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破蒼穹>第九百九十章古界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百九十章古界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魔法

第九百九十章古界

第九百九十章古界

見到金石那動容的臉龐。蕭炎心頭也是一緊,看來他似乎是知道一些與古族有關的消息。

「蕭炎友怎會突然提起古族?你莫不是與他們有什麼矛盾吧?」片刻后,金石也是逐漸回過神來,有些擔憂的道,這古族可不是風雷閣,得罪了風雷閣,蕭炎或許還能活得依舊快活,但這個神秘的古族,若是與他們交惡,那後果

蕭炎搖了搖頭,笑道:「我也並未見過這個古族,何來矛盾之有,我只是想知道一些與這古族有關的消息而已,不知道金石前輩可否告知?」

金石輕鬆了一口氣,抹了把額頭上的冷汗,道:「若是這樣那倒還好,放眼整個中州,即便是人類的魂殿,丹塔或者魔獸界的三大遠古家族,對於這古族,恐怕也是要保持著相當大的忌憚。」

聞言。蕭炎也是略感驚愕,雖然能夠猜到薰兒的背景不會弱,但依舊是沒想到,那所謂的古族,居然強橫到了這般地步。

「那為何未曾聽說過這古族?而且這族也並未出現在人類與魔獸界的勢力之中,難道他們不屬於這兩者?」蕭炎疑惑的道。

「這古族,嚴格說起來,也算是人類,不過他們是從遠古遺傳而下,據傳擁有著斗帝血脈。」金石緩緩的道。

「斗帝血脈?」蕭炎一愣。

「傳說一個人若是能夠達到斗帝階別,血脈將會有所改變,而其後人,也是會因此而得益,在遠古時代,有著不少的斗帝種族,他們雖然也是人類,但在修鍊上,卻是有著得天獨厚的天賦,甚至,一些好運者,還能由血脈之中繼承到一些斗帝的能力,但這種情況極少出現,完全看個人機緣。」金石點了點頭,在提及斗帝二字時,其話語中有著難以掩飾的敬畏,這是一種對這片天地的至強者的一種尊崇。

「這種擁有著遠古斗帝血脈的種族,對於外人排斥性頗強。因為他們要保證血脈的純正,所以即便與尋常人類結合,那也必須選擇其中出類拔萃者。」

「遠古時候這類擁有斗帝血脈的種族倒是不少,但隨著歲月的流逝,能夠保存下來的,似乎只有著一個,那便是這個神秘莫測的古族。」

「古族並不在意大陸上的勢力排名,但其實力,卻是毋庸置疑,族內強者如雲,真要說起來,能與其抗衡的勢力,即便是放眼鬥氣大陸,也是寥寥可數。」

蕭炎微微點了點頭,難怪薰兒說他至少要達到斗宗實力方才能夠去尋她,原來那所謂的古族,居然恐怖如斯,想想那魂殿的勢力,而這古族,卻是能夠讓那囂張跋扈的魂殿都如此忌憚,其實力。那該是何等變態?

「那金石前輩可知道古族總部在何處?」蕭炎遲疑了一下,又是問道。

「中州東域,那裡基本是屬於古族的勢力範圍,那裡的大大勢力,除了少數的一些之外,大多都是屬於古族的附庸,但古族卻並不經常管理,平日大多的古族之人,都是居住在「古界」之中。」金石道。

「古界?」聽得這陌生的兩字,蕭炎又是一愣。

「凡是達到斗聖階別的強者,幾乎已是站在了鬥氣大陸的巔峰,這個階別,已算是凡入聖,所具備的能力,自然也是尋常人難以想象,而從虛無空間中開闢一方可供人居住的空間,則是斗聖強者的標誌。」金石嘆了一聲,話語中有著極度的艷羨:「而這古界,便是古族之內歷代達到斗聖階別的強者構建而起,經過無數年的加固與擴張,面積雖說不可能與中州想必,但至少應該也與這中州北域相差不多,那裡,是屬於古族人的獨有之所,因此中州大陸上的尋常人,對其也並非是很了解。」

蕭炎輕吸了一口冷氣,開闢空間,這等恐怖之事,真是人力能夠辦到的事情么?斗聖強者。居然已經強到了這般令人難以置信的地步?一想到那舉手投足間便是可以撕裂空間的可怕能力,蕭炎便是感到一股許些顫粟般的感覺。

斗聖尚且如此,那更強的斗帝,都將會是何等的恐怖?

這般一比較,那金石所說的斗帝強者能夠改變血脈的玄異之事,似乎也並非是什麼天方夜譚了。

「至於古界如何進入,這即便是我也不太知情了,若非我噬金鼠族數量眾多,光憑我這實力,可還遠遠不夠知道這麼多秘辛的資格。」金石搖了搖頭,頗有些遺憾的道。

蕭炎點了點頭,能夠知道這麼多與那神秘古族有關的信息,他便已經頗為滿意,雖說那古族似乎實力極其龐大,但為了薰兒,即便是刀山火海,他也得去闖上一闖。

雖說並不清楚古族之內究竟擁有著多少強者,但想必至少不會比那魂殿少,以蕭炎的實力,即便如今突破到了斗宗,但想必也並不夠看,但這也並不可能成為蕭炎的阻礙。

「等將葯老解救出來,便去那古族。我便不信,管你再特殊,也總是人類1蕭炎一咬牙,在心中狠道,他可不會因為古族勢強便因此而有所忌憚,薰兒等了他這麼多年,說什麼,也是得必須前去一趟,不然的話,那也實在是太沒良心了點。

「看來得儘快將金石的火毒驅除了,距慕青鸞說的四方閣大會已經快要開始了。若是錯過了這次,想要尋到風尊者,就得不知道得何時了」

金谷辦事的效率有些出乎蕭炎的意料,時間尚還未到達下午時分,他所需要的蕭炎,便是被盡數送到了手中。

天頂山山腰的一座石屋之內,霧氣蒸騰,霧氣之內泛著一股股濃郁的葯香以及蒸騰的熱氣。

石屋之內,有著一個大木盆,木盆之內,金石盤腿坐於其中,熱氣騰騰的沸水直接掩蓋到了他脖子處,那般溫度,又不能用鬥氣抵禦,因此也是導致金石滿頭的大汗。

在木盆之旁,蕭炎手掌之上,碧綠火焰急翻騰,火焰之中,眾多藥材糾纏其中,半晌之後,化為一滴火紅色的藥液,屈指一彈,藥液落入水盆之中,頓時水面便是化為紅色,一個個火紅的水泡不斷的翻滾著。

「將這枚丹藥服下。」一枚丹藥自蕭炎納戒中飛出,最後懸浮在金石面前,後者一吸,便是將之吞進體內。

隨著丹藥入體,一股徹骨的寒意頓時瀰漫而出,遍布體內的每一寸,而與此同時,水盆之內的熾熱紅色液體,也是不斷將那熾熱的藥力無孔不入的滲透進入其身體之內,而在這一冷一熱的藥力交鋒間,一滴滴帶著許些腥臭之味的灰色液體,緩緩的自金石毛孔中滲出。

「嘶嘶1

隨著那腥臭的灰色液體滲透而出,那金石身體也是劇烈的顫抖了起來。牙關緊要,嘴中不斷的傳出嘶嘶的吸冷氣聲音,顯然在逼毒過程中,他所受到的疼痛,極為劇烈。

一旁的金谷,見到金石那般痛苦神情,也是緊張了起來。

「不用急,正常的痛楚而已,熬下去便好。」蕭炎倒是一臉平靜,手掌一揮,一團碧綠火焰脫落而下,然後落在木盆之內,頓時,火紅液體溫度急攀升。

隨著水溫的急攀漲,金石臉龐直接變得如火炭般,吐出來的氣息,都是帶著一股熾熱的溫度,那般模樣,看得一邊的金谷有種頭皮麻的感覺,若非是看見了那些火毒的確正在被逼出來,他都會以為蕭炎是不是想把金石給搞死掉

隨著火焰的升騰,倒是有著越來越多的灰色液體不斷的從金石體內滲透而出,不過有著琉璃蓮心火燃燒,那些火毒剛剛出現便是會被迅焚毀,從而也保持了木盆內藥力的完整。

這般冰火驅毒,持續了將近整整八個時,方才因為木盆內藥力的告竭而落幕,不過不得不說那金石體內火毒的確淤積太深,使用了這般狠法子,卻依舊未能徹底的根除。

「按照這般度,應該能在五天之內將大部分火毒驅除,而到時候,我會將一些我煉製的藥液給你們,只要以後每天在裡面泡上兩三個時,如此反覆兩三月時間,便是能將體內火毒徹底驅除。」望著那從木盆中站起,換上衣衫的金石,蕭炎也是收起異火,道。

「多謝蕭炎先生了,這份恩情,我噬金鼠族定不會忘,日後若是有什麼需要的地方,儘管來天目山脈找老夫便可。」

金石對著蕭炎鄭重彎身,沉聲道,他能夠感覺到體內的變化,這麼多年的一塊心病,終於是能夠驅除,現在他心中,可是相當之激動。

蕭炎笑了笑,望著精神勁頭好了許多的金石,手掌卻是突然摸下胸膛,在他的體內,也是有著一種相當恐怖的毒素,魔毒斑這東西也糾纏了他好多年了,雖說如今並未尋到斗尊強者,但蕭炎卻是晉陞到了斗宗,對其的反抗力,也是大大的增強了起來。

「不知道以我如今的實力,能否依靠自己的實力將這魔毒斑煉化,其中所隱藏的那斗宗強者畢生鬥氣,若是能夠得到的話,對於我來說,恐怕也將會是大補之物」

一想到此處,蕭炎心頭也是不由得有些火熱了起來,這魔毒斑的主意,他可不是打了一天兩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