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破蒼穹>第九百八十九章一星斗宗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百八十九章一星斗宗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魔法

第九百八十九章一星斗宗

第九百八十九章一星斗宗

漆黑而陰冷的大殿之中。光團內的葯老看了一眼眉頭微皺的紫衣老者一眼,不由得一笑,道:「秦天,是否感到不安了?」

聽得葯老的話語,紫衣老者面色微冷,淡淡的道:「葯塵,你還是管好你自己吧,若非是殿主看中你的煉藥水平,你豈能活到如今?」

葯老腦袋微微動了動,帶動著鎖鏈出一陣嘩嘩聲響,眼帘緩緩垂下,冷笑道:「老夫可不是你這等軟骨頭。」

「識時務者為俊傑,無謂頑抗,方才是最為愚蠢之舉,你的煉藥術,這鬥氣大陸上,能與你媲美的或許也就丹塔的那幾個老不死的,你若是能夠加入魂殿,地位必然比我更高,何必在這裡受這苦?」紫衣老者語氣略緩,道。

葯老臉龐浮現一抹譏諷。卻是懶得回答理會。

「魂殿的實力如何,想必你最為清楚,不然以你的傲氣,也不會躲這麼多年,雖說這裡只是魂殿的一處分殿,但莫非你還真以為你那弟子,能夠闖到這裡來不成?」紫衣老者嗤笑了一聲,道。

「現在說什麼都是逞口舌之利,一切,等到時候自然便有結果。」聞言,葯老卻是微微一笑,原本渾濁的目光,卻是變得格外的明亮了起來。

見狀,紫衣老者臉色也是微微一沉,旋即冷笑道:「你那弟子叫做蕭炎是吧?若我所料不差的話,恐怕他也是在這中州了,好,本尊就等著他的到來,不過在這之前,希望他能在魂殿的追捕中活下命來1

話音一落,紫衣老者一甩衣袖,身旁空間泛起一陣扭曲,而其身形,卻是緩緩詭異的消失在那扭曲的空間之內。

望著紫衣老者消失的地方,葯老拳頭也是微微緊握,旋即也是一聲低低冷笑,雙眼逐漸閉

隨著兩人的交談結束。這座龐大無比的漆黑大殿,也是再度變得死寂

天目山頂,傾盆的雨幕已是逐漸的停歇,溫暖的陽光也是再度從天空傾灑而下,將整個山脈都是照耀而進,那股雨後環境,顯得格外的清新。

天空之上人影,在保持了許久的紋絲不動之後,終於是突然輕輕一顫,而其緊閉的雙眸,也是緩緩睜開,漆黑雙眸中,殺意暴涌。

「老師,等著我。」

深吸了一口氣,壓下心中翻騰的殺意,蕭炎緊握的拳頭也是徐徐攤開。

這次所見的紫衣老者,應該是蕭炎有史以來見到的第一位真正的斗尊強者,那股浩瀚威壓,的確是極為恐怖,但還好如今的蕭炎也並非是當年那個剛剛晉入斗皇的子,在那股威壓之下。也是能夠保持著鎮定,這與上次那種連面都未曾見到,便是被威壓震碎相比,已經是好上了無數倍。

這一次進入那所漆黑大殿,收穫也不,當然,最令得蕭炎安心的,還是葯老依舊安全,雖去情況不是很好,但至少並未出現性命垂危般的狀況,不過即便如此,蕭炎也知道,自己得盡量加快一些行程了,葯老能夠堅持這麼多年,已是殊為不易,若是再拖幾年時間的話,就真的誰也不知道會生什麼事情了。

「等將這裡的事情完畢,便去那風雷閣,不管如何,一定要尋到風尊者,必須要有他的幫忙,方才能儘快的將葯老解救出來。」

心中打定了主意,蕭炎也是輕鬆了一口氣,心神沉入體內,細細的感應了一番,如今其體內,幾乎是出現了脫胎換骨般的變化,那一條條經脈不僅比以前擴寬了十幾倍不止,而且在經脈甚至骨骼之外。還有著一層淡淡的鬥氣晶層,並且不斷的散著微弱的毫芒。

拳頭微微握了握,旋即毫無花俏的一拳轟出,只見得拳頭周圍的空間頓時扭曲,低沉而刺耳的音爆之聲,猶如悶雷般的在天際響起,這簡簡單單,樸實無奇的一拳,其強悍程度,居然比當初蕭炎全力施展八極崩還要更強!

斗宗與斗皇,果然是兩個截然不同的層次!

「如今實力應該是穩定在了一星斗宗的地步,倒是省去了不少的磨合時間,想必應該是天山血潭之功吧。」蕭炎輕聲自語道,大部分人晉入斗宗,會有一個比較長時間的磨合期,方才能夠真正的到達一星斗宗,而如今的蕭炎卻是跳過了這一步,成功的到達了一星層次。

雖說這一星看起來似乎不值一提,但斗宗之間,每一星之間都是有著頗大的差距,大多數斗宗,依靠正常修鍊,想要提升一星實力。也是需要數年甚至十來年的時間,這種事情,並算不得什麼稀罕。

心中在為自己的好運感嘆了一番,蕭炎目光轉向火山口周圍的那座石亭,一眼便是瞧見了金石二人,當下腳掌一動,踏著虛空緩步而下,旋即一步步的從天空走下來,落在石亭之中。

「呵呵,恭喜蕭炎友成功晉入斗宗了。」

見到蕭炎落進石亭,那金谷也是一笑。稱呼也是在不經意改變了去,如今的前者也算是與他們處於同一階別,而且他也清楚蕭炎擁有不少底牌,恐怕現在即便是他,真要戰起來都不會是蕭炎對手。

不管在何處,實力決定待遇,雖說蕭炎以前有著匹敵斗宗強者的實力,但不管如何都只是一名斗皇,在很多斗宗眼中,始終難以將他們視為同層次對待,而如今蕭炎成功晉陞斗宗,這金谷二人自然不會再用以前的方式來對待前者,因此說話間也是多了一些客氣。

「好運罷了,若非是金谷前輩提供的修鍊之地,蕭炎想要突破恐怕也是極難之事。」蕭炎對著兩人抱拳笑道,這話倒也不假,若非是沒有天山血潭,他想要一舉突破斗皇,沒有個將近一年時間恐怕是不可能的事。

聞言,金石也是笑了笑,道:「各持所需而已,老夫可擔不起這般謝語,不過你能在血潭之底待兩個多月時間,倒是出乎了老夫的預料,那裡面,即便是我也不敢待這般久。」

「在裡面修鍊了兩個多月么」蕭炎也是一怔,目光掃過周圍,卻是並未見到納蘭嫣然等人。

「鳳清兒他們早就離開了,如今這天目山,也就你還停留在這裡了,對了,你那位朋友,在這裡待了一段時間后,也是離開了去,看她臨走時那有些急切模樣,想必是有什麼事情吧。」金谷笑道。

「納蘭嫣然也走了?」聽得這話,蕭炎倒是有些詫異。旋即微微點了點頭,還好如今已經知道雲韻的去處,待得他有時間了,便去花宗看看她過得如何。

「蕭炎友,如今你也算是成功突破了斗皇,不知」金石遲疑了一下,突然道。

見到他這副欲言欲止的模樣,蕭炎自然是知道他想說什麼,當下一笑,道:「金石前輩請放心,蕭炎可不是拿了好處不做事的人,你身上的天山火毒,交給我便好。」

聞言,金石與金谷皆是鬆了一口氣,金石算是噬金鼠族的最強者,他們一族能夠佔據這天目山,也是靠的他們二人震懾,若是金石因此而隕落的話,對於噬金鼠族,也是一個極其龐大的損失。

「這裡是驅除天山火毒所需要的一些藥材,我這裡並沒有準備,所以怕是便只能麻煩兩位了。」蕭炎從納戒中取出一張白紙,然後在其上寫了一些藥材,交予金石二人。

一旁金谷連忙接過白紙,目光掃了掃,旋即笑著道:「沒問題,這天目山脈本就盛產藥材,我噬金鼠族這麼多年儲存也頗豐,這些藥材雖然稀少,但下午之時,便是能交到蕭炎友手中。」

對於煉藥師的一些慣例,金谷二人自然是知道,想要他們出手煉製丹藥等等,藥材皆是要自己配備,而這些煉藥師,則是只需要動手煉製便可。

接過白紙之後,金谷也是迅離開石亭,然後對著山腰處掠去,他需要在最快的時間內將這些藥材配備齊全。

望著金谷消失的身影,蕭炎也是微微一笑。

「蕭炎友,若是你能將我體內火毒驅除,噬金鼠族,將會視你為一輩子的朋友,雖說我噬金鼠族比不上那些遠古家族,但在魔獸界中,也算是薄有名聲,而且因為我們的成員多,因此,對於各種情報,也是知曉頗多,算起來,也算是魔獸界中的百曉生。」金石目光緩緩從金谷身影上轉回,望著蕭炎,輕笑道。

聞言,蕭炎心中卻是一動,遲疑了一下,突然道:「那不知道能否向金石前輩打聽一件事?」

「儘管說。」金石笑道。

「不知金石前輩,可曾聽說過古族?」蕭炎舔了舔嘴唇,緩緩的道。

「古族?」

簡簡單單的兩個字,卻是令得金石瞬間動容。

周六晚上,也就是今天晚上,斗破官方yy77448歡迎各位書友的捧場,嗯,到時土豆也會去回答大家的各種疑問,不過大夥盡量別問後續情節哦,留點懸念。時間大約為7點半開始,但土豆去的時間不長,可能也就半時左右,大夥有興趣的,可以去玩玩。

最最重要的,大家不要讓土豆唱歌啊,那五音不全的太摧殘人了,土豆實在不忍心摧殘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