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破蒼穹>第一千章識破身份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章識破身份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魔法

第一千章識破身份

第一千章識破身份

王塵的獰笑聲。直接是令得在場所有人愣了下來,然後唰的一聲,無數道目光,帶著許些難以置信的停留在了那陡然頓住腳步的蕭炎身上。

「蕭炎?那個與風雷閣有間隙的蕭炎?」

「那個強行破掉風雷北閣三大長老不下的九天雷獄陣,並且從費天手中逃脫的蕭炎?」

場外,無數人都是在瞬間變得目瞪口呆了起來,誰也未曾想到,那擊敗了王塵的陌生年輕人,居然便是最近在北域傳得沸沸揚揚的蕭炎,而且最令得他們難以置信的,是此人明知道與風雷閣有著間隙,居然還敢來這雷展?這這是自投羅網?

「這傢伙居然是蕭炎?他瘋了不成?」唐鷹嘴巴也是微微張開,望著蕭炎,冷毅的臉龐上,也是湧現一抹驚愕。

「這個蠢貨竟然還真的來了?」慕青鸞那張秀美的俏臉上,同樣是布滿著鎮靜,她無論如何都想不到,這個傢伙居然還真的敢來這雷山。

「原來是他難怪沒想到他的膽子居然大到了這種地步,看來還真未曾將我風雷閣放入眼中埃」

鳳清兒美目凝視著蕭炎,唇角卻是緩緩掀起一抹細微的弧度,隱隱間透著一分冷意與高傲。對於後者,她一直皆是想真正與其交手一次,以此來挽迴風雷閣的名聲,但可惜每次都沒有機會。

在滿場嘩然間,座席位之上的雷尊者等人也是因此愣了愣,片刻后,也是回過神來,臉龐上的一絲笑意緩緩收斂,面無表情的盯著廣場上的蕭炎,手指輕輕的敲打在扶椅上,細微的聲音,卻是有著一種令人極感壓抑的感覺。

對於蕭炎之名,雷尊者也是聽說過,能夠憑藉一己之力將風雷北閣弄得那般狼狽,這等本事,可不是尋常人能夠辦到的。

「費天,他便是那個蕭炎?」微微偏頭,雷尊者那隱隱閃爍著雷芒的目光,轉向一旁的費天,淡淡的道。

清楚的感覺到雷尊者話語中蘊含的許些怒氣,那原本一臉森然的黃泉尊者頓時在心中幸災樂禍的笑了笑,居然是縮回了身子,沒想到這子居然便是那個最近鬧得沸沸揚揚的蕭炎,這樣一來的話,今日的事,可就是有些好玩了

一旁的風尊者與劍尊者,也同樣是因此而怔了怔。目光有些奇異的打量了一下蕭炎,但卻並未再開口說話,此事算來,應該是風雷閣的事,他們不好再多說。

聽得雷尊者的話,一身銀袍的費天連忙起身,此刻他的臉色也是略微有些難看,為了蕭炎這事,他已經不止一次受過雷尊者的斥喝,而且也沒少受身旁這兩個傢伙的嘲笑,沒想到如今這被暫時揭下的事,居然又被提了出來。

袖袍中拳頭微微緊握,費天上前兩步,陰森的目光轉向場中的蕭炎,冷聲道:「子,將你臉上的東西,給本座取下來1

全場目光順音而動,全部都是凝固在蕭炎身體之上,在場的人,大部分都知道蕭炎與風雷閣之間的恩怨,如果身份真的確定了。那今日這子,恐怕就是要倒霉了,不管他再強,但也絕對不可能順利的在這麼多風雷閣強者包圍中順利逃生!

在那無數道目光的注視下,蕭炎眼神也是略有些陰沉,他沒想到居然會被王塵辨認而出,想來應該是因為那朵異火的緣故,當初他們二人曾經交過手,王塵也是知道蕭炎的異火對其鬥氣有著一種壓制效果,自然是印象深刻。

蕭炎目光森冷的在那一臉獰笑的王塵身上掃過,旋即一道身影急忙自身後掠來,林焱手持長槍臉色凝重的出現在其身旁,沉聲道:「要不要闖出去?」

蕭炎微微搖了搖頭,以他們二人的實力,若是要硬闖的話,恐怕成功的幾率極低。

「交給我便」擺了擺手,蕭炎緩緩抬頭,旋即一聲冷笑,手掌在臉龐一抓,一張皮製之物便是脫落而下,露出了蕭炎本來的面目,既然已經掩飾不住,那自然也就不必再遮遮掩掩。

「怎麼?費天閣主,今日又想對我出手了?」

見到蕭炎那張令得自己記憶異常深刻的臉龐,費天臉色終於是徹底的陰冷了下來,喉嚨間傳出一道怒笑之聲,身形一動,雷鳴聲響徹,其身形。陡然消散!

見到費天身形消失,蕭炎臉色也是一變,一掌擊退身旁的林焱,腳掌之上雷芒閃爍,身體微微一顫。

其身體剛剛顫抖,費天身影也是如鬼魅般的出現在其身後,雷光繚繞的手爪,狠狠的洞穿蕭炎胸膛,但可惜的是並未帶起絲毫鮮血。

「殘影?」

手臂一震,將這道殘影震碎,費天緩緩轉身,目光陰寒的望著那懸浮在離地幾丈距離的蕭炎,冷笑道:「幾個月不見,實力有所漲進嘛,難怪這麼囂張。」

「風雷閣,不過如此,專干以老欺,以多欺少之事1

蕭炎目光冰冷的盯著費天,瞬間后,突然一笑,目光抬起,直接望向席位之上那面無邊,笑道:「雷尊者若是真覺得子與風雷閣有這等大仇的話。何不自己動手?以你斗尊階別的實力,子定然不會是你一合之將,何必如此麻煩?」

蕭炎此話一落,直接是引起滿場的嘩然,不少人覺得蕭炎是否腦子被撞了,在這種時候,居然還敢挑釁雷尊者?而一些腦子好使之人,在怔了怔后,卻是在心中一聲暗贊,雷尊者是什麼身份?斗尊強者,中州大陸一方巨擘般的存在。他的身份,蕭炎與之幾乎有著難以丈量的差距,不管是名聲或者實力,而也正是如此,在蕭炎這話一出后,只要雷尊者不想落個以老欺的壞名聲的話,那今日,他便是不敢真正的親自對蕭炎出手!

也就是說,蕭炎這話,是為自己斷了一些真正的危險之路,以他如今的實力,只要不是斗尊強者出手,即便是面對著費天這等強者,他也是能有著逃生之力。

「這子倒也狡猾」

劍尊者輕笑了一聲,瞥了一眼一旁臉色依舊未有絲毫動靜的雷尊者。

「不用在本尊面前耍這些把戲,要擒你,可還不需要本尊出手。」目光淡淡的盯著蕭炎,雷尊者的聲音中,並沒有太大的波動。

「有北閣主這等老前輩出手,自然不需要雷尊者出手,反正這些事,是風雷閣常乾的事,而且若是北閣主不行,在場的,可還有西閣主,南閣主呢。」蕭炎笑道。

「哈哈,子,別說這些帶刺的話,這是北閣的事,西南二閣可不會插手。」席位之上,一位身形壯碩的赤膊大漢,聲音如雷般的大笑道,他便是風雷西閣的閣主。

聽得這笑聲,費天眉頭微微一皺,他與蕭炎之間的身份同樣是相差太多,當初出手,也是不得已而為之。沒想到最後居然依舊被他給逃掉了,這可是令得他面子大損,因此如今一見面方才會忍不住的出手,但待得清醒過來后,卻是有些進退兩難,今日即便其他人不插手,但他若是真出手了,也定然會落得倚強凌弱的名聲,風雷閣可不是黃泉閣,對於這種聲望,還是很在意的。

但此刻的場中,若是他不出手的話,風雷閣其他一些與他同輩的強者,若非是雷尊者下令的話,肯定不會主動出手,這樣一來,出不出手,對於他來說,都是頭疼之事。

心中掙扎了片刻,費天眼中終於是掠過一抹狠色,這蕭炎令他風雷北閣名聲大損,今日是說什麼都不能將之放過。

隨著費天心中主意的打定,一股異常磅的可怕氣勢,也是緩緩的自其體內蘇醒而起,在這股可怕氣勢的牽引下,那遙遙天際的層層烏雲,也是轟隆隆的響徹而起,其中銀芒閃爍,雷鳴陣陣!

見到這一幕,蕭炎眼神也是微微一沉,他倒是未曾想到,這老傢伙寧願落個不好名聲,也是要執意對自己出

「蕭炎,快跑1

場中,林焱急忙喝道,費天的實力實在是太過恐怖,即便蕭炎晉入了斗宗,但與其之間的差距,依舊難以測量,兩者交手,蕭炎幾乎就沒有絲毫生還的機會。

蕭炎緩緩搖頭,此刻是在雷山,這裡是風雷閣的總部,想要逃脫談何容易,放手一搏,方才有著一線生機,而且

蕭炎的目光,微微遠眺,最後頓在了席位之上那一身青袍,顯得格外洒脫的風尊者身上,此人,究竟是否如同老師所說,能夠稱得上那值得信任之人?

大庭廣眾之下,蕭炎自然不會報出葯老之名,當下深吸了一口氣,抱拳沉聲道:「風尊者,子想請您看一物1

見到蕭炎突然將話頭對向自己,風尊者也是一怔,旋即微微一笑,道:「傢伙,這是你與風雷閣的事,與本尊似乎並沒有關係吧?」他與蕭炎素不相識,自然是不會一見面便為其得罪風雷閣,雖說他並不懼。

蕭炎笑了笑,將手指上藥老所留的黑色古樸戒指取下,然後甩向風尊者,若後者真是如葯老所說,值得徹底信任的話,那麼接下來他的舉動,應該會向自己證實一些東西,當然,若是結果與其所想不一樣,那麼以後的事,也依舊是需要蕭炎獨自一人走過。

微皺眉望著飛掠而來的漆黑之物,風尊者在那無數目光注視下,一把將之抓,然後手掌輕輕攤開,頓時,一枚異常眼熟的漆黑戒指,安靜的躺於其中。

當視線看見漆黑戒指的那一霎那,風尊者臉龐上的淡淡笑意緩緩凝固,而與之同時凝固的,似乎還有著這一片天

在這一霎,風尊者的身體,就猶如化作一座雕塑般,目光近乎滯然的死盯著那枚深入靈魂印記之內的戒指,一股可怕的風暴,在其頭頂呼嘯成形

雖然並未有著半句話語,但任誰都能知道,此刻風尊者心中那難以掩飾的激蕩心境!

在無數道驚愕的目光注視中,半晌后,風尊者的身體終於是逐漸的鬆軟下來,手掌緊緊的握著戒指,輕輕的靠著椅背,雙眼逐漸閉上,一道輕輕的聲音,帶著一種不容置疑,緩緩傳出。

「此人,誰也不能動他1

第一千章,寫書兩年,第一個一千章,心中著實有些難以平靜,這一千章,消耗了一年半的時間,期間,的確是付出了不少,但也獲得了不少,很感動,也很感激

22號請假一天,謝謝大家。