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破蒼穹>第九百八十八章再見葯老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百八十八章再見葯老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魔法

第九百八十八章再見葯老!

第九百八十八章再見葯老!

削瘦身影筆直般的矗立天際。身形未動,但那股瀰漫而出的磅氣勢,卻是令得這片天地為之震蕩。

斗宗,大陸強者真正的分水嶺,若有成功踏入這個層次,方才具備著在中州混跡得風生水起的基本條件,而如今的蕭炎,卻是在以這般年齡抵達這一步,這般成就,已然極為不弱。

雨幕從天際鋪天蓋地的傾瀉而下,將整個天目山都是籠罩在其內,里啪啦的聲音響個不停。

身影遙遙的踏立虛空,背後並沒有鬥氣雙翼或者骨翼的出現,踏空而行,這是斗宗強者獨有的標誌。

無數道目光透過雨幕,望著天空之上那道一動不動的身影,一時間,整個天目山脈皆是寂寥無聲,唯有著那雨滴聲音落在樹葉之上的聲音,清脆響徹。

天空之上,身影紋絲不動。雨幕在抵達其周身半丈時,便是會自動消散而開,那般模樣,就猶如蕭炎周身有著一個無形屏障存在般。

此刻的蕭炎,眼眸緊閉,磅氣息蕩漾在周身,看上去,如同化成了雕塑一般。

「他怎麼了?」見到蕭炎一直紋絲不動,金谷眼中也是閃過一抹詫異,道,現在的蕭炎基本上已經晉階成功,可為何還是這般?

「似乎是進入了一個奇妙狀態」金石遲疑了一下,方才道。

聞言,金谷也是一愣,即便他實力比蕭炎強,但也是看不透現在他身上生了什麼事情。

「等等吧,應該很快便會好的。」

「嗯。」

在兩人談話間,天空上緊閉雙眸的蕭炎,眉頭卻是微微緊皺了起來,其眉心處那許久未曾有過動靜的火印,此刻居然散出了許些火芒。

對於現在所生的事,蕭炎初始也並不太之情,他唯一能感受到的,便是在成功突破至斗宗的那一刻,似乎體內的靈魂力量變得極為的敏感了起來,而與此同時,也是再度察覺到了眉心處那火印之內所遺留而下的淡淡靈魂殘櫻

這火印是葯老當初被抓捕之時所留。而這種狀態,也並非是第一次出現,當初在突破至斗皇時,蕭炎便是順著這火印殘留的印記穿越了時空,窺探了那座捕獲了葯老的神秘大殿,但由於當初的靈魂力量並不算強,因此所看見的情形,也是極為模糊。

有了上次的經驗,這一次當再度感應到火印的變化時,蕭炎也是明白了什麼,當下面內靈魂力盡數凝聚在一起,然後一頭便是鑽進了火印之內。

隨著靈魂力量鑽進火印,蕭炎眼前迅一花,一條漆黑的通道詭異浮現,而其也並未有多少遲疑,靈魂力量閃電般的暴掠而進。

漆黑的通道似乎極為的漫長,但有過上次經驗的蕭炎卻並未顯得急躁,心翼翼的凝聚著靈魂力量,飛的穿梭而過。

這般穿梭,不知道持續了多長時間,漆黑通道盡頭處。終於是隱隱間傳來了一種壓抑,陰森的波動。

感受到這種波動,蕭炎的靈魂力量也是逐漸減緩下度,片刻后,心翼翼的自通道盡頭飛掠而出。

靈魂力量剛剛衝出通道,便是感覺到一股陰涼的溫度繚繞而來,印入眼帘的,依舊是那漆黑色的龐大巨殿,巨殿大得可怕,通體呈黑灰色,給人一種極為壓抑的感覺。

在大殿之中,有著不少足有十幾丈龐大的黑石柱,石柱之上,繪滿著眾多詭異符文,隱隱間閃爍著許些毫芒,一閃一閃間,猶如無數隻眼睛般,陰森而冷肅。

蕭炎的視線飛快的掃過這龐大得不知道面積幾何的大殿,然後目光便是陡然轉向另外一個方向,在那裡,閃爍著無數個光團,細細看去,只見得那些光團之內,赫然便是有著一道緊閉雙目的靈魂體!

雖說在上一次,蕭炎便是見過,但當時太過匆忙,而且靈魂力量也不強,因此帶回的視角並不太清晰,但這一次。卻是看得極為清楚,在那些包裹著靈魂體的光團之外,有著一道黑色鎖鏈。

這條黑色所煉纏繞著那些靈魂體的脖子,隱隱間,似乎有著什麼東西從靈魂體體內,順著鎖鏈傳出

目光順著鎖鏈轉動,只見得這些鎖鏈的盡頭,赫然便是那些龐大得猶如擎天之柱般的黑色詭異石柱!

這些石柱,似乎是在吸收著那些靈魂體體內的什麼東西,這一幕,看得蕭炎有種毛骨悚然般的感覺,魂殿,似乎是在用這些靈魂當做一種什麼東西養分?

雖然現在蕭炎僅僅只是一股無形的靈魂之力,但一股震驚情緒,依舊是湧現而出。

這股震驚持續了一瞬,蕭炎便是連忙感應著火印之內存在的那一絲極淡的痕,而其靈魂力量,也是心翼翼的對著大殿之內遊盪而去。

不知為何,在這大殿之內,並沒有見到半個魂殿的護衛,這裡有的,僅僅是那種千篇一律般的陰森與近乎死亡般的寂寥。

詭異,陰森。死亡之地,這便是蕭炎對這裡的感受與評價。

心中念頭閃動間,蕭炎的搜索卻是並未間斷,目光不斷的在大殿之內那密密麻麻的光團之內掃過,片刻后,靈魂力量突然微微一顫,蕭炎心頭頓時一喜,那絲細微的波動,變得略微明了了一些。

心神一動,蕭炎度悄然加快,但卻依舊並不敢放得太快。他清楚的知道,在這大殿中,定然有著一名魂殿尊老把守,雖說如今是今非昔比,但蕭炎依舊沒有狂妄到能與一名斗尊強者戰鬥的地步。

前行並未持續多久,蕭炎的靈魂力量便是陡然停頓,目光怔怔的望著前方,在那裡,一個並不顯眼的光團,漂浮在一處石台之上,光團之內,一個身體略有些虛幻的老者,正緊閉雙目,那張熟悉得印入靈魂般的蒼老面孔,赫然便是葯老!

在葯老的脖子處,也是有著一條黑色鎖鏈,而且這道黑色鎖鏈比其他的更加龐大,其上的那種詭異符文也是更加繁多。

靈魂力量劇烈的顫抖著,顯示出蕭炎此刻那激動得難以言語的心情。

望著那張比以前顯得更加蒼老的面龐,至葯老被捕到今日,怕也是有著將近三四年時間,一想到這些年他所受到的苦楚,蕭炎便是有種揪心般的觸痛以及滔天殺意,他有今日成就,葯老居功至偉,而所謂師如父,蕭炎也是真正的將之當做父親般,眼見得他受這般折磨,心中自然也是極為痛苦。

靈魂力量輕飄飄的懸浮在石台上方,由於謹慎緣故,蕭炎並未降落身形,而是目光就這般怔怔的望著閉目中的葯老,他能感應到葯老的生機,雖說有著萎靡,不過還好,並沒有太過嚴重的事情。

在蕭炎注視著葯老間,沉睡中的後者似乎也是略有感應。眼皮微微抖了抖,在掙扎了片刻后,居然是逐漸的睜了開來。

略顯得渾濁的雙眼徐徐睜開,而葯老的身體也是在一霎陡然凝固了下來,目光獃獃的望著面前的虛空,身體忍不住的有些顫抖了起來。

見到葯老這般模樣,蕭炎也終於是再忍不住,靈魂力量一陣扭曲,化為虛幻的身影,憑空對著葯老跪立而下,隔空磕頭,聲音之中,透著一分嘶啞:「老師,弟子不孝1

葯老望著面前懸空跪立的青年,雙眼也是變得濕潤了起來,細微的聲音,透過光團,緩緩傳出。

「傢伙,你已經做得很不錯了,能收你為弟子,是我這老骨頭這輩子做得最對的事情。」

雖說如今被困,但葯老的眼力卻是依舊尚在,一眼便是能夠瞧出如今的蕭炎只是一縷靈魂力量,但管中窺豹,光是一縷靈魂力量便是能做到凝化人形的地步,自然能夠猜出,現在的蕭炎,怕已成功晉陞至斗宗。

蕭炎眼圈泛紅,低聲道:「老師,您放心,我會儘快來救你1

「或許你沒有那種資格」

蕭炎話音剛剛落下,一道蒼老的淡漠聲音,卻是緩緩的在大殿之內響徹而起。

隨著這道蒼老聲音響起,一股浩瀚的威壓,陡然降臨,而蕭炎卻是神色不變,站起身來,轉過頭來,目光陰森的望著那後方波動的空間,那裡,一名身著紫衣的老者,正詭異的浮現而出。

現身的紫衣老者,目光瞥了蕭炎一眼,旋即眉頭微皺,後者的靈魂力量,隱隱間給他一種有些熟悉的感覺,略微思索了一下,不由得有些驚訝的道:「你是當年的那道靈魂之力?」

蕭炎目光森然的盯著這位紫衣老者,並未答話。

「沒想到當年連本尊一道靈魂波動都是接不住的人,如今居然是能夠再次來到這裡,看來你比當年,強了不少埃」紫衣老者瞥了一眼光團中的葯老,淡淡一笑,舉起手掌,遙遙對著蕭炎:「不過,這還遠遠不夠」

「下次來時,我會將老師這些年所受的苦,盡數奉還1蕭炎的目光,猶如一頭野獸般,隱隱間帶著一絲令人心悸的瘋狂。

「希望吧」

紫衣老者眉毛一抬,手掌陡然握下,蕭炎周身空間,頓時崩裂,而蕭炎的那道靈魂之力,也是在這般恐怖攻擊下,化為湮滅。

望著蕭炎消散的身影,光團之內的葯老,蒼老的臉龐上,卻是浮現一抹欣慰之意,蕭炎面對斗尊強者居然能夠怡然不懼,看來這些年,他真的成長了不少,他隱隱間覺得,自己的這個弟子,下次再出現時,應該便不再是靈魂之力,而是真正的本尊!

見到葯老臉龐上的那抹欣慰,紫衣老者卻是眉頭一皺,不知為何,他心頭感覺到了一絲不知多少年未曾出現的不安雖然並不強烈,但卻有著深入靈魂的冰涼之感。

「蕭炎是吧」

安靜的大殿中,有著一道蘊含著冰冷之意的聲音,緩緩響起。

到大夥有月票就來一張,感謝了。

ps:弟兄伙太猛力了,今天居然就直接誕生了第三十位盟主,魔能王子,感謝他對斗破的支持,請讓我們靜待第三十一盟,由哪位好漢來締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