火的你來說,卻不算太大的難題,天山火毒雖然如跗骨之蛆,但對於異火,卻也依舊未有半點辦法。」金石笑了笑。道。

聞言,蕭炎眉頭不由得一挑,從進入天目山後,他便是未曾展露過異火,這金石是如何得知他身懷異火的?

「我噬金鼠族的鼻子挺靈敏的,對於人體內的能量感應,格外的敏感,異火我並非是第一次所見,自然知道這東西那恐怖味道。」似是知道蕭炎心中的疑惑,金石淡淡一笑,道。

蕭炎略感恍然,道:「那金石前輩的意思,便是想讓我去天山血潭之底,藉助那裡的能量,突破斗皇?」

金石微微點頭,瞥了蕭炎一眼,道:「那裡本是我噬金鼠現之處,為了將那裡開闢出來,死的噬金鼠可不少,因此那裡算是我噬金鼠族的秘地,即便是鳳清兒等人。也是絲毫不知曉,怎樣?」

十指緩緩交叉,蕭炎沉吟了片刻,這才抬起眼,直視金石,道:「也可以,不過卻是必須等我順利從天山血潭之底出來,方才能替前輩驅毒。」

金石眼眸微眯,緩緩的道:「不是信不過你,但所謂口說無憑,我總不能光憑你一句話,便是能夠確定你真的能夠將我體內的天山火毒驅除吧?」

「這裡是天目山,噬金鼠族的地盤,有金石與金谷兩位前輩坐鎮,總不會以為子就能夠這般輕鬆跑掉吧?」蕭炎一笑,道。

聞言,金石微微偏過頭,與金谷對視了一眼,好片刻后,方才點了點頭,淡淡的道:「既然如此,那便相信你一次,希望你能夠說到做到,到時候若非不能真的達到這交易所需要的條件,便不要怪老夫了」

話到最後,隱隱間有著許些威脅的意味,而對此蕭炎也只是一笑,雖說金石體內的天山火毒極重,但要驅除。也並非是完全沒辦法

見到蕭炎未曾反對,金石手一揚,一道金光掠向前者。

「天山血潭之下有我噬金鼠族布下的空間結鏡,你必須憑藉著東西方才能夠進入。」金石道。

蕭炎一把抓住,眼睛一瞥,居然是一枚暗金色的鼠頭骨,點了點頭,將之收入納戒,笑道:「如此的話,便多謝金石前輩了,若是真能夠在此突破斗皇,金石前輩體內的天山火毒,便交給子便可。」

「這樣便好那你先回去吧,馬上便是快要到達能量潮汐鼎盛期了,到時候天山血潭之內會迅被補滿,而那時候,也是進入的最佳時刻。」金石道。

聞言,蕭炎也是一笑,站起身來,對著兩人拱了拱手,然後便是轉身行出石亭,對著火山口處行去。

望著蕭炎遠去的背影,金石不由得嘆了一聲。道:「天山血潭之底,是我噬金鼠族好不容易方才現,那裡若非是沒有火毒的話,必將會令我噬金鼠族實力大漲,可惜,如今卻是要讓一個外人來享受著第一杯羹。」

「別嘮叨了,以你的實力在那血潭之底都是被弄成這般模樣,其他族人恐怕一下去便是會立刻斃命,那裡雖然是寶地,但也是致命的險地。」金谷撇了撇嘴,道。

「雖說弄得一身火毒。但我也是在這短短十年時間內,從五星斗宗達到了七星斗宗層次,這般度,比起其他地方,可是快了數倍不止,算起來,也不算虧。」金石笑道。

「若不是遇見蕭炎,你怕是活不過三年時間,中州大陸上那些七品煉藥師,若是請來的話,那代價絕對會比請他更高」

金石笑了笑,也是站起身來,目光望向火山口,道:「原本還想將那血潭之底用來培養我族之內的強者,但如今看來,還是得從長計議氨

話落,金石也是一聲嘆息,聲音之中,透著絲絲不甘,守著寶山卻並不能使用,那般感受,方才是最讓人鬱悶的地方。

火山口處,八道身影矗立在高坡之上,隱隱間有著許些爭吵聲傳出。

「我說你們也都別再吵了,名額只有八個,而我們這裡卻有著九人,按我來說,就按照實力等級排名便可,實力最弱者,自動退出,如何?」一名眉宇間看上去略有些陰冷的白衣男子,目光掃過眾人,最後頓在了納蘭嫣然身上,嘿嘿笑道。

聽得他這話,其餘幾人神色卻是一動,但卻並未開口,而至於當事人的納蘭嫣然。則是黛眉微微一簇,玉手撫摸著懷中的白狐,聲音平淡的道:「以我的實力要達到這裡的確挺困難,但既然他辛苦將我帶到了這裡,我自然不可能主動退出,蕭炎能讓我主動退出,但你,卻是不信。」

「借人之力而已,算什麼本事?為了天山血潭成為別人的禁臠,任人玩弄,可不划算埃」白衣男子冷笑道。

對於場中的爭吵,鳳清兒,慕青鸞等四人倒是未曾參與,以他們的實力,也無人敢將話頭轉到他們的身上,因此皆是將目光投向火山口之內。

聽得白衣男子這般刻薄話語,納蘭嫣然俏臉瞬間變得冰寒了下來,雄渾鬥氣迅自體內暴涌而出,然後美目噴火的盯著前者,然而還不待她出手,一隻手掌便是輕輕搭在了她香肩上,那道令得她心安的微笑聲,便是再度傳來。

「看來似乎談得並非是很好啊?」

聽得這道聲音,即便是鳳清兒四人也是迅轉回目光,盯著那站在納蘭嫣然身後的蕭炎,眼中有著許些奇異情緒。

「我來吧。」蕭炎沖著納蘭嫣然微微一笑,然後緩步走出,目光望向那名白衣男子,臉龐上的微笑透出一抹冰冷之意:「你認為她退出比較好?」

在蕭炎出現時,那白衣男子臉色便是變得有些不太好看了起來,但在眾人注視下,又不能退縮,只能硬著頭皮冷笑道:「她本來便不是憑藉真實實力到達的這裡,難道不該她放棄名額?」

「還有其他人也這般想?」蕭炎偏過頭,目光緩緩的掃過眾人,輕聲道。

對於蕭炎那隱隱間透著絲絲危險氣息的眼神,鳳清兒等人倒並未說什麼,而至於其餘二人,更是不敢與其對撞,當下居然是無人回話。

「名額只有八個,可我們這裡卻有九人1那白衣男子見狀,嘴角不由得一扯,冷喝道。

蕭炎微微點頭,腳步輕輕朝前一跨,一道悶雷聲響起,殘影浮現,而其身形,卻是如鬼魅般的出現在了白衣男子面前。

對於蕭炎,那白衣男子一直便是保持著警惕,因此在雷聲響起的那一霎,臉色便是猛的一變,身體迅後退,然而其腳步剛剛退出一步,一道身影便是如跗骨之蛆般緊隨而至,風雷般的一拳,撕裂空氣,如閃電般的狠狠轟擊在根本來不及防禦的白衣男子胸膛之上。

「噗嗤1

一口殷紅鮮血直接噴出,白衣男子身體倒飛而出,旋即重重的撞擊在一塊巨石之上,碎石頓時四濺!

「現在,只有八個人了」

身影閃現,蕭炎目光淡漠的望著那道軟癱而下的身影,緩緩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